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零九章黑白大战(上)
    李沉舟摇了摇头道:“爹,您始终都是孩儿心目中的大英雄,爷爷临终之前专门说过,您是他最疼爱的儿子,也是他这一生中最大的骄傲!”

    文承焕听到这里更是泪如雨下,父子两人相携相依站起身来。文承焕指着书案之上那张未完的花鸟画道:“那幅画是你兄弟去大雍出使之前亲手所绘,看来再没有完成的机会了。”

    李沉舟劝慰道:“人死不能复生,爹爹也不用始终沉浸在悲痛之中。”

    文承焕长叹了一口气,来到书架前拧动机关,打开密室的房门,带着李沉舟来到密室之中,这间密室,除了他之外,也只有两个儿子来过。

    父子两人先来到李玄感的牌位前上香,以这种方式告慰他的在天之灵,文承焕恭敬道:“爹,孩儿终于和沉舟相认,您泉下有知应该放心了。”

    李沉舟跟着父亲给爷爷的牌位磕了三个头,上香之后,父子两人来到一旁坐下。

    文承焕道:“儿啊,龙宣恩已经下定决心,拒绝大雍的和谈条件,他应该是已经看清了大雍目前的状况,短期内不可能掀起战事。”

    李沉舟点了点头,龙宣恩比他预料之中更加狡诈,对而今局势的判断也非常准确。

    文承焕叹了口气道:“先皇怎么会突然就驾崩了,想当初我离开大雍之时,先皇曾经在我面前亲口说过,有生之年,必横扫江南,一统中原,想不到先皇壮志未酬身先去……”说到这里,又是一阵唏嘘。

    李沉舟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皇上的故去实在突然。”

    文承焕因这句话想到了已经惨死的儿子文博远,低声道:“博远怎样?”

    李沉舟道:“我将他妥善安葬了,爹爹放心。”

    文承焕抿了抿嘴唇道:“博远乃是被胡小天所害。我有生之年必除此贼子为博远报仇雪恨!”他虽然没有确实的证据,但是仍然能够断定爱子之死和胡小天必然有关,早有害死胡小天之心,只是几次下手非但没有将胡小天置于死地。却眼睁睁看着胡小天一天天势力壮大,这让文承焕感到无奈且悲哀。

    李沉舟道:“爹爹,此事交给孩儿去办。”

    文承焕道:“胡小天绝非寻常人物,他现在手中掌控了庸江三城,实力更是今非昔比。只是没想到。那昏君会拒绝大雍的和谈条件。”

    李沉舟道:“他应该是已经得到了一些确切的消息。”

    文承焕皱了皱眉头道:“沉舟,新君是不是权力未稳?”

    在父亲的面前李沉舟当然不会隐瞒,他点了点头道:“大皇子虽然如愿登上了皇位,可是并不能让群臣信服,朝中有不少人支持七皇子薛道铭。”

    文承焕叹了口气道:“我就猜到一定是大雍内部出了问题,否则不会给胡小天可趁之机。”

    李沉舟道:“还好有老太后在背后支持,朝中不会出什么乱子,只是新君上位之后,这两场仗打得实在太过冒失,非但没有通过这两场战争让百官信服。反倒让许多人看到了皇上的不足。”

    文承焕道:“咱们李家一向是保大皇子的,沉舟,你务必要帮助皇上稳固权力。”

    李沉舟道:“还好,皇上能够听得进我的话,胡小天那边的事情看来是要放一放了。”

    文承焕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切不可因为咱们李家私人的仇怨而坏了国家大事。”

    李沉舟望着父亲,目光中充满崇敬之色,父亲为国付出了青春年华,甚至不惜隐姓埋名,牺牲了亲生儿子的性命。而这一切都只为了一个忠字,父亲有生之年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看到大雍一统中原,这样他才能堂堂正正的以李家子孙的身份返回大雍。看着父亲斑白的两鬓,不知上天还会不会留给他这么多的时间。

    文承焕道:“胡小天刚刚答应支援京城三十万石粮食。这小子果然头脑清晰,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抢了东洛仓,得了那么多的粮草是个大麻烦,除了留给他自己必要的那些粮草之外,其他的全都送给了朝廷。一来撇开了他可能谋反的嫌疑,二来还可以转嫁矛盾,在大康国内博得一个忠君爱国的好名声。”

    李沉舟道:“胡小天的运气不错,若非黒胡突然在北疆制造麻烦,他绝不会获得喘息之机。”

    文承焕道:“此子不容小觑,切记,大雍局势安定之后,第一步就要将他铲除。”

    李沉舟点了点头。

    文承焕道:“沉舟,爹这些年来掌握的大康全部秘密全都在这里,爹一一说给你听!”

    咻!一只羽箭追风逐电般向雪野射去,雪野之总原本凝固不懂的褐色小点却突然蹿了出去,却是一只野兔,野兔出于本能的反应宣告这一箭落空。

    胡小天慌忙再度弯弓搭箭,准备第二次施射之时,已经错失了目标。崩!弓弦在他身侧响起,展鹏及时射出一箭,这一箭正中目标,远方棕色的小点停下不动。

    胡小天哈哈大笑起来,向展鹏竖起了拇指,这段时间虽然展鹏教给了他不少的射箭技巧,可是胡小天的进境却非常缓慢,胡小天道:“展大哥,我这辈子只怕是修不成百步穿杨的箭法了。”

    展鹏笑道:“无他手熟尔!”说这话的时候不由得想起刚刚胡小天跟他讲过的卖油翁的故事。

    胡小天道:“很多事情还是要讲究天分的,我在射箭方面的确没什么天份。”

    展鹏道:“主公只是火候不够,假以时日,必有突破。”最近多数人都已改口称呼胡小天为主公了。

    胡小天却不认为自己在射箭方面能有太大的突破,练了这么多天仍然没什么进展,看来他在射术方面的确没太大的天份,抖了一下缰绳,小灰发出咴律律一声嘶鸣,向前方猎物处奔去,眼看就要接近猎物,从天空之中,一只黑雕俯冲而下,竟然抢在胡小天之前将那只野兔抓起。

    展鹏虽然早已看到眼前一幕,却没有及时射箭,他想要将这一目标留给胡小天。

    胡小天眼看着到手的猎物被黑雕抢走,不由得笑骂道:“孽障,居然敢抢我东西!”他勒住马缰,从马鞍上摘下长弓,再从箭囊中抽出羽箭瞄准黑雕射击,这会儿功夫黑雕已经扶摇直上,在他的视野中只剩下了一个小黑点,胡小天接连射出两箭,全都错失了目标。

    展鹏也已经弯弓搭箭,准备随时补上一箭,可就在这时却发现空中发生了变化,一道白光掠过天际,阻挡住黑雕的去路,乃是一只体型俊伟的雪雕从高空中俯冲而下,和黑雕交错的刹那,竟然用翅膀猛击在黑雕的身上,黑雕体型和雪雕相差甚巨,被雪雕一翅拍得晕头转向,竟然一个倒栽葱从空中跌落下来,双爪自然抓不住野兔,那野兔掉落下来。

    雪雕在空中闪电般改变方向,盘旋俯冲,抢在黑雕之前将野兔抓在爪中,然后震动双翅向高空中飞去。

    胡小天本来想射,可是看到那雪雕如此雄奇俊伟,心说这可是珍稀动物,若是射杀就太可惜了,而且此前他曾经见过羽魔李长安骑乘雪雕,这只雪雕看起来和羽魔的那一只体型很像,胡小天非但自己没射,还向展鹏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动手,展鹏向来箭无虚发,这样的距离下,这么大的目标肯定无处可逃。

    展鹏催马来到胡小天身边,那只黑雕下坠了一段距离,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发出一声凄厉的雕鸣,猎物的得而复失激起了它的彪悍的凶性,不顾一切向雪雕扑了上去。

    胡小天心中暗忖,这黑雕真是自不量力,那雪雕比它大了五倍有余,就算猎物被抢,也应当识时务者为俊杰,懂得进退,这种不惜一切的拼搏等于自寻死路,以卵击石。

    可形势却未像胡小天想象中那样发展,此时天空中黑点一个接着一个出现,竟然有三十多只黑雕同时出现,黑雕摆成阵列阻拦住雪雕的去路。

    展鹏虽然出身猎户,也从未见过今日之场面,来到胡小天身边勒住马缰,惊叹道:“黑雕和雪雕要开战了!”

    说话间那群黑雕已经将雪雕团团围住,疯狂向雪雕冲去,雪雕体型虽然大出黑雕数倍,可是黑雕在数量上完全占据了主动,而且黑雕性情极其凶悍,一旦投入战斗就视死如归。

    空中顿时陷入一场混战之中,那雪雕虽然神勇,但毕竟只是单打独斗,加上它始终不愿舍弃那只猎物,只能用嘴喙和双翅作战,黑雕体型虽小,胜在灵活,而且黑雕性情狡黠,居然懂得配合作战,通常是几只黑雕引开雪雕的注意,然后其他黑雕从左右后方疯狂攻击,短时间内,雪雕用强劲的翅膀将三只黑雕击晕,黑雕直坠而下,从高空中坠落在地上摔死当场,有一只就摔死在胡小天的马下。

    凄惨的雕鸣声不断,黑白双色羽毛四处乱飞,然后悠悠荡荡飘落在地上,如同下了一场黑白相间的大雪,双方杀得难解难分,那雪雕毕竟势单力孤,身上被啄伤多处叫声越发凄厉。(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