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一十六章动之以情(下)
    左兴建将白泉城交给诸葛观棋之后,带着手下趁机逃走,他本以为祖达成一方会大举攻城,可后来派去打听消息的人回来,只说祖达成率领那些人入城,并未发生任何的战斗,却是那祖达成率领部下全都投靠了胡小天。

    左兴建一听就愣了,祖达成投靠了胡他们没事了?可这一万多人占据了白泉城,明明自己才是白泉城的太守啊!左兴建不觉有些后悔,早知祖达成那帮人是去投降,自己就不该率部离开,现在再回去又怕无法面对朱观棋了,左兴建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直接前往东梁郡。朱观棋前来还不是为了招降自己,既然胡小天有这个意思,自己现在不如变被动为主动,直接去向胡小天投诚表示忠心。

    已经是腊月二十四,康都内却没有任何新年来临的喜庆气象,街道之上也是鞍马稀少,冷冷清清,街道两旁的店铺有大半都没有开张。京城上空彤云密布,不见阳光,气氛格外压抑低沉。

    太师文承焕快步走入养心殿,今天皇上取消了原本定下的朝会,大臣们众说纷纭,认为皇上的这次举动和皇粮失踪一事有关,也有人猜测皇上身体不适,可是有一点能够确定,最近皇上的心情肯定不好。

    听闻文承焕到来,龙宣恩本想不见,让王千去将他打发了,可是王千很快就去而复返,只说文承焕有急事必须求见,龙宣恩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床榻,从两位新宠美人交缠四肢中爬了起来。

    王千都暗暗佩服皇上,这样的年纪还拥有这样的精力,他甚至都怀疑眼前的皇上仿佛换了个人,自从离开缥缈山灵霄宫之后,突然就焕发了青春,刚开始的时候王千还以为他是回光返照,可后来才发现皇上的身体一天好似一天。容颜也变得年轻了许多,这应该和洪北漠专门为他炼制的丹药有关,难道这世上真有长生不老的仙丹?

    文承焕在养心殿外等了足足半个时辰方才获准入内,以他在皇上身边为臣多年的经验可以判断出自己来得并不是时候。跟在王千身后进入养心殿的时候。王千好心提醒道:“陛下心情不好,文太师说话还需小心为上。”

    文承焕微微一笑,低声道:“多谢王公公。”发生了皇粮失踪的事情换成任何人都会心情不好,不过文承焕今日前来却是要给皇上带来一个好消息。

    龙宣恩已经沐浴完毕,挺直了腰杆站在窗前。舒展双臂,背影挺拔而健壮,阳光从窗口透入,笼罩在他的身上,为他整个人勾勒了一条金色的轮廓,显得高高在上,神秘而尊贵。

    文承焕望着老皇帝的背影不由得愣了一下,只看背影几乎不能相信这是龙宣恩本人,不但是王千,几乎所有臣子都发现了皇上的变化。他们可不认为皇上服用了什么长生不老的仙丹,而是认为让皇上变年轻的是权力,脱离了软禁生涯,重新登上皇位,正是对权力的渴望才让龙宣恩的身心重新变得年轻。文承焕躬身行礼道:“老臣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龙宣恩深深吸了口清新的空气,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好了,有什么话尽快说。”

    文承焕道:“若非急事,老臣岂敢打扰皇上休息,是这样,臣来向皇上禀报一件大好事。”

    龙宣恩转过身来。将信将疑地望着文承焕,好事?就算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到大康还有什么好事?此前倒是有胡小天愿意捐助三十万担粮食的大好事,可是第一批粮食还未运抵京城就稀里糊涂的没了,想起这件事龙宣恩就有些着恼。他对文承焕这种卖关子的行为很是不屑。低声道:“太师若是没什么要紧事,朕还要去用膳呢。”以这样的方式来下逐客令已经是很给文承焕这位老臣面子了。

    文承焕微笑道:“确有大好事,陛下还记得让臣出面接待大雍使节的事情吗?”

    龙宣恩皱了皱眉头,文承焕不说他几乎都忘了,愕然道:“那使节还没走吗?”

    文承焕心中暗骂,这厮真是个庸碌无用的君主。对国家大事毫不上心,难道他真准备自暴自弃,再无挽救大康的打算了?如此说来倒是一件大好事。文承焕恭敬道:“还未走!”

    龙宣恩道:“朕都已经回绝他们了,为何还赖着不走?”

    文承焕道:“因为情况又突然发生了变化。”

    “什么变化?”

    文承焕道:“大雍长公主薛灵君前往东梁郡和胡小天谈判,已经达成协议,胡小天答应将将士们浴血奋战辛苦打下的东洛仓还给大雍。”

    “什么?”龙宣恩瞪圆了双目,此事他并不知晓,不由得怒道:“他有何权力自作主张?这么大的事情为何没有经过朕的同意?他眼中还有朕吗?”

    文承焕不失时机地挑唆道:“胡小天究竟作何打算老臣也不清楚,只是他私下和薛灵君达成协议这件事上应该没有考虑到陛下的感受。”

    龙宣恩怒道:“竖子狂妄,以为天高地远,朕就治不了他吗?”

    文承焕在心底暗自冷笑,你耍什么威风,要说你还真就治不了他,胡小天眼中只怕早已没有了你这个皇帝。他轻声道:“皇上息怒,胡小天狼子野心,自从他坐镇东梁郡以来,一直都在悄然发展实力,向周围不断扩张,对外宣称他是为大康效忠,攻下东洛仓之后,朝廷内也有不少人为他说话,说他是什么大康中兴的希望,可是老臣却并不那么认为。”

    龙宣恩道:“讲!”

    文承焕道:“胡小天拿下小小的东洛仓如今却要还回去,等于没有占领大雍一寸土地,而武兴郡已经落入了他的执掌之中,事实上他在这段时间侵吞了大康不少的土地,壮大了不少的势力,臣得到确实的消息,他现在正在大量征兵,一方面他和大雍偷偷达成互不侵犯的协议,另一方面却又在迅速扩张军力,其用心不言自明。”

    龙宣恩点了点头道:“你不说,朕也知道他又异心。”

    文承焕道:“此次皇粮失踪之事极其蹊跷,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龙宣恩怒道:“不清楚?还要怎样才清楚?姜正阳押运皇粮,好端端地怎么到了云泽?朕已经收到了白泉城方面的加急密报,姜正阳和云泽的水贼马行空早有勾结,他监守自盗,只是没想到那水贼也动了贪念,想要独吞这批粮食。”

    文承焕道:“陛下,可是据老臣得到的消息,此事应该不会如此简单,据说当晚在云泽发生了一场水战,碧心山水贼派去协同运粮的船只全军覆没。”

    龙宣恩道:“你的消息确不确实?你有没有证据?现在谣言满天飞,整个大康都在看朕的笑话,说朕识人不善,居然委派了一只饿狼去护送粮食,混账!简直混账!”他指向文承焕道:“当初建议用姜正阳的也有你在内。”

    文承焕不由得心中暗骂,昏君,明明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当时我们只是附和,现在居然要将责任推到我的身上,当老夫好欺负吗?可他也不敢辩驳,低声道:“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姜正阳会是这样一个狼子野心的人物,提出这件事的是周丞相,臣只是附议罢了。”顺带着阴了一下周睿渊,反正当时周睿渊也说姜正阳可用。

    龙宣恩叹了口气道:“你吃着皇粮拿着俸禄,却不懂得为朕分忧,真是让朕失望之极。”他发了这通牢骚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文承焕歉然道:“陛下息怒,臣却有失察之错,不过在云泽出事之后,姜正阳失去下落,他手下还有两万兵马本来要返回郧阳,却在望春江遭遇胡小天部下的阻截,胡小天动作如此神速,看来应该早就对姜正阳吞没粮食之事有所觉察,陛下难道不觉得这其中大有文章吗?”

    龙宣恩道:“到现在你还跟朕说这些有什么用处?胡小天存着什么样的心思朕当然清楚,你是不是想让朕现在就下旨将他革职查办?还是你愿意亲自带着朕的尚方宝剑前往东梁郡帮朕斩了他的首级?”

    文承焕被问得哑口无言,这老昏君说话还真是够噎人的。

    龙宣恩比谁都想杀胡小天,可是放虎归山,再想抓住这只老虎就难了,更何况这只老虎通过这段时间的发展已经拥有了相当的势力,文承焕刚才不是说胡大雍长公主去东梁郡出使?”

    文承焕点了点头:“确有此事。”

    龙宣恩心中顿时感到有些不爽,大雍双管齐下,派出两路使臣,看来从一开始他们就做出了两手准备,只是从使臣的身份来看,他们对胡小天居然比对自己更加看重,居然派了一位长公主亲自前往东梁郡,龙宣恩道:“大雍果然是想离间朕和胡小天之间的关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