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零五章兵圣庙(下)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你去将军师请来,我有事找他商量。”

    梁英豪领命之后去了,可没过多久梁英豪就去而复返,向胡小天回禀道:“军师不在家中,听说去了难民营探望他的家人。”

    虽然胡小天已经下令让所有难民入城定局,但是短时间内城内无法同时安置那么多难民,仍然有近五千名难民羁留在难民营,余天星的父亲余冬青本该有特权,可是他是难民营选出的头领,理当以身作则,所以至今都在那边坚守。

    梁英豪道:“要不要现在就过去请他?”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不用,余先生好不容易才有闲暇去探望家人,咱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了,英豪,你帮我准备两坛好酒,几样小菜给朱先生送去,我随后就到”

    梁英豪应了一声。

    胡小天抵达朱观棋家中的时候,方才知道朱观棋夫妇两人都不在家里,一早就出去了,问过周围邻居得知朱观棋夫妇二人是往城西青云山去了,那里有座兵圣庙,朱观棋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前往那边上香,今儿刚好是腊月十五,想来也不例外。

    胡小天于是带上梁英豪,两人朝着青云山而来。朱观棋虽然两次为胡小天出谋划策,可是他并不想张扬,也请求胡小天对他的帮助只字不提,所以即便是胡小天身边的亲信也不明白,为何胡小天会对此人如此看重。

    青云山名字虽然起得气势,可实际上并不算高,只是城西隆起的一座小山包,山上有座娘娘庙,平日里香火不断,每逢初一十五,上山进香者更是络绎不绝,胡小天要去的兵圣庙反倒没什么人知道,问过几名当地人方才打听到,兵圣庙位于后山的半山腰处。位置虽然不高,可是道路并不好走,胡小天将坐骑交给梁英豪看护,独自一人沿着后山小路向上走去。

    山坡上还有许多未融的积雪。山道虽然谈不上险峻,可是狭窄湿滑,行走不便。可是这对胡小天来说算不上什么困难,以他的轻功走在其上,如履平地。

    没过多久就已经看到半山腰上的陈旧小庙。兵圣庙只有半间房子,人是进不去的,这半间房子里面存有一座石像,庙后的山岩上还存有一块碑刻,是当地百姓纪念大康一代传奇军事诸葛运春所立。

    诸葛运春曾经在东梁郡指挥庸江会战,也是那一仗奠定了大康中兴的基础,当地百姓为了纪念他的功德,特地在此造兵圣像,后方的摩崖石刻,所镌刻的乃是诸葛运春生前所写的《山河赋》雄奇瑰丽。波澜壮阔,字里行间抒发了他的拳拳爱国之心,以及对大康明宗龙渊知遇之恩的感激之情。过去东梁郡属于大康之时,每逢初一十五都会有当地百姓过来上香,可后来东梁郡归了大雍,于是这里的香火渐渐冷清了下来,盖因后人都以雍人自居,不愿去祭奠这位大康的一代传奇人物。

    胡小天走进兵圣庙,就听到从摩崖石刻的方向传来诵读之声,从声音中判断出朗诵诗词之人正是朱观棋。在胡小天的印象中。素来沉稳的朱观棋,少有表现出这样激情四射的时刻,心中不由得有些好奇,悄悄走过去。并未急于惊动他们夫妇。

    却见朱观棋和妻子洪凌雪两人站在摩崖石刻前,朱观棋正在朗诵着《山河赋》,他神情郑重,双手随着诵读而不停挥舞,抒发着内心中的情绪,等到他将山河赋通篇诵完。方才从妻子手中接过一碗酒,恭敬洒在石刻前方的地面上。

    洪凌雪轻声叹了口气道:“相公,若是先祖在天有灵,他也不想诸葛世家的子孙将才华荒废。”

    胡小天听到这里心中不不由得一惊,从洪凌雪的话中不难推测到朱观棋的本名并非如此,诸葛世家?再看到眼前的兵圣庙,胡小天心中豁然开朗,难道朱观棋本姓诸葛,乃是大康一代兵圣诸葛运春的后人?胡小天不由得想起离开雍都之时,七七曾经送给他的那本《兵圣阵图》,如果真是如此,看来自己和这位诸葛运春的后世子孙之间还真是冥冥注定的缘分。

    诸葛观棋淡然笑道:“凌雪,你每日都在劝我,难道不想我继续陪在你身边了?”

    洪凌雪温婉笑道:“才不是,只是我觉得胡小天乃是一个胸襟宽阔之人,他对相公也表现出相当的诚恳,想要施展你的才华和抱负,需要找到一个真正能够理解并认识到你的能力的人,你说是吗?”

    诸葛观棋道:“我还不了解他。”

    洪凌雪微微一怔,藏在暗处的胡小天也是心中一怔,怪不得诸葛运春到现在都没有明确表示要辅佐自己,原来他仍然心存顾虑。

    诸葛观棋道:“我不知道他是想只求一片安身之地还是拥有更大的抱负。”

    胡小天终于还是没有走过去和他们夫妇见面,悄悄离开了兵圣庙,沿原路走下山坡。

    梁英豪见到他这么快就去而复返也觉得有些诧异,还以为胡小天扑了个空,没有找到朱观棋。

    诸葛观棋夫妇二人返回家中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看到胡小天笑眯眯站在门外等着,洪凌雪向丈夫看了一眼,唇角露出会心的笑意,心说看吧,人家又来了,凭心而论,洪凌雪已经被胡小天的诚意所感动,更何况人家还救过自己的性命,在她看来若是丈夫下定决心辅佐胡小天,不失为一个绝佳的选择。

    任何妻子都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平凡一生,尤其是丈夫才华横溢,胸怀大志,却因为时局的原因而选择隐世而居,洪凌雪知道丈夫敢于平淡的外表下其实隐藏着一颗勃勃雄心。他一直都在等待着机会,胡小天慧眼识才,而自己的丈夫却在谨慎选择着未来的主公,他必须要确信胡小天是理想中的明主,方才肯出山效力。

    诸葛观棋笑道:“胡大人,何时来的?等了很久了?”

    胡小天微笑道:“为了先生,等多久都不为过!”这番话充满了一语双关的含义。

    洪凌雪道:“大人吃饭了没有?”

    胡小天摇了摇头,诸葛观棋向洪凌雪道:“凌雪,你去潋滟楼买两样小菜,沽二斤好酒来。”

    胡小天笑道:“不用麻烦了,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他向一旁的梁英豪使了个眼色,梁英豪将事先准备好的食盒和酒坛从马背上取下来。

    诸葛观棋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大人来我这里做客,却要你准备酒菜。”

    胡小天道:“不但准备了酒菜,我还给先生带来了一份礼物呢。”

    诸葛观棋愣了一下,旋即笑道:“那让我如何受得起。”

    洪凌雪提醒道:“赶紧请大人进屋吧,别在外面站着了。”

    几人一起来到房间内,诸葛观棋让洪凌雪去生火盆,梁英豪抢着去了,胡小天将食盒拎到了诸葛观棋的书斋内,四样冷碟摆好,诸葛观棋将业已变冷的热菜交给妻子拿去加温。

    胡小天已经将酒倒上了。

    诸葛观棋道:“大人今天怎么有空?”

    胡小天道:“这段时间也没什么大事,我每天都清闲得很。”

    诸葛观棋笑道:“不是听说大雍派来使臣了?大人难道不用接待?”

    胡小天没有马上回答,起身帮着热菜回来的洪凌雪接过菜盆,放在桌上,招呼道:“嫂夫人一起吃!”

    洪凌雪摇了摇头道:“你们吃,我还有事情要忙活。”

    梁英豪此时将引燃的火盆送了进来,诸葛观棋招呼他一起坐下,梁英豪道:“我去外面等着,不耽误主公和先生说话。”

    诸葛观棋不禁哑然失笑,胡小天将菜分了一些,让梁英豪给洪凌雪送过去,歉然道:“我每次一来,嫂子都要回避,看来还是把我当成外人呢。”

    诸葛观棋笑道:“大人想多了,贱内平时不喜荤腥,吃素为主,闻不得酒气,大人也不用担心,她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

    胡小天笑道:“观棋兄,我今次前来是有事情想要请教你呢。”

    诸葛观棋道:“大人无须客气,有什么话只管说,观棋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胡小天道:“大雍长公主薛灵君前来出使,她许我优厚条件,劝我归降大雍。”

    诸葛观棋微笑不语。

    胡小天又道:“与此同时,大雍又派出特使前往康都,提出要以粮易地,解除大康粮禁,并无偿借给大康五十万石粮食渡过眼前难关,条件是大康将江北之地尽数归还给他们。”

    诸葛观棋道:“听起来这两个条件都很诱人呢,不过大雍为何同时派出了两名使者,出使不同的地方,提出不同的条件?”

    胡小天道:“若是我答应归降,当然最好不过,大雍可以花费最小的代价解决这一问题。”

    “大人会答应吗?”

    胡小天道:“为君者将天下视为棋盘,将臣民视为棋子,随时都可能弃之不用,若无对大雍的这两场胜利,我对他们来说可能还是毫无价值,正是这两场胜利,才让他们注意到了我,意识到了我多少还有些实力,一旦我将手中的土地拱手相让,那么我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