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一十五章秉烛夜话(上)
    胡小天笑道:“你只怕还不知道,左兴建已经回到了白泉城,而且还上奏朝廷,说你勾结碧心山水贼监守自盗吞没皇粮。”

    姜正阳咬牙切齿道:“那卑鄙小人,简直是无耻之尤。”他转向胡小天道:“我走到今日也是逼不得已,当初我派祖达成区前来找你借粮,被你无情拒绝,郧阳已经断了粮饷,每天都有百姓和士兵饿死,我们已经没有活路了。胡小天,你为何要将辛苦得来的粮食送给朝廷,你知不知道,就算他得了粮食,也不会发放给百姓,就算他良心发现,将粮食用来赈灾,经过那些贪官污吏的层层盘剥,到百姓的手中也已经所剩无几了。”

    胡小天心中暗忖,姜正阳此话说的倒是不假。

    姜正阳道:“我始终都不明白,你为何坚持不肯借粮给我?难道你对朝廷真是忠心耿耿?”说到这里他又摇了摇头道:“皇上将你派去东梁郡无异于流放,唐伯熙率领三万水军攻打你之时,是皇上下令让所有人按兵不动难道你不清楚?他屡次害你,你居然还肯为他效力?”

    胡小天淡然道:“我的事情无需姜大人操心。”

    姜正阳黯然叹了口气道:“是了,我到如今的地步又有什么资格对你品头论足,无论你忠于皇上也罢,另有图谋也罢,都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求你一件事,不要对我的那些下属赶尽杀绝,他们为大康流血流汗,到头来却连一口饱饭都吃不上,若非被逼到了绝路,谁会投奔那些叛军。”

    胡小天起身道:“你放心,我答应过你的事情当然不会反悔。”

    姜正阳望着胡小天的背影。忽然明白了,胡小天送给朝廷的三十万石粮食绝没有那么简单,他是要用这三十万石粮食来搅乱大康内部的局势,趁乱发展他自己的势力,自己正是被首当其冲清除掉的那一个,姜正阳心中生出无限感触。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自己败得不冤,他大声道:“可否赐给我三尺青锋,让我自行了断?”

    胡小天停下脚步,稍一迟疑,然后道:“我会让他们将你好生安葬了。”

    诸葛观棋被胡小天深夜请到府中,胡小天正坐在书斋的炕上看书,看到诸葛观棋到来,他笑道:“观棋兄。没打扰到你休息吧?”

    诸葛观棋道:“我也正在看书,还未休息,不过这时候出来,只怕要被内人抱怨了。”

    胡小天呵呵笑道:“都是我的不是,明个我过府去给嫂夫人道歉。”

    诸葛观棋道:“你不是已经把维萨派过去安抚人心了吗?她们姐妹俩好的很,估计这次要聊到天亮了,反正我也是在书斋呆上一夜,来这里还多个说话的人呢。”

    胡小天请诸葛观棋上炕说话。

    诸葛观棋也没有表现出太过拘谨。脱下鞋子,上炕坐下。

    胡小天道:“这次丢了十万石粮食。”

    诸葛观棋道:“虽说丢了十万石粮食。可是扫除了姜正阳,又重创了云泽水贼,武兴郡周围三百里以内的地方再也无人可与大人争锋了。”

    胡小天道:“我已经上奏朝廷,就说姜正阳运走了十五万石粮食,趁着这事儿能省则省,你说是不是?”

    诸葛观棋听到他如此狡黠。不禁笑了起来。目光望向小桌上的地图,看到胡小天在白泉城画了一个圈儿,故意问道:“大人想要攻下白泉城?”

    胡小天道:“左兴建是个老狐狸,这次姜正阳监守自盗他也有份,现在又装成好人一样。他手下只有不到五千兵马,拿下白泉城应该很容易。”

    诸葛观棋微笑道:“如此说来此人对发生过的事情最清楚不过,脑筋转换得倒是够快。”

    胡小天不屑道:“龌龊小人一个,论人品还比不上姜正阳。”

    诸葛观棋道:“对于这种小人又何须用兵?他懂得欺瞒朝廷倒是一件好事。”

    胡小天听出他话里有话,微笑道:“先生是不是有了什么想法?”

    诸葛观棋道:“观棋不才,愿意前往白泉城一趟,帮大人说服左兴建归顺于您。”

    胡小天眨了眨眼睛,认识诸葛观棋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主动表示愿意为自己做事,胡小天的内心倍感欣慰,这是不是意味着诸葛观棋从今日开始就会尽心辅佐自己?胡小天道:“白泉城可比不上观棋兄重要,你孤身一人前去,我可不放心。”

    诸葛观棋哈哈笑道:“大人还是不信我。”

    胡小天道:“不是不信你,也好既然观棋兄愿意去,我也不反对,不过你带高远和展鹏过去,他们两人应该可以保护你的安全。”

    诸葛观棋知道胡小天是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diǎn了diǎn头,心中也是一阵温暖:“展鹏回来了?”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回来了,军师让他先回来报信,郭光弼派出的那一万军在郧阳城外折返回程,他们放弃了进入郧阳城。”

    诸葛观棋道:“如此说来,这个郭光弼很是明智,他应该看出此事有些蹊跷。”

    胡小天道:“我听说郭光弼手下有位叫田更的谋士,很有谋略,郭光弼对他也是言听计从。”

    诸葛观棋道:“我和田更曾经有过一面之缘,此人的确才华横溢,而且在外交方面很有一套。”

    胡小天道:“只是不知这样的人才为何会投靠了郭光弼?真是明珠暗投了。”

    诸葛观棋不禁莞尔。

    胡小天道:“我准备招降姜正阳的残部,从中挑选一些训练有素的士兵加入我方阵营。”

    诸葛观棋道:“那些士兵之所以追随姜正阳谋反也是因为走投无路,大人给他们一条明路,他们必然会感恩戴德。”

    胡小天道:“郧阳已经成为无主之城,兴州方面不敢进,我们布置在郧阳周围的兵马也不敢轻易撤回,一切还需等到皇上下旨之后再说。”

    诸葛观棋道:“皇上十有八九会派一位厉害人物前往郧阳,一方面为了对付兴州郭光弼,还有一个用意就是要牵制大人的发展。”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很有可能,云泽之战,他们虽然没什么证据,可最终还会猜到我的头上。”就算被朝廷猜到是自己所为,胡小天也没什么好怕的,毕竟做出让姜正阳前来押解粮食决定的人是朝廷,朝廷自酿的苦酒当然要他们自己饮下。

    诸葛观棋道:“占据的地盘大小并不能代表真正的实力,拳头始终伸出去,不如缩回来再打出去力量更大!”

    他所说得是最为朴素的一个道理。其实诸葛观棋对胡小天还是存在一些担心的,在眼前的大好局势下,胡小天会不会被接二连三的胜利冲昏头脑,进而会盲目乐观,进入飞速扩张的阶段,胡小天的总兵力目前刚刚五万,这其中还有一万多人并没有拥有太多的战场经验,五万兵力可以控制武兴郡、东梁郡、东洛仓三城,可是如果盲目扩张,就会摊薄兵力,当然胡小天已经开始征兵,但是随着军队扩充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也会渐渐凸显出来。

    诸葛观棋的观diǎn是兵贵精而不在多,胡小天此前的几次战役也证明了这一diǎn。

    胡小天道:“观棋兄的这番话我记住了,你放心我目前没有扩张的打算。不过单以地理位置而论,白泉城和郧阳可都具有相当的战略意义。”

    诸葛观棋道:“那要看主公下一步准备往哪里发展。”

    胡小天道:“云泽有水贼,兴州有反贼,此次皇上丢了十万石粮食,恐怕要将矛头指向云泽了。”

    诸葛观棋微笑道:“对大人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云泽水贼之所以能够在碧心山壮大发展,皆因其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周边面临大片水域,易守难攻,庸江分隔南北,成为大雍和大康两国之间的天然分界,而望春江却又将东西两岸相隔,大人若是能够掌控望春江,进而掌控云泽,等于在大康内部拥有了一块不败之地。”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现在正是碧心山水贼最为薄弱的时候,他们的五百艘船只被毁,其战斗力必然大打折扣。”

    诸葛观棋道:“碧心山位于整个云泽的中心,若是在此建立一只水师,未来大人出击云泽周边任何重镇,水师都可配合做到双管齐下。掌控庸江和云泽两大水域之后,望春江就完全落入大人的控制之中。大人可以通过这条水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军队输送到任何需要的地方。”

    左兴建自从逃回白泉城之后,就处于惶恐不安中,虽然他已经派人向朝廷禀报,将所有一切责任都推到了姜正阳的身上,可是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仍然担心自己和姜正阳联手想要吞没皇粮的事情被人知道。

    眼睁睁看着十万石粮食沉入云泽之中,左兴建的内心是痛苦的,眼看就临近新年,白泉城的存粮所剩不多,连他这位太守每日也只能以稀粥度日,其实整个大康无论哪里的日子都不好过。可能武兴郡那边的状况要好一些,左兴建过去也曾经有过去武兴郡借粮的想法,后来听闻周边城镇前往那边借粮,一个个都被无情拒绝,左兴建也就打消了那个念头,他自问自己没那个脸面,去了也是徒劳无功。所以后来姜正阳找到他商谈吞没皇粮的事情,左兴建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