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零一章外交手段(上)
    如果是别人对他说这番话,薛道洪早已拍案怒起,可是对李沉舟的这番话他却听得进去,叹了口气道:“朕是没想到秦阳明竟然如此脓包,集合近七万大军,非但没有拿下东梁郡,反而被胡小天夺了东洛仓,这废物自己还被俘虏了。沉舟啊!东洛仓乃大雍东南重镇,必须要抢回来,这次你一定要亲自领军,帮朕找回这个颜面。”

    李沉舟恭敬道:“陛下觉得,现在就算夺回东洛仓,里面的粮草军械还会原封不动地留在那里吗?”

    薛道洪愣了一下,缓缓摇了摇头,胡小天不是傻子,绝不会等着他再度集结兵马攻打东洛仓,等他们大军调度好再度攻城的时候,只怕东洛仓已经被胡小天搬成了一个空壳,就算他不能及时搬空,或许也会一把火将东洛仓烧了,让他们一无所获。心念及此不由得怒火填膺:“不杀此人,朕寝食难安!”

    李沉舟道:“陛下,唐伯熙攻打东梁郡,乃是我方违背和约在先,胡小天抢占东洛仓,却是大康撕毁了双方协议,道理在咱们这边。”

    薛道洪道:“大康?一个奄奄一息的弱国罢了,朕随时都可以灭了他!”

    李沉舟低声道:“陛下,黒胡人正在北方厉兵秣马调兵遣将,据悉很可能会有开春南侵的打算。”

    “什么?”薛道洪瞪大了双眼,刚刚登基就遇到这接二连三的麻烦,他的心情变得越发沉重起来。

    李沉舟道:“事有轻重缓急,想要解决问题,未必需要通过战争,胡小天之所以能够取得两场胜利,和他的战术有关。也和他的处境有关,陛下应该知道哀兵必胜的道理,胡小天被朝廷排挤,将他派到东梁郡,实际上跟流放差不多,他初到东梁郡根本无路可退。刚巧此时唐伯熙率兵征讨,他必竭尽全力与之抗争,背水一战的前提下,激发了他手下那帮将士的全部勇气。”

    薛道洪皱了皱眉头道:“怎么?你也替他说话。”

    李沉舟道:“陛下,不是臣替他说话,而是现在他在接连取得两场胜利之后,已经构筑起一片三角区域,东洛仓、东梁郡、武兴郡互为支撑,更抢到了东洛仓。拥有了足够的粮草和物资作为支撑,如今的实力已经有了本质上的腾跃。”

    薛道洪道:“就算他的实力有了增长,难道朕还灭不了他?”

    李沉舟道:“可灭,但是必然会付出相当的代价,更何况,一旦胡小天抵受不住压力,他可以退守武兴郡,我方即便是成功夺回江北两城。也必然会付出不小的代价。”他停顿了一下道:“皇上,朝中有不少大臣已经颇有微词。若是现在就展开一场夺城之战,若是短期内将双城拿下那还罢了,若是战况胶着,只怕这朝野之中会传出更多的流言蜚语,对皇上应该没什么好处。”

    薛道洪吸了一口气,他此前一心想着找回颜面。急于夺回东洛仓,攻占东梁郡,甚至连渡江南下的想法都有了,可是李沉舟的这通冷水让他开始冷静了下来,不错。发兵容易,可是如果短期内无法取胜,战斗陷入胶着,那么岂不是更让一些臣子取笑,自己登基没几天,便发动了三场战事,已经败了两场,就算第三场赢了,若是付出了相当的代价,恐怕也会影响到自己的威信。更何况北疆黒胡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现在就要进入严冬,并不是发动战争的绝佳时机。他沉吟片刻方才道:“依你之见,应该如何应对?”

    李沉舟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东南线的局势既然尘埃落定,陛下不如从外交入手,可派特使前往康都去面见大康皇帝,指责他破坏两国盟约,攻占我方重镇,龙宣恩昏庸无用,必然不敢和我大雍正面抗衡,我们可以趁机向他施压,让他下旨,要求胡小天将东洛仓双手奉还。“

    薛道洪道:“只怕他不肯吧!”

    李沉舟道:“以大康今时今日的国力,龙宣恩不敢不从,不但要求他归还东洛仓,还要让他将东梁郡也还给我们!”

    薛道洪道:“这只怕他不会答应。”

    李沉舟微笑道:“大康因为粮荒已经陷入困境,我们可以用以粮易地的条件来诱使他答应,真正的目的却是要釜底抽薪,让胡小天失去背后的支撑。”

    薛道洪目光一亮,若是在外交上施压,可以逼迫龙宣恩服从,那么岂不是免却了兵戈相见?如果当真可以达成所愿,两次败给胡小天的颜面就全都找回来了。他diǎn了diǎn头,有些顾虑道:“胡小天摆明了是要割据自立,若是他不听龙宣恩的号令怎么办?”

    李沉舟道:“他若不听就是公然反叛,龙宣恩不会饶了他。陛下何必将眼光放在他的身上,被狗抢走的东西,咱们可以找主人要回来,您说是不是?”

    薛道洪此时已经完全明白了李沉舟的意思,不错,现在自己不适合再兴战事,胜了固然好说,可是万一战况并不理想,自己的执政能力必然遭到臣民的质疑,自己刚刚即位,难免会被人拿来和先帝比较,薛道铭多少还有些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能力和父皇想比有着不小的差距,正因为如此,掌控权力,让臣民服从自己的统治才是重中之重,李沉舟提出以外交手段解决目前危机的做法不失为一个上佳的选择。

    薛道洪道:“可是,派谁去康都合适呢?”

    李沉舟主动请缨道:“微臣不才,愿亲往康都出使,面见康王,力求顺利解决此事,为陛下分忧。”

    薛道洪diǎn了diǎn头道:“好!沉舟,辛苦你了!”

    李沉舟心中暗忖,此次前往康都刚好去见一见自己素未谋面的父亲,不知老人家如今身体怎样,是否安好,想起即将到来的父子相会,李沉舟内心中不由得一阵激动。

    李沉舟又道:“陛下还需双管齐下,臣前往康都出使是一,还要同时派出使臣前往东梁郡一趟。”

    薛道洪道:“你是让朕主动找他和谈?”

    李沉舟摇了摇头道:“出使的目的是为了探听胡小天的虚实,能够让他屈服当然最好,要搞清楚胡小天真实的用意,可以表面许以高官厚爵,假意策反。”

    薛道洪diǎn了diǎn头:“他若是肯归顺大雍,朕或许可以考虑网开一面,对他既往不咎,只是派谁去合适呢?”

    李沉舟道:“燕王爷好像和胡小天是八拜之交呢。”

    薛道洪道:“朕也这么想。”

    薛道洪虽然想让薛胜景前往东梁郡出使,可是薛胜景似乎提前猜到了他的意图,从宫中回去之后就抱病在床,据说病得不轻,连下床走路都不能了,薛道洪对这位皇叔的狡猾也是早有领教,无奈之下只能再想他人,没想到长公主薛灵君居然主动请缨愿意出使东梁郡,薛道洪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她的请求。

    薛灵君抵达东梁郡之时已经是寒冬腊月,虽然从北方一路而来,可是到了庸江边缘,却觉得这边的天气比起雍都还要寒冷,皆因雍都的天气干燥,而东梁郡这边因为靠近庸江江畔,冬季湿冷,这样的天气让人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薛灵君此次前来东梁郡带了一支五百人的卫队,其实她本来不想这么多人陪同前来,是太后担心她的安全,非要做足防备措施。薛灵君倒不怕胡小天会为难自己,胡小天虽然狡诈,可是对待自己还算不错,想起在西州发生的那些事,薛灵君的唇角露出一丝诱人的笑意,不知胡小天会不会因为此前发生的事情记恨自己,按理说应该不会,胡小天的心胸没那么小。

    虽然知道胡小天很有本事,可是薛灵君却没想到他的能耐居然如此之大,现在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抢了大雍的东洛仓,这次代表大雍而来,可谓是肩负重任而来,她要试探出胡小天真正的想法,临行之前,薛道洪让她尽量劝服胡小天归顺,薛灵君虽然一口应承下来,却觉得没有太大的可能,胡小天应该是个不甘心居于人下的角色。

    东梁郡已然再往,官道之上,可以看到不少路人,问过之后才知道,这其中多半都是离开东梁郡逃避战乱的百姓,这些百姓本以为东梁郡会被雍军攻破,所以才舍弃家园躲避战火,可谁曾想胡小天居然再度击败了大雍军队,眼看一年最冷的时节就要到了,离家的百姓无法顺利进入大雍境内,多半选择返回东梁郡,这两日正是返回的高峰。

    胡小天对这些百姓也本着来去自由的原则,离开他不阻拦,回来他双手欢迎,更何况他成功占领东洛仓之后,一直困扰他的粮草问题已经得到了根本解决,接连两场以少胜多的战役,让东梁郡的百姓开始对这位新任城主产生了信心。

    距离本月结束只剩下一天时间了,大家手里的月票过期作废,投给章鱼吧!(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