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二十章年夜饭(上)
    “知不知道什么事情?”

    梁大壮摇了摇头道:“小的只是一个下人,他怎么会对我说?”

    胡小天想想也是,从水中站起身来,梁大壮为他披上浴袍。

    胡小天走到帷幔后,擦干身体换上一身干爽的衣服,梁大壮让人将浴桶抬了出去。此时听到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却是维萨进来了,在帷幔外柔声道:“主人洗完了吗?”

    胡小天笑道:“好了!”

    维萨道:“奴婢过来为主人梳头。”

    胡小天应了一声,来到窗前坐下,午后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维萨来到他的身后,先用干净的棉巾为他将头发擦干,又为胡小天将头发梳理整齐,轻声道:“待会儿头发干了就可以束发了。”

    胡小天道:“还是留短发清爽,省得那么麻烦!”

    维萨笑了起来:“其实在我们的家乡,有不少男子都喜欢短发。在中原,除了出家人以外,其他人都是长发。”

    胡小天道:“其实剃秃头也不错,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摸起来手感也是非常不错。”

    维萨因他的话格格笑了起来:“主人总是那么幽默。”

    胡小天转身望去,看到维萨已经将自己送给她的发簪戴上,不禁笑道:“这支发簪果然很配你哦!”

    维萨俏脸微红道:“主人送我什么我都喜欢。”

    胡小天看到维萨娇羞无限的样子,心中不由得一动,站起身来,伸手轻轻抚摸维萨金色的长发,维萨含羞闭上了双眸。胡小天的目光落在维萨花瓣般娇艳的柔唇之上,此时却似乎有预感般向大门的方向望去,暗忖,梁大壮那厮该不会又来吧?

    脑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就听到外面传来梁大壮的声音道:“少爷,胡财东来了!”

    维萨猛然睁开冰蓝色的美眸。望着距离自己不到一尺的胡小天,俏脸瞬间红到了脖子根儿,不好意思地皱了皱鼻翼,转身出去了。

    胡小天真是佩服梁大壮。这厮每次都能出现在关键时候。以后还真得考虑给他派点别的差事去做,每到关键之处这货就出来打断,别管是不是存心,可实在是大煞风景啊。

    当然这次怪不得梁大壮,是胡中阳前来拜访。胡小天曾经专门交代过,只要胡中阳来访,马上要向他通报,人家梁大壮也是遵照他的吩咐办事。

    胡小天让梁大壮将胡中阳请到自己的书房,也只有少数人才有这样的待遇,比如诸葛观棋、余天星。胡小天对胡中阳的看重是因为在对南阳水师的战斗中,胡中阳提供了投石机和攻城弩,若非胡中阳的全力相助,只怕胡小天很难赢得第一次的胜利。

    也是因为那次共同战斗的经历,让胡小天对胡中阳开始信任。虽然他目前还无法断定胡中阳效忠于自己,可是有一点能够肯定,至少在目前他们两人拥有着共同的利益。

    商人逐利乃是天性,其实多数人都是如此。

    胡中阳在梁大壮的引领下来到胡小天的书斋,他对胡小天从开始的蔑视到后来的看重,到现在已经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胡小天已经在书斋等待,茶让人泡好,就等着胡中阳的到来。

    胡中阳向胡小天拱手行礼道:“城主好,中阳来给您拜个早年了。”

    胡小天笑道:“胡财东好,你可是第一个给我拜年的。”

    胡中阳道:“因为下午就要出门。所以赶着先给城主拜个年。”

    胡小天微微一怔:“后日就是新年,你居然在这时候出门?”

    胡中阳道:“渤海国有一单生意要做,所以才不得不在年前离家,中阳也不想啊。”

    “过了年再走就是!”

    胡中阳道:“生意场如战场。晚一刻也不行。”

    胡小天点了点头,胡中阳说得的确很有道理,商机如同战机,稍纵即逝,他并未去过渤海国,只是知道位置在自己的东北。出庸江入海口之后要向东北八百里左右,正常行船也需要六七天,算得上距离这片大陆最近的岛国,听说渤海国富足安康,国民安居乐业与世无争,和周围国家全都以和为贵,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也很少受到大陆纷繁战事的滋扰,所以一直都发展得很好。

    胡小天道:“听说渤海国倒是一个安居乐业的好去处。”

    胡中阳道:“那是过去的事情了,这些年因为蟒蛟岛海盗的崛起,不断滋扰渤海国的边境,打劫过路商船,封锁海路,渤海国和外界的商贸往来也是大受影响,所以渤海国不得不求助于大雍,朝大雍方面进贡了不少的银子,希望大雍方面能够出兵帮忙荡寇,可是大雍方面虽然答应,却迟迟没有举动,估计现在更没有精力照管那边的事情了。”

    胡小天道:“那你还要去?”

    胡中阳笑道:“我这次是押运一批陶瓷前往渤海国,选择的航线已经走过多次,一直都很安全,并未有海盗活动。”

    胡小天道:“如有必要,我可以派几只战船为你护航。”胡中阳为他守住东梁郡立下了汗马功劳,胡小天一直都想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报答他。

    胡中阳闻言向胡小天深深一揖道:“不瞒城主,中阳此次就是为了这件事而来。”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胡财东需要几艘战船护航?”

    胡中阳道:“四艘小型战船五百人足矣。”

    胡小天道:“那怎么能够!这样吧,我派四艘中型战船给你,再调拨一千名水师精锐保护你们的安全。”

    胡中阳受宠若惊道:“用不了这么多,用不了这么多。”

    胡小天笑道:“你放心吧,这些船只的一切用度都由我来负责。”

    胡中阳这才知道胡小天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他慌忙解释道:“城主,我不是吝惜银子,既然是为我护航,所有的用度自当应该由我来负责。既然城主如此美意,中阳也却之不恭,也罢,一千人就一千人。”

    胡小天道:“那好,我就预祝中阳兄此去一帆风顺,满载而归!”

    诸葛观棋在大年三十的早晨顺利返回了东梁郡,早已望眼欲穿的洪凌雪专程去下沙港迎接,其实自从诸葛观棋离开之后,她几乎每天都会来码头观望,维萨就打趣她说,如果诸葛观棋再不回来,她就要变成望夫石了。

    胡小天虽然知道诸葛观棋回来的事情,并没有选择前往相迎,并非是因为他对诸葛观棋不够重视,而是要留给人家两口子一个单独的空间,小别胜新婚嘛。

    胡小天让梁大壮一早就去将年货送到常凡奇家中,并安排人手在那里准备年夜饭,常凡奇的婚姻大事胡小天也放在了心上,让太守李明成帮忙留意这件事,谁曾想他这边一说,李明成心中就有了人选,乃是他的嫡亲外甥女杨英琼,他的这个外甥女从小父母双亡,由他们夫妻抚育成人,性情刚烈,不喜刺绣就喜欢舞枪弄棒,长相也颇为艳丽可人,今年已经二十岁,到现在都没嫁人。在如今的年代,这个年龄还没有找到婆家就绝对是大龄剩女了,李明成也跟她说了不少亲事,可杨英琼都看不上,她想找的是一个真正的大英雄,所以一直拖延到了现在。

    胡小天一琢磨,这事还真有门儿,常凡奇今年也快小三十了,年龄上合适,常凡奇虽然没有名列大雍十大猛将,不过他却是新近崛起的一位将领,拥有着和十大猛将抗衡的实力,不然大雍朝廷也不会将东洛仓这么重要的地方委派给他。胡小天更为看重的是常凡奇非常的孝顺,一个人若是连亲生父母都不肯孝敬,又拿什么去谈忠义。

    胡小天做事喜欢打铁趁热,直接邀请李明成夫妇当晚带着他的外甥女杨英琼前往常凡奇家里吃年夜饭。

    自从梁大壮带了两名厨师,备了这么多的年货登门之后,常凡奇就开始明白这顿年夜饭已经由不得他来控制了,其实他也不是不喜欢热闹,可是他在这里始终没有归属感,在他的心底深处自己始终还是一个大雍将领,虽然胡小天对他不错,可他仍然不肯背叛故国。

    老太太今天心情明显好了很多,早早就下了床,来到厨房内指挥起来,梁大壮担心老太太目盲被伤到,笑着将老太太请到门外太阳地里坐下,只说有什么吩咐让自己去做就行。

    下午的时候,胡小天带着维萨,李明成夫妇带着外甥女杨英琼到了,老太太听说来了这么多人也是喜上眉梢,常凡奇也不是傻子,看出胡小天是借着今天的机会帮他相亲来了,一张脸羞得跟红布似的,别看他在战场上威猛无匹,可是一旦遇上这种事儿跟小姑娘差不多。

    维萨和杨英琼早已认识,李明成虽然有意为外甥女说亲,可毕竟不好张口,这事儿还是维萨帮忙说的,杨英琼也是豁达之人,认为相亲也不会少块肉,更何况胡小天发话了,她也不想舅舅难做。(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