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二十章年夜饭(下)
    胡小天发现杨英琼果然长得不错,虽然不是什么绝世美女,可也属于第一眼美女的类型,而且阳光活泼,落落大方,听说武功还很不错呢。悄悄向常凡奇使了个眼色,常凡奇窘得把大脑袋耷拉了下去。

    好不容易瞅到了一个无人关注的时候,悄悄凑到胡小天的身边,低声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种事情强求不来。”

    胡小天笑道:“常大哥,我可不是想为你做什么,只是我答应了老太太,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总不能让我对一个老人家撒谎吧?”

    常凡奇哑口无言,心说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反正随便他怎么安排,最终答不答应还不得看我自己的意思。

    常老太太和杨英琼说了会儿话,已经被这姑娘的开朗和豁达逗得眉开眼笑,胡小天还没跟她提起这事儿,老太太就偷偷把胡小天叫到一边,低声问道:“我看那位杨姑娘不错,小天啊,你帮我问问她有没有许配人家?”

    胡小天笑道:“大娘,你还不知道人家长得怎么样呢。”

    老太太神神秘秘对胡小天道:“问过了,长得漂亮着呢,维萨姑娘跟我说的,人漂亮,脾气又好,家世又好,小天啊,你赶紧帮我问问。”老太太是个媳妇迷,满脸的迫不及待。

    胡小天附在她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老太太乐得连连点头,拽住胡小天的手不放,小声道:“只要人家杨姑娘能够看上咱,这事儿就那么定下了。”

    胡小天故意道:“只是担心常大哥不肯答应呢。”说话的时候还故意向远处常凡奇看了一眼。常凡奇看到他跟老娘在那里嘀咕就猜到没什么好事,急得朝胡小天直瞪眼,可偏偏又没什么法子。

    老太太笑道:“理他作甚,这事儿老身替他做主,只要我还在世上活一天,婚姻大事还由不得他做主。”老太太居然也有霸气侧漏的时候。

    胡小天笑眯眯回到常凡奇身边,常凡奇真有些急眼了:“你跟我娘说了什么?”

    胡小天不慌不忙:“这是你家嗳,拿出点主人的风范好不好。赶紧招呼客人。”

    那边老太太已经喊了:“凡奇,你还不赶紧过来帮英琼姑娘剥蒜去。”

    常凡奇一张大脸涨得通红:“嗳……”

    胡小天看到这厮窘迫的样子,只差没把肚皮给笑破了。

    无论常凡奇如何窘迫尴尬,可有一点他不得不承认。老娘今晚的心情很好,原本都卧病在床了,今天却神奇般转好,老太太其实根本就没生病,此前全都是装出来的。常凡奇是个孝子。虽然晚上很少说话,不过也没有流露出任何的不悦,虽然知道胡小天别有用心,可毕竟人家也不是恶意,其实常凡奇在不知不觉中对胡小天的观感已经改变了不少。

    当晚这顿年夜饭也是吃得皆大欢喜,圆圆满满。等到年夜饭结束,常凡奇将胡小天等人一一送走,回到院子里,看到老娘独自一人站在那里。常凡奇慌忙上前搀住娘亲,关切道:“娘。您怎么站在这里啊?外面风大,当心着凉。”

    常老太太道:“儿啊!娘今晚开心得很。”

    常凡奇道:“娘,孩儿知道,这阵子很少见到您这么开心了,您回去歇着,孩儿去收拾收拾。”

    老太太抓住儿子的大手道:“凡奇,你先别忙,把门插上,咱娘俩儿去屋里说话。”

    常凡奇点了点头,转身将房门插上了。扶着老娘回到了屋子里。

    母子两人在床沿坐下,常老太太长叹了一口气道:“儿啊,你是不是觉得为娘糊涂了?”

    常凡奇摇了摇头道:“娘在儿的心中永远都是这世上最完美的一个。”

    老太太听儿子这样说不由得笑了起来,她摇了摇头道:“你这傻小子什么时候也学会哄人开心了?”

    常凡奇道:“孩儿说得都是实话。”

    常老太太点了点头。伸出手去,常凡奇赶紧把手递了过去让母亲拉着,老太太左手抓着儿子的右手,右手伸出去轻轻抚摸儿子的面庞道:“娘已经很久没见过你的样子了。”

    常凡奇鼻子一酸,险些就要落下泪来:“是孩儿没用,没有为娘治好眼睛。”

    常老太太笑道:“傻孩子。你又不是郎中怪你作甚?再说了人都有老的时候,我今年都六十三岁了,就算现在撒手西归也没什么可惜的。”

    “娘,大过年的您别说这些不吉利的,孩儿还要伺候您长命百岁呢。”

    老太太摇了摇头道:“我可不想你伺候,好男儿志在四方,岂能整天围在一个老妈子的身边,成何体统。”

    常凡奇心中黯然,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只怕再无前途可言了。

    老太太道:“你不要以为我糊涂了,什么事都瞒着我,其实我心中清楚着呢,这里是东梁郡,是大康的地盘儿,此前你驻守的是东洛仓,你把东洛仓给丢了,现在咱们娘俩儿已经成了胡大人的俘虏对不对?”

    常凡奇一直以为母亲糊里糊涂的,所以从未告诉她真相,只是不断编织谎言,想让老娘安心,却想不到老娘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满脸羞惭道:“孩儿无用,让娘亲跟着受辱了。”

    老太太道:“我没觉得有什么受辱的地方,胡大人他们对咱们娘俩一直也都尊敬有加,客气的很。”

    常凡奇道:“那是他别有居心。”

    常老太太道:“还不是因为欣赏你的能力,娘知道,你应该高兴才对,若是在别人的眼中你连一点价值都没有,恐怕你我母子也活不到现在。”

    常凡奇点了点头,老娘果然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常老太太道:“儿啊,其实咱们常家的祖上乃是大康名将常镇山,后来常家历经沉浮也始终在大康效力,直到你爷爷那一代看淡功名,咱们的家乡燕州过去也隶属于大康,后来大雍高祖薛九让才自立称帝,创立了大雍王朝,咱们也就成了大雍的子民,我只是个妇道人家,不懂得什么大道理,可是我曾经听你爹说过,这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什么大雍大康,喝得都是庸江水,信得都是圣贤道,其实都是一家人,真正的敌人乃是黒胡、沙迦那些异族。这些年来中原之所以被异族侵略,还不是因为内部分裂,彼此都想着自己的利益,为王者真正考虑百姓的又有几个?”

    常凡奇默然无语。

    常老太太道:“你爹在大雍投军,始终不得志,受尽打压,最后郁郁而终,你虽然勇猛过人,但是在大雍也很久没有得到重用,驻守东洛仓之后,那秦阳明嫉贤妒能处处对你打压,娘一直都看在眼里。其实这中原天下,未必一定要姓薛,也未必一定会是姓龙的,只要是有能力者,谁都可以做皇帝,只要这个皇帝能抵御外族侵略,能带领老百姓过上好日子,那就是好皇帝。”老太太说出了最质朴无华的道理。

    常凡奇道:“是孩儿自己无用。”

    常老太太道:“儿啊,娘知道你之所以留在东梁郡全都是因为我的缘故,你若是当真还想返回大雍,就不用管我,自己伺机逃走就是。”

    常凡奇摇了摇头道:“孩儿怎能不管娘,再说孩儿就算逃回去,也只有死路一条,东洛仓是在我手中失去,已经是死罪难逃,更何况孩儿还受胡小天的胁迫,亲手将秦阳明送到了他的手里。”

    常老太太道:“你爹临终之前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士为知己者死,一个人纵然再大的本领如果遇不到欣赏自己的人,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这些日子我悄悄观察胡小天,他虽然贵为一方之主,可是平易近人,并没有摆出高高在上的架势,对咱们母子也是关怀备至,儿啊,不是娘劝你投诚,而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总不能就这样庸庸碌碌地过上一辈子。”

    常凡奇低声道:“娘,孩儿会好好考虑这件事。”

    常老太太道:“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好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大年初一,一帮部下大清早就过来给胡小天拜年,胡小天提前让维萨准备了红包,分发给众人,应酬之后叫上维萨前往诸葛观棋那边拜年。

    两人来到通往诸葛观棋家的巷口,正看到诸葛观棋夫妇二人从外面回来,原来两人一早起来就去兵圣庙给先祖上香去了,诸葛观棋笑道:“我们正想着去给主公拜年,想不到还是您先到了。”

    胡小天笑道:“弟弟给兄长拜年原本就是应该的,观棋兄,嫂子,有没有红包啊?”

    洪凌雪格格笑道:“有的,有的!”亲切抓住维萨的纤手邀请他们到家中去坐。

    来到诸葛观棋的书斋内坐下,胡小天道:“其实我昨儿就想过来,可是想想观棋兄长途跋涉归来,需要好好休息,再说和嫂子肯定也有不少话要说,所以就打消了念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