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一十五章秉烛夜话(下)
    只是计划不如变化,左兴建并没有想到姜正阳会败得如此之快,而且一败涂地,那十万石皇粮连响都没有就跟着船只一起沉到了湖水之中,随之失踪的还有姜正阳和他手下的一万将士,想起姜正阳答应自己的五十万斤粮食,左兴建内心中不由得一阵肉疼,在云泽扔下姜正阳不管他是有理由的,答应老子的粮食都没了,我为何要救你?更何况你姜正阳活着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隐患,万一你落在朝廷的手里,那么岂不是要把我也供出来?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将所有的一切责任都推到你的身上,我才有可能免除罪责。

    左兴建坐在府邸院子里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想着心事,就目前的状况而言,能晒太阳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

    手下师爷来到左兴建的身边,看到左兴建闭着眼睛,一时间摸不清他究竟是睡着了还是醒着,不敢轻易出声打扰。

    左兴建却已经觉察到他的到来,睁开一支烟,从鼻孔里嗯了一声道:“有事?”

    那师爷笑道:“大人,有位从东梁郡过来的朱先生说要见您。”

    左兴建懒洋洋道:“不见!”他现在满腹心事,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师爷道:“朱先生说是特地帮城主给您送信的。”

    左兴建皱了皱眉头,东梁郡的城主岂不是胡小天?胡小天给我送信?他霍然坐了起来,眨了眨眼睛:“快!请他进来!”

    来人正是从东梁郡过来的诸葛观棋,他此次原本想独自前来,胡小天考虑到他的安全,让高远和展鹏两人随行,高远虽然年幼,可是他从小就四处游荡,社会阅历和应变能力方面都超人一等,展鹏武功高强箭法高超,为人也机警冷静。有他们两人陪同诸葛观棋前去,就算遇到了什么突发状况,也应该可以保护诸葛观棋全身而退。

    诸葛观棋却不认为自己前来白泉城会遇到什么危险,他今次前来的主要目的是要说服左兴建。让他认清形势。

    白泉城本身的地理位置在大康算不上重要,可是对胡小天未来的战略发展却拥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以胡小天今时今日的实力,出兵拿下白泉城也不会有什么困难,但是在没有朝廷授意下的用兵只会引起朝廷更大的警惕。

    诸葛观棋这次要不费一兵一卒。让左兴建甘心为胡小天所用,将白泉城变成胡小天控制云泽的前哨。

    诸葛观棋只带了高远前往,诸葛观棋一身儒衫,高远却是书童打扮,看上去就像一对外出游学的主仆。

    左兴建看到两人并没有提起太多的警惕,因为听说诸葛观棋是为胡小天送信,左兴建也表现出了几分客气,起身相迎。

    诸葛观棋微笑道:“东梁朱观棋参见左大人!”他抱拳示意。

    左兴建也抱拳还礼:“朱先生来此究竟有何见教?”

    诸葛观棋道:“没什么重要事情,就是奉了我家主公的命令前来白泉城来证实一些事情。”

    左兴建一听居然是这样,心中疑窦顿生。此人只说是奉了胡小天的命令而来,可是口说无凭。他邀请诸葛观棋坐下,让人送上茶水。

    诸葛观棋道:“我刚刚来到白泉城,发现闹事冷清,车马稀少,和传闻之中的富足繁华完全不同。“

    左兴建道:“白泉城自然比不得东梁郡,今夏水灾,今秋蝗灾,庄稼颗粒无收,百姓连饭都吃不上了。又谈得上什么富足繁华?”

    诸葛观棋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背靠着这么大的云泽,就算是庄稼减产,一样可以有饭吃。”

    左兴建道:“先生有所不知。云泽水贼横行,在云泽周边烧杀抢掠,百姓平日里连打鱼都要提心吊胆,不知有多少人因此而送了性命。”他一脸的忧国忧民状,心中却在暗自揣测着对方此次前来的目的,估计十有**和那失去的十万石粮食有关。

    诸葛观棋道:“左大人应该听说前两天发生在云泽的事情了?“

    左兴建道:“不知先生说得是哪件事?”这就有些装糊涂了。云泽最近发生的大事也只有那一件。

    诸葛观棋道:“皇粮失踪之事!”

    左兴建顿时皱起了眉头。

    诸葛观棋道:“郧阳太守姜正阳奉旨押运十万石皇粮送往京城,可是走到这里却失去了消息。”

    左兴建道:“先生此言差矣,姜正阳并未从白泉城路过,我本以为他会取道白泉城还提前准备大开城门迎接,可是他带着那十万石粮食却转而去了云泽,连我也搞不清楚他为何要去那个地方。”

    诸葛观棋故意道:“左大人知不知道他去云泽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左兴建摇了摇头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当晚率领三万兵马押运那十万石粮食去了云泽,第二天粮食全都不见了,他手下的两万多人气势汹汹前来攻打白泉城,我率领部下坚决抵抗,闭门不出,将他们挡在外面,有一点能够断定,那两万人并没有和粮食在一起。”

    诸葛观棋道:“此事我倒有听说,那两万人转而去了通源桥,想从那边渡河,胡大人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马上派人在通源桥设伏,切断了他们过河的道路,现在那些人走投无路,只怕又朝白泉城来了。”

    左兴建闻言不禁笑道:“怎么可能,他们可是刚刚才被我赶走……”他的话还没说完,手下副将气喘吁吁从外面跑了进来:“报……报……大人……大事不好了……

    左兴建闻言一怔:“不必惊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副将道:“那祖达成又……又率领手下杀过来了……目前已经到距离北门十里之处。”

    “什么?”左兴建惊得站了起来,他压根也没想到祖达成会去而复返,这该如何是好,现在白泉城内所剩的兵马不足三千,祖达成统领残部也有一万多人,这次回来是因为无路可走,必然会不惜代价攻打白泉城,麻烦大了。

    左兴建向诸葛观棋望去,却见诸葛观棋淡定自若,端起茶盏不慌不忙品着香茗,心中不由得好奇,此人怎么知道祖达成他们会来?难道他在事先已经得到了消息?

    左兴建道:“先生原来早就得到了消息。”

    诸葛观棋放下茶盏道:“姜正阳的残部无法渡江,粮草所剩无几,他们被困在庸江以南,望春江以东的区域,想要获得喘息之机唯有寻找一座城池立足,选择左大人这里也实属正常。”

    诸葛观棋虽然没有明言,却已经点出白泉城是实力最为薄弱的一个。

    左兴建道:“准备迎战!”

    诸葛观棋道:“在下可否随同左大人一起前去观看战况?”

    左兴建本想拒绝,可转念一想,你既然是胡小天派来的,跟着去看看也无妨,就算城被攻破,老子战死还多了一个垫背的。

    诸葛观棋和高远随同左兴建一起登上白泉城的城楼,站在城楼之上,可以看到正北的天际有无数黑点攒动,应该正是姜正阳的残部。诸葛观棋这会儿对白泉城的兵力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一旁左兴建正在抓紧布防,其实他也没什么好布防的,自从云泽回来之后,他派去接应姜正阳的三千人也所剩无几,目前手下真正可用的士兵不过千余人,想依靠这千余人守城的确捉襟见肘。

    诸葛观棋道:“白泉城护城河只有两丈,如果对方强渡,这条河应该拦不住他们,更何况这一万多人已经到了无路可退的境地,他们必然不惜一切亡命相搏,大人手下的这些兵马应该无法阻挡他们的进击。”

    左兴建知道他所说的全都是事实,可是眼前状况下唯有死守还能有什么办法?他叹了口气道:“面对这些亡命之徒,也只能险中求胜了。”他转向手下人道:“让城墙上所有人都退下去,打开北门放下吊桥。”

    诸葛观棋一听就已经明白,左兴建是要唱空城计,此人还是有些谋略的,在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候居然能够想出空城计退敌,只是这种险中求胜的招数今次未尝可以成功,诸葛观棋道:“左大人是要唱空城计吗?”

    一语点醒梦中人,周围人还以为左兴建想要弃城投降,听诸葛观棋一说方才知道左兴建原来是这种打算,主动打开城门,利用对方的疑心从而让他们不敢轻易入城。

    左兴建被诸葛观棋说破心思,表情显得有些尴尬,心说此人可真是不简单,我都没说,他怎么就能猜到。

    诸葛观棋道:“如果大人这样想可使不得,他们乃是一群亡命之徒,现在的他们只会孤注一掷。”

    左兴建知道他所说的都是实情,可是眼前这种状况下除了唱空城计也不知应该如何是好,他颤声道:“那该如何是好?”眼看那一万多人越来越近,左兴建也乱了方寸。

    第一更送上,求几张推荐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