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一十六章动之以情(上)
    诸葛观棋微笑道:“大人若是信得过我,就按照我说的去做。”他附在左兴建耳边声耳语了几句。

    左兴建脸上的表情将信将疑,可是他眼前也没有什么太好的选择,点了点头道:“就依先生所言!”他向诸葛运春拱了拱手,居然下令主动撤去城楼上驻守的兵马,并将白泉城的南门打开,吊桥放下,依然是空城以待,只不过执行者变成了诸葛观棋。

    诸葛观棋站在城楼之上,望着远方逐渐接近的军队,表情镇定自若毫不慌张,身边高远心底有些没底了,小声道:“先生,他们会不会长驱而入?“

    诸葛观棋道:“会!”

    高远道:“那我们应当如何应付?”

    诸葛观棋尚未来得及回答,展鹏匆匆来到城墙之上,向他抱拳行礼道:“先生,左兴建带着手下兵马从南门弃城逃走了!”

    诸葛观棋并没有感到意外,左兴建的胆子也实在太小了,这种人刚才所谓的空城计也不过是一个障眼法,可能看到对方大军来临就已经打定了逃走的主意。自己刚才提出要替他出面之后,刚好衬了他的心意,微笑点了点头道:“你将咱们带来的那面大旗展开!”

    展鹏应了一声,从身后背囊中取出大旗,挑起在旗杆之上,一个大大的胡字在空中迎风招展。

    诸葛观棋向展鹏吩咐了几句,展鹏连连点头。

    不一会儿功夫祖达成带领着一万多名饥寒交迫的残部来到白泉城前,有人向他禀报道:“将军,白泉城吊桥已经放下,城门大开,城墙之上无人驻守。”

    祖达成微微一怔,眯起眼睛向白泉城的方向望去,却见城墙之上只有寥寥可数的身影,这左兴建究竟唱哪一出?他带着这帮残兵在这片区域疲于奔命,犹如丧家之犬,惶惶而不可终日。当初从白泉城离开是为了返回郧阳暂时安身,可是在通源桥受阻之后,他们不得不回头,周边城池虽多。可是他们却没有攻占的实力,想来想去最可能攻下的地方还是白泉城,也只有这里实力稍弱,于是又折返回来,走到这里。祖达成他们所剩的粮草已经不多,已经抱着背水一战的信念,今日就算是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将白泉城攻下。

    其实祖达成心中明白,即便是占领了白泉城也没什么用处,这里也没多少存粮,当初左兴建如果不是因为粮荒也不会那么痛快就答应和姜正阳联手。

    大军来到白泉城南门下方,祖达成下令众人停下脚步,并不急于渡过护城河,抬头望去,却见城墙之上只有三人站在那里。还有一面迎风招展的胡字大旗,看到那面旗帜,祖达成心中不禁一怔,难道白泉城已经投了胡小天?

    城楼之上传来展鹏的笑声:“来得是祖将军吗?在下乃胡大人帐下将领展鹏,在此恭候多时了!祖将军请入城,我等有要事和祖将军相商。”展鹏中气十足,声音随风远远送了出去,城墙内外听得清清楚楚。

    祖达成满面狐疑,虽然他心中猜到对方可能是在使空城计,可仍然充满了顾虑。如果使空城计的人是左兴建,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引兵入城,可是通过这一阵仓皇逃窜的经历,他对胡小天畏惧到了极点。看到那胡字大旗,打心底感到发寒。

    展鹏道:“祖将军忘了吗?那天在俺们在通源桥曾经有过一次交手经历,祖将军的箭法不错呢!”

    祖达成听展鹏这样说,猛然想起,原来这城上之人就是那天射箭击落自己箭镞之人,他心中越发凝重。目光注视着城墙之上,展鹏和高远分别站在诸葛观棋的两旁,祖达成心中暗忖,这中间秀才模样的男子应该是他们中的领头人。

    诸葛观棋始终没有说话,气定神闲地望着城下密密麻麻的兵马。

    祖达成身边副将低声提醒他道:“将军,城内必然有埋伏。”

    祖达成没有说话,目光隔空和诸葛观棋对视着。

    又有一人道:“将军,他们是故弄玄虚,想吸引咱们入城然后再一网打尽。”

    诸葛观棋微笑道:“祖将军不必多疑,这城内已经没有兵马驻防,我们在这里就是等待将军前来,有要事和将军相商,将军可愿入城一叙?”

    祖达成抿了抿嘴唇,内心中在激烈交战着,看得出他正在犹豫。

    诸葛观棋道:“将军不用过虑,城内除了我们三个再无兵马埋伏,左兴建带着他的余部已经弃城逃走了。”

    高远和展鹏两人都是暗暗心惊,诸葛观棋怎么这么糊涂,居然将自己的底牌都交代了,这下麻烦了,祖达成这群人全都是走投无路的亡命之徒,他们得知了真正的状况那还了得?

    诸葛观棋却料定祖达成真正的目的是为了给手下士兵找一条活路,而不是攻城。不然他也不会敢提出要替左兴建施展空城计,虽然如此,敢于独自留下面对这一万多残兵也需过人的勇气。

    可诸葛观棋越是这样说,祖达成心中越是多疑,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点了点头道:“好,我去见你!”

    祖达成纵马欲行,周围将士慌忙劝阻他道:“将军不可,这白泉城内必有埋伏,他们分明有诈!”

    祖达成缓缓摇了摇头道:“我一个人进去,任何人不得随我入城,如果半个时辰之内,我仍然没出来的话,你们再攻进去。”

    “将军!”

    祖达成抬起右手,显然心意已决。

    望着祖达成单人匹马向白泉城而来,诸葛观棋的脸上流露出欣赏之色,心中暗赞,祖达成倒不失为一个有担当的将领,比起临阵脱逃的左兴建,此人的人品无疑要高出不少。

    祖达成在己方将士的注目之下越过吊桥,通过城门,诸葛观棋算得不错,攻城不是祖达成的目的,即便是夺下白泉城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看到胡字大旗。刚才又听到展鹏的那番话,祖达成心中已经认为白泉城落入了胡小天的手中。其实祖达成在逃离云泽之后就无时无刻不在考虑他们这些人如何才能脱困,开始还希望渡过望春江前往郧阳,可在通源桥受阻之后。祖达成就断了这方面的念想,也明白了一件事,在这片区域之中唯一能够保住他们性命的可能只有胡小天了,所以祖达成才决定单枪匹马前往城内,他要和对方好好谈谈。

    祖达成进入城内方才确信对方果然没有任何的埋伏。空城计?祖达成唇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自己刚才还在犹豫,胡小天的手下果然都不是寻常角色,面对大军兵临城下居然还能够做到这样的淡定自若,换成自己只怕没这个胆色。

    高远已经来到城楼下迎接,接过祖达成的马缰,微笑道:“先生在城楼上等你。”

    祖达成点了点头,缓步走上城楼,他对诸葛观棋并不熟悉,反倒是和展鹏打过一次交道。对展鹏惊人的箭术仍然记忆犹新,能让展鹏这样出色的武将恭敬侍奉的人绝不是普通人物。

    诸葛观棋微笑道:“祖将军来了!”

    祖达成道:“先生是……”

    诸葛观棋道:“在下朱观棋!”

    “朱先生好!”祖达成能够得到姜正阳的器重并不是毫无原因,他为人智勇双全,而且擅长沟通方方面面的关系,在郧阳之时,姜正阳基本上将所有的事情放手给他去做。

    诸葛观棋向下方严阵以待的军队看了一眼道:“祖将军麾下还有多少人?”

    祖达成并没有隐瞒,照实回答道:“九千多人。”

    诸葛观棋道:“记得将军逃离云泽的时候应该还有两万人,这短短的几天已经逃亡过半了。”

    祖达成充满无奈道:“天意弄人。”心中不由得抱怨起姜正阳的无能,如果不是姜正阳疏于防范,也需结局不该是这样。

    诸葛观棋道:“祖将军带着他们将要去往何方?他们追随着将军。以为将军能够带他们走出困境,将军心中是否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呢?”

    祖达成被诸葛观棋问住,默然无语,他根本看不到前途和希望。自从云泽失去皇粮之后,他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目标,这几天更像是一个没头苍蝇一般乱撞,已经撞得头破血流。

    诸葛观棋道:“就算将军占领了白泉城又能守的住吗?又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些将士的饥寒吗?”

    祖达成摇了摇头,他解决不了。

    诸葛观棋道:“我给将军指一条明路,胡大人正在招募新军。这些士兵若是前往投军,胡大人答应可既往不咎。”

    祖达成双目一亮,可随即又黯淡下去,普通的士兵或许还有生路,至于自己已经无路可走了,失去皇粮罪无可恕。他低声道:“云泽的事情是不是你们所为?”

    诸葛观棋意味深长道:“不知者无罪!姜正阳勾结云泽水贼,意图监守自盗吞没皇粮,那些水贼又见粮起义,意图独吞,所以双方才在云泽发生火拼,最终玉石俱焚,祖将军难道不知情吗?”

    祖达成愣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摇了摇头道:“我做不到,姜大人也是为了给兄弟们找一条活路,不然绝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诸葛观棋在心底叹了口气,这祖达成也算得上重情重义,事到如今仍然不愿往姜正阳的身上抹黑。他望向城外的将士,低声道:“他们到现在仍然追随着将军,这些人没走是因为他们对将军仍然抱有信任,他们坚信将军可以带着他们脱离困境,将军的抉择决定着他们的生死。”

    祖达成内心剧震,他向城外望去,当他看到城墙下那些疲惫不堪的将士,看到他们一张张写满风霜和疲惫的面孔,看到他们仍然闪烁着希望的眼睛,祖达成鼻子一酸,双目之中热泪滚滚而下。

    两更送上,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