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百章集思广益(下)
    薛道洪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朕找你们来,不是要追责治罪,而是要你们出出主意,现在应该采取何种对策?”

    黄北山再度沉默了下去,他可不敢再随便出主意。太师项立忍也不说话,皇上找自己来作甚?他根本不信任自己,今天把自己和七皇子薛道铭同时叫来,难道想让他们去堵这个漏洞?这件事可是吃力不讨好,搞不好就是一个圈套。

    薛道铭看到皇兄的目光投向自己,马上道:“皇叔见多识广,还是听听皇叔的意见吧!”这种时候唯有薛胜景和薛灵君两人说话最为稳妥,其他人都不方便提出意见。

    薛胜景还在那里擦汗,听薛道铭这么说,叹了口气道:“我又不懂打仗,让我说,我又该从何说起?”

    薛道洪道:“皇叔,朕记得您和胡小天乃是八拜之交。”

    薛胜景心中暗骂,老子跟他结拜乃是虚与委蛇,应景之策,难不成这件事还成为你阴我的把柄了?他脸上堆笑道:“我跟他结拜,全都是先皇的主意,利益之交,哪有什么兄弟之情!”他何其狡猾,所有事情都推给了死去的皇兄,反正死无对证,你薛道洪再能耐,总不至于把你老爹从皇陵里挖出来当面对质。

    薛道洪抿了抿嘴唇:“皇叔,朕并没有质疑你的意思,只是想征求一下你的看法。”

    薛胜景道:“看法倒是有一些,不过现在不方便说,还是让他们先说。黄北山,你说!”

    黄北山吓得一哆嗦,满头都是大汗:“臣……臣以为还是先将战况搞清楚,再……”

    薛道洪气得霍然站起。指着黄北山骂道:“混账!你身为兵部尚书,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战况?近七万大军不战而溃,东洛仓被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夺走了,还要怎么搞清楚?朕在这宫中呆着都比你要清楚!现在朕最清楚得就是,你根本不配当这个兵部尚书!”

    黄北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臣自知罪孽深重,任凭皇上发落。臣绝无半句怨言。”

    “你敢吗?”薛道洪用力一挥手:“滚!马上从这里滚出去,朕不想再看到你!”

    黄北山稀里糊涂地被罢免了官职,好歹薛道洪还没一怒之下砍了自己的脑袋,他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仓皇离开了丰和宫。

    薛道洪缓步走下王座,来到薛道铭的面前:“道铭!朕想将这件事交由你来处理。”

    薛道铭心中一沉,他可不认为薛道洪这么做是对自己的信任,难道他是要借此机会对自己下手了?慌忙道:“陛下!不是道铭不从,而是道铭正在为父皇服丧。孝期未满,怎可离京。”

    薛道洪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道铭,东洛仓失守非同小可,处置不好,或许会对我大雍国运造成深远的影响,为父皇服丧的事情,朕可安排其他的兄弟去做。东洛仓这件事却必须要由你亲自前往,咱们这些兄弟之中。朕最信任的那个人始终都是你啊!”

    薛胜景一旁听着,心中暗自感叹,薛道洪没有先皇的智慧,却将先皇的阴损学了个十足,薛道铭若是接下这个差事,恐怕麻烦就大了。若是在此事的处理上有所闪失,别说是皇族的身份,只怕连性命都保不住。

    薛道铭当然知道皇兄的打算,始终没有吐口答应,目光向太师项立忍那边看了看。项立忍心说你别看我,我现在也是自身难保,他这会儿想通了一个道理,皇上叫他来也是有原因的,秦阳明是他一手发现提拔的将领,恐怕薛道洪叫他过来是为了跟他算账。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薛灵君此时开口说话了:“陛下,我看此事并不妥当。”

    薛道洪微微一怔,两道浓眉皱了起来,以这样的表情来表达自己的不悦,自己的这位姑母大人过去深得父皇器重,可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坐在龙椅上的是自己,她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的决定并不妥当,岂不是当众跟自己作对?然而薛道洪也不至于当场跟她反目,薛灵君并不简单,她的背后有一帮老臣的支持,还有老太后的力撑,代表着大雍皇族内部一股相当强大的力量,自己登基伊始,立足未稳,还需要她及背后势力的支持。

    薛道洪道:“姑母大人觉得朕有何不妥之处不妨直说!”说得虽然委婉,却已经将心中的不悦表露无遗。

    薛灵君道:“有些话,还是咱们单独说吧!”她向薛胜景道:“二皇兄请留下!”

    薛道铭和项立忍听她这样说不由得打心底松了口气,不过他们还不敢马上就走,直到薛道洪应允之后,方才告辞离开。

    薛胜景的表情显得有些无奈,他不知这位皇妹为何要让自己留下,目前的这个烂摊子,他可不想掺和。

    薛灵君道:“陛下,您是想武力收回东洛仓吗?”

    薛道洪道:“胡小天胆大妄为,重创我南阳水师,偷袭我东南重镇,一个奄奄一息的大康,朕不发兵打他们就有好生之德了,他们居然敢主动登门挑衅,朕不灭此人,怎能咽下心头的这口气?”

    薛灵君道:“陛下,现在绝不是大举南攻的时候,而且这两场战事的起因并不在胡小天一方。”

    薛道洪听到这里再也无法抑制住心中的愤怒:“够了!”

    薛灵君的话被他粗暴打断,不由得咬了咬樱唇。

    薛道洪道:“你别忘了你是朕的皇姑,你是大雍的公主!”薛灵君居然为胡小天说话,让薛道洪有些出离愤怒了。

    薛胜景一旁细声细气道:“皇上息怒,我看你姑姑不是这个意思。”

    薛灵君却没有被薛道洪的雷霆震怒吓住,轻声道:“皇上难道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

    薛胜景转身走向龙椅,薛胜景向薛灵君投过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这种时候多说无益,薛道洪并不是个能够虚心听取他人意见的明君。

    薛灵君道:“皇上既然不愿听,那么我也就不必惹皇上烦恼,告辞了!”

    薛道洪没有转身,冷冷道:“不送!”

    薛胜景连话都不多说一句,紧跟着薛灵君的脚步就走。

    薛道洪等到两人离去之后,方才转身坐在龙椅之上,双目之中几欲喷出火来,就在此时,一名小太监匆匆奔了进来,看到他的表情犹豫了一下,然后方才通报道:“启禀皇上,李将军回来了!”

    薛道洪听到李沉舟回来的消息,激动地霍然站了起来:“你说什么?李沉舟回来了?在哪里?快!快请他进来!”

    李沉舟是在接到薛道洪的紧急传召之后,即刻从北疆返回雍都,日夜兼程,披星戴月,在返回的途中已经听说了东洛仓失守的事情,因为情况紧急,李沉舟甚至没有顾得上回府去见妻子,就直接赶到了皇宫。

    李沉舟的到来对薛道洪而言如同一场及时雨,接连的挫败已经让他陷入一筹莫展的境地,身边的臣子虽多,却无人可以给他提供有益的建议,其实这怨不得臣子,朝臣之中的确有明哲保身者,也有悄然观察新君执政能力者,但是其中并不缺乏直言敢谏之人,但是薛道洪生性多疑,他很难相信别人,尤其是听不得逆耳忠言,刚才长公主薛灵君的那番话就已经触怒了他。

    不过李沉舟是个例外,薛道洪对李沉舟一向信任,从未怀疑过李氏对自己的忠心。

    李沉舟见过薛道洪,薛道洪对他也表现出与众不同的礼遇,亲自走下王座,双手扶住李沉舟的肩头道:“沉舟,你可算回来了!朕这两天真是心急如焚,满朝文武多得是庸碌无为之辈,朕能够信任的也只有你了。”

    李沉舟闻言露出一丝淡淡笑意,心中却有些无奈,他和薛道洪自幼相识,对这位新君性格中的缺diǎn了然于胸,新君上位,急于证明自己的实力,可是薛道洪生性多疑,对先皇旧臣不敢报以完全的信任,生怕委以重任所托非人,反倒危及到他来之不易的皇位。其实此次北疆劳军原不必自己亲自前去,是薛道洪对尉迟冲的忠心存疑,所以一定要自己前去北疆调查尉迟冲的布防情况,并试探他对新君的态度。

    李沉舟道:“陛下,臣回来晚了!”

    薛道洪道:“回来就好,朕一肚子的烦心事,就等你帮我出主意呢。”

    君臣两人坐下,李沉舟回来之前已经将新近发生在南线的两场战役了解清楚,恭敬道:“陛下,臣以为,唐伯熙攻打东梁郡实属冒失之举。”唐伯熙和李沉舟交情匪浅,交情是一回事,事实又是另一回事,李沉舟并不是一个会为交情而隐瞒事实的人。

    薛道洪道:“朕当然知道,他之所以打这场仗,也是为了攻下东梁郡给朕做贺礼,也是要借此振奋军威。”

    李沉舟却将唐伯熙发兵的动机看得清清楚楚,唐伯熙是为了讨好新君,为了一己私利,盲目发动一场战争,又担心同僚分薄自己的功劳,独自从水路进攻而没有向他人寻求支援,这才导致了唐伯熙的惨败,唐伯熙已死,李沉舟在这件事上还是留有情面的,低声道:“唐伯熙落败之后,陛下不该仓促用兵。”(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