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零三章深夜谈判(上)
    樊宗喜当然并不知道自己只是备胎,看到胡小天如此隆重的宴请,心中不免有些感动,胡小天还是很够意思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樊宗喜又提起十万石粮食的事情,封赏是假,要粮才是皇上派他前来的主要目的。胡小天笑道:“宗喜兄太心急了,我已经让人去统计,皇上的旨意,我当然不敢怠慢,宗喜兄放心,这次绝不会让你难做。”

    樊宗喜满脸堆笑,端起面前的酒杯道:“胡大人,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杂家借着你的美酒先行谢过了。”

    胡小天跟他同干了这一杯,低声道:“说起来我离开京城也有一段时间,不知京城最近的情况如何?”

    樊宗喜道:“还好,没什么大事。”他明白祸从口出的道理,清楚自己的身份是钦差,代表皇上的利益而来,在胡小天面前不方便说太多话。

    胡小天道:“宗喜兄此次前来,御马监的事情交给谁了?”

    提起御马监,樊宗喜不由得叹了口气道:“最近连皇家马场的草料都变得紧张起来,原本的马场规模缩减了一半,杂家平日也闲得很。”

    胡小天点了点头,从樊宗喜的这番话就能够推断出目前大康的状况很不理想,这也难怪,不然老皇帝也不会落魄到伸手找自己要粮的份上,连做皇帝的尊严都不要了。

    胡小天道:“原本马场的那些马去了何处?”

    樊宗喜道:“死的死卖的卖,留下的那些也是体瘦毛长,今冬草料严重不足,只怕还要有不少马匹会活不过这个严冬。”他说起来不甚唏嘘,在御马监任职多年,对这些马儿还是拥有很深感情的。

    胡小天道:“我们这边倒是战马短缺,宗喜兄不妨将你们准备遗弃的马匹送来我这边。”

    樊宗喜苦笑道:“此事须得皇上答应,我可做不了主。”

    胡小天知道他说的也是实情,最近虽然招募了不少士兵,可是因为战马不足。自然无法大力发展骑兵,目前已经让唐铁汉兄弟想办法寻求途径购入战马,以供发展骑兵之用,其实皇家马场中不乏宝马良驹。可就凭他现在和皇上之间的关系,让龙宣恩心甘情愿地送一批战马给自己,只怕他未必答应,看来只能在粮草上做文章,我给你一些粮草。先从皇家马场换取一批战马再说,这样才能两不吃亏。

    胡小天又问起李云聪的近况,樊宗喜对这位舅舅真正的身份或许并不够了解,只是逢年过节偶尔才会前往藏书阁探望。

    送走了樊宗喜之后,胡小天本想回去休息,驿馆那边却有人专程过来请他过去,说长公主薛灵君有请,胡小天心中暗忖,这薛灵君不知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刚才我请你你不给我面子。现在这么晚了却又让人过来请我,难道你还想将西州的事情故伎重演?

    胡小天本想说自己不胜酒力推辞不去,可想了想,现在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害怕薛灵君吃了自己不成?他也没有急着马上过去,而是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然后才出门。

    前往薛灵君所住驿馆的路上,夜空中飘起了小雪,最近东梁郡正在实行宵禁,街道上很少见到行人。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擅自出门招惹麻烦,就算不会被兴师问罪,至少也会遭遇一场刨根问底的查验。

    胡小天来到驿馆门前的时候,薛灵君已经在那里等待。骑在马上,穿着和胡小天情侣款的黑色貂裘,依然是男装打扮,剑眉星目,英姿勃勃。

    胡小天发现美丽的女人穿男装一样好看,他在薛灵君面前勒住马缰。笑道:“怎么?叫我过来,长公主又要出门吗?”

    薛灵君笑道:“我怎么敢对胡大人失礼,等了这么久都没见你过来,所以才准备出门去迎你,想不到你这就来了。”

    “恕罪,恕罪,刚才陪朝廷的钦差喝酒,所以才来迟了。君姐,下雪了,咱们进去说话。”

    薛灵君道:“忽然很想去外面走走,你不觉得雪夜漫步,别有一番情调吗?”

    胡小天咧嘴笑了起来,女人大都是这个调调,刮风下雨,大雪飘飘在她们的脑子里一样可以营造出浪漫旖旎的氛围,不过这薛灵君一向是个现实的人,在他印象中似乎没多少文青病,雪夜漫步,别有情调?应该是别有用心才对。

    薛灵君纵马来到胡小天的身边,郭震海率领几名武士跟在后面,薛灵君却转身道:“不用跟着,这里是东梁郡,胡大人足可保护我的安全。”

    胡小天始终保持着谦谦君子之风,微笑不语,将眼前的一切解读为薛灵君是在自己的面前演戏。调转马头跟上薛灵君的脚步,夜风轻柔,挟裹着细雪轻轻扑打在他们的面孔上,凉丝丝麻酥酥的,下雪的夜晚,气温并不算冷,东梁郡坚硬的建筑轮廓在细雪中变得朦胧而温柔。

    薛灵君信马由缰在东梁郡的街道上漫步,似乎并没有明确的目的,胡小天也没问她究竟要去哪里?默默陪在她的身边,最终还是薛灵君率先打破了沉默:“上次我来东梁郡的时候,这里还是我们大雍的土地。”

    胡小天笑了起来:“追根溯源,东梁郡最早本属于大康。”

    薛灵君道:“我皇兄之所以将东梁郡送给大康,主要是缘于对安平公主事情的补偿,可是他的这个决定在国内引起了不少的反对之声,钱粮可让,国土不能让。”

    胡小天道:“永庆帝乃是百年来难得一见的明君,他决定的事情必然有他的考虑,吾等凡人是无法揣摩得透的。”永庆帝乃是薛胜康的谥号,胡小天表面上对他推崇备至,实际上却在暗示薛灵君,薛胜康当初将东梁郡送给大康乃是另有目的。大康方面也是识破了薛胜康的用心,所以始终没有在东梁郡驻扎军队,直到自己的出现才打破了这里的势力平衡。

    薛灵君幽然叹了口气道:“我皇兄若是泉下有知,也一定会为这件事感到后悔。”

    胡小天道:“永庆帝雄才伟略,他必然不会后悔。”

    薛灵君不由得看了胡小天一眼,凤目中流露出些许的诧异,听他的口气仿佛比自己还要了解自己的这位大哥呢,可转念一想胡小天这句话中暗藏讥讽,分明在说自己的眼界远远及不上大哥,没有搞清楚大哥送出东梁郡的真正用意。

    薛灵君在东梁郡的北门前勒住马缰,负责守门的将士看到是城主亲自到来慌忙上前迎接,薛灵君指了指城楼道:“我想上去看看!”

    胡小天点了点头,将两匹马交给值夜的将士,陪同薛灵君一起走上城楼。

    因为落雪的缘故,即便是站在高高的城楼之上仍然看不到远方的景致,胡小天当然不会认为薛灵君这么晚叫自己陪着她骑行三里多路,就是为了登上北门的城楼欣赏雪景,事实上这场雪始终没有变大的迹象,细细小小,犹如有人用细密的筛子过滤后的面粉,这样的雪谈不上浪漫,甚至显得有些寒酸,缺乏北国冰封万里雪飘的豪迈气势,胡小天喘了口气,感觉不少的细雪随着他的呼吸进入了他的肺腑,这种充满潮湿水分的寒冷让他不禁怀念起温暖的被褥,现在本该是钻入被窝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的时候了。

    薛灵君双手扶着箭垛,目光望着东北的方向,其实这种时候,无论她望向哪个角度,看到的都是单调而唯一的夜色。

    胡小天却知道她所看的方向是东洛仓,虽然不可能看到,可是沿着薛灵君的目光一直走下去,那一端必然可以走到东洛仓的城郭。

    薛灵君道:“东洛仓乃是大雍七大粮仓之一,抢走了东洛仓等于公然向大雍宣战。”她叹了口气道:“你以为自己目前已经有了和大雍叫板的实力?”

    胡小天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站在薛灵君的身后,长时间的沉默甚至让薛灵君产生了一个他不辞而别的假象,转过身去,方才确信胡小天仍然好端端地站在那里,表情如同被风雪凝固了一样,笑眯眯却欠缺生动,那笑容似乎已经冰冻在他的脸上。

    薛灵君道:“你我毕竟相识一场,我不想你错判形势!”

    胡小天道:“君姐对我的心意我焉能不知,只是我和大雍之所以走到如今的地步,归根结底都是有人想要铲除我,小弟乃不得已而为之,刀架在脖子上,总不能任人宰割!”

    薛灵君道:“新君对你强占东洛仓的行为非常的生气,本来已经调兵遣将,准备不惜代价夺回东洛仓。”

    胡小天毫不示弱道:“那么只怕你们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了。”

    薛灵君道:“对大雍或许是付出不小的代价,对你却是灭顶之灾,你虽然取得两场胜利,并不代表着你已经在这里站稳了脚跟,恕我直言,贵国的皇上对你并不信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