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九十八章被逼无奈(下)
    常凡奇越发觉得胡小天阴险至极,他这么一说仿佛跟自己早已串谋似的,可他也明白现在就算再辩驳也是无用,老娘在胡小天的手上,自己被人家吃得死死的,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

    胡小天来到秦阳明面前,笑眯眯望着秦阳明道:“这位就是秦大将军了!”

    秦阳明怒道:“卑鄙小人,只会利用宵小手段,是男人的话,为何不敢堂堂正正两军对垒,跟我沙场上见个输赢!”

    胡小天呵呵笑道:“堂堂正正?你秦大将军集合七万兵马来对付我,也敢说堂堂正正?”

    秦阳明道:“胡小天,你胆敢侵犯我大雍边境,破坏两国和平协议,可知信义为何物?如此背信弃义,又有何脸面去面对天下人?”

    胡小天笑道:“秦将军的口才比带兵要厉害得多,背信弃义的不是我,乃是你们大雍,唐伯熙携三万水师率先侵犯我境意图攻占东梁郡,抢我国土,虐我百姓,我身为东梁郡城主,率军迎击有何不对?你口口声声说什么信义,你若是懂得信义廉耻,为何又要组织大军攻打我境?这边跟我交换俘虏,背地里却组织大军意图血洗我城池,这便是你所谓的道义?知不知道你为何落败?就是因为道义始终都在我的一边!”

    秦阳明道:“你以为夺了东洛仓,此事会就此完结?”

    胡小天道:“以后的事情你无须担心,你也没有担心的资格,一个败军之将,我放你回去,只怕薛道洪也会要了你的性命,想不到大雍的将领全都是如此脓包。你比唐伯熙更甚!”

    秦阳明被胡小天羞辱得满脸通红,恨不能一头撞死当场,自己这场仗打得实在太窝囊了,近七万大军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在东洛仓和东梁郡之间疲于奔命,到最后非但没有攻下东梁郡。反而连他们的军事重镇东洛仓也失去了,胡小天说得没错,自己比唐伯熙更加无用。

    胡小天让展鹏先将秦阳明押走,来到常凡奇面前道:“常将军,不好意思,今日之事实在是无奈之举,胡某绝无伤害老夫人之意,现在老夫人还在尊府内静养,将军随时可以回去探望她。”

    常凡奇听到母亲无恙。暗暗松了口气,可想起自己现在的境况,又不由得悲从心来,因为胡小天的要挟,自己做出了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以秦阳明为人质换取了母亲的平安,自己还有何颜面去面对朝廷。

    常凡奇默然不语,转身就走。

    展鹏本想让人跟上去。胡小天却用目光制止了他,低声道:“让他去吧。他现在已经是走投无路。”

    梁英豪此时匆匆来到胡小天的身边,面露喜色道:“主公,雍军好像开始退兵了。”

    胡小天淡然笑道:“他们没有选择了!”抬头看了看仍然潇潇洒洒的冰雨,这场雨不知要下到什么时候,雍军气势汹汹而来,他们不但败在余天星和朱观棋的计谋之下。更是败在天意之下,天有不测风云,这恶劣的天气对守方有利,顺应天时甚至可以抵上百万大军。

    胡小天重新登上箭塔,望着已经开始缓缓撤退的雍军。这次显然是全面撤退,雍军并没有留下任何人马驻留,因为他们担心胡小天一方会集合优势兵力进行一次歼灭战,这场战争他们失去了主将,失去了重镇东洛仓,但是尚可庆幸得是,并未造成太大的人员死伤,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身边的赵武晟长舒了一口气,这场仗赢得凶险,赢得漂亮,他真正开始相信胡小天是个有大气运之人。

    胡小天笑道:“武晟兄叹什么气?”

    赵武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不瞒大人说,我本以为这场仗会打得非常艰难。”

    胡小天道:“无论怎样,咱们毕竟赢了。”

    赵武晟道:“东洛仓对大雍来说极为重要,他们绝不会甘心将东洛仓拱手相送,用不了太久就会集结大军卷土重来。”

    胡小天道:“有了粮草,咱们还怕招不到兵马?有了军队,咱们还怕跟他们打仗吗?”

    赵武晟因为胡小天的这番话豪气顿生,重重diǎn了diǎn头道:“武晟必为大人赴汤蹈火,冲锋陷阵。”

    胡小天道:“我信!不过你好像有些事情没跟我说实话啊!”

    赵武晟闻言大惊失色:“大人何出此言,武晟对大人绝无异心!大人若是不信,武晟愿一死铭志。”

    胡小天笑道:“犯得着这么夸张吗?我只是觉得当初你在武兴郡跳出来帮我,背后或许还有其他的原因吧?”

    赵武晟这才知道胡小天说的是什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大人,没有其他的原因。”

    胡小天指了指他的鼻子:“你啊,你啊!我若是想知道,总有办法让你跟我说实话,你现在不说,将来我可饶不了你。:”

    赵武晟满面尴尬道:“大人,末将答应过了别人,自当信守承诺,还望大人体谅武晟的苦衷。”他这么说等于已经承认了胡小天的猜测,在他的背后果然有人推手。

    胡小天心中明白,赵武晟当初之所以站出来帮助自己,肯定是因为姬飞花的缘故,应该是姬飞花让赵武晟不得泄露此事,所以赵武晟至今不肯言明,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也没有继续追问,心中对姬飞花充满了感激之情,轻声道:“抢了东洛仓,的确捅了一个马蜂窝,这两天,趁着他们的大军没有到来之前,咱们尽快将东洛仓的粮草转运回去。”

    赵武晟道:“我看雍军短时间内不会攻来。”

    胡小天微笑道:“管他呢,打仗这种事能免则免,最好是相安无事。”

    赵武晟心中暗忖,未来的这场战争只怕难以避免了,相安无事更是没有可能,大雍在接连两次的战斗中吃了大亏,不但损兵折将,现在竟然连东洛仓这个东南重镇也丢掉了,意味着东南战线的补给全面告急,大雍岂肯就此偃旗息鼓,无论在颜面上还是在战略上都会尽快扳回这一城。胡小天应该考虑到了这一层,所以才做出尽快将东洛仓内的战略物资转移的决定。

    不过对他们来说,现在的局面无疑已经改善了许多,目前三城在握,此前困扰他们最大的粮草问题也一次性得到了解决,以东洛仓的粮储,可以让他们的将士百姓在三年**食无忧,解决了这个后患,他们方才可以腾出手来专心发展内政扩充兵力。

    胡小天考虑的要比赵武晟更远,虽然这场战斗打得顺利,如愿以偿地攻占了东洛仓,可是并不意味着他们面临的压力消失,以他们目前的实力,还无法和大雍抗衡,此前的两次战斗之所以能够取得全胜,一是因为己方战术得当,筹划缜密,还有一个原因和大雍方面将领的轻敌平庸有关,大雍不乏出色的将才和谋士,在遭受两次挫折之后,必然会引起他们足够的重视,下次如果再度发兵前来,只怕想要应付已经没有那么容易。胡小天已经做好了万不得已退守武兴郡的准备,凭着东洛仓取得的军粮物资,已经足够他们在这片区域生根发芽。

    接连两次的大胜让东梁郡的百姓都开始迷惑起来,他们过去以为胡小天必败无疑,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大雍的兵马赶出东梁郡,赶回庸江南岸,可是没想到,胡小天先破大雍三万水军,再退大雍七万联军,这两场战斗无不是以弱胜强,非但没有被打得落荒而逃,反而趁机抢占了大雍东南重镇东洛仓,将东洛仓、东梁郡、武兴郡这三城连为一体,在庸江下游流域形成了一个跨越两岸的三角区域,三城之间守望相助,互为补充,让昔日孤零零的东梁郡拥有了两个强有力的支撑,如同增添了两条腿一样,整个版图全然不同,焕发出全新的气象。

    雍军撤退之后,冰雨如故,下了整整一天一夜方才停歇,胡小天将东洛仓交给赵武晟和熊天霸驻守,率领展鹏等人返回了东梁郡。

    雨过天晴,气温却骤然寒冷了许多,庸江的边缘地带已经开始结冰,地面上积雪未融,却又因为冻雨而凝结了一层厚厚的冰甲,走在其上湿滑非常,东梁郡的大街上随处都可看到不慎跌倒的人们。

    胡小天返回东梁郡之后并没有前往府邸,而是直接去了朱观棋家中,还没有走入他的院子里,就闻到一股诱人的肉香,胡小天用力吸了口鼻子,看到院门大开,朱观棋拿着笤帚正在院中扫雪。

    胡小天笑道:“观棋兄,你不够厚道啊,趁着我离开东梁郡,自己偷吃好东西。”

    诸葛观棋听到他的声音,抬头一望不由得笑了起来,此时从厨房内奔出一位明艳照人的金发少女,冰蓝色的美眸中荡漾着欣喜的光芒,宛如秋日阳光那般灿烂:“主人!你回来了!”距离胡小天面前五尺左右,又意识到胡小天的身后还有展鹏跟着,朱观棋也在身边,硬生生停下脚步,白雪般娇艳的肌肤蒙上一层嫣红,神态也变得忸怩起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