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九十五章突袭(下)
    翟远笑道:“将军何需担心,根据我的估算,东梁郡的守军最多一万五千人,武兴郡就算现在发兵也已经来不及了,等他们意识到危险,我们的大军已经攻破了东梁郡的城池。”

    秦阳明道:“胡小天明明可以选择退守武兴郡,这才是得以保全自身实力的最佳方案,他因何没有那么做?”

    身边副将杨先道:“将军,那胡小天刚刚战胜了唐伯熙军团,以少胜多,正在得意之时,内心难免膨胀,目空一切也有可能。”

    秦阳明道:“他能够击败唐伯熙引领的三万精锐水师已经证明他绝非凡人,根本不会犯轻敌的毛病。”嘴上这么说,心中却也觉得由此可能。

    翟远道:“将军,也许他以为可以坚守东梁郡不出,凭着交换俘虏得来的粮草跟咱们打一场持久战。”

    秦阳明缓缓diǎn了diǎn头,其实他也是这样想,胡小天应该是这样打算,不过百密一疏,胡小天应该没有认识到他们的真正实力,东梁郡的城墙绝对挡不住这次集结的七万大军。

    三十艘战船顺水行进在庸江之上,风雪正急,这三十艘船刚刚送粮前往东梁郡,用粮食换回了四千俘虏,再加上船上原有的三千人,总人数也达到了七千,战船向西逆水行进二十里后马上折返回头,四千名俘虏利用底舱的武器和盔甲全副武装,重新集结的七千人要从水路封锁下沙港。

    刘允才今次抱着戴罪立功的想法而来,他们并不是这场战斗的主力,岸上有三路兵马合围,他们的任务是封锁下沙港,断绝胡小天的后路。这四千名俘虏在被俘的这段时间显然遭受了不少的折磨,战斗力必然大打折扣。让刘允才庆幸的是他们还拿得动武器,穿得起盔甲,可很快他的这diǎn庆幸也变得烟消云散了,这些用粮草赎回的士兵没多久就开始上吐下泻,战船之上到处都弥散着一股让人作呕的恶臭气息,刘允才方才意识到他们中毒了。一定是胡小天在他们的饮食中做了手脚,为了避免这些放回的俘虏马上可以投入战斗,不惜采用卑鄙手段,摧残他们的身体,削弱他们的战斗力。

    夜幕降临之时,秦阳明统领的两万五千人顺利抵达东梁郡的北门,黄信诚从东洛仓出发,几乎在同时抵达东梁郡的东门。南阳水寨副统领傅聪带领的一万七千名水师,舍弃舟楫。从陆路进发也已经抵达东梁郡的西门附近。刘允才统领的三十艘战船,载着四千名上吐下泻的水军战士也如期来到了下沙港,就算是只依靠着他们本来的三千人也要完成切断胡小天退路的任务。四路大军布局已经完成,总兵力已经达到六万四千人。

    余天星站在东梁郡的城墙之上,仍然穿着破旧的棉袍,双手扶着箭垛,望着远方星星diǎndiǎn的战火,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仍然被如此规模庞大的进攻阵营震骇到了,余天星的手掌在箭垛上重重拍了一下。身边唐铁汉道:“余先生!四门全都由敌军。最近的已经推进到距离咱们两里左右。下沙港方面也被敌舰围困,那些运粮的舰船去而复返。”

    余天星diǎn了diǎn头,一切都在他们的预估之内。胡中阳大步来到余天星面前,向他抱拳示意。

    余天星道:“胡财东可布置好了?”除了事先运走的三台投石车,剩下的七台投石车和六台攻城弩如今全都已经布置完毕,只等对方进攻开始。展开远距离打击,他们的任务就是拖延,拖得时间越久,对东洛仓的战局越是有利。

    胡中阳道:“准备好了。”

    余天星道:“只要敌军推进到攻击范围内马上展开行动。”

    隐藏在山丘之上的三台投石机同时开始发射,三块巨石被投入飘满飞雪的夜空。飞到尽头,然后斜行下坠,越过东洛仓坚实高阔的城墙,直坠城内,两块巨石砸在房屋之上,房屋轰然倒塌,一块巨石正砸在街道正中,不巧经行于此巡逻的卫队被砸了个正着,六人当即丧命于巨石之下,巨石将死者砸得血肉横飞,然后深陷于地面之内,剧烈的震动使得人仰马翻,受惊的马匹四散而逃。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整个东洛仓陷入了惶恐之中,收到通报的常凡奇匆匆从府邸赶往现场,没等他靠近现场,第二轮攻击又已经到来,一块巨石在他眼前飞过,落入东南侧的马厩之上,马厩的棚dǐng被巨石砸得塌陷下去,巨石破出的大洞犹如一张丑陋的大嘴,将周围的东西吞噬进去,地面的震动让常凡奇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他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眼,挥手拂去面前弥漫的烟尘。

    身边两名护卫冲上来护在他的身边,惶恐道:“将军快快离开此地,这里不安全。”

    常凡奇皱了皱眉头,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城墙,快步向箭塔走去。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了这一幕,常凡奇不会相信敌人会大胆到偷袭东洛仓的地步,站在东洛仓的箭塔之上,在晴好的夜晚可以看清方圆五里以内的状况,可是因为接连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雪,视线自然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一名将领来到常凡奇身边禀报道:“将军!石头应该是从东洛仓西南方向飞来的……”话音未落,又有一块巨石飞来,正中不远处的箭塔,将箭塔的dǐng部砸得四分五裂,碎石乱飞,四射的乱石在落地时又砸伤了不少的士兵。

    常凡奇瞪大了双眼,望着巨石飞来的西南方向,他咬牙切齿道:“混账,竟敢突袭东洛仓。”

    “将军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们的攻击距离很长,石块会不断危及到城墙的安全。”

    常凡奇道:“他们的目标是箭塔,想要摧毁箭塔,然后再发起进攻。”远处再度响起巨石落地的声音,短时间内已经造成了数十人的伤亡,常凡奇道:“传令下去,集结三千兵马,随同我杀出城去,摧毁他们的攻城武器。”

    身边副将刘广雄道:“将军,咱们出城会不会中了埋伏?”常凡奇不屑道:“他们能有多少人?无非是仰仗武器远攻之利,快去,如果任由他们进攻,东洛仓的城墙只怕损失就大了。”东洛仓最为倚重的就是坚固的城防,一旦城墙被破,那么他们的优势就完全丧失。

    朱八率领手下利用投石机攻击东洛仓,他们的任务并非工程,而是要尽可能地吸引东洛仓守军的注意力。在他们展开攻击的同时,胡小天、展鹏、梁英豪三人率领一千名从武兴郡精挑细选的精锐武士,从距离东洛仓水门五里处的地方潜入运河,沿着河道向东洛仓靠近。

    虽然所有武士都配备了特制的水靠,可是河水冰冷刺骨,对他们的身体仍然是一个严酷的考验。还好河面并未结冰,接近东洛仓排水暗渠的时候,不少武士都已冻得脸色发青嘴唇乌紫。

    梁英豪和胡小天率先进入暗渠之中,这条暗渠是东洛仓内部排污之用,里面布满生活污水,奇臭无比,乃是老鼠长虫寄居之所,不过现在是冬季,蛇虫都已冬眠,危险性减低了不少,众人蒙上口鼻,一千人分成十队依次进入暗渠,每组的首领拿出夜明珠用来照亮,胡小天深知暗渠之中空气并不流通,所以准备了夜明珠用来照亮,严令不得diǎn火,以免引爆暗渠。

    梁英豪在前方带路,走了没几步便遭遇了一道铁栅栏,胡小天抽出藏锋,用力挥出,锵!的一声将儿臂粗细的栅栏斩断,三下五除,破开了一个足以通行的大洞。

    梁英豪率先越过栅栏,拉下面罩嗅了嗅污浊的气息,他出身浑水帮,虽然没有经过正式的军事训练,可是在挖掘地洞,探寻错综复杂的地下建筑方面有着超强的能力,他可以轻易辨别出地下土质的松软,判断出地下的环境能否供人停留,梁英豪挥了挥手,示意大家继续前进,暗渠中的空气虽然污浊,可是并不会造成人体窒息。他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暗渠,进入东洛仓内。

    攻城器械已经准备就绪,马上就要在东西北三门同时发动攻击,秦阳明站在一辆青铜战车之上,虽然上方有青铜dǐng盖遮挡,他的身上仍然不免沾染了不少的雪花,望着东梁郡城墙上方的diǎndiǎn烽火,秦阳明冷哼了一声道:“擂鼓!”

    咚!咚!咚……激越的擂鼓声响彻在天地间,白茫茫练成一片的天地为之震颤,落雪也因此而乱了节奏,近七万名雍军将士在擂鼓声中热血沸腾,齐声高呼,他们的战意在不断增强,在实力和人数远超对方的前提下,这一仗还未开打,他们就似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东梁郡的城墙之上,守城士兵有不少已经为之色变,双方实力悬殊甚巨,可以说这场攻城战的结局已经注定。虽然他们此前取得了庸江大捷,可这场胜利并不足以让士兵们产生信心。

    余天星diǎn了diǎn头,是时候扰乱对方的军心了,在唐铁汉的率领下,众人齐声高呼。

    两更送上,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