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零五章兵圣庙(上)
    太师文承焕淡然道:“公主乃金枝玉叶,老臣岂敢无礼,只是就事论事,还望公主大人大量。”他说的虽然委婉,可是句句矛头指向七七。

    此时周围众臣又有不少人站出来支持文承焕的言论,其实这也难怪,进入腊月以来,大康粮荒的问题越发严重,朝廷也没有解决此事的办法,如今大雍提出以地易粮,让处于困境中的大康眼前凸现曙光,事有轻重缓急,虽然谁都明白国土不可轻易送出,但是这两座城池对他们的意义远没有粮食那么重要,且不说东洛仓是刚刚从大雍抢来的,就说东梁郡,也是不久前大雍永庆帝作为补偿送给他们的,若是能用这两座城池换取粮食,自然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在多数大臣看来这是一笔极其划算的买卖。

    七七看到群臣纷纷跟自己唱起了对台戏,心中越发郁闷,偌大的朝堂,这么多的臣子竟然无一人站出来支持自己,看来皇上在朝廷内的影响力仍然根深蒂固。

    此时丞相周睿渊出列道:“陛下,臣也有话说!”

    整个朝堂内瞬间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周睿渊,七七也不例外,心中充满期待,周睿渊无疑是群臣之中头脑最为清醒的一个,他应该能够识破大雍的奸谋,反对以地换粮之事,也许他能够劝说皇上改变念头。

    龙宣恩点了点头道:“周卿家,你说!“

    周睿渊道:“微臣以为以地换粮不失为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对眼前的大康来说也是解决粮荒最为可行的手段。”

    此言一出众臣纷纷点头,看来周睿渊也认同这一观点,也就是说大雍提出的和谈条件已经没有任何悬念地通过了。

    七七美眸中充满了迷惘,周睿渊居然也认同以地换粮的做法,自己显然已经被众臣孤立,无法阻拦最终的结果了,七七咬了咬樱唇,难道这些臣子都看不出。这件事很可能是大雍的离间之计,他们先许以优厚条件换取城池,实际上却是在变相压迫胡小天的地盘,将胡小天刚刚发展起来的势力逼迫到庸江以南。

    龙宣恩道:“周卿家既然也认同和谈的条件。想来不会有错,传旨……”他正想趁热打铁敲定以地换粮的事情。

    周睿渊却又道:“陛下,此事说起来容易,只怕推行起来却有些困难。”

    龙宣恩皱了皱眉头:“周卿家,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不必拐弯抹角,你在担心什么?”

    周睿渊道:“大雍想换得两座城池目前掌控在谁的手中?”

    龙宣恩微微一怔,周睿渊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东洛仓和东梁郡全都在胡小天的掌控之中。

    周睿渊道:“常言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皇上当初已经命令庸江水师不得与大雍发生战事,不得在东梁郡驻军,更不得主动挑起事端,是以才有唐伯熙统领南阳水寨进攻东梁郡,而庸江水师提督赵登云静观其变,拒绝发兵援助之事。”

    龙宣恩明白了周睿渊想说什么。他是想说就算自己答应以地换粮,胡小天也未必肯答应将辛苦得来的城镇拱手相让,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如果胡小天不听从自己的命令,岂不是等于公然和朝廷决裂?自己这个皇帝的尊严无疑会再次受到考验。周睿渊的这番话虽然让龙宣恩非常不爽,但是他又不能不承认,现在的胡小天只怕不会对自己俯首帖耳,违抗命令的可能性很大。

    文承焕道:“周大人过虑了,他胡小天毕竟是我大康的臣子,难不成他还敢违逆皇上的命令?胆敢公然反叛吗?”

    周睿渊道:“若是他当真抗命。那么又当如何?”

    文承焕大声道:“他若敢公然抗命,那么就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周睿渊道:“好一句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太师,周某想问。谁人去征讨?谁人去诛之?他先败唐伯熙三万精锐水师,再退秦阳明七万大军,从他们的眼皮底下抢走了大雍七大粮仓之一的重镇东洛仓,粮草充足,陛下刚刚将庸江水师也交给了他统领。”周睿渊环视周围众臣道:“他若抗命,哪位大人愿意请缨前去征讨?”

    一时间整个朝堂内鸦雀无声。谁也不敢在这种时候说话,谁都清楚现在的胡小天已经是一头茁壮成长的猛虎,只怕连皇上都无法将之控制,一个能够在大雍的地盘上连续大胜两场的逆天强者,绝非是他们能够应付了的。周睿渊的话如同一盆冷水兜头浇在这帮大臣的头顶,他们方才意识到刚才谈论和谈之事如何的好笑,大雍想要的这两座城池根本不在皇上的控制之中。

    周睿渊向龙宣恩拱手行礼道:“陛下!臣以为,此乃大雍想出的离间之计,他们想要利用这件事让皇上和胡大人君臣之间生出间隙。”

    龙宣恩道:“你不是胡小天,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听从朕的命令?”

    周睿渊道:“陛下,胡小天若是同意将两座城池还给大雍,那么他接下来会怎么做?他和他麾下的将士将退往何处?”

    龙宣恩道:“武兴郡!”

    周睿渊道:“臣听说胡小天正在全力征兵,不停训练,他的兵马或许在来年春天之前就可达到七万之上,臣斗胆说上一句,若是胡小天生出异心,位于武兴郡的七万兵马引发的后果或许会不堪设想!”

    龙宣恩倒吸了一口冷气,周睿渊说得不错,若是将胡小天放入江南,那么胡小天麾下的大军必然会让自己寝食难安,相对而言,胡小天在江北还好些,他不得不将主要的兵力用来防守大雍,一时间龙宣恩陷入矛盾之中,他皱了皱眉头,缓缓摇了摇头道:“此事押后再议,朕要好好斟酌一下。”

    散朝之后,龙宣恩将周睿渊单独留下,周睿渊刚才的那番话其实对他触动不小。若是自己同意了大雍以粮易地的条件,保不齐胡小天会公然拒绝,到时候自己的颜面必然受损。

    龙宣恩道:“周卿家,依你看,胡小天会不会答应?”

    周睿渊摇了摇头道:“陛下难道忘了胡小天因何控制了庸江水师?”

    龙宣恩叹了口气道哦:“你是说他必然不会答应?”

    周睿渊道:“陛下,臣对胡小天的为人还是有些了解的,他父子二人皆是野心勃勃之人,胡不为已然逃离大康,而胡小天如今坐拥三城,控制庸江水师,又夺下东洛仓,那东洛仓乃是大雍七大粮仓之一,粮草军资颇丰,可以说目前胡小天已经解决了手下将士的粮饷问题。陛下若是答应了大雍以粮易地的条件,胡小天的兵力必然后车到武兴郡,坐拥七万精兵,若是想对陛下不利,只怕后果不堪设想。”他已经是第二次向龙宣恩刻意强调这件事。周睿渊用心良苦,表面上是在说胡小天野心勃勃,早有反心,实际上却是要让龙宣恩生出忌惮,不敢轻易做出将江北两城送出去的决定。

    龙宣恩点了点头道:“朕也在担心这件事,经此两战之后,胡小天的势力迅速坐大,朕有些悔不当初了。”现在后悔将胡小天放出去已经为时太晚。

    周睿渊道:“大雍特使此来,许以解除粮禁,以粮易地,在臣看来未必可信,他们真正的用意还是想挑唆陛下和胡小天的君臣关系,让你们之间因为此事而生出裂隙,若是胡小天恼羞成怒,不排除李天衡的事情重演,对大雍来说无关痛痒,可对大康来说却是雪上加霜。”

    龙宣恩道:“朕其实也有所觉察,只是大康眼前的状况实在是太差,若是无法解决粮荒的问题,今冬还不知要有多少百姓冻死饿死。”

    周睿渊道:“两害相权取其轻!胡小天虽有反心,可是羽翼未丰,目前的局势下,他对大雍起到一定的牵制作用,以大雍的实力,他们若是想强攻夺城,胡小天仍然无力抗衡,只是大雍新君刚刚上位,权力未稳,依臣之见,薛道洪经历这两次败仗之后,其威信在臣民之中大打折扣,这才是他不敢再度发起战争的原因,更何况黒胡人在北疆厉兵秣马,他不敢陷入两线作战之中,所以才采取迂回策略,想要通过和谈,利用陛下来向胡小天施压。若是一切顺利,他们可不费一兵一卒取回东梁郡和东洛仓两城,若是此事不成,他们也没有什么损失,反倒可以因此而制造陛下和胡小天之间的矛盾。”

    龙宣恩长叹了一声道:“雍人之用心何其歹毒。”

    周睿渊道:“就算胡小天答应了将两座城池还给大雍,我看大雍也未必肯顺顺利利地借粮给咱们,陛下在这件事上,务必要三思而后行。”

    梁英豪将一个竹管送入胡小天的书房内,恭敬道:“主公,刚刚接到京城的飞鸽传书!”

    胡小天接过竹管,从中取出密信,这封密信乃是霍胜男亲笔所写,胡小天看完之后不由得皱起眉头,低声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大雍展开外交攻势了。”

    梁英豪道:“怎么?他们也派使臣去了康都?”(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