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零九章黑白大战(下)
    胡小天迅速在心中做了一个决定,低声道:“帮雪雕!”他弯弓向空中射去,箭如流星,直奔一只黑雕而去,这一箭居然射了个正着,从黑雕的胸部穿过,那黑雕倒栽葱摔了下来。

    展鹏得了胡小天的命令,连续向空中施射,他箭法出众,射出的五箭竟然有三箭都达到了一箭双雕,五箭射杀了八只黑雕,此等效率看得胡小天嗔目结舌,也极大地震撼了黑雕军团。

    胡小天射箭的速度虽然不慢,可是准头实在太差,射出十箭,却仅仅射中了一只。虽然如此黑雕军团也已经开始溃败,雪雕得到两人相助越战越勇,这会儿功夫又拍落了三只黑雕。

    黑雕却没有被吓退,剩下的黑雕仍然在疯狂发起攻击,有一只黑雕竟然从高空中俯冲而下,直奔胡小天扑去,胡小天连续两箭居然全都射空,眼看那黑雕就来到面前,正准备抽剑砍杀的时候。一支羽箭咻地一声射出,从黑雕的颈部穿过,却是展鹏及时出箭将之射杀。

    胡小天松了一口气,转向展鹏笑了笑。

    展鹏向空中努了努嘴,胡小天赶紧抬头望去,却见又一只黑雕向自己扑来,慌忙拉开弓弦,这一箭射了个正着,从黑雕口中射入,直接将它的脑袋贯穿。

    空中黑雕在两人和雪雕的联手攻击之下越来越少,眼看三十多只黑雕只剩下了最后两只,那两只黑雕终于放弃了继续攻击,调转身躯向远方飞去,胡小天和展鹏同时射出一箭,展鹏箭无虚发,这一箭又射落了一只黑雕,胡小天瞄准的另外一只却成功脱逃。

    再看那只雪雕也没有追赶,而是振翅向正北的方向飞去,雪雕经历刚才的那场大战,此时已经筋疲力尽。飞行的高度和速度都明显受到了影响,胡小天向展鹏道:“跟过去看看!”

    展鹏点了点头,以为胡小天担心雪雕的安全,途中可能还会受到黑雕的阻杀。于是两人纵马跟着空中的雪雕一路奔行。雪雕虽然飞行缓慢,但是速度仍然超出正常马匹不少,展鹏的坐骑远比不上胡小天的神骏,眼看胡小天越追越远,他虽然奋起扬鞭。无奈坐骑有心无力,望着越走越远的胡小天,展鹏在后方叫道:“主公,别再追了!”

    胡小天虽然听到了展鹏的声音,可是仍然没有放弃的打算,因为他看到那只雪雕越飞越低,要么是飞不动了,要么是准备降落。胡小天催动坐骑,小灰两只耳朵支楞起来,四蹄生风。展开一场地面对空中的追逐战,前方雪野已经到了尽头,胡小天看到那雪雕落入前方松林之中,他翻身下马,拍了拍小灰的臀部,低声道:“在这儿等着,我去看看。”

    胡小天一是心中好奇,一是艺高人胆大,所以才不怕逢林莫入的准则,进入树林没有多远就听到雪雕的低鸣之声。胡小天藏身在树后向前方望去,却见那只雪雕就在不远处,树下一名白发男子就靠在树干上站在那里,那男子看到雪雕遍体鳞伤。白色羽毛之上沾染了不少的血迹,惊声道:“雪儿!你怎么了?什么人将你伤成这个样子?”声音虚弱,有气无力。

    胡小天听到那人的声音已经可以断定那白发男子就是羽魔李长安无疑,再看他的背影果然只剩下一条左臂,李长安在伏击须弥天的时候因为中毒所以才自断右臂保住了性命,胡小天当时就在现场。所以知道的清清楚楚。

    雪雕将那只辛苦得来的野兔丢在李长安的面前,李长安望着那染血的野兔,不由得眼角含泪道:“雪儿,你为了给我找食物居然弄成了这般模样,都怪我无用……”说到这里,他感到胸口一热,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落在雪地之上显得触目惊心。

    雪雕因主人喷血而惊声鸣叫起来。

    胡小天这才知道羽魔李长安居然受了重伤,难怪他并未和雪雕在一起,李长安此时也发现野兔的异样,看到野兔身上仍然插着一支箭镞,心中疑云顿生,蹲下去,左手捡起那只野兔,喃喃道:“周围有人……”

    胡小天本以为被他发现了自己的踪迹,正准备现身相见,却感觉到地面发出一阵阵沉闷的震动。

    这脚步声已经足够震撼,究竟是什么人脚步声如此沉重,胡小天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却见雪松林中,一个庞大的身影缓缓出现,那身影绝不属于人类,却是一头巨大的黑熊,因为直立行走一双后腿支持身躯的缘故所以远远望去就像是一个黑色的巨人。

    黑熊走起路来横冲直撞,将周围树枝挤压断裂,噼啪之声不绝于耳,来到前方空地,一双前掌重重落在地上,落地处积雪飞溅而起,黑熊周身肥厚的脂肪带动油光滑亮的皮毛波浪般起伏,然后昂起硕大的脑袋,发出一声低沉的狂吼,震得树梢之上的积雪簌簌而落,一双小眼睛盯住前方的目标凶光毕露,四只脚掌在雪地上的节奏从缓慢到快速,向李长安全速扑去。

    雪雕一声长鸣已经振翅飞起,胡小天心中一怔,他本以为这雪雕会不惜一切护主,却没有想到雪雕在危急关头竟然飞起。

    羽魔李长安若是没有受伤,这头黑熊虽然凶悍,他也有能力收拾,可是现在他根本无力对抗,大声道:“雪儿快走……”

    那雪雕飞起之后,震动双翅,来到黑熊上空,胡小天这才看清,原来雪雕的双爪之间抓着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块,从半空中瞄准了黑熊的头颅砸了过去。石块虽然不小,也准确命中了目标,怎奈雪雕飞行的高度太低,而且这黑熊皮糙肉厚,头颅骨骼更是极其坚硬,石块砸在它的脑袋上竟然毫发无伤。

    黑熊的冲刺速度根本没有减缓下来,雪雕看到形势不妙,从空中俯冲而下,双爪抓向黑熊的面门。

    胡小天在林中看得真切,雪雕虽然神勇可在地面上绝不是黑熊的对手,他弯弓搭箭瞄准黑熊的左眼射去,这一箭居然如有神助,正中黑熊的左眼,黑熊痛得惨叫一声,因疼痛而彻底激发了凶性,颈部的毛发全都竖立起来,与此同时雪雕也俯冲而下,双爪狠狠抓在黑熊的面门之上,虽然没有抓中黑熊的右眼,但是尖锐的爪尖还是抓住了黑熊的鼻子,雪雕的利爪坚逾金铁,这一下将黑熊的鼻子撕裂,顿时血流如注。

    黑熊看似蠢笨,实际上的反应速度却是奇快,在雪雕撕裂它鼻尖的刹那,右掌猛然横扫出去,重重击落在雪雕的身躯之上,将雪雕横扫而出,一道白影被黑熊拍打得横飞出去,那雪雕重重撞在两丈之外的树干之上,震得树冠之上的积雪纷纷落下。

    看到眼前一幕,李长安目眦欲裂,惨叫道:“雪儿!”他将雪雕自小驯养,彼此之间感情甚笃,看到雪雕因为保护自己被黑熊击中,心中自然是痛不欲生。

    那黑熊眼看就要来到李长安的面前,李长安有羽魔之称,是超一流的驭兽师,可是他无论利用怎样的手段却无法影响黑熊一分一毫,眼看就要葬身于黑熊之口,斜刺里一个身影冲了出去,扬起手中大剑狠狠向黑熊劈落。

    胡小天的这一剑虽然没有挥出剑气,却成功砍中了黑熊的右前腿,以他的力量再加上藏锋的锋利,黑熊的右腿顿时被他齐根斩断,鲜血横飞,失去一条前肢的黑熊控制不住前冲的身体,失去平衡,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在雪地之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那黑熊也实在凶悍,摔倒之后,马上又从雪地上爬了起来,以两条后肢支撑着身体直立起来,扬起左掌,意图向面前的不速之客胡小天狠狠劈下。

    咻!咻!密林之中接连射出两箭,这两箭准确无误地射中了黑熊的两只眼睛,却是展鹏及时赶到,看到眼前的凶险一幕慌忙出箭相助。

    其实以胡小天的武功就算展鹏不出手,他也应该足以应付这头黑熊,身后展鹏出声提醒道:“主公,刺它胸口的白毛!”他是猎户出身,自然知道这些野兽的弱点所在。黑熊的弱点就在胸口的三角白毛区域,现在黑熊的体位等于完全将弱点暴露出来。

    胡小天下手毫不犹豫,此时也顾不上什么保护动物了,生死相搏的时刻当然是救人要紧,挺起藏锋狠狠刺入黑熊胸前的白色三角地带,藏锋噗!的一声刺入黑熊的体内,直至末柄,胡小天刺杀之后玄机向后退出,以免黑熊临死前的疯狂反扑伤到自己。

    那黑熊果然凝聚全力扬起左掌向胡小天拍去,因为胡小天退得及时拍了一个空,横扫在一旁柏树之上,碗口粗细的柏树竟然被它拦腰拍断,那棵柏树缓缓向下方倒去,正是李长安所在的位置,李长安看到那棵倒下的柏树,心中暗叹,吾命休矣!想不到终究还是无法逃过一劫,就在生死一线之间,领口却被一人从后方抓住,将李长安拖到一边,却是展鹏在关键时刻赶了过来,将李长安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