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九十七章一夫当关(上)
    白腊口大雪飘飘,赵武晟站在山丘之上,静静观望着下方道路的情景,此时斥候来报,约有一万多雍军从东梁郡方向全速向白腊口进军,应该是前往东洛仓增援。

    赵武晟diǎn了diǎn头,正准备传令下去做好迎击的准备,此时又有斥候来报,却是东洛仓方面传来好消息,胡小天已经顺利占领了东洛仓。

    赵武晟听闻这个消息惊喜万分,胡小天真乃神人也,他本来对这个大胆的计划不敢抱有太多的厚望,却想不到胡小天居然真将一切变成了现实,没有人比赵武晟更懂得东洛仓在这一带的战略意义,占领东洛仓就可以和东梁郡构筑一条完整的防线,更重要的是,东洛仓内的粮草辎重足够他们以后的立足发展。

    赵武晟准备下令撤退,可根据刚才斥候的禀报,增援雍军前进速度很快,恐怕他们无法顺利完成撤离。

    赵武晟斟酌再三,大声道:“熊天霸!“

    “在!”熊天霸威风凛凛出现在他的面前。

    赵武晟道:“大人已经顺利攻克东洛仓,我们即可要前往东洛仓与大人会合,现在从东梁郡有一支万余人的援军赶来,我等想要从容撤退就必须有人负责阻截,拖慢他们的行军步伐。”

    熊天霸笑道:“这有何难,赵将军,小事情交给我吧!”

    赵武晟用力diǎn了diǎn头道:“好!你需要多少人马?”

    熊天霸道:“一百人足矣!”

    “什么?”赵武晟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熊天霸自然有他自己的道理:“既然是阻击多了也没用,一百人就能够守住白腊口,他们反正也不清楚俺们的底细,我拖得他们一刻,你们就多争取一刻的时间,等差不多我带这些兄弟就逃。”

    赵武晟不禁笑了起来。熊天霸倒是个粗中有细的人物,表面上显得鲁莽,其实他对面临的形势,应该采取的战略清楚得很。

    赵武晟diǎn了diǎn头道:“熊天霸,给你一百名轻骑兵,尔等只需拖慢他们行进的步伐。切忌不可贪功恋战,务必要保证自身安全。”

    熊天霸笑道:“放心吧,俺心里有数!”

    赵武晟此时方才留意到熊天霸锁骑乘得居然是胡小天的坐骑小灰,原来熊天霸缺少坐骑,胡小天此次出征之前将小灰借给了他。赵武晟向熊天霸diǎn了diǎn头道:“我在东洛仓等你的好消息!”他马上传令撤军。

    黄诚信率领的这一万五千军从东洛仓冒雪赶到了东梁郡,可攻城刚刚开始,就得知东洛仓被攻的消息,又率领手下将士匆匆赶回东洛仓增援,这一万五千名士兵疲于奔命。此时已经疲惫不堪,无不心中叫苦,却不敢有丝毫怠慢,因为他们都清楚东洛仓的重要性,若是东洛仓丢了,恐怕大家都要倒霉。

    前方就是白腊口,一旁副将向黄诚信道:“将军,兄弟们全都又累又困。已经有不少兄弟支撑不住倒下了,是不是休息一下再走?”

    黄诚信怒道:“若是丢了东洛仓咱们全都要死。跟不上的让他们自生自灭,胆敢抗命逃走的斩立决,所有人继续行军,不得怠慢!”

    白腊口处突然亮起了百余支火炬,一员黑盔黑甲的武将纵马奔上高岗,双手各拎着一只大铁锤。冲着前方人潮涌动的雍军队伍大吼道:“呔!尔等给我听着,东洛仓已经被我大康攻克,尔等识相的话给我有多远滚多远,谁敢越过这白腊口,就让他成为俺家锤下之鬼!”

    熊天霸的声音如同炸雷一般。这白腊口本身地形特殊,入口大向里却是越来越小,如同一个喇叭般的形状,拥有良好的扩音效果,熊天霸的声音经过喇叭口的外放,更是如同霹雳一般震撼。

    雍军有一万多人虽然心头震撼,但是毕竟人多,不会产生太多的恐惧,可战马却不同了,不少马匹竟然被熊天霸的声音所震慑,吓得咴律律嘶鸣起来,一匹战马突然受惊,猛然撅起后蹄,将马鞍上的将领掀了下去,那将领措手不及,一头栽倒在地上,刚巧撞在一旁岩石的棱角之上,竟然被撞得脑浆迸裂而死。

    这样一来雍军惊惧更甚,这人究竟是什么人物,竟然一嗓子就害死了他们的一名将领。

    黄诚信勃然大怒,他沉声道:“付平,去结果了他的性命!”身边身高丈二的魁梧大将付平得令,催动胯下大黑马,挥舞手中的双锤向白腊口冲去。

    付平也是东洛仓以勇猛著称的大将,据称武力仅次于常凡奇,更巧得是他使用的武器也是双锤,不过他的这对是紫金锤,每一只大锤的直径都在一尺半左右,做工精美,夜色之下金灿灿极其夺目。

    熊天霸看到人家的这对大锤顿时小眼睛亮了起来,人比人气死人,娘的,人家这对大锤怎么就这么好看,比自己的这对锤大出足足一圈不止,而且还是金色,看来这货力气不小啊,这对大锤比我的似乎还要重上许多。

    熊天霸也催马迎了上去,大吼道:“来者何人?我熊天霸锤下不杀无名之将!”

    熊天霸虽然武力强悍,可是他毕竟是初登沙场的小将,单论名气和早已成名的付平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黄诚信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下令擂鼓助威,越过白腊口就接近东洛仓,是时候提振将士的士气,一鼓作气冲出白腊口,进入东洛仓,他并不相信东洛仓会落入康军的手中,在黄诚信看来,东洛仓不会轻易失守,今夜就用这熊天霸的鲜血来祭旗。

    两道黑影迅速接近,付平手中的那对紫金大锤卷起两道金色狂飙,如同两条盘旋挥舞的金龙直奔熊天霸而去,在气势上完全压了熊天霸一头。

    熊天霸大吼一声:“呔!给我开!”

    嘡!的一声,四只大锤撞在一起,巨响震得众人耳鸣不已,付平虽然没有被熊天霸这一下震飞双锤,可是双臂已经被震得发麻,虎口剧痛,竟然震裂出血,再看他的那对大锤,现在变成了勺子,锤头憋了下去,熊天霸一看就乐了,娘的!本以为对方的力气比自己大,锤比自己气派,想不到原来这对大锤是空镗的,刚一下就现了原形。

    熊天霸笑归笑,出手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一锤向付平的面门砸了过去,付平还被刚才那一下震得手臂酸麻根本抬不起手臂,可熊天霸的大锤已经来到面前,付平望着那大锤在面前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影,这也是他在这世上看到的最后影像。

    黄诚信看到付平的脑袋就这样被一锤轰开,然后无头尸首坠落在地上。两只紫金大锤也向地面坠落,没等大锤落地,熊天霸双锤挥出,击打在这对紫金大锤之上,将两只勺子一样的大锤砸得飞起,风车般旋转,伴随着漫天飘雪向敌军阵营落去。

    雍军看到这两只大锤落下,吓得一个个向四周散去,连黄诚信也吓得向后撤退,一只大锤砸在人群之中,传来一声凄惨的大叫,另外一只大锤竟然击中了黄诚信坐骑的马头,将马头砸了个稀巴烂,黄诚信失足跌倒在雪地之上,摔得盔歪甲斜。

    熊天霸大吼一声:“八千儿郎,随我冲啊!杀光这帮酒囊饭袋!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身后一百名士兵举起火把,摇旗呐喊,声音经过白腊口放大,如同山崩海啸。

    那些雍军本来就被吓得胆战心惊,此时内心防线已经完全崩塌,一个个还没搞清楚状况转身就逃。

    黄诚信被身边两名副将扶起,大吼道:“稳住,不要惊慌,不要惊慌……”话没说完已经被掉头逃跑的一名摇旗官给撞倒在地,一时间无法控制,就听到身边士兵哭爹喊娘道:“太厉害了,他杀过来了,他们人太多了!”

    兵败如山倒,如果在白天他们当然可以轻易识破熊天霸方的真相,可是现在这种状况下,天黑雪大,视野受阻,再加上熊天霸刚才的神勇表现已经让他们胆战心惊,再听到熊天霸那边山呼海啸般的呼喝声,真以为中了对方的埋伏。前方士兵纷纷掉头而逃,后方士兵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看到前方往回跑,他们也跟着往回跑,很多来不及调头的士兵被撞倒在地,还没等爬起就被人踩踏在身上。

    现场乱成一团,黄诚信的命令失去了效力。

    熊天霸看到对方如此脓包,乐得哈哈大笑,纵马飞出率领一百儿郎竟然从后方追赶上来,风雪弥漫,杀声阵阵,那帮大雍士兵搞不清状况,吓得屁滚尿流。

    熊天霸也不是傻子,他也不敢追得太近,只是在后面虚张声势。

    黄诚信好不容易才制住那帮被吓丢魂的将士,此时风雪稍有停歇,雪光映照,视野变得清晰起来,众人回头望去,却见后方追来的哪有多少兵马,方才知道上了对方的大当,黄诚信气得七窍生烟,这会儿功夫己方因为踩踏竟然死了数十人,受伤者更是达到了千人之多。(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