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九十九章上兵伐谋(上)
    还好诸葛观棋和展鹏全都是心明眼亮之人,这种时候自然会选择忽视,只当没有看到就好。

    胡小天微笑diǎn了diǎn头道:“维萨,原来你也在呢。”

    诸葛观棋微笑道:“维萨姑娘过来探望贱内,来带来了一些礼物,胡大人闻到的肉香就是了。”

    维萨红着俏脸道:“不妨碍你们聊天了,我去做饭。”

    胡小天将展鹏介绍给诸葛观棋认识,展鹏跟来原是为了保护胡小天,其实他也明白,以胡小天今时今日的武功早已不需要自己保护,也适时向两人告退。

    诸葛观棋将胡小天请到自己的书斋内,两人来到火盆前坐下,诸葛观棋道:“恭喜胡大人了!”

    胡小天淡然笑道:“多亏了先生啊!”

    诸葛观棋微笑道:“大人千万别这么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次我真没有帮到什么大忙,只是提前透露了一些天机给大人,其实即便是我不说,大人还是一样取胜。”

    胡小天道:“我这次来是想喝观棋兄的那坛美酒的。”

    诸葛观棋道:“已经让贱内去准备了。”

    说话间看到洪凌雪和维萨两人依次走了进来,一人手中端着刚刚做好的几样小菜,一人拿着一个铜盆,铜盆内盛满了热水,洪凌雪将铜盆放在红泥火炉之上,然后再将装有美酒的铁壶置于铜盆之中。

    胡小天招呼道:“嫂夫人、维萨,你们一起来吃。”

    洪凌雪微笑搂住维萨的腰肢道:“我们有些私房话要说,可不想让你们这两个大男人听到。”她秀外慧中,当然明白什么时候应该在场,什么时候应该选择回避,维萨美眸看了胡小天一眼。目光中充满了欲说还休的留恋。

    随着铜盆内水温的上升,诱人的酒香升腾而起,很快就充满了这间狭小的书斋,胡小天的目光轻松而明亮,诸葛观棋拿起酒壶,在两人面前的杯中斟满美酒。洁净修长双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胡小天端起酒杯和诸葛观棋同时一饮而尽,酒味浓郁,多年的封存窖藏已经化去了酒中的烈煞之气,香气馥郁,萦绕喉头,久久无法散去,饮入腹部,又随着体温升腾而起,当真是荡气回肠。胡小天体会了一会儿酒香。方才赞道:“果真好酒!”

    诸葛观棋微笑道:“饮酒最关键的却不在酒,而是在乎心情,观棋之所以没在战前请大人饮酒,是因为大人那时的心情和现在千差万别,自然品味不出现在这种味道。”

    胡小天笑道:“观棋兄的每句话都是那么的发人深省。”

    诸葛观棋笑道:“哪有那么的高深莫测,是大人想多了。”他又将两杯酒满上。

    胡小天道:“依观棋兄所见,大雍方面在失去东洛仓之后会有何反应?”

    诸葛观棋道:“国君的态度决定国家的态度,若是薛胜康在位。只怕大人的处境就危险了。”

    胡小天听出他话里的弦外之意,现在是薛道洪当政。也就是说自己的处境要好上许多。他诚恳道:“此战取胜之后,我反倒感到迷惘起来,虽然接连取得了两场胜利,可是大雍又岂肯善罢甘休,只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样下去。岂不是始终都要面对他们的反扑,何时才能有消停之日?”

    诸葛观棋笑道:“大人,可否告知我你心中的想法?”

    胡小天道:“虽然取得了两连胜,可是我方的真正实力仍然无法和大雍抗衡,大雍吃亏在轻敌。而且这两场战役的指挥者都有些流于平庸,一旦他们重视起来,只怕我们就会面临空前的压力,不瞒观棋兄,我已经让人尽快将东洛仓内的物资转移,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诸葛观棋道:“大人考虑得也算周全。”

    胡小天道:“好不容易才夺得了东洛仓,我实在不想再送出去,可是大雍方面又岂肯甘心,这样打下去,我们的将士终有疲惫不堪的时候,双方实力差距实在太大。”

    诸葛观棋道:“东洛仓即便是还回去也只剩下一个空壳,大雍即便是收回了东洛仓也未必肯就此罢休,假如他们继续向东梁郡进军,大人是不是一样给了他们,然后退守江南,立足武兴郡再图发展?”

    胡小天咬了咬嘴唇道:“实不相瞒,我的确有了这样的想法。”

    诸葛观棋道:“两场胜利的确代表不了什么,可是让大雍方面认清了大人的实力,也让这三城的百姓对大人产生了敬畏和信心,大丈夫能屈能伸,适当地退让的确能够保存实力,可是大人据有的土地实在有限,有没有想过一旦退守江南,您的背后还有朝廷,朝廷对您最近的作为又会抱有怎样的态度?”

    胡小天暗自吸了一口冷气,不错,龙宣恩虽然至今没有降罪于自己,可是并不代表他认同自己的做法,之所以能够让老皇帝对自己忌惮,是因为自己现在据有庸江两岸双城,老皇帝若是逼急了自己,不排除自己投向大雍的可能,现如今攻陷东洛仓之后,已经让自己和大雍方面势同水火,大雍若是发兵,不排除老皇帝釜底抽薪的可能。

    诸葛观棋道:“大人说得没错,将士们不可能连番作战,不停战斗下去,终有疲惫不堪的时候,所以想要休兵停战,就必须求和。”

    胡小天还以为诸葛观棋能够提出让他惊艳的建议,却想不到他提出求和,心中不免有些失望,苦笑道:“观棋兄,现在就算我想求和,大雍也不会答应,就算他们答应,必然也会让我割地赔款!”

    诸葛观棋不慌不忙端起酒杯道:“求和却不能牺牲自身的利益,不然还不如全力一战。”

    胡小天心中一动:“观棋兄,如何能够不让步又达成握手言和的目的?”说出来容易,可真正要是做起来,似乎没有任何可能。

    诸葛观棋道:“大雍虽然强大,可是他们朝堂内部也是危机重重,大人有没有想过,唐伯熙因何会发兵三万攻打东梁郡?”

    胡小天笑了起来,这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事情,唐伯熙胆敢违背两国协议,无非是想拿下东梁郡取悦新君。

    诸葛观棋又道:“如果说唐伯熙攻打东梁郡乃是为了邀功,而秦阳明召集大军攻打东梁郡就不仅仅是为了报复,而是因为南阳水师的大败,重挫了新君的颜面,所以大雍新君薛道洪急于通过这场战争来找回颜面,唯有胜利方能洗刷耻辱,唯有胜利方能让他在臣民的心中迅速建立起威信。”

    “看来这两次等于连续打了薛道洪的脸面,让他在臣民面前颜面尽失了。”

    诸葛观棋微笑diǎn头:“几家欢乐几家愁,新君登基立足未稳,臣民对新君多半都抱着考校的眼光,这两次的挫败,必然影响到他在臣民心目中的地位,而朝内的一些其他势力十有八九会蠢蠢而动。”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薛胜康生前就在薛道洪和薛道铭两人之间举棋不定,他突然驾崩,皇位落在了薛道洪的手上,想必七皇子不会甘心。”

    诸葛观棋道:“新君上位,最忌轻率征讨,须知攘外必须安内的道理,薛道洪连大雍朝廷内部都没有完全掌控,就轻率出兵,他若胜了,会有人说他好大喜功,他现在败了,就会有人说他昏庸无能,远不及先皇之神武英明,薛道洪现在想必后悔的很,失去东洛仓已经将他推到了一个极其尴尬被动的局面。几场战争的胜负影响不到大雍的大局,可是却能够动摇新君的统治。”

    胡小天因诸葛观棋的这番话双目一亮,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薛道铭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诸葛观棋道:“放眼中原列国,强者轮番登场,可是这数百年来,却都是强而不雄、雄而不霸,霸而不王!大人有没有想过是什么缘故?”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在这方面他并没有太深入的思考。

    诸葛观棋道:“因为列国称强,首要强兵,认为兵强而国强,想要征服他国首先想到的就是用兵,却在不知不觉中走入了下乘。”

    胡小天道:“愿闻其详!”

    诸葛观棋拿起酒壶,再度将他们面前的酒杯添满:“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大雍两次落败都是因为这个缘故,想要征服一个国家,未必需要用兵,以眼前的时局为例,大康国运萧条,灾荒不断,百姓流离失所,四处逃难,大雍原本可以趁机雄霸天下,可是却错失良机,皆因大雍皇上首先想到的是用兵,用兵固然可夺人之城,抢人之地,灭人之国,可是却容易留下仇恨的种子。大雍所采取的方法乃是落井下石,联合大康周边诸国,断绝大康的粮源,封锁各国边境,禁止大康百姓进入他国避难。这样做虽然可以使大康的国力进一步衰落,可是却总会激起一些人的奋发和抗争,大人就是如此。”

    祝各位中秋佳节快乐,阖家团圆,万事如意!(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