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一十一章计划有变(上)
    此前姜正阳曾经派出祖达成前来借粮,可是却被胡小天毫不留情地拒绝,姜正阳因此也对胡小天深恶痛绝,不知在背后骂了这厮多少次,冷酷无情,见死不救。听闻胡小天决定将三十万石粮食送往京城,他方才释然,的确,人家把粮食给自己不如给皇上,至少还能落得一个忠君爱国的美名。

    姜正阳抵达武兴郡的当天已经是傍晚时分,他也没有急着入城,而是先派人前往武兴郡通报,第二天上午方才前往武兴郡商谈运粮之事。

    胡小天在得到消息之后也是连夜动身前往武兴郡,在他前往武兴郡的同时,也将调度兵马的权力赋予余天星,做好一切防范措施。

    可以说在对待姜正阳的问题上,胡小天等人已经达成了一致,这厮得了粮食之后绝不会送往京城,十有八九是在骗取粮食之后选择据为己有,根据他们的分析,郧阳并不易守,姜正阳若是退守郧阳,或许就会面临群起而攻之的局面,非但保不住这些粮食,还可能会全军覆没。姜正阳若是明智必然会选择一条稳妥的退路,向南深入大康腹地,等于自投罗网,向东会和胡小天正面相逢,向北不远就是庸江,以上皆不可能,余天星判断出姜正阳若是后退必然选择向兴州。

    兴州乃是反贼郭光弼的地盘,《  地势险要,扼守东西,易守难攻,自从吸纳两万皇陵劳工之后,郭光弼一方实力大增,新近又偷渡庸江在大雍抢夺了不少的粮草,气势正盛,姜正阳和他达成协议最为可能。

    胡小天和李永福同船抵达武兴郡,来到过去的提督府。还未来得及休息,就听闻郧阳太守姜正阳前来拜会的消息。

    胡小天并不急着和姜正阳相见,让李永福先去应付,自己去洗了个澡眯了个觉,足足让姜正阳在外面等了一个时辰方才过去相见。

    姜正阳在厅内等得正有些不耐烦,忽然闻到一股诱人的香气。却是几名奴仆端着酒菜送了进来,一转眼的功夫,八仙桌上已经摆满了美味佳肴,姜正阳和陪同他前来的两名副将看到眼前一幕,肚子都咕咕叫了起来,毕竟他们一早过来,直到现在都没有吃饭,姜正阳虽然贵为郧阳太守,这段日子也过得清苦非常。虽然比普通士兵强些不至于饿着,可也有数月没见过荤腥了,看到眼前的美味佳肴,也是口舌生津,说不想吃那是假的。

    李永福看到姜正阳几人的表情,心中暗叹,国家败落,处处饥荒。连姜正阳这等身份都已经被逼到了这种份上,想想胡小天这种做法的确有些不够厚道。可是在当前的局势下,对他人仁慈就等于对自己残忍,胡小天目光远大,其胸襟抱负却非自己能及,自己只需做好本分就好。

    姜正阳强忍腹中的饥火,向李永福道:“李将军。不知胡大人何时才能到来?”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爽朗的大笑声。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姜大人,胡某来迟,让你久等了!”声音过后,却见一个衣饰华美的贵介公子一步三摇地走了进来。

    姜正阳也未曾见过胡小天。听身边祖达成介绍,方才知道这个一脸纨绔相衣饰华美,举止招摇的富家公子居然就是胡小天,看到胡小天锦衣玉食,不由得联想起己方的饥寒交迫,姜正阳心中更是郁闷不平,上天为何如此不公?他才不相信这油头粉面的小子能有多大本事。虽然姜正阳心底对胡小天有一万个看不起,可表面上仍然得装得恭敬客气,抱拳道:“胡大人好,早就听说胡大人年轻有为,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姜某这厢有礼了。”

    胡小天也是满脸笑容,如春风拂面,拱手作揖道:“我也久闻姜大人的大名,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姜大人丰神玉朗翩翩风采,实在是让人心生崇敬。”

    姜正阳心中暗骂,真他奶奶的虚伪,这厮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胡小天向李永福道:“李将军,怎么还没请几位大人入座啊?”

    李永福赔着笑道:“正要请,大人这就来了。”心中不由得有些想笑,胡小天过去穿着虽然并不寒酸,可也没那么浮华夸张,看来显然是穿给姜正阳一行看的,这不是故意虐人家嘛。

    姜正阳道:“胡大人,不必了,我等奉了皇上的旨意前来护送粮食,皇命在身,不敢耽搁。”虽然眼前的美味佳肴勾起了肚子里的馋虫,可想起那十万石粮食,姜正阳马上就忘记了眼前的诱惑,还是正事要紧。

    胡小天呵呵笑道:“这都是正午了,几位大人还未吃饭吧,先用过饭再说。”

    姜正阳无奈只能入席,众人入席之后,胡小天让人上酒,端起面前酒杯道:“几位大人从郧阳到这里而来,一路奔波,仆仆风尘,想必也遭遇了许许多多的辛苦,胡某就以这杯薄酒表达对各位到来的欣喜之情。”

    众人将这杯酒干了,胡小天邀请众人用餐,姜正阳等人开始还矜持,可是美味就在眼前,过了一会儿就顾不上这么多了,每个人都开始大快朵颐,姜正阳还算是顾及自己的形象,看到胡小天唇角的笑意,总觉得这厮不怀好意,应该是在取笑他们,当下停箸不动,轻声叹了口气。

    胡小天听到他叹气,故意道:“姜大人何故叹气?”

    姜正阳道:“忽然想起郧阳城的百姓,如今正是每年最冷的时候,郧阳城内的百姓每天都有无数冻死饿死,我身为郧阳地方官,每念及此,都是心如刀绞,食不下咽。”

    胡小天朝他面前的那堆骨头看了一眼,心说你丫刚才可没少吃,吃饱了才说食不下咽,怎么没见你把吃进去的全都吐出来。由此可见,这姜正阳也是个虚伪的货色。胡小天也跟着叹了口气道:“国内处处饥荒,哪儿还不是一样,大家都不容易。”

    姜正阳道:“胡大人不用过谦,大人连获两胜,更智取东洛仓,你的境况实在是让我等羡慕啊。”大家都是明白人,你胡小天居然揣着明白装糊涂,还在我面前哭穷有什么意义?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姜大人有所不知啊,武兴郡、东梁郡、东洛仓,加起来也有二十多万人,想要让这么多人吃饱穿暖哪有那么容易。”

    姜正阳心想,你东梁郡和东洛仓两城位于江北,可没有受到灾荒波及,他低声道:“胡大人在这种状况下还能向朝廷提供三十万石粮食,真是忠心可嘉。”

    胡小天道:“有些事情不提也罢。”

    姜正阳微微一怔,难道胡小天提供这三十万石粮食也是被逼无奈?看来应该是迫于朝廷的压力,不然谁会肯将已经吞到嘴里的肥肉吐出来。姜正阳道:“胡大人,咱们还是说说粮食的事情,皇上让我护送第一批粮食前往京城救急,京城灾情严重,刻不容缓,还望大人尽快安排运粮之事,我等也好尽快出发。

    胡小天向李永福道:“李将军,粮食有没有准备好?”

    李永福道:“已经准备好了,十万石粮食随时都可装车。”

    胡小天道:“姜大人此行带来了多少辆车马?”

    姜正阳道:“三千辆马车。”

    胡小天心中暗自盘算,姜正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可以组织一支三千辆的车队,也可谓是效率惊人,以每辆马车运送两吨粮食来算,三千辆刚好可以将十万石粮食运完。别的不说,就算车队首尾相连,也要排列出二十多里地,这么招摇,当真以为不怕人抢?胡小天道:“姜大人此行一共带来多少兵力护卫粮食?”

    姜正阳道:“两万,加上每辆马车配备三名车夫又有近一万人,共计三万。”从胡小天的问话之中,他就已经听出胡小天是在担心这批粮食的安全问题,姜正阳道:“我们已经联系沿途城镇,所到之处都有当地兵马帮忙护送,再说都是大康境内,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胡小天意味深长道:“大康境内乱民四起,现在处处饥荒,可不太平啊。”

    姜正阳道:“正因为如此,我才不感掉以轻心,这次可谓是倾全城之力护送粮食,若是有丝毫的闪失,姜某也要担心项上人头。”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姜大人还需小心为上。”

    姜正阳道:“胡大人放心吧。”

    胡小天道:“姜大人打算走哪条路线前往京城?”

    姜正阳被他一问,不由得愣了一下,旋即又笑了起来,看了看左右道:“此事不方便在这里说。”他的表现并不奇怪,毕竟运粮路线乃是机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胡小天道:“李将军,你马上就去安排运粮之事,即刻配合姜大人他们进行装车运粮,力争一天一夜之内将所有事情完成,另外,切记消息不可泄露,不得让百姓知道这件事。”(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