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一十九章比翼双飞(上)
    熊天霸一听就愣了,这事儿他并没有对夏长明说过,他怎么会知道呢?熊天霸摸了摸后脑勺道:“是……”

    夏长明道:“我让它先睡了过去,顺便抹去了它过去的记忆,等它醒来之后,就会忘记过去的事情。不过你可能要从头开始驯马,要和它重新培养感情。”

    熊天霸还是头一次听说马儿的记忆也能抹去的,他笑道:“只要能让它听我话,同吃同住都行。”

    夏长明道:“那你就陪它同吃同住喽!”

    熊天霸果然点了点头道:“俺过年哪儿都不去了,就陪着它一起。”他乐颠颠跑去马厩看马了。

    夏长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胡小天笑道:“多谢了。”

    夏长明道:“主公又何必客气,想要驯服这匹马只怕没那么容易。”

    胡小天向熊天霸的背影看了看:“熊孩子性情倔得很,我看他应该可以做到。”夏长明笑了起来:“说起来我也要去东梁郡照看那三只小熊了。”

    胡小天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夏长明道:“明天!”

    胡小天道:“我也准备回东梁郡,不如一起。”

    夏长明微笑道:“主公是打算乘船前往?”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不如你捎我一段,好像骑鹰要快一些。”

    夏长明笑道:“那主公明天可要多穿一些啊!”胡小天也是鼓足了勇气方才决定跟随夏长明一同乘鹰渡江,翌日清晨,胡小天一出门,就看到夏长明已经在外面等待,不由得笑道:“让你久等了。”

    夏长明道:“我也是刚到。”看到胡小天果然听从他的劝告,穿着黑色貂裘,裹得严严实实,不禁笑道:“主公怕冷?”

    “不是你让我多穿一些吗?”胡小天四处张望道:“你的雪雕呢?”

    夏长明吹了个唿哨,不多时就看到两道白光向他们的方向飞速而来,两只雪雕在空中盘旋了一周。确信周围并无危险,方才降落到院落之中。

    夏长明指了指右侧的雪雕道:“主公,您骑这一只!”

    胡小天目瞪口呆道:“不是我跟你一起?”

    夏长明道:“从这里到东梁郡有一百多里呢,这雪雕同时背负咱们两人只怕无法飞那么远。所以一人一只喽。”

    胡小天吞了口唾沫:“可是它怎么可能听我的话?”

    夏长明笑道:“不是有我在吗?”胡小天有些后悔了,早知如此,自己还不如坐船回去呢,可当着夏长明的面又不想失了面子。

    夏长明道:“主公是不是担心?”

    胡小天打肿脸充胖子道:“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比这飞得更高的我都坐过。”

    夏长明强忍着笑。胡小天还真是好逞强,比雪雕飞得高的只怕不多了,他哪里知道,人家胡小天说的是飞机。夏长明还是有所准备的,为胡小天乘坐的雪雕身上装了一套类似马鞍样的坐具。

    胡小天来到雪雕面前向雪雕笑了笑,既然要骑人家,总得事先留个好印象:“雕兄!辛苦你了!”

    夏长明笑道:“主公,这是一只雌雕!”

    胡小天脸皮发热,指着夏长明道:“长明啊长明,你可真不给我面子。”

    夏长明笑道:“属下知错了。主公请上。”

    胡小天正准备跨上雕背,那雪雕突然张开双翅,盯住胡小天发出一声雕鸣,胡小天被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

    夏长明笑道:“不妨事!”他走到雪雕面前,伸手摸了摸雪雕的脑袋,将额头抵在雪雕嘴喙之上,胡小天不由得担心,这雪雕距离他如此之近,若是发起疯来。夏长明的这双眼睛岂不是要保不住了?他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这种现象根本不会发生。

    雪雕应该是听懂了夏长明的意思,将一双翅膀乖乖收了起来,趴倒在地。高傲的头颅也滴了下去,夏长明向胡小天道:“可以了主公!”

    胡小天笑了笑,来到雪雕身边,抓住鞍座,先用力压了压,看到雪雕并未有激烈地反应。这才放心大胆地跨骑了上去。

    夏长明也来到另外一只雪雕身边骑了上去,他不用鞍座,转向胡小天道:“主公,您若是现在想改乘船前往还来得及。”

    胡小天哈哈大笑,笑声未停,那雪雕已经从地上站起身来,胡小天的笑声戛然而止,牢牢抓住鞍座,眼巴巴望着一旁的夏长明,夏长明笑道:“我先走一步,主公千万别跟丢了!”

    夏长明的话音一落,那雪雕振翅飞起,一道白光向苍穹中投射而去,胡小天所骑乘的那只雪雕也紧随其后飞起,胡小天看到雪雕离开地面越来越高,一颗心也不由得悬了起来,院落之中几名武士都出来看新鲜,都对胡小天佩服不已,想不到这位主公还会驭兽。

    谁又知道胡小天乃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过去坐飞机跟骑雪雕的感觉全然不同,雪雕爬升的速度奇快,胡小天只觉得眼前景物迅速向后飞逝,他被冷风吹得几乎睁不开眼,还没等他看清到底怎么回事,雪雕已经飞入了云层之中,耳边风声呼呼不停,胡小天现在就算后悔也晚了,别人是骑虎难下,他这叫骑雕难下,此时只能祈祷这只雪雕乖乖听话,千万别把自己从背上甩下去,胡小天突然想起,自己事先应该弄个降落伞背在身上。

    雪雕爬升的过程最为惊心动魄,它的身躯和地面的夹角几乎达到了六十度,胡小天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会被雪雕给掀下去,双腿夹住雪雕的身躯,死死抓住鞍座,强行忍住伸出手臂抱住雪雕脖子的冲动,生怕那样会引起机毁人亡的后果,不!应该是雕毁人亡。

    其实雪雕为了照顾背上的骑士,它的爬升速度和角度都已经改变了许多。在平时的状况下,它爬升之时几乎和地面垂直。

    总算达到了合适的高度,雪雕不再继续爬升,胡小天睁开双目向下望去,却见下方的房屋已经变成了火柴盒大小,这雪雕飞得可真高。

    一旁传来夏长明的笑声:“主公,感觉如何?”

    胡小天转脸望去,这才发现夏长明原来骑着雪雕和自己并驾齐驱,这会儿总算镇定了下来,胡小天笑道:“还好,还好!”

    夏长明道:“主公放心吧,小飞很听话的!”他抚摸了一下胯下雪雕的翎毛道:“它的脾气就要暴躁一些。”

    胡小天大声道:“它是不是叫大飞?”

    夏长明点了点头道:“是!”

    胡小天道:“它们能飞多高啊?”他记得高山鹰可以飞越喜马拉雅山,这两只雪雕看起来应该可以飞得更高,利用气流进入平流层,和飞机一样可以进入万米高空。

    夏长明的回答也验证了这一点。

    随着雪雕的平稳飞行,胡小天已经完全平复了情绪,开始欣赏这难得一见的景致,心中暗忖,若是能够得到一只雪雕倒也不错,以雪雕的飞行速度,一天之内就可以抵达康都,不过君子不夺人所爱,自己可不能提出这样过分的要求,其实就算夏长明答应送他一只,这雪雕也未必会听他的话。想要骑雕纵横,必须要和雪雕建立起极其深厚的感情,绝非一日之功。

    有了雪雕的帮助,一百多里的距离瞬间就已经过,他们从武兴郡到东梁郡飞行了不到半个时辰,夏长明指向下方:“那里就是庸江了!”

    胡小天低头望去,却见庸江在身下变成了一条银白色的长带,东梁郡的全貌尽收眼底,在东梁郡东北不远的地方就是东洛仓。

    夏长明提醒道:“主公坐好了!”说话间两只雪雕已经开始俯冲,俯冲比爬升更为惊心动魄,胡小天虽然胆色过人,此时也不禁吓得闭上了眼睛,乖乖哩格隆,这比坐过山车可要刺激多了。

    雪雕俯冲的速度奇快,简直可以用直坠而下来形容,胡小天好不容易才睁开双目,却见地面上的景物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变大,这种强烈的刺激感让他不禁大叫起来。

    夏长明发出几声唿哨,雪雕这才减缓了速度,选择了东梁郡城外偏僻空旷的地带缓缓降落。

    胡小天从雪雕背上爬下来,手足都有些麻痹,自己用手摸了摸面孔,掌心面孔都是冰冷非常,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不过想起刚才飞行的情景还真是无法形容的刺激。

    夏长明取下雪雕身上的鞍座,两只雪雕迅速飞离,胡小天抬头望着结伴而行的两只飞雕,居然吟起诗来:“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夏长明听得真切,笑道:“主公,这首诗不错,不过好像是写给情人的呢。”

    胡小天嘿嘿笑道:“你别多想,我念这首诗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两人入得城来,听闻胡小天归来,东梁郡太守李成明慌忙前来迎接,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九,都知道胡小天会在这两天回来,所以李成明让下沙港的人特别留意,心中也颇感奇怪,怎么没听到消息他就回来了?他又怎会知道胡小天是乘雪雕飞回来的。(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