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一十九章比翼双飞(下)
    胡小天问了一些最近的情况,东梁郡一切正常,下沙港那边仍然在忙于往武兴郡运粮,胡小天答应给朝廷的三十万石粮食如今已经多半都运到了武兴郡。

    胡小天道:“城内百姓的情绪怎么样?”

    李成明道:“比起之前稳定了许多,自从听说主公和大雍方面已经和谈成功,现在不再像过去那样人心惶惶,百姓们也安下心来,此前离开的也有不少人陆续返回。”

    胡小天微笑点头:“让你给每户发放的粮食可曾兑现?”

    李成明恭敬答道:“已经兑现了,现在城内百姓们对主公都感激的很呢。”胡小天让李成明给东梁郡的百姓每人发放十斤粮食过年,单单是这一样的支出就有上百万斤之多,这也是胡小天收买人心的一个举措。

    胡小天道:“感激到没指望,希望他们不再像过去那样骂我就好。”

    李成明笑道:“谁敢啊……”

    胡小天面色一沉,李成明方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慌忙改口道:“感激都来不及呢。”

    胡小天道:“常凡奇母子那边的情况怎样?”

    李成明道:“老太太的病情近日有些加重,我已经遍请城内名医,只是看起来还是没什么起色。”

    胡小天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如此说来却是大大的不妙,他打消了马上回府的念头,决定先去常凡奇那里看看。

    常凡奇仍然住在过去的地方,胡小天并未派人刻意去监视他,在长公主薛灵君前来东梁郡谈判之后,双方也达成了协议,秦阳明那些俘虏被陆续释放,常凡奇得知这一情况之后内心中百感交集,自己自小立下志向,要成为让人敬仰的英雄,成为纵横沙场的一代名将,可是现如今却落入如此窘迫的境地。胡小天以老母的性命相逼,他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擒住秦阳明,并将之送到了胡小天的手中,对大康来说。自己已经是叛国之贼,就算冒险逃回国内注定也难逃一死。

    虽然胡小天多次流露出想收拢自己的意思,可是自古忠臣不事二主,自己岂能违背原则。常凡奇数次都想趁机带着老娘逃走,可是又担心老娘受不得颠簸惊吓之苦。临近新年老娘不巧又摔了一跤,自此以后就卧床不起。不得不承认胡小天对他不错,这段时间派来了不少的郎中,可是老娘的病情却始终不见起色。

    常凡奇刚刚伺候老娘吃了草药,起身出门去清洗药罐的时候,看到胡小天在李成明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常凡奇只当没有看到胡小天,继续向厨房走去。胡小天了解此人的秉性,对他的冷漠也习以为常,他也没叫常凡奇,径直向老太太所住的房间走去。

    常凡奇一看。马上就跟了过来,在门前拦住胡小天的去路,低声道:“你想干什么?”

    胡小天笑道:“我还当你没看到我呢。”

    常凡奇道:“咱们外面说话。”他以为胡小天是来找自己。

    胡小天道:“我先看看大娘的病情如何。”

    “不需要你关心。”常凡奇认为胡小天所有的关心都是惺惺作态,假仁假义。

    房内传来老太太的声音道:“是小天回来了吗?”

    胡小天笑道:“大娘,是我!我回来了!”

    老太太道:“赶紧进来,有些日子没见你来了。”

    胡小天得意地向常凡奇扬了扬头,常凡奇无奈,只能闪到一边,胡小天举步走入房内,来到老太太床边。看到老太太红光满面,比起上次见她的时候好像还要健康,不像有病啊!关切道:“大娘,您怎么了?为何突然病得如此厉害?”

    老太太叹了口气道:“年纪大了。生老病死谁都躲不过去。”

    “大娘,您可别这么说,一看您就是福泽深厚之人,肯定会长命百岁。”

    常凡奇听到他这样说心中暗叹,这厮的嘴巴可真会说话,不过也必须要这样哄老太太。心中对胡小天不由得多了几分好感。

    老太太道:“我的情况我自己清楚,长命百岁的好事儿哪会落在我的身上,我啊,只想着再多活几年,看到凡奇成家立业,如果能够在有生之年抱上孙子,老身就算死也瞑目了。”老太太说到伤心之处不由得哽咽起来。

    胡小天笑道:“大娘,这还不是小事,赶明儿我就让人给常大哥说一门好亲事去。”

    常凡奇急得直瞪眼,心说这厮居然管起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胡小天的这番话却是切中了老太太的心思,她抓住胡小天的手道:“当真?你可不要骗我!”

    胡小天道:“大娘,我骗谁也不会骗您,我和常大哥情同手足,他的事情我向来都当成自己的事情一样。”

    常凡奇真是哭笑不得,自己跟他有什么交情?仇人才对,可当着老娘的面又不能戳穿他的谎言。常凡奇道:“娘,孩儿不娶老婆一样能够孝敬您!”

    胡小天道:“常大哥,你这话就不对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不娶老婆,真要让大娘抱不上孙子吗?”

    老太太道:“你听听,你听听,小天最懂得我的心思,你这个混小子就是不孝!”

    胡小天心中暗暗发笑,老太太十有**是在装病,以这种方式来催促儿子尽快成家,可怜天下父母心,胡小天忽然想起自己的母亲,心中不由得一阵酸楚,人只有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

    老太太虽然双目已盲,可是却能够感觉到胡小天情绪的变化,关切道:“小天,你刚刚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去给你爹娘请安吧?”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大娘,我爹娘都已经不在了。”

    老太太将胡小天的手抓得更紧,充满怜惜道:“都怪大娘不好,不该提起这些事情。”

    胡小天笑道:“大娘,没什么的,在我心中也将您当成自己的母亲一样。”

    常老太太听到他的这番话感动地连连点头:“好孩子,好孩子,你若是不嫌弃,明儿就来这里跟我们娘俩儿一起过年。”

    常凡奇一双大眼直愣愣望着胡小天,完了,老娘是彻底被这厮给哄住了,老娘根本不知道他的底细啊。

    胡小天不无得意地看了常凡奇一眼道:“好!大娘,我记下了,明天我一准过来陪您吃年夜饭。”

    常老太太笑逐颜开:“对了,你有没有订亲?”

    胡小天笑道:“暂时保密。”

    胡小天把老太太哄开心之后,告辞离去,常凡奇将他送到门外,来到院门处,估计老太太听不到他们说话了,常凡奇方才道:“你又何必惺惺作态?”

    胡小天道:“凡奇兄此言差矣,只要能让老人家开心,就算是说些善意的谎言倒也无妨。”

    “表里不一的事情我可做不来!”常凡奇虽然承认胡小天说得的确很有道理,可是嘴上却不肯服软。

    胡小天道:“明天我来吃年夜饭,你也不用刻意准备什么。”

    常凡奇道:“我可没有请你!”

    胡小天笑着拍了拍常凡奇的肩膀道:“你说了不算!”临行之前他向常凡奇道:“老太太让我给你物色一门亲事呢。”

    常凡奇**回绝道:“不牢您费心了!”

    胡小天回到住处,维萨和梁大壮两人早就在这里望眼欲穿,看到胡小天回来,梁大壮咧着大嘴迎了上来:“少爷,您总算回来了,就等着您回来过年呢。”

    维萨虽然心中对胡小天的思念更甚于梁大壮,可是当着其他人的面毕竟表现得矜持。

    胡小天向维萨笑了笑,本想过去逗她两句,梁大壮又道:“少爷,您猜猜谁来了!”

    胡小天微微一怔:“谁啊?”

    梁大壮朝后面指了指,躲在院门处的两人从里面出来,却是老家人胡佛和柳阔海,胡佛乃是受了胡家下人的委托特地长途跋涉过来探望少爷,柳阔海一是为了给他当保镖,二是因为在凤仪山庄呆得气闷,决定过来追随胡小天身边,来了就没再打算回去。

    胡佛两人来到胡小天面前,齐齐下跪,都是激动不已。

    胡小天笑道:“来了就好,来了就好,过年就要人多一些才热闹。”

    两人起身之后,柳阔海将霍胜男写给胡小天的亲笔信呈上。

    胡小天接了信,并没有马上开启。

    梁大壮道:“少爷,您先去休息,洗澡水都给您准备好了,热乎着呢。”

    胡小天点了点头,走向房间经过维萨身边的时候,维萨俏脸绯红道:“主人!”

    胡小天将一个木盒递给她。

    维萨接过,含羞离开了这里。

    胡小天回到房间内,脱去衣服进入浴桶之中,躺在热乎乎的水中,整个身心惬意到了极点,虽然乘坐雪雕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来到东梁郡,可毕竟天气寒冷,再加上内心有些恐慌,还是脚踏实地感到舒服。

    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敲门声,却是梁大壮进来加热水。

    胡小天闭着眼睛道:“大壮,最近城里有没有什么异常的状况?”

    梁大壮笑道:“一切都好,只是胡中阳这两天来过几次,好像有重要的事情要找少爷商量。”

    求几张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