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一十章救命之恩(下)
    胡小天道:“李先生不用这样说,我救你可不是想你怎样报答我。”

    李长安道:“李某有一位小师弟,他叫夏长明,自小就在我师尊身边学艺,我师尊七年前亡故之后,他在坟前结庐代我等守孝七年,苦学驭兽之技,始终都未出山,我曾经有意保荐他进入天机局做事,可是天下时局动荡,大康前途暗淡,考虑到他的未来发展,我又打消了念头,胡公子现在正值用人之际,若是胡公子相信我的眼光,我推荐他来公子麾下效力,不知意下如何?”

    胡小天闻言大喜过望,虽然李长安不肯留下为他效力,可是他推荐小师弟过来也是一样,就算本领比不上他,至少也是一个一流的驭兽师。当下连连点头道:“如此就麻烦李先生了。“

    李长安道:“我刚才已经修书给他,让他过来助我,若是顺利的话,这两天他就应该到了。”

    胡小天道:“原来李先生的小师弟距离我这里如此之近。”

    李长安微笑道:“算不上远,三千余里。”

    胡小天瞠目结舌,三千余里两天之内居然能够赶到,你当是坐高铁还是坐飞机?转念一想像李长安这种驭兽师不能以常理而论,自己是骑马,人家是骑鸟,李长安不是有一只雪鹰吗?身为他的师+ 弟也应该差不到哪里去,心中惊叹之余又不由得有些期待,若是这位夏长明真得可以为自己所用,那么自己岂不是等于如虎添翼?

    这世上的许多事速度都在胡小天的意料之外,胡小天虽然答应送三十万石粮食给朝廷,可是并没有想到朝廷的运粮队伍来得如此之快,在樊宗喜离开东梁郡七天之后,朝廷的第一批运粮队伍已经抵达武兴郡外三十里。

    胡小天接到这一消息的时候不由得感到意外。难不成这帮人也是骑着大鸟飞过来的?

    朝廷派出的运粮队伍若是从康都出发当然不会来得如此迅速,而是老皇帝龙宣恩在得到胡小天愿意提供三十万石粮食的消息之后,就马上行动起来,他让郧阳城守姜正阳组织兵马车队前来运送粮食。

    胡小天虽然和这位郧阳城守姜正阳没有打过照面,可曾经打过交道,此前不久。姜正阳曾经派手下祖达成过来借粮,被自己一口回绝,想不到这次皇上竟然将运粮的任务交给了他,胡小天不由得暗叹龙宣恩昏庸,糊涂成这个样子,大康不亡国简直是天理不容。看来龙宣恩急于将这三十万石的粮食弄走,生怕自己反悔,从另外一方面也表明龙宣恩对自己根本就不信任。

    姜正阳对此次押运粮食的人物也颇为重视,派出了一支两万人的队伍。共计三千辆骡车,胡小天初步估算,这一趟就能拉走十万石粮食,第二批运粮军队是从康都出发,可能要在半个月后才能抵达这里。

    胡小天对郧阳城的情况非常清楚,姜正阳现在已经到了揭不开锅的窘境,老皇帝让他来运粮,等于是让一头饿狼过来护送肥羊。这肥羊不遭殃都奇怪了。

    在这一问题上,余天星等人也和胡小天有着相同的看法。展鹏道:“根据我们所了解到的情况,郧阳军粮告急,城内守军过去曾有三万,因为最近粮饷供应不上,陆续逃走万人之多,我看他们宣称护送运粮的队伍有两万。实际上可能还要低于这个数字。”

    李永福道:“主公,姜正阳亲自前来押运粮草,情况好像有些不对,他这次几乎是全军出动,郧阳方面成了空城。”李永福也是得到消息之后。马上过来向胡小天禀报。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皇上怕我反悔,反倒信任姜正阳,他难道不怕姜正阳吞了这批粮食?”

    熊天霸道:“三叔,我就不明白了?咱们辛辛苦苦抢来的粮食为什么要送给朝廷?明明是朝廷应该给咱们发粮饷?咱们为朝廷效力,现在怎么倒过来了?”

    胡小天笑道:“你少跟着掺和,让你做什么你做什么就是。”

    熊天霸叹了口气道:“得,我不说,总之你要是打仗别忘了让我当先锋就成。”

    胡小天站起身来,缓缓走向沙盘,看了一会儿,低声道:“姜正阳最缺的就是粮食,如果断粮,他会面临什么?”

    一旁高远道:“他若是断粮,手下如同一盘散沙吗,现在郧阳城的逃兵事件就层出不穷,还有不少士兵强抢百姓,和强盗简直没什么分别。”

    胡小天道:“给了他这些粮食,他如果平安送到了朝廷,你们以为朝廷会给他多少?”

    李永福道:“朝廷都自身难保,就等待着这批粮食救急,能够分给他十分之一就已经不错了。”按照目前的粮食估算,姜正阳可能得到的粮食也就是一万五千石左右,这点儿粮食对他而言肯定是杯水车薪,只怕连塞牙缝都不够。

    胡小天向熊天霸道:“如果是你你会不会将粮食送去康都?”

    熊天霸愣了一下,挠了挠头。

    胡小天道:“不用考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熊天霸道:“当然不送,自己和弟兄们都饿着肚子,我凭什么把粮食便宜那个狗皇帝?”

    众人不禁莞尔,熊天霸这货就是个直肠子,果然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但是话糙理不糙,换成是他们也会有这样的想法,其实多数人都不理解胡小天为何要将到手的胜利果实送给朝廷,在场的人中头脑最为清醒的那个要数余天星了。

    胡小天微笑望着余天星道:“军师,说说你的看法!”余天星虽然已经被胡小天明确了军师的地位,但是仅凭着两场胜利仍然无法让众人全都对他心悦诚服,胡小天也在有意加强他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其实对姜正阳运粮之事的未来走向,胡小天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但是他仍然要将这个分析的机会留给余天星,让余天星展示才华的同时,也要加强他的信心,毕竟余天星的身上还有一些不成熟的地方,胡小天必须要帮助他改变,而这种帮助又要尽量做得不留痕迹。

    余天星道:“天霸的心思代表着多数人的心思,姜正阳已经别无选择了,他这次几乎全军出动,一方面证明他对运粮任务的看重,还有一方面表明,郧阳在他的心目中并不重要。”余天星来到沙盘前,站在胡小天的身边,望着郧阳的位置道:“郧阳的地理位置极其重要,西北两条重要的道路都从此经行,虽然距离大雍和西川尚远,但是大家不要忽略了一件事情。”他的手指向西北移动,指向距离郧阳三百里的一座城池。

    李永福道:“兴州!”身为武兴郡的守将,他对大康北方的局势黯然要比其他几人更加了解。

    余天星点了点头。

    李永福道:“兴州郭光弼,已经坐拥六万兵马,乃是大康叛军之中最为强大的一支,他占据兴州,在周围一带四处出击抢劫,现在已经站稳脚跟。”

    余天星道:“姜正阳若是动了这批粮草的心思,必然会想好后路,郧阳虽然地理位置重要,但是并无天险可守,姜正阳就算抢走了粮食,也无法守住,抢粮之事非同小可,不但会遭到朝廷的征讨,而且很可能会引起周边同僚的敌对,姜正阳作为一个经验老道的将领,很可能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退路,我仔细研究过这一带的形势,如果想要站稳脚跟,姜正阳唯有前往兴州投奔郭光弼。”

    胡小天点了点头,带着十万石的粮食投奔,谁都不会拒绝这样一支军队。

    展鹏道:“军师为何算准了他一定会反叛?”

    李永福一旁叹了口气道:“皇上一心为了自己,不反哪还有活路。”

    高远道:“既然如此,让他投奔兴州的叛军,还不如劝他投降了咱们。公子,不如提前派人劝降他。”高远始终将胡小天当成主人相待,还是习惯性地称呼他为公子。

    胡小天道:“他还未反,咱们去招降了他,岂不是等于公开向天下人表明,我们也是叛军?”

    高远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以他现在的见识显然还无法了解胡小天正在下一局好大的棋。

    胡小天道:“无论姜正阳会不会反,未雨绸缪总是好事,我们绝不可掉以轻心,做好一切防范措施,只要姜正阳胆敢吞没这批粮草,我们就要出手将之粉碎。”

    众人此时隐约明白,胡小天应该是在下一盘大棋,这十万石的粮食很可能是他故意抛出的诱饵。

    姜正阳前往武兴郡运粮的大军全都驻扎在城外十里的地方,在没有获得胡小天的应允之前,他们还不能贸然进入武兴郡。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虽然有皇命在身,可毕竟是前来找人家要东西,总感觉有些低声下气。论身份胡小天其实比他高不了多少,无非是个未来的驸马,可毕竟还没有成为现实,但是胡小天最近连续败了大雍两次,气势正盛,再加上人家抢占了东洛仓,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姜正阳唯有羡慕的份儿。(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