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一十章救命之恩(上)
    柏树倒在李长安刚刚所在的地方,激起一片雪雾,积雪飞溅到几人的身体上,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平歇。

    胡小天看到那小山般倒地的黑熊,走过去用力踹了一脚,确信它已经死去,这才拖着它的左掌将它翻转过来,从黑熊的胸口拔出大剑。

    李长安跌跌撞撞来到雪雕旁,展开臂膀将雪雕抱起,含泪道:“雪儿!雪儿!”那雪雕因为刚才被黑熊击中,显然已经无法活命了,原本精芒四射的双眼此时竟然连睁都睁不开了,李长安望着奄奄一息的雪雕,一时间悲不自胜:“雪儿……”那雪雕在他耳边哀鸣了几声,似乎在说些什么临终遗言,李长安一边流泪一边点头。

    胡小天和展鹏两人对望了一眼,两人谁也听不懂这一禽一人之间的对话,谁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李长安。

    李长安感觉到怀中雪雕的身体渐渐冷却,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他摇摇晃晃站起身来,从腰间抽出匕首,走向那只业已死去的黑熊,扑到黑熊身上,扬起匕首疯狂向黑熊的身体插落,白发飘飘,脸色铁青,显得极其骇人,连展鹏这个猎人都看不过去了。胡小天心中暗叹,好好的一张熊皮就被李长安给糟蹋了。

    李长安发泄过后,也已经是筋疲力尽,无力坐倒在雪地之上,黯然道:“多谢两位救命之恩。”其实胡小天已经是第二次救他了。

    胡小天看到李长安已经恢复了理智,来到他的面前道:“李先生,鸟死不能复生,您还是节哀顺变。”这货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心中不由得想笑,可又觉得现在不是笑得时候,不然岂不是往伤口上撒盐,李长安搞不好会跟自己翻脸。

    李长安默然无语,胡小天又道:“李先生。你受了伤,不如跟我先回城,先养好伤再说?”

    李长安道:“胡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不能就这样离去。”他的目光望向雪雕的尸体。

    胡小天猜到他应该是不忍心雪雕曝尸荒野,点了点头道:“李先生放心,我帮你将它好好葬了就是。”

    李长安抿了抿嘴唇。他向来性格孤僻,不喜受人恩惠,可是今天却不得不接受胡小天的这个人情。

    胡小天准备和展鹏两人准备前去挖坑埋葬雪雕之时,却听李长安道:“阎虎啸在追杀我,用不了太久时间他就会找到这里。”阎虎啸乃是和他齐名的驭兽师。人称兽魔!

    胡小天他们当然不知道李长安的这些私人恩怨,不过两人也不想招惹太多的麻烦,毕竟这些驭兽师不能单以武功而论,他们最为强大的地方是可以驱策野兽,一名高明的驭兽师可以组织起一个让人生畏的野兽军团。

    胡小天和展鹏两人合力,不一会儿功夫就将坑挖好,将雪雕就地埋了,这也避免了雪雕的尸体被林中野兽吃掉。至于那头黑熊就没有那么好命了。胡小天割下黑熊的四只熊掌,与其留下来浪费,不如拿回去和兄弟们一起品尝珍馐。再说这样也等于间接帮助李长安报仇。

    三人准备离开密林之时,李长安却似乎有所发现,低声道:“且慢!”

    胡小天倾耳听去,似乎听到有野兽的哀嚎之声,心中暗叫不妙,难道兽魔阎虎啸这么快就已经到了?

    李长安指着东北方向道:“咱们去那边看看!”

    展鹏道:“还是我一个人过去吧。主公,你们在这里等我。”

    胡小天点了点头。他对展鹏还是相当放心的,低声叮嘱道:“你务必要小心。”

    展鹏快步进入林中。他也听到了刚才的嚎叫声。

    胡小天和李长安两人等了盏茶功夫,终于看到展鹏回来,手中居然还抱着三只肉乎乎的小黑球,却是三只小黑熊,只有兔子一般大小,毛茸茸胖乎乎,一个个显得憨态可掬,小眼睛水汪汪地,可怜巴巴望着三人。胡小天赶紧将四只熊掌包裹好了,隐约猜到这三只小黑熊十有*是刚才那只大黑熊的子女。

    李长安看到那三只小黑熊,脸上顿时充满了杀气,他将匕首抽出,咬牙切齿道:“我这就为雪儿报仇……”因为对雪雕的感情太深,李长安竟然要杀这三只熊崽子泄愤。

    胡小天赶紧一把将他的手腕握住:“李先生,使不得,使不得,这些熊孩子何其无辜,它们父母做过的事情跟它们也没有任何关系,再说那只大黑熊也是受了驭兽师的控制,你可千万不能如此。”

    李长安也知道胡小天说得有道理,黯然垂下头去。

    胡小天向展鹏使了个眼色,本意是让展鹏将这三只小熊放走,可展鹏道:“主公,现在放了它们等于跟杀了它们没有任何分别,小熊实在太小了,失去了家人的庇护,在这山野之中只有死路一条。”

    李长安这会儿也完全冷静了下去,低声道:“不错,留它们在这里也是死路一条,若是想它们活命,还是先带走喂养,等到成年之后再放归山林。”

    临行之前胡小天思来想去还是将那四只熊掌扔回到黑熊身边,倒不是这厮保护动物的情节作祟,而是他良心突然发现,若是吃了这四只熊掌,以后应当如何面对那三只可爱的小熊,虽然事实上他已经成为三只小熊的杀母仇人,可那三个熊孩子也不知道啊,尽管如此,还是多积点德的好,总不能干掉了它们的娘亲,再把熊掌给吃了,罪过罪过!

    胡小天的这场外出打猎无功而返,当然也不能说毫无收获,救回了一条性命,顺便带来了三只小熊,在饲养动物方面,他们这群人可没什么经验,如果硬要说有,也就只有唐家兄妹,人家过去毕竟是养马的,可养马和养熊实在是相差太远,唐轻璇一听说是养熊,马上谢绝了这个艰巨任务,虽然三只小熊很萌很可爱,但是正因为如此才不能在自己的手中委屈了它们。

    熊天霸听说胡小天带来了三位本家倒是表现得意趣盎然,主动申请要收养他们,自己是熊孩子,它们仨也是熊孩子,如果收养成功,四个熊孩子就能凑成一桌麻将了,胡小天虽然对这种场面也很期待,可他也清楚熊孩子绝不是一个当养父的好角色,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

    思来想去还是李长安最为合适,这三只小熊也唯有在李长安的手中才能健康成长。

    经过两天的静养,李长安的身体明显恢复了许多,情绪也基本平复了下来。听闻胡小天的意思,李长安叹了口气,心中暗忖可能这就是天意,上天夺走了他的雪雕,却给他送来了三只小熊,就是要让他懂得以德报怨。

    李长安道:“胡公子,你放心吧,我懂得你的意思,一定会善待这三只小熊,帮忙将它们抚育长大。”

    胡小天道:“李先生,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李长安道:“还好,多亏胡公子出手相救,不然李某此次可能要葬身熊腹了。”

    胡小天有些不解道:“李先生因何会受到追杀?”

    李长安沉吟片刻方道:“此事李某却又不得已的苦衷。”

    他既然不愿说出真正的原因,胡小天当然也不便多问,微笑道:“李先生只管在东梁郡内安心养伤,在我这里安全应该可以得到保障。”

    李长安却摇了摇头道:“多谢胡公子好意,我经过这两天的休养,身体已经恢复了许多,我准备明天就离开这里。”

    胡小天愕然道:“这么快?”

    李长安道:“实不相瞒,我是被天机局追杀,兽魔阎虎啸御兽的能力不次于我,我擅长驱策飞禽,而他更长于控制走兽。前日那只攻击我的黑熊应该就是受了他的控制。”

    胡小天道:“若是如此,李先生就更不用逃,天机局跟我也没什么交情,他们也不敢轻易来我的地盘抓人。”胡小天对此还是很有信心的。

    李长安微笑道:“胡公子的心意我领了,只是李某还有心事未了,必须马上赶往漠北边陲。”他口中的漠北边陲位于大雍以北。

    胡小天之所以盛情挽留李长安,其实也是有目的的,李长安御兽之术让胡小天甚为欣赏,若是能够得到此人相助,岂不是可以组织起一只让敌人闻风丧胆的野兽军团。在普遍缺乏空中力量的当今时代,若是可以组建起一支空中军团,那么在对敌之时岂不是占尽优势?胡小天仍然记得当初护送安平公主渡江之时,就是空中飞禽利用石块将船只击沉。

    胡小天道:“李先生伤势未愈岂能远行,再说这三只小熊也无法跟随先生走那么远吧?”

    李长安道:“走路应该不碍事,至于这三只小熊,我说过帮忙抚育它们长大就一定会做到,回头我写一份如何饲养它们的方法交给公子。”

    胡小天听到这里不由得大失所望,他想要的可不是这个。

    李长安道:“胡公子连续救了我两次,李某永铭于心,我身无长物也不知如何报答公子。”

    凌晨再送上一更,恳请各位手中月票,双倍期还剩最后三天,请将月票投给章鱼!(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