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零一章外交手段(下)
    胡小天此时正在府邸内接待一位访客,乃是大康郧阳太守姜正阳的特使祖达成,祖达成此次前来是为了借粮,大康国内饥荒,各地存粮告急,郧阳位于武兴郡西南三百里,郧阳陷入粮荒之中也有多时,姜正阳和胡小天此前并无交情,此时也是厚着脸皮前来借粮。

    胡小天最近一段时间已经接待了不少类似的特使,都是附近城邦的守将过来借粮的,胡小天也是疲于应付,这些人都听说他攻下了东洛仓,缴获了一批数目可观的粮草,来到这里之后,无非都是念在同僚的份上,恳请胡小天给予支援。

    胡小天对于这些同僚的要求一概拒绝,并非是他狠心,而是因为一旦开了先例,前来借粮者肯定会络绎不绝。开了口子容易,若是想扎上只怕就难了,反正都会得罪人,不妨一视同仁,全都拒绝。其实胡小天拒绝的也是理直气壮,当初大雍军队前来攻打他的时候不见有同僚前来相助,现在打赢了,所有人却都急着过来想从中分一杯羹,天下间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祖达成自然没有从胡小天这里得到满意的答复,叹了口气道:“胡大人,郧阳的粮草已经快用完了,将士们实在撑不下去了。”

    胡小天道:“祖先生,不是胡某冷酷无情,而是我的粮草也刚够下属三城军民使用,若是借给了你们,我们这边就要饿肚子,祖先生还是回去回禀姜太守。让他另图他法吧!”

    祖达成diǎn了diǎn头,知道多说也是无益,起身告辞。临行之前又道:“东洛仓乃大雍七大粮仓之一。藏粮颇丰,足够东梁郡和武兴郡两城军民使用,郧阳确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同为大康治下,还望大人念及同胞之情,我家大人说了,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胡小天道:“祖先生还是回去吧!”

    祖达成看出他心意已决。摇了摇头道:“大人真是铁石心肠!”言语中充满不悦之意。

    胡小天微微一笑并没有和祖达成计较,祖达成离去之后,一旁余天星感叹道:“真是难为了主公!”

    胡小天道:“任何时代都是一样。欠钱的才是大爷,一旦我将粮草借出去,再想要回来就难了。”

    余天星diǎn了diǎn头,觉得胡小天这番话虽然说得粗俗。可是却非常有道理。

    胡小天道:“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余天星道:“根据主公的意思已经将消息悄悄散布了出去。最近从周围城镇前来投奔的将士已有两万余人,通过严格筛选,目前已经有五千人加入庸江水师,在武兴郡开始接受训练。”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因为粮草短缺大康内部已经人心涣散,他们放出消息这边开始征兵,最近一段时间应者踊跃,按照胡小天和余天星的估计。目前的粮草可以养活七万兵马两年之用,除去他们原本的三万三千人。还可以征召近四万人,虽然暂时平息了一段时间,并不意味着战争就此远离他们,胡小天力争在春季之前征兵完毕,如果拥有了七万精兵,那么他们就可以基本在庸江两岸扎稳脚跟。

    此时梁大壮从外面进来禀报,却是大雍特使长公主薛灵君已经到了东梁郡城外十里,胡小天此前就已经接到了她要来出使的消息,这位长公主的胆子还真是不小,在西州坑害自己之后,现在居然还敢堂而皇之地前来出使,她就不怕自己会对她不利吗?想到这里,胡小天的唇角不觉露出一丝坏笑。

    梁大壮道:“少爷,要不要派人迎接?”

    胡小天道:“备马,我亲自过去接她!”

    余天星一旁笑道:“大康长公主此次前来必然是为了劝降。”

    胡小天笑道:“劝降就劝降,总比宣战要好得多,大壮,你去准备,今晚我要设宴为薛灵君接风洗尘。”

    薛灵君的车队距离东梁郡北门还有三里之时,却见北门打开,一队两百余人的黑甲骑兵团排着整齐的队列向这边迎来,为首一人身穿灰色武士服,外罩一件半新不旧的黑色披风,年轻英武的面孔之上绽放着阳光灿烂的笑容,不是胡小天还有哪个?

    薛灵君从车帘的缝隙中看到了胡小天,俏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心头也不由得一热,将车帘放下,娇躯在轺车内坐正。

    胡小天此时已经在前方勒住马缰,朗声道:“君姐大驾光临,小弟特地前来相迎!”

    薛灵君听得清清楚楚,他叫自己君姐而未称呼自己长公主殿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显然是别有用心,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跟他与众不同的关系。

    薛灵君在大雍的名声并不好,虽然拥有绝世美貌,却背负克夫的恶名,更有不少人在背后称她为大雍第一荡/妇,关于她的风流韵事更是广为传播,这群护卫薛灵君前来的武士已经有人开始猜测,难怪长公主会主动请缨前来,原来她和胡小天之间早有暧昧啊!

    薛灵君暗自吸了一口气,在和胡小天的几次交手中她并没有真正占到什么便宜,这小子虽然年轻,却是一只狡猾无比的狐狸,年纪轻轻就可以在大雍覆雨翻云,现在更将手掌伸到了大雍,每次和胡小天相见,这厮都会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是太监,到西川再见之时,他已经摇身一变成了大康未来的驸马爷,现在更是已经成为占据庸江三城的一方大吏,其中一城还是从大雍抢走的东南重镇,这样的发展速度实在是让人瞠目结舌。

    薛灵君自问对胡小天已经提起足够的重视,却仍然没有想到仍然低估了他的实力,她不由得生出这厮暴露出来的实力只是冰山一角的错觉,对他的认识越深越是觉得自己对他不够了解,越是觉得这厮莫测高深。

    薛灵君伸出纤纤素手掀开了车帘,露出一张颠倒众生的妩媚面孔,飘给外面的胡小天一个诱人的眼波,轻声道:“胡大人真是给面子,居然出门相迎!”

    胡小天笑道:“别人的面子我不肯给,可是君姐不同,君姐是自己人呢。”

    薛灵君道:“你打算就在这城外陪自己人聊天吗?”

    胡小天哈哈笑道:“失礼失礼,君姐勿怪,小弟看到君姐前来,欣喜若狂,开心的将正事儿都忘了,由我为君姐引路!”胡小天挥了挥手,随同他一起前来的二百名骑士在前方引路,胡小天陪伴在薛灵君的轺车旁,发现此次随同薛灵君前来的却是金鳞卫副统领郭震海,此前在西川,胡小天潜入燕王薛胜景所在驿馆救出维萨的时候,被摄魂师暗算,郭震海趁机偷袭将他的肋骨震断,胡小天始终没忘,今天在这里见到他,颇有些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意思。

    胡小天认得郭震海,郭震海却不认得胡小天,毕竟那日胡小天是经过易筋错骨改变形容的。

    胡小天向郭震海颔首示意:“郭副统领也来了,这次咱们刚好叙叙旧。”

    郭震海不明白他的意思,可薛灵君却听得明明白白,这小子该不是动了报仇的心思?在西川的那个晚上,胡小天救人之事薛灵君最清楚不过,还是她主动要求给胡小天当人质,助他逃离险境。

    一行人经由北门进入东梁郡,胡小天早已为薛灵君安排好了住处,就在东梁郡的东北角,一处六进六出的院落。

    胡小天让二百名骑兵在外面等候,翻身下马,看到薛灵君也从轺车上下来,一身男装打扮,少了几分妩媚脂粉气,却多了几分勃勃英姿,可能是并不适应这里湿冷的天气,薛灵君下车之后接连打了两个喷嚏,胡小天关切道:“君姐还是赶紧进屋吧,已经让人将火盆烧好了,千万别冻着了。”

    薛灵君抱怨道:“这东梁郡明明在大雍的最南边,天气却比雍都还要寒冷。”

    胡小天道:“潮湿的缘故,君姐适应之后就好。”陪着薛灵君一起走入院子里。

    薛灵君看到这套宅院虽然算不上富丽堂皇,可也收拾的干干净净,井井有条,心中倒也满意,在胡小天的陪同下来到她所住的内宅,进入内宅的三层小楼,推开房门走入其中,顿时感觉到一阵暖风拂面,却是胡小天早就安排的下人在这里提前燃起火盆,室内自然是温暖如春。

    薛灵君的俏脸上荡漾起温暖的笑意,她是个养尊处优惯了的人,生平爱洁,若非必要,她宁愿窝在京城的府邸中享受人生,岂肯跋山涉水来到大雍的最南端。

    薛灵君想要脱去貂裘,胡小天已经心领神会,抢先伸出手去,在帮助女人脱衣服这方面,这厮堪称老手。

    薛灵君一双美眸向跟进来的几名金鳞卫瞄了一眼道:“你们先出去吧!”

    郭震海躬身抱拳率领几人退了出去,他们刚刚离去,这边薛灵君的贴身侍婢剑萍又走了进来,剑萍是刚刚见到胡小天,一双眼睛似喜还颦地朝胡小天看了看。

    胡小天咧开嘴巴,露出满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剑萍姐姐,别来无恙?”

    还有八个小时这个月结束,恳请诸君将手中月票清仓!(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