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一十三章空袭(上)
    姜正阳的脸色却并不好看,冷冷望着左兴建道:“你忘了咱们的协定吗?”他们此前的协定是,姜正阳留下五十万斤粮食给他,不过要在姜正阳顺利离开这里之后。

    左兴建微笑道:“大人不必多心,卑职来此也是为了保障大人的安全,并不是怀疑大人的诚信。”虽然他已经离开姜正阳麾下多年,面对姜正阳的时候仍然保持着相当的恭敬。

    姜正阳心中暗骂,才怪!你左兴建的眼界就是那么狭隘,担心老子违背承诺不肯兑现给你的五十万斤粮食?我姜正阳什么人?怎么会做这种出尔反尔的事情?心中虽然恼火,可是却不得不强忍愤怒,沉声道:“兴建,我只是不想将你牵累进来。”他所说的也是实情,保住左兴建,尽量不要让别人以为左兴建也参与了此次夺粮。

    左兴建如能置身事外,继续镇守白泉城,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日后反攻武兴郡,左兴建也可做出接应。姜正阳打得如意算盘,怎奈这左兴建绝非做大事之人,只盯着那五十万石粮食,看到这厮贪婪而惶恐的目光,姜正阳意识到自己找了一个猪一般的队友。

    左兴建并非像姜正阳想得那样愚蠢,他对形势也看得很清楚,姜正阳卷走朝廷十万石粮食绝非小事,此事发生在白泉城,自己万难脱开干系,就算顺利拿到了姜正阳给他的五十万斤粮食,他在白泉城也待不下去了,这笔粮食的来路根本无法保守秘密,而今之计唯有跟着姜正阳一起共同进退,只有逃到云泽碧心山,方才可能暂时逃脱朝廷的围歼。

    左兴建并不想反叛,他只是想吃饭,朝廷不发粮饷,再这样下去,他们不是冻死就是饿死。与其坐着等死不如放手一搏。左兴建道:“胡小天居然真舍得将辛苦得来的粮食交出来。”在多数人看来,胡小天都做了一件蠢事。

    姜正阳道:“他只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罢了。”

    左兴建一脸迷惘道:“什么?”

    姜正阳懒得跟他解释,纵马向前方行去。

    江南的雪也是那么温柔婉约,细细小小。将整个天地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夜幕降临的时候,可视距离变得更短。胡小天走出温暖的船舱,来到船头甲板之上,他的目力要比普通人强劲许多。看到前方江面渐渐变得宽阔,在他们前方不远的地方有灯火隐约闪烁,那是他们同行的战船。

    身后传来高远和夏长明的谈话声,自从看到夏长明操纵雪雕的场景,高远对夏长明就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会儿正缠着夏长明询问驭兽的事情呢。

    胡小天转过身去,笑道:“高远,你别总是缠着长明,让他好好休息。”

    高远道:“是!不过我没缠着他,是在请教!”

    胡小天笑着向夏长明招了招手。夏长明来到他的身边,恭敬道:“胡大人!”

    胡小天道:“前面就是云泽了。”

    夏长明道:“大人要攻打那些水贼吗?”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是,等到他们将粮食全都装上船,驶离岸边的时候,咱们就发动攻击。”

    夏长明道:“需要我做什么?”

    胡小天微笑望着夏长明,其实夏长明已经帮助他很多,提前掌控了敌人所在的地方,他承认自己对夏长明还欠缺了解,胡小天道:“长明可以驱策一批飞鸟先耗去他们的弓箭吗?”虽然胡小天估计到水贼的数量不会太多,但是每艘船上还会配备必要的防御力量。姜正阳不是傻子,在往船上装载粮食的同时,他应该会派上自己手下的士兵进行护送,损耗对方的弓箭。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己方伤亡。

    夏长明点了点头道:“云泽附近过冬的飞鸟众多,我可驱策飞鸟对他们进行攻击,虽然不会造成太大的伤亡,但是损耗他们的弓箭应该没什么问题。”

    胡小天道:“长明,此事就交给你去做,切记务必要注意安全。”

    夏长明领命之后转身去了。呼唤雪雕前来,骑乘雪雕先行离去。

    高远望着夏长明的背影,充满羡慕道:“我若是有长明哥那个本事就厉害了!”胡小天笑道:“那就跟人家好好请教,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看长明也是厚道人,只要你诚信学习,他未必不肯教你。”

    李永福此时来到胡小天身边道:“主公,已经进入云泽,向左十里就是青玉湾,向右三里乃是落霞湾,先行抵达的船只已经在落霞湾集合。”

    胡小天道:“传令下去,准备火箭,分成两部分行动,三十艘船只在从青玉湾前往碧心山的中途阻击他们的船队,另外四十艘前往青玉湾阻杀湾口尚未离开的贼船,这次必然要将贼船一网打尽,还有,不可亮出旗帜,不可表露咱们的身份,速战速决。”

    “是!”

    姜正阳的运粮队伍在抵达青玉湾之后,就看到湾口那密密麻麻的船只,姜正阳心中暗自松了口气,上天庇佑,虽然这场雪拖慢了他们的行进速度,但是也掩护了他们的行踪,黑水寨的实力不容小觑,五百艘大船,虽然其中正规战船只有不到十艘,但是对一个水寨来说已经很不容易。

    黑水寨二当家阮景武前来拜见姜正阳,抱拳行礼道:“黑水寨阮景武参见姜大人!”

    姜正阳抱拳还礼道:“阮当家请了!”

    阮景武道:“我家大当家在碧心山备好酒宴只等姜大人前去庆功。”

    姜正阳的唇角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好!我提前感谢马大当家的美意了。”他向阮景武道:“尽快装船吧!你们来了多少人?”

    阮景武道:“启禀姜大人,一共五百艘船,两千名水手,大当家说过,我们只需负责行船,沿途的安全由大人负责。”

    姜正阳心中大悦,这马行空看来也是个明白人,如果马行空派来押船的人太多,肯定会引起自己的警觉,马行空做出如此安排也是表现出相当的诚意。姜正阳心中暗忖,五百艘船,看来不用往返就可以将这十万石粮食尽数带走,此时刚刚天黑,他挥了挥手道:“传令下去,马上装船。”

    阮景武道:“放下长板,尽快装船,装满之后马上前往碧心山。”

    姜正阳却道:“不急!阮当家,还是将所有粮食装满之后一起走。”他脸上带着谦和的笑意。

    阮景武有些诧异,可马上就明白了姜正阳的意思,人家还是信不过他们,要亲自押着这五百艘船一起离开,他心中颇为无奈,暗骂这姜正阳疑心太重,可是现在这种局势下也只能同意姜正阳的做法。

    阮景武前往指挥装船的时候,左兴建来到姜正阳面前,竖起拇指道:“大人高明。”

    姜正阳哼了一声,冷淡道:“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左兴建低声道:“这些水贼反复无常,不能掉以轻心,我派人检查过这些船只,除了装走粮食之外,咱们大概还能有七千人随船离去,必须要由咱们自己人将局势掌控在手中。”

    姜正阳可没把他当成自己人,低声道:“你不打算在白泉城呆了?”

    左兴建意味深长道:“大人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只有跟着大人卑职才能有饭吃。”

    此时的姜正阳对未来充满了期望,而他并没有想到,自己的多疑正在将自己一步步推向死路。

    胡小天做出兵分两路的决定就是为了应对运粮船分批离开青玉湾,当他知道哪些装满粮食的船只并没有及时前往碧心山,而是在湾口等待集结,所有船只一起离开青玉湾的消息的时候,胡小天真是感觉到自己运气逆天了,不但连老天爷帮自己,连对手也这样帮忙。他马上就明白肯定是姜正阳对黑水寨的水贼并不信任,所以才要等到装船完毕一起出发。正应了一句话: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姜正阳这样的安排根本是自寻死路。

    姜正阳也算得上是效率惊人,四更时分就已经将所有粮食运送完毕,除了这十万石粮食之外,他们还有七千人登上舰船,姜正阳也身在其中,望着渐渐远离的河岸,心头高悬的石头总算落地,抵达碧心山黑水寨之后,他和他的部下就可以养精蓄锐,等到这支部队恢复元气,就会和兴州郭光弼的大军两面夹击,将武兴郡攻下。

    左兴建站在姜正阳的身边,微笑道:“恭喜姜大人,贺喜姜大人!”

    姜正阳因为胜利就在眼前,脸上的表情也多出了几分和蔼,微笑道:“何喜之有啊!”

    左兴建道:“有了这十万石粮食,大人就可引领我们大展宏图。”他凑近姜正阳耳边,低声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卑职誓死追随大人。”

    姜正阳眉峰一动,旋即哈哈大笑起来,他指了指左兴建的鼻子道:“话可不能乱说。”左兴建的这句话却说到了他的心坎之中,姜正阳虽然和郭光弼联手,但是在他心中并没有对郭光弼真正负起,目前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有了这十万石粮食,他就有了和任何一方叫板的资本,黑水寨虽然是马行空的地盘,可是马行空总共也只有区区八千人,等到自己麾下的军队全都抵达碧心山,在实力上已经压了马行空一头,到时候主动权就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