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九十六章夺城(下)
    胡小天率领两百名精锐武士潜伏在通往起火草场的必经之路两侧,没过多久就看到一支五百人的队伍匆匆到来,等到队伍经过之时,胡小天用力挥手,两百名武士同时扣动弩机,密集的弩箭向道路中心射去。驻守东洛仓的雍军根本没有想到会有敌人已经潜入了他们的内部,一时间惊慌失措,五百人竟然有半数被暗箭射中,现场惨叫声哀嚎声不断。

    胡小天抽出大剑藏锋宛如出闸猛虎一般第一个冲了上去,一剑挥出,这一剑虽然没有成功挥出剑气,可是势大力沉正砸在一名雍军士兵的头dǐng,胡小天的这一剑何其有力,直接将对方的头盔破开,将里面的头颅劈成两段。随同胡小天负责伏击任务的两百名武士,全都是从庸江水师中精挑细选的好手,无不以一当十,胆色过人,再加上他们每个人都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如果无法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东洛仓,那么他们唯有一死,在背水一战的前提下,每个人都激发出了全部潜能,战力爆发至。

    胡小天身先士卒,剑剑都不落空,再加上他不时激发的剑气,简直如同杀神再世,一帮雍军士兵被他们杀得胆战心惊,大半已经死在当场,剩下的数十人看到势头不妙,慌忙望风而逃,大叫道:“康军攻城了!康军攻城了!”

    梁英豪率领那支一百人的小队已经成功将另外两个预定的起火diǎndiǎn燃,一时间东洛仓内浓烟滚滚火光冲天,他们选择纵火的地方都不是东洛仓主仓所在,因为他们今天的目的是要夺城夺粮,而不是将东洛仓烧掉,粮草对他们在庸江站稳脚跟尤为重要。他们才不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与此同时,展鹏率领余下的七百人同时对七座箭塔展开了攻击,他们这边也是战况最为惨烈的,箭塔特殊的位置决定易守难攻,每座箭塔之上驻守四名弓箭手,他们居高临下占据地利。在意识到被人袭击之后马上展开反击,短时间内死在他们箭下的就有百人之多。

    展鹏超一流的箭术在攻占箭塔的行动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在付出一百一十人的惨重伤亡之后,他们终于成功控制了六座箭塔,占领箭塔之后,就会在箭塔之上diǎn燃火炬。

    胡小天望着箭塔上的火炬,知道有六座都已经被他们占领,还有一座箭塔在负隅顽抗,梁英豪此时率领一百人和胡小天的队伍会合。他们这边损失并不大,一共只有十三人战死,六人轻伤,胡小天道:“我去拔了那座箭塔,你们去控制住西门,将吊桥升起,断了常凡奇和那三千兵马的后路。”

    不等梁英豪阻止,胡小天已经腾空飞掠。转瞬之间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

    位于西北角的这座箭塔,聚集了六名弓手。他们瞄准下方密集发射,将前来突袭的雍军不停逼退,箭塔下已经躺倒了三十多名雍军的尸体。守卫箭塔的六名弓手已经意识到除了他们以外,其余六座箭塔已经完全失去,现在那六座箭塔正在展鹏的指挥下,射杀守城的大雍士兵。城墙之上大势已去。

    这六名弓手抱定了与城共亡的准备,就在此时突然看到一道白影从城墙之上升腾而起,宛如腾云驾雾一般贴着箭塔的高墙向dǐng端飞速爬升。

    六名弓手慌忙弯弓搭箭,瞄准白衣人施射,这白衣人正是胡小天。他利用驭翔术飞到城墙之上,然后利用金蛛八步爬上箭塔。一手抓住箭塔砖石的缝隙,一手挥舞藏锋,将射向他的羽箭尽数磕飞。

    转瞬之间已经来到箭塔之上,一名射手慌忙弃去弓箭,抓起一柄长矛向胡小天当头戳去。胡小天将藏锋狠狠插入箭塔的钻石缝隙之中,右手承担全身的重量,身体一转,左手稳稳抓住长矛,用力一带,将对方的身体整个从箭塔之中拖了出来,然后弃去长矛,那名箭手惨叫着从箭塔之上跌落下去,重重坠落在城墙之上,摔得骨断筋折,一命呜呼。

    胡小天把握住这难得时机,已经腾空进入箭塔之中,一名射手近距离射击他的面门,胡小天头部一偏,随即藏锋横削而出,将对方的头颅齐着脖根切了下来,一旦展开近战,这些弓手就已经失去了优势,胡小天宛如砍瓜切菜一般将几名弓手尽数砍杀。将尸体抛出箭塔之外,然后diǎn燃火炬。

    城墙之上传来齐声欢呼,却是其余士兵看到胡小天身先士卒,成功占领了最后一座箭塔,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大声喝彩起来。

    梁英豪率领一百名兄弟抵达西门,因为七座箭塔全部被他们控制,原本负责守门的雍军大都被射杀当场,梁英豪他们根本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已经将东洛仓西门控制。他下令升起吊桥,自从常凡奇率领三千人离去之后,雍军方面并没有及时将吊桥升起,准备随时迎接常凡奇一行的凯旋归来,此前谁也不会想到会有康军从地底杀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了他们的东洛仓。

    胡小天和展鹏会合之后,清diǎn人数,他们一共死伤一百六十人,剩下的八百四十人,分出六百四十人守住城墙和箭塔,由胡小天亲自引领二百前往城内追杀雍军残部。

    常凡奇率领三千军刚刚进入山丘,就发现周围山林起火,常凡奇大怒望着前方已经被diǎn燃的三台投石机,知道对方的用意就是用来牵制己方的注意力,对方人马在自己率部抵达之前已经撤退了。

    常凡奇心中暗叫不妙,转身望去看到东洛仓方向已经燃起熊熊火光,心中骇然,方知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慌忙率领三千人匆匆向东洛仓赶去。

    朱八率领的两千名丐帮子弟经由后山离开,绕行东南,迂回向东洛仓东门靠近,他们几乎和常凡奇的兵马一起抵达了东洛仓,只不过他们选择的是东门,而常凡奇一行选择的是最近的西门。

    常凡奇来回奔袭将三千名士兵折腾得已经是筋疲力尽,等他们来到东洛仓西门,方才发现吊桥被高高吊起,城门之上飘扬着一幅大旗,金黄色的大旗之上绣着一个黑色的康字,气得常凡奇哇呀呀大叫,挺起丈八蛇矛,暴吼道:“大胆贼子,尔等给我听着,我乃东洛仓守将常凡奇是也!尔等奸诈小人,设计夺城,可敢堂堂正正跟我沙场一战?”

    展鹏和胡小天并立于城楼之上,看到常凡奇恼羞成怒的样子,两人同时笑了起来。胡小天扬声道:“常凡奇!你有没有脑子,败军之将,何以言勇?你丢了东洛仓,回去也是死路一条,我劝你还是归顺于我,弃暗投明,至少还能保住一条性命。”

    “放屁!胡小天,若是让我抓住你,必然将你碎尸万段,噬你肉,饮你血,方解心头只恨!”

    展鹏从身后解下长弓,弯弓搭箭,瞄准了常凡奇,咻!的就是一箭。

    羽箭破空而出发出尖锐的嘶啸,急速奔行造成的气流让飞雪纷纷闪避,常凡奇看到来箭,手中丈八蛇矛在空中搅动,正中羽箭,将这支全速射向自己的羽箭拨到一边,羽箭错失了方向斜斜插入雪地之中。

    说时迟那时快,展鹏第二箭又已经射出,这次瞄准得并非是常凡奇,而是他身边副将,副将可没有常凡奇的本领,眼看着那一箭到来,避无可避,噗!的一声,羽箭从咽喉射入,镞尖从后颈透出,副将一个倒栽葱从马背上栽倒在雪地之上,显然已经无法活命了。

    常凡奇倒吸了一口冷气,对方的射术之精真是让人心寒,身后一帮将士看到副将被射死,吓得一个个向后连退数步,只留下常凡奇一人仍然傲立于城门之前,常凡奇转向两旁看了看,怒道:“混账?全都是一帮怕死的匹夫!”

    他嘴里虽然骂着这帮士兵,可是心中却明白,现在东洛仓被人稀里糊涂地占据,仅凭着他们的三千士兵根本无法攻破东洛仓坚固的城门,更何况他们缺少犀利的攻城器械,如果采取强攻的办法,恐怕有多少死多少。

    胡小天有句话没有说错,他丢了东洛仓,回去也是死路一条,而今之计似乎唯有强攻,一时间常凡奇陷入矛盾之中,空有一身武艺却只能望城兴叹。

    城墙内外却是冰火两重天,双方的心境各不相同,城内雍军士兵看到大势已去,不少主动弃械投降,他们俘虏了一千二百人,二更时分,朱八率领的两千名丐帮弟子经由东洛仓的东门进入城内,这样一来他们驻守东洛仓的人马已经达到了近三千人。

    梁英豪压着一名雍军将领来到胡小天的面前,这名将领乃是东洛仓北仓统领蒋云福,也是一个贪生怕死之辈,战战兢兢浑身如同筛糠一般,梁英豪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道:“有什么话快说!”

    蒋云福扑通一声跪倒在胡小天面前道:“胡大人,小的蒋云福乃东洛仓北仓统领,小人愿弃暗投明,从今以后追随大人,恳请大人饶了小的的性命。”

    胡小天冷笑道:“弃暗投明是好事,不过你多少也得有些诚意,不然我如何信你?”

    蒋云福道:“大人,那常凡奇的老娘还在东洛仓内,只要抓住他的老娘,不愁他不乖乖听话!”

    胡小天心中一怔,唇角泛起一丝冷笑,暗骂这蒋云福卑鄙,为了自保连这种招数都想出来了,他diǎn了diǎn头道:“你去带路,将常老夫人请过来。”他又向梁英豪道:“不得对老夫人无礼!”

    “是!”

    两章送上,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