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零七章深谋远虑(上)
    薛灵君却清楚,胡小天显然是杀鸡儆猴,借着惩戒郭震海给自己一个难看,这厮当真是翻脸如翻书,她也不敢继续久留,匆匆离去。离开胡小天府邸之时俏脸煞白,心中又是生气又是害怕,胡小天表现出的强硬让她有些乱了方寸,登上停在门外的轺车,却听到身后传来噗!的一声,转身望去,只见郭震海终于忍不住吐血,一口鲜血喷在了地上,身躯晃了晃,险些摔倒,幸亏随行的武士及时将他扶住。

    薛灵君咬了咬樱唇,低声道:“走!收拾东西,马上离开这里!”

    薛灵君等人狼狈离去的一幕全都被前来的余天星看到,余天星摇了摇头,心中却有些感动,胡小天因为自己的事情,不惜和大雍长公主翻脸。来到胡小天面前,余天星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胡小天看到他如此行为,不由得有些慌了,赶紧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军师,你为何如此大礼?”

    余天星含泪道:“主公待天星恩同再造,天星何德何能让主公对我如此眷顾!”

    胡小天拉着他坐下道:“我得军师,如鱼得水,若无军师运筹帷幄,我怎能取得对大雍两战连胜,若无军师我岂能开疆拓土,打下眼前的大好局面?反倒是军师因为我而受到连累,让我心中内疚的很呢

    余天星感慨道:“两战连胜绝非天星个人之功,乃众志成城,将士同心的结果,主公洪福齐天,智勇双全,真正起到决胜原因的还是主公啊!”

    胡小天道:“军师不必担心。我方才已经将所有的厉害关系跟薛灵君说得清清楚楚,谅她不敢动你的家人。”

    余天星长叹了一口气道:“家父一时糊涂,为了保住家人的性命方才劝天星投敌,还望主公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胡小天笑道:“军师过虑了,换成是我也要乱了方寸,更何况是余老伯。军师帮我多劝劝他老人家,只管将心放踏实了,我绝不会让你的两位兄长出事,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安排人手将他们接来和你们团聚。”

    两人正在谈话之时,梁英豪匆匆走了进来,却是又收到了京城方面最新的消息,老皇帝龙宣恩居然拒绝了李沉舟以粮易地的提议,胡小天闻言心头大悦。一直以来最为困扰他的问题终于明朗,从这件事最终的决定看来,龙宣恩还没有糊涂到要将领土拱手相让的地步,虽然他拒绝与否,都不会影响到胡小天的决定,可是龙宣恩这样做,等于让胡小天有了一个正大光明继续占据江北两城的理由,也不必承受抗旨不尊的恶名。

    余天星也因为这个消息而高兴。笑道:“恭喜主公,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啊!”

    胡小天微笑道:“看来朝廷方面也应该得到了消息。看出现在大雍新君的处境并不妙,一时半会不敢向大康全面开战。”

    余天星点了点头道:“国与国之间的承诺甚至比不上商人的口头协定,大雍说什么解除粮禁,说什么借粮五十万石根本是画饼充饥,皇上应该明白,与其从大雍得到承诺。不如从主公这里得到实惠更为现实。”

    胡小天微笑道:“解除粮禁之事想要落实还需时日,五十万石粮食就算能够兑现,从大雍运抵大康恐怕也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日,等他们的粮食到达,只怕这个严冬已经过去了。”

    余天星道:“对了。朝廷的钦差还没有离开呢,主公难道当真准备答应朝廷要粮的要求?”

    胡小天道:“这两天我始终都在盘算这件事,军师,东洛仓方面的粮草是否已经盘查清楚?”

    余天星点了点头道:“东洛仓的储粮应该在五十万石左右。”

    胡小天眯起双目道:“难怪大雍会提出无偿借给大康五十万石粮食,打得一手如意算盘,把东洛仓要回去,然后再说里面的存粮被咱们给运走了,以此作为借口,就能将借粮的这笔帐给赖掉。”他算准了大雍绝不会痛痛快快将粮食借给大康。

    余天星道:“我看他们正有此意!”

    此时梁大壮进来禀报,却是朝廷的钦差樊宗喜区前来求见,胡小天知道樊宗喜此次前来十有八九又要催促粮食的事情,皱了皱眉头道:“你让他先回去,就说我们在商讨军情,今晚我去他那里见他。”

    余天星道:“主公还没想好?”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区区一个东洛仓的储粮又怎能解救整个大康?这件事实在让我有些为难了。”

    余天星道:“其实我看他们谁都无意破坏目前的局面,只是想方设法从主公这里攫取利益罢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轻声道:“都回去休息吧,军师,你去将余老伯接来城内居住,免得再有外人打扰。”

    余天星点了点头道:“主公放心,我一定好好劝他。”

    几人刚走,维萨过来请胡小天过去,却是诸葛观棋夫妇二人到了,这段日子,维萨和洪凌雪相处默契,颇为投缘,如今已经结为金兰姐妹。

    胡小天忙于政务,反倒不清楚她们之间的事情,听说诸葛观棋也到了,马上跟着维萨过去相见。

    维萨已经准备好了火锅,几人在火锅旁边坐了下来,胡小天笑道:“这几日忙得头昏脑胀,很久没坐下来好好吃上一顿了。”

    诸葛观棋道:“大人政务繁忙,也许爱惜自己的身体。”

    胡小天意味深长道:“只可惜身边人手不足,若是多几个人帮我,我就可以逍遥自在一些了。”

    诸葛观棋微笑道:“大人现在才认识到这个问题,其实大人早就应该面对天下广纳贤才了。”

    胡小天道:“天下虽大,真正的大才却难得一见。”

    诸葛观棋道:“大人此言差矣,何谓大才?真正的大才未必事事精通,有人长于内政,有人长于外交,有人长于礼仪,有人长于商贾,有人长于兵法,有人长于实战,有人长于器械,有人长于医术,有人长于书画,天下之大,术数门类何止万千?大人又岂能以自己所见来论才之大小?”

    洪凌雪悄悄在桌下踢了丈夫一下,显然责怪他这番话说得太过直白,有对胡小天不敬之嫌。

    胡小天闻言哈哈大笑起来,点了点头道:“观棋兄此言深得我心,我的身边恰恰缺少一位可以时刻提醒我的挚友啊!”

    诸葛观棋微笑道:“大人若是不嫌在下聒噪,观棋倒是愿意多说几句。”

    胡小天道:“观棋兄只管畅所欲言。”

    诸葛观棋道:“不知大人想听哪方面的事情呢?”

    胡小天道:“大雍双管齐下,想要通过外交手段解决问题,大雍长公主薛灵君来东梁郡,对我百般利诱,想让我改变立场投靠大雍,许我荣华富贵,加官进爵。”

    诸葛观棋道:“大人的目标若是浩荡大海,那么许你一面湖泊显然不够诚意。”他早已看出胡小天的雄心壮志不止于此。

    胡小天微笑道:“他们看重得并非是我,而是我占据的这片土地,一旦失去了这片土地,我也就失去了利用的价值,我心中明白的很呢。”

    诸葛观棋笑道:“大人明白,我就不用浪费口舌了。”

    胡小天又道:“康都那边的事情已经有了结果,皇上已经拒绝了李沉舟的和谈条件。”

    诸葛观棋道:“看来皇上还是能够看清眼前局势的。”

    胡小天道:“现在钦差就在等着我的答复,皇上要我分出十万石的粮食给京城救急。”真正让胡小天犹豫不决的乃是这件事,若是答应了朝廷的要求,自己辛苦得来粮草就要分薄不少。此前余天星就提出可以表面答应朝廷的要求,背地里安排人手再将粮食抢夺回来。

    诸葛观棋道:“大人是不是已经考虑好了?”

    胡小天道:“举棋难定,就算答应了皇上的要求,这十万石粮食也解决不了大康的困境,若是不给,在道义上又说不过去,所以才想请教先生。”

    诸葛观棋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胡小天闻言心中一动,诸葛观棋是在告诉他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因为他夺了东洛仓,得了这五十万石粮食,如今已经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若是想将这五十万石粮食据为己有,那么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就算以他如今的实力能够保住粮草,可是却会失了整个大康的民心,让百姓误以为他见死不救,同时也给了朝廷指责自己的理由。

    诸葛观棋道:“粮草终有尽时,民心却很难把握。大人想要彻底解决粮草的问题,须得从根源上找原因,只有让百姓重归农田,安心生产,方才能够解决粮荒的问题。”

    胡小天道:“这十万石粮食送出去之后,可以堵住朝廷悠悠之口。”

    诸葛观棋摇了摇头道:“东洛仓有多少储粮,就算大人不说,大雍方面必然清清楚楚,若是无法顺利收回东洛仓,他们必然会将此事张扬出去,朝廷若是知道大人手中有五十万石储粮,却只拿出了一小部分,不知作何感想?”

    胡小天道:“观棋兄的意思是,我再多拿一点?”(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