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一十八章表忠心(下)
    左兴建连连点头,他心中有些不放心:“主公,那些人会不会乱说话?”

    胡话,皇上也管不了那么多的事情,他安安稳稳做他的皇帝,下面的士兵有多少时日没有拿到粮饷了他清不清楚?”

    左兴建道:“主公,卑职明白应该怎样做了。”

    胡小天道:“云泽周围共有七座城池,这些城池的情况你清不清楚?”

    左兴建道:“有些清楚,有些不清楚,不过主公放心,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必然能够将这些城池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

    胡话的确要省去很多的力气。他微笑道:“请喝茶!”

    左兴建听到胡小天终于用上了一个请字,这才彻底放下心来,他端起茶盏,这次双手稳健了许多:“主公,剩下的粮食您还准备送往京城吗?”

    胡我背信弃义。”

    左兴建道:“主公,我最近听到一个消息,据说大雍要向咱们开放粮禁了。”

    胡小天微笑道:“大康缺粮,大雍却连年丰收,他们吃不完的粮食留在谷仓内也会发霉烂掉,与其这样不如高价卖给咱们,从而获得暴利,而他们又会利用这笔不义之财购买武器,转而对付大康。”

    左兴建道:“主公高瞻远瞩,卑职对您的敬仰如庸江之水滔滔不绝。”

    胡小天道:“用不了多久,这天下就会风起云涌,左大人,想要吃饱穿暖……”

    左兴建壮着胆子打断了胡小天的话道:“就得追随主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胡小天哈哈大笑。左兴建也跟着嘿嘿奸笑起来。

    随着祖达成率部投诚,胡小天已经没有切断通源桥的必要,埋伏在郧阳周围的人马也陆续撤回了武兴郡,随之而来的却是一个个不利的消息,失去十万石军粮,老皇帝不得不吃了一个哑巴亏。虽然他猜测到这件事和胡小天有关,但是苦无证据,马上提出要让胡小天亲自押运十万石粮食送往京城,又委派苏宇驰率军前往接管郧阳。

    可以说这两件事都是针对胡小天而来,眼看新年到来却得到了这样一个不好的消息,众将都因为这些消息而心情大坏。

    多数人都像李永福一样坚决反对胡小天亲自运送十万石粮食前往京城,李永福道:“这根本就是个圈套,我看皇上下旨的动机就是针对主公。”

    梁英豪道:“主公若是返回京城,再想脱身只怕就难了。”

    余天星望着胡小天。在这件事上做最终决断的还是胡小天,其他人很难左右他的意见。

    胡过要回去了,皇上的心思我当然明白,他现在是后悔放我出来了,想方设法想把我再召回去,眼看要过年了,这个当皇上的真是一点儿都不体恤臣下。”

    众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胡小天道:“我就不回去了,永福。要辛苦你走一趟,咱们走船运。从庸江顺流而下,沿着海岸线南下,直抵海州,从哪里登陆,让皇上派人去海州迎接,他若不想要这批粮食就作罢。反正咱们不给他送到京城。”

    熊天霸道:“是哦!要饭吃还嫌凉,这老东西哪有那么多的屁事儿?”一句话又把众人逗笑了。

    李永福道:“就怕皇上会抓住这件事降罪给主公。”

    胡小天微笑道:“我自有应对之法,我的事情算不上什么大问题,反倒是这个苏宇驰是个麻烦。”

    李永福道:“苏宇驰可是咱们大康名将,用兵如神。鲜有败绩,上次攻打兴州,如果不是朝廷补给不力,他也不会落败,败走也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存实力。”

    熊天霸道:“管他什么名将,只要他敢跟咱们作对,我用大锤砸扁他。”

    胡你新得了一匹乌骓马?”

    提起乌骓马熊天霸顿时喜笑颜开:“嘿嘿,绝对是一匹难得一见的宝马良驹,三叔,改天等我把马儿驯好了,跟你那头骡子比一比,看看谁的脚力更快。”

    胡小天真是哭笑不得,抬脚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记:“你给我长点记性,临阵之时别只盯着别人东西,那日若不是展鹏助你,你差点被人的冷箭给射死。”

    熊天霸憨笑道:“俺有宝甲防身,射不死我。”

    余天星道:“皇上让咱们分给苏宇驰十万石粮食,这粮食是给还是不给?”

    李永福道:“皇上利用这种方式做人情,一方面显得对苏宇驰皇恩浩荡,另一方面却是要分薄咱们的力量,削弱咱们的储粮。”

    胡小天道:“苏宇驰打着剿匪的旗号,实际上是为了牵制咱们而来。”

    梁英豪道:“如此说来,这十万石粮食更不能给他,等他吃饱了喝足了以后再来对付咱们,咱们岂不是当了冤大头?”

    熊天霸连连称是。

    胡小天道:“军师怎么看?”

    余天星道:“皇上现在并没有对付主公的理由,苏宇驰坐镇郧阳,从目前来说对主公并无坏处,虽然他的用意在于牵制大人,可同时他也能够帮忙防住兴州的叛军,主公也不要忽略了西川,李天衡一直都对大康虎视眈眈,现在大雍因为黒胡受到牵制,不能排除李天衡从西川北部绵青山出兵趁机入侵的可能,有苏宇驰坐镇,至少可以多一道屏障。”

    胡小天点了点头,自从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他也始终在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余天星的分析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余天星又道:“更何况主公最近也没有往西、往北扩展的打算,主要的精力还是要放在云泽,我想就算是苏宇驰也不会公然反对主公荡寇吧?苏宇驰就算不愿相助,可是在事实上他坐镇郧阳就等于切断了兴州和云泽之间的联络,郭光弼就算想救黑水寨,首先就要面临和苏宇驰的一战,这样看来,苏宇驰坐镇郧阳目前对我们只有利而无害。”

    熊天霸道:“那总不能白给他们那么多的粮食!”

    胡小天斥道:“你懂什么,臭小子,听军师分析。”

    熊天霸老老实实闭上了嘴巴。

    余天星笑道:“不说了,眼看就是新年,这两天也该准备准备过年了。”

    胡小天道:“对啊,大家都好好过个年吧。”

    李永福道:“主公在武兴郡过年吗?”

    胡小天摇了摇头,他向梁英豪道:“英豪,你去东洛仓接替赵将军,让他好好过个年。”大雍方面已经和他初步达成了协议,五年之内双方互不侵犯,东洛仓借给胡小天五年,虽然只是权宜之计,不过短期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变化,所以胡小天才放心让赵武晟回来坐镇。李永福前往京城送粮,武兴郡方面必须要有一个能够震住水军的将领坐镇。

    余天星也道:“主公不打算在武兴郡过年?”他已经将父亲接到了武兴郡,肯定是要留在这里过年了。

    胡小天道:“你们过年,我却要生一场重病了。”

    众人都是一愣,马上就明白胡小天这句话的真正意思,如果不生病怎么拒绝老皇帝的要求呢,圣旨上可是指名道姓地要让胡小天亲自送粮去京城呢。

    结束会议之后,胡小天带着熊天霸去拜访夏长明,熊天霸虽然得了那匹乌骓马,可是那乌骓马自从跟了他之后,就不愿吃草料,以绝食抗争,眼看一天天瘦了下去,熊天霸虽然也求教于唐铁汉兄妹,这兄妹两人虽是驯马高手,但是对这乌骓马也束手无策,因为乌骓马不是得病,而是思念死去的故主。

    夏长明听闻熊天霸的事情,欣然随同前往,来到马厩看到那匹乌骓马静静趴伏在地上。

    熊天霸明显心疼道:“前两天还又蹦又跳,谁敢接近它都连踢带咬,可现在倒好,完全没了精神,好像一心求死。”

    夏长明点了点头,独自走入马厩,来到那乌骓马的身边。熊天霸出于关切提醒他道:“夏先生小心,千万别被它伤到。”

    夏长明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胡小天朝熊天霸使了个眼色两人退向远处,却见夏长明轻轻抚摸着乌骓马的鬃毛,那乌骓马打了个响鼻,夏长明凑近它的耳朵不知在干什么。

    熊天霸充满好奇道:“他在做什么?和马儿说话吗?”他并没有见识过夏长明神奇的本领,所以看到一切都感到奇怪。

    胡小天笑道:“总之长明一定有办法。”他对夏长明信心十足。

    过了一会儿看到夏长明从马厩中走了出来,熊天霸关心乌骓马,快步走了过去,却见乌骓马躺在马厩之中一动不动,犹如死了一般,他大惊失色,正准备进去看个究竟,却被夏长明拦住,夏长明低声道:“只是睡着了,你不用担心,别打扰它,让它好好睡上一觉。”

    两人来到胡小天身边,熊天霸迫不及待地问道:“怎样?它有没有事?”

    夏长明道:“这马儿的主人是不是被你所杀?”(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