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零六章逼我翻脸(下)
    薛灵君道:“胡小天可以礼贤下士,我同样可以亲自登门,余先生不必多想,我来这里只是想和余先生交个朋友,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余天星道:“家父刚刚所说的那番话也是长公主授意了?”

    薛灵君笑道:“或许老人家理会错了我的意思,我只是告诉他,先生的两位兄长在雍都过得很好,以后我也一定会让人多多关照他们呢。”

    “不知长公主殿下所谓的关照是什么?”

    “那就要看先生究竟想我怎么做?”薛灵君的话中软中带硬,充满了威胁的含义。

    余天星道:“堂堂大雍长公主做事果然是光明磊落。”他的话语中充满了嘲讽。

    薛灵君道:“余先生行兵布阵的风格却是为诡异莫测,达目的不择手段。”

    余天星寸步不让道:“长公主以为这样的手段就可以让我屈服,让我改变自己对主公的忠诚吗?”

    薛灵君幽然叹了口气道:“据我所知,胡小天对你也没有什么大恩大德,应该不至于让你为他肝脑涂地,他能够给你的,我都能给你,他不能给你的,我也能够满足你!”说到这里,薛灵君向余天星递过去一个诱人的眼波。

    余天星微笑道:“长公主殿下毕竟只是一个女人!”

    薛灵君闻言俏脸倏然转冷:“余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余天星道:“长公主应该不明白何谓士为知己者死,人生一世草生一秋,人的寿命无论长短,终归有时,然心中道义却宛如日月长存于天地之间,长公主殿下若是以为利用我的亲人就能够改变我的意志,试问一个连立场都可以轻易改变的人又怎能值得你们如此重用?今日你以我兄长的性命要挟,明日就会有人用我爹娘的安危作为条件,不是我余天星不念亲情,自古忠孝就难两全。我余天星不会为任何人更改我心中的信念,今日我在你面前发誓,若是你胆敢伤害我家人一根指头,我余天星日后必加倍奉还!”他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薛灵君勃然大怒道:“你竟敢威胁我?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要了你的性命!”

    远处传来一个冷酷的声音道:“长公主殿下若是够胆,只管试试,我会先射瞎你的眼睛!”潜伏在远处树冠中的展鹏已经拉满了弓弦,冰冷的镞尖在树冠中闪烁着寒芒,胡小天怎会忽略对余天星的保护?

    薛灵君眼中愤怒的光芒终于软化了下来。她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果然有所准备,算了!本宫且饶了你,去找胡小天算账!”

    胡小天实在有些佩服薛灵君这个女人了,明明做了亏心事,居然还敢理直气壮地登门兴师问罪,薛灵君来此之前,胡小天又收到了来自康都的最新消息,看来李沉舟此次出使并不顺利,老皇帝应该是看破了他的用心,并没有急于答复大雍提出的条件。其实龙宣恩的最终态度对胡小天而言已经不是那么的重要。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大不了就是明打明挑起大旗单干,你龙宣恩又能奈我何?

    薛灵君怒气冲冲地出现在胡小天的面前,张口质问道:“你居然让人跟踪我?”

    胡小天不慌不忙,非但没有请这位大雍长公主坐下,甚至连正眼都没看她,淡然道:“长公主殿下若是这样理解,我也没有办法。”

    薛灵君意识到胡小天突然改口,不再称呼自己为君姐,而称她为长公主殿下。口风突然改变的意思该不是代表他要跟自己公事公办,再不讲私人交情?薛灵君道:“我的提议你考虑得如何?”

    胡小天微笑道:“我本以为你此次前来满怀诚意,却想不到你们早已有了两手准备,既然已经出动李沉舟前往康都。意图通过皇上向我施压,又何必多此一举来这里陪我消磨时光?”

    薛灵君叹了口气道:“皇上有皇上的打算,我若是不念咱们之间的旧情,何必要长途跋涉来此一趟?”

    胡小天可不认为他们之间有什么旧情,薛灵君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抱有她自己的目的,此女表面妩媚多情。内心却是阴险冷酷,决不可被她蛊惑,胡小天道:“长公主殿下对我真是情深义重,这边跟我和谈,那边却用余天星家人的性命要挟他投奔大雍,真是表里如一,手段高妙!”

    薛灵君嫣然笑道:“人家只是有些好奇,这个余天星究竟是何等厉害人物?竟然能够得你如此看重,所以就想方设法了解了一下,想跟他交个朋友。”

    胡小天道:“通过威胁交朋友的方法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薛灵君丝毫没有感到心虚,依然笑意盈盈道:“其实你应该感谢我才对,若不是我帮你试探,你又怎能知道余天星对你忠心不二呢?”

    胡小天真是服了这女人,明明是背着自己做了一件卑鄙无耻的事情,说出来却如此坦然,仿佛她当真帮了自己一样,胡小天道:“你当真要对余天星的家人下手?”

    薛灵君笑而不语,从胡小天的双眸中察觉到一丝前所未有的冷酷,芳心中不由为之一颤,暗忖,难道他对我动了杀念?

    胡小天道:“余天星的家人就如同我的家人一样,若是长公主当真有这样的想法,我劝你还是尽早打消为妙。”

    薛灵君不甘示弱道:“你在威胁我?”

    胡小天淡然笑道:“你和我认识也有一段时间,应该知道我很少威胁别人,更很少去主动招惹别人,可这并不代表我胆小怕事,不然早在唐伯熙率领三万水师大兵压境之时,我就弃城而逃,我这人平日里虽然笑嘻嘻的,可是我的脾气却很臭,若是别人惹火了我,我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跟他死磕,就算牺牲掉这条性命,我也要把对方给弄得生不如死。”

    薛灵君明知胡小天是在威胁她,可心中仍然忍不住开始害怕,这小子当初在西州,可以突破重重保护潜入自己的房间内,若是当真想对自己不利,只怕少有人能够防住他。她强装镇定道:“你这人怎么突然说这种话,一点风度都没有。”

    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来而不往非礼也,别人敬我一尺,我敬别人一丈,长公主殿下打着和平的旗号而来,却在背后做这些见不得光的勾当,实在是让我失望之极,既然毫无诚意,咱们之间也无须再谈,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我只能保证,你所做的一切,我必然十倍奉还!”

    薛灵君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收敛,她相信胡小天所说的绝不是玩笑话。盯住胡小天的双目,薛灵君缓缓点了点头道:“话说得容易,可是有些事情却是要实力才能决定。”

    胡小天道:“灭掉大雍或许我一时半会没那个本事,可是若是想除掉一个人,我根本不需要劳驾别人动手。长公主殿下可以准备回程了,你的提议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答复,我不会向大雍俯首称臣。”

    薛灵君道:“你最好三思而后行,以免招来灭顶之灾。”

    胡小天微笑道:“李沉舟不是已经去了康都?既然他有信心说服皇上,那么你们就等着皇上下令,让我将东洛仓和东梁郡还给你们。”

    薛灵君从胡小天的语气已经听出,就算大康皇帝龙宣恩下旨让他归还江北土地,胡小天依然不会执行。薛灵君轻声叹了口气道:“其实你又何须意气用事,这样下去对你终究没有好处。”

    胡小天冷冷道:“是好是坏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不劳长公主殿下费心。”

    谈到这里已经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她起身准备离去,郭震海紧随她离开,却听身后胡小天道:“留步!”

    薛灵君停下脚步,还以为胡小天有什么话想要对自己说。

    胡小天充满杀机的目光却盯住了郭震海,冷冷道:“我和你好像还有一笔账没算呢。”

    郭震海微微一怔,不知道胡小天是什么意思?

    胡小天也不多说,一个箭步就已经向郭震海冲了上去,郭震海目睹胡小天刚才对薛灵君言辞激烈,担心他会伤害到薛灵君,慌忙迈出一步迎了上去,大声道:“公主快走!”

    胡小天挥动右拳向郭震海当胸击落,他出拳虽然势大力猛,可是速度并不算快,郭震海稳扎下盘,也是一拳迎击而出,两人的右拳撞击在一起,蓬!的一声气爆声响起,胡小天的身躯纹丝不动,郭震海却是微微一晃。郭震海心中暗叹,想不到胡小天的内力竟然如此浑厚。

    胡小天唇角露出一丝冷笑:“再吃我一拳试试!”这一拳却是运足了全力,郭震海硬碰硬跟他再对了一拳,气爆声再度响起,排浪般的气息以两人的身体为中心向周围辐射而去,薛灵君就位于两人不远处,身上的衣服被这股罡风吹得向后扯起,惊得她花容失色,不知为何胡小天会突然出手。

    郭震海和胡小天再度正面交手方才知道胡小天刚才的第一拳隐藏了实力,此时后悔已经晚了,被胡小天这一拳震得蹬蹬蹬向后退去,胸口剧痛,一口甜意从腹部向上冲去,却是被胡小天震得内腑出血,他硬生生将这口热血吞了下去,有些惶恐地望着胡小天,原来胡小天真正的实力恐怖如斯。

    薛灵君怒道:“住手!胡小天,你太过分了!”

    胡小天微微一笑,并没有继续向郭震海发动攻击,轻声道:“这一拳算是我对郭兄在西州偷袭我的补偿!”

    郭震海瞪大了双眼,实在想不起自己在西州何时偷袭过他。

    凌晨送上一更,略表诚意,顺便掠夺月票!兄弟姐妹们,把兜里的月票交出来,明天一早,俺再更新!(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