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零四章以粮易地(下)
    龙宣恩diǎn了diǎn头道:“以和为贵,休兵罢战当然最好不过,只是不知贵方有什么条件?”他心中早已做好了盘算,只要大雍方面的条件不过分,自己就答应下来。

    李沉舟道:“希望贵国能够归还东洛仓以及这次战役中被俘的将士,东梁郡过去一直都属于大雍所有,将东梁郡送给贵国乃是永庆帝在位之时做出的决定,当时永庆帝重病缠身,做出这一决定的时候头脑并不清楚,还请贵国一并将东梁郡归还。”

    龙宣恩闻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两场仗分明是大雍方面败了,可是李沉舟现在的要求却是在以一个胜利者的角度索取赔偿,东洛仓倒还罢了,他竟然连东梁郡也一并要了回去,自己若是答应岂不是要被国内臣民唾骂?定然会说他懦弱无能。

    李沉舟微笑道:“我的花还没说完,若是陛下能够归还这两座城池,我们解除对大康的粮禁,还可借五十万石粮食给大康,以解大康的燃眉之急。”

    龙宣恩心中一惊,大雍给出的这个条件实在是充满了诚意,大康之所以落入如今窘迫的局面,和大雍方面联合周边诸国对他们的粮食禁运有着直接的关系,他们国库之中即便是有钱也买不到粮食,这才让国内的粮荒变得雪上加霜。解除粮禁就意味着以后大康可以和周边诸国恢复正常的粮食贸易,更何况还有大雍主动提供的五十万石粮食应急,虽然是借粮可毕竟能够帮助大康渡过眼前难关。幸福到来的实在太过突然,龙宣恩反倒有些不敢相信了。

    李沉舟道:“我家陛下还愿与贵国签订盟约,重新以庸江为界,永结同盟,互不侵扰。携手开拓中原之和平盛世,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龙宣恩几乎就要diǎn头答应下来,可是他毕竟老谋深算,马上就猜到了大雍真正的意图,更何况现在东梁郡和东洛仓两城全都在胡小天的控制之中,若是自己答应。而胡小天坚决不肯将城池交出去,那么这件事岂不是要陷于僵局之中?

    李沉舟也看出了龙宣恩的犹豫,微笑道:“陛下不必急着答复,还望斟酌之后再给小使一个明确的回答,不过在下还要提醒陛下一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李沉舟离去之后,龙宣恩马上将群臣召集到勤政殿内,就大雍方面和谈的条件提起商讨。听闻大雍愿意用这样优厚的条件来换取两城,群臣的意见几乎呈现出一边倒的趋势。谁都知道大康所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缺粮,粮荒如果不能得到及时解决,大康必将面临民心离散,社稷崩塌的局面,至于东梁郡和东洛仓,谁也没有将这两座城池放在心上,虽然胡小天新近取得的两场胜利的确起到了鼓舞人心的作用,可是心理上的安慰和脸面上的荣光并不能解决实际的问题。就算再多的胜利也换不来大康百姓的衣食无忧。

    太师文承焕道:“陛下,我看大雍方面的条件算不上苛刻。以东梁郡和东洛仓两城换取他们解除粮禁,借粮五十万石绝对可行,对大康百利而无一害!”

    群臣纷纷diǎn头。

    此时殿外却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道:“此等要事,为何没有通知我一声?”却是永阳公主七七愤愤然走了进来。

    龙宣恩面色一沉,自从胡小天离开康都之后,他和七七之间的关系也渐行渐远。虽然他并没有急于收回七七辅佐政事的大权,但是在实际上他最近已经开始加强对朝堂的控制,自从复辟以来疏于主持的朝会也尽量做到亲力亲为,而七七或是出于对他的不满,时常缺席朝会。龙宣恩也乐得眼不见为净。

    今天的朝会,龙宣恩的确选择了刻意忽略七七,虽然他也清楚这件事有些不妥,毕竟东梁郡是他亲自送给七七的封邑,然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东梁郡虽然是我许给你的封邑,但并不代表着我这位大康皇帝从此就丧失了对这块土地的支配权。

    七七和龙宣恩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也成为众所周之的事实,在外人看来这对祖孙的矛盾是因胡小天而起,可唯有当局人清楚,龙宣恩对七七的任用只是一种迫于形势不得不退居二线的选择,随着他发现七七越来越难以掌控,他就开始刻意收窄曾经赋予七七的权力,削弱七七身边的力量,将胡小天调离京城,以隐晦的手段放逐到东梁郡就是其中的手段之一,虽然事实证明他的手段并不成功。在胡小天的事情上如同放虎归山,原本以为在东梁郡的土地上胡小天不可能有太大发展,却没有想到这厮居然折腾出一番天地。

    龙宣恩淡然笑道:“七七,你来的正好,朕正要让人过去找你呢。”

    七七向他行礼道:“七七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口中念着祝福的恭敬之词,心中却暗自感叹这位老皇帝惊人的生命力,想当初将他从缥缈山灵霄宫救出的时候,他已经老态龙钟,看似大限将至,想不到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居然又神奇地恢复了健康,看起来似乎比当初年轻了许多,连头发胡须都开始变黑,难不成真让他找到了长生不老的秘方?

    七七也没有当堂发作,轻声道:“听闻皇上召集群臣议事,恰巧和七七有关,我若是不来岂不是对皇上不恭,对众臣不敬。”

    龙宣恩diǎn了diǎn头道:“是这样!”他简单将大雍使臣的条件说了一遍。

    其实七七在来此之前已经得知了具体的消息,她知道大事不妙,以大康今时今日的状况,大雍提出的条件是让他们难以拒绝的,听龙宣恩说完,七七并没有急于表述自己的意见,而是向周围群臣望去,她想听听这些大臣怎么说。

    前来议事的大臣多半都认为应该答应大雍的条件,太师文承焕悄然向户部尚书徐正英使了一个眼色,徐正英知道他的意思,出列道:“陛下!臣以为,大雍的条件对我方百利而无一害,若是当真能够顺利实施,那么我大康的粮荒可解,我们的百姓有救了。”

    七七并没有将徐正英放在眼里,徐正英在朝内就是个应声虫,根本拿不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其人本身又欠缺能力,自从接任户部尚书一职,国家财政每况愈下,也没见他拿出什么让人耳目一新的有效措施,七七道:“百利而无一害?这可是你说的!大雍亡我大康之心不死,你当他们会这么好心白白送粮食给我们?”

    徐正英向七七深深一揖道:“公主殿下,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大雍永庆帝新薨,国内政局不稳,新君薛道洪虽然登上王位,可是论到威信还远远无法和其父相提并论,而北方黒胡人却又要趁着这种时候厉兵秣马意图南下,他所面临的首要问题,一是稳定国内政局,二是巩固北疆防线,这就决定他无法分出更多的精力去图谋我国的土地,所谓渡江南侵的计划在事实上已经成为泡影。”

    七七冷哼一声:“说得轻巧,此前庸江的两场仗因何而起?难道不是雍人想要图谋咱们的土地?现在他们吃了败仗,又打着议和的名义来要咱们的土地,天下间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胜利者居然还倒过来要向失败者赔偿?”

    徐正英道:“公主殿下此言差矣,雍国使节并非是要大康无条件归还两座城池给他们,而是要解除大康粮禁,还无偿借给咱们五十万石粮食。”在如今的大康没有比粮食更能打动他们的条件了。

    七七怒道:“你算什么东西?身为户部尚书,大康财政搞得乌烟瘴气,你理应承担首要责任,现在还帮着他国说话,你心中还当自己是大康的臣子吗?”

    徐正英被七七一统质问搞得尴尬非常,一时间僵在那里无言以对。

    龙宣恩此时咳嗽了一声,为徐正英解围道:“七七,不得无礼!”

    七七道:“陛下!昔日大康疆域横跨庸江南北,正是因为有这种卖国求荣的臣子方才使得大康版图日渐萎缩,国境一度被压迫到庸江以南,现在胡小天好不容易方才在庸江北岸扎稳脚跟,两场胜利非但没有激起大家的爱国之心,反倒让有些人诚惶诚恐,忙不迭地想把到手的胜利果实送出去,我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何居心?他们到底是为了大康着想还是想将大康一手推入深渊,他们究竟站在何人的立场之上?”

    太师文承焕道:“公主殿下,东梁郡乃是陛下赐给您的封邑,您不想将之拱手相送也是人之常情,可是现今大康的状况你也清楚,天灾连年,百姓饥寒交迫,周边列国又联手对我大康实行粮禁,若是不能及时找到粮源,今年这个冬天还不知要有多少国人饿死。还望公主殿下高瞻远瞩,能够从一国的角度出发,不应只盯着些许的封邑之地。”

    七七凤目圆睁,怒道:“太师是说我只顾着自己的封邑而不顾大局了?”

    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