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一十三章空袭(下)
    姜正阳越想越是得意,此时忽然听到扑啦啦的声音,姜正阳举目望去,却见从西边的天空中,一大片黑色的云层向这边迫近,因为落雪的缘故,视线受到了不小的影响,等他发现云层已经来到他们的头顶,姜正阳有些奇怪,忽然一物从空中落下,正落在他的头盔之上,姜正阳伸手摸去,却摸到了一滩鸟屎。

    姜正阳看到被鸟屎污秽的手掌,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身边左兴建赶紧送上丝帕,他算得上是极有眼色之人,深谙逢迎之道。

    姜正阳也没跟他客气,擦了擦手,皱了皱眉头道:“奇怪,怎么突然会有那么多鸟儿?”他的话音刚落,头顶的鸟群突然向下方飞扑而来。

    成千上万的鸟儿疯狂扑向船上的士兵,利用嘴喙和利爪去啄食抓挠,一时间船上乱成一团,姜正阳慌忙道:“放箭!放箭!”

    得了姜正阳的命令,手下将士弯弓搭箭,瞄准上方飞鸟开始射杀,一阵阵密集的箭雨射向空中,有不少躲避不及的飞鸟被射落下来,然而他们的射杀并没有吓退这些鸟儿,反而招来更为疯狂的反击,在船队的上方,鸟群盘旋聚集,宛如乌云压顶,更有鸟群排成整齐的阵列,如同黑烟一般席卷到甲板之上,躲避不及的士兵被鸟群冲击正着,宛如断了线的纸鸢一般脱离甲板向湖心飞去。

    另一艘穿上的阮景武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搞得目瞪口呆,他在云泽纵横多年,也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现象,这些鸟儿疯了,竟然主动攻击他们。

    姜正阳在几名士兵的掩护下,狼狈逃向船舱,一边逃走一边大叫道:“放箭!赶紧放箭!”

    弓箭手显然对这场来自鸟类的攻击缺乏准备,他们在惊慌中反击,可惜鸟儿实在太多,他们的箭矢很快就已经用尽。甲板上的士兵抽出长刀短刃,不停在空中虚劈,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对抗群鸟的疯狂攻击。

    姜正阳在船舱内听到外面不停撞击舱板的声音,脸色不由得有些变了。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意识到这场鸟儿的攻击乃是人为策划。

    左兴建满脸是血地逃了进来,惊魂未定道:“大……大人……箭就快用完了……”

    姜正阳对此也是一筹莫展,从舷窗的缝隙向外望去,却见外面到处都是飞鸟,将士们仍然在在和飞鸟苦苦作战。

    夺!的一声。却是一只长喙从格窗的缝隙中戳了进来,险些刺入姜正阳的眼睛,姜正阳心中大怒,一把握住那只长喙,硬生生将之拗断,鲜血染满格窗。

    甲板之上,数千将士正在和这些疯狂的鸟儿展开肉搏战,箭矢已经耗尽,他们也唯有苦战,不少士兵点燃火炬。利用火炬去驱赶那些鸟儿,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居然有鸟儿主动向火炬扑来,火炬点燃了鸟儿的羽毛,鸟儿发出凄厉的鸣叫,展开燃烧的翅膀向夜空中窜去。

    那士兵看到火袭得手,不由得哈哈大笑,可他的笑声戛然而止,那只火鸟飞到中途竟然撞在了船帆之上。

    火鸟引燃了船帆,轰的一声燃烧起来。又有无数只鸟儿为火光所吸引,不顾一切地扑向燃烧的船帆。

    穿上的辛苦鏖战的将士傻了眼,姜正阳虽然带来了七千名士兵,可是这些士兵多半都是陆军。并不擅长水战,看到这种状况也不知如何应付。

    阮景武高呼道:“兄弟们,赶紧落下风帆!赶紧落下风帆!”

    听到阮景武的声音,众人方才回过神来,慌忙去落风帆,虽然如此。也有十多艘船失火。

    夜空中夏长明骑在雪雕之上,从高空俯瞰着下方的状况,他的唇角露出一丝笑意,唇角发出一声唿哨,雪雕在上方盘旋一圈改变方向,投向远方。

    与此同时,七十艘战舰借着夜幕的掩护同时出动,李永福挥动手中令旗,船队摆开雁形阵,所有弓手站在船舷之上严阵以待。伴随着李永福挥动令旗,一支响箭拖着彗尾射向黑沉沉的夜空。

    雁形阵的两翼舒展开来,七十艘战船一字排开,三千名弓手点燃手中火箭呈四十五度角瞄向夜空。

    “放!”

    “咻!咻!咻!咻……”

    飞鸟刚刚散去,阮景武看到不远处的天际闪过无数流星,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眨了眨眼睛,当他看到那数千点火星正从高处俯冲向下,飞速接近的时候,方才意识到了什么,他声嘶力竭地吼叫道:“有埋伏!迎战……”

    密集的火箭从高空中俯冲而下,射落在运粮的船队之中,落在甲板上、桅杆上、船舱上、缆绳上,还有火箭直接穿透了甲板上士兵的躯体,一轮射罢,紧接着又是一轮。

    阮景武近乎疯狂地叫道:“大家散开!大家尽快散开!”五百艘船只全都聚集在一起,无疑是一个庞大而又显眼的目标,可是在这种状况下,他的命令根本无法传达出去,这些水贼毕竟不是训练有素的水军士兵,慌乱之中,已有多艘船只相撞,现场乱成一团。

    胡小天一方虽然只有七十艘战船,可是他们这一边却全都是训练有素的水师精锐,在李永福的指挥下,井然有序地向对方船队发动攻击。他们并不急于靠近,而是利用火箭进行远距离攻击。

    反观姜正阳一方,却因为刚才的那一轮飞鸟攻势,而将羽箭耗尽,失去了远距离攻击的武器,在对方火箭的攻势下,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姜正阳顾不上外面火箭不停落下,手持盾牌冒险登上船舱,放眼四望,却见周围船只大都已经起火,姜正阳整个人懵在那里,他不知因何会发生这种状况,甚至搞不清到底是何人在阻击自己,左兴建站在舱门处大喊道:“大人进来,大人……”夺!一支火箭正中舱门,吓得左兴建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姜正阳道:“赶快离开这里,赶快离开这里……”不远处一艘大船已经完全燃烧,缓缓向湖水中沉去,甲板之上,一个个燃烧的火人向湖面跳去,场面惨不忍睹。

    姜正阳用力咬住下唇,甚至连咬出鲜血都浑然未觉,粮食,他的粮食。

    胡小天和夏长明并肩站在船头,望着不远处熊熊燃烧的湖面,火光映红了天际,也将他们的面庞映照得分外明朗,胡小天向夏长明瞥了一眼,眼前的场面实在惨烈,他担心夏长明会心生不忍,可是看到夏长明的表情却平静如昔,胡小天不由得有些好奇,故意叹了口气道:“真是惨烈啊!”

    夏长明道:“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是这个世界上永远不变的准则。”

    胡小天诧异于他的冷静,忽然想起夏长明的身份乃是驭兽师,身为驭兽师自然对这些自然准则参悟得很透,也许在他眼中这些人类之间的残杀和动物之间的弱肉强食并无半分的区别,所以才会如此的镇定。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不错!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历来都是森林法则!”

    五百艘运粮船在毫无反击能力的情况下几乎全部被火箭点燃,在无法升起船帆,仅凭着水手划桨的状况下,他们的行进速度很慢,根本无法逃脱对方船队的追击,短短的半个时辰内竟然有半数船只沉没。

    李永福再次发出号令,从船队之中冲出十艘战舰,这些战舰乃是他们新近改造的小型破甲船,虽然规模和威力无法和大雍破甲船相比,但是对付这些水贼的船只已经足够,十艘破甲船破浪冲向对方的船队,所到之处无不披靡,船头的巨刃无情撞破对方的船体,以摧枯拉朽之势给予幸存船只致命的打击。

    姜正阳看到周围一艘接着一艘的运粮船沉没下去,整个人如同傻了一样,头盔不知何时掉落,他的头发披散下来,满面血污,喃喃道:“天亡我也……天亡我也……”

    一只羽箭当胸射来,幸亏身边护卫及时用盾牌挡住,两名护卫分别搀住他的臂膀道:“大人!快走!大人快走!”

    姜正阳的精神已经抽离了躯壳,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在两名护卫的搀扶下来到救生小艇前方,此时那小艇已经落下,左兴建率先跳入小艇之中,看到姜正阳在两名护卫的扶持下也赶了过来,他向身边士兵大声道:“走!”

    姜正阳身边的护卫大声道:“左大人,等等我们,等等……”

    生死关头左兴建自顾不暇,哪还顾得上姜正阳,不停催促道:“不必管他,咱们走!”

    听到左兴建的声音,姜正阳此时忽然清醒了过来,他怒吼道:“左兴建,你这背信弃义的小人……”

    话音未落,一条破甲船重重撞击在他们所在舰船的右侧,蓬!的一声,将右舷撞出了一个大洞,湖水从洞口中灌入,船身的震动让姜正阳立足不稳重重摔倒在地上,舰船很快就开始倾斜,姜正阳沿着倾斜的甲板向下滑落。

    距离双倍月票结束还剩下最后十个小时,恳请各位将手中月票投给医统!(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