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九十五章突袭(上)
    诸葛观棋道:“无论如何都要拖上一个时辰,这样大人才有足够的时间完成突袭。如果四个时辰内无法攻克东洛仓,大人务必要及时撤退,不然必定陷入雍军的包围圈中。”

    这么短的时间内攻下东洛仓对胡小天而言无疑是一个极其艰难的任务,胡小天道:“攻下东洛仓呢?”

    诸葛观棋道:“赵将军引领的五千军无论胜败,拖到一个时辰之后马上向东洛仓撤退,如果大人如愿拿下东洛仓,可顺利进入东洛仓共同防御,如果攻城失败,就发出信号全线撤离。”诸葛观棋正色道:“对大人来说,时间就是一切,任何一个步骤都要控制在规定的时间内,如有偏差,后果不堪设想。”

    胡小天道:“如果提前进攻东洛仓呢?”

    诸葛观棋摇了摇头道:“早了不行,晚了也不行!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占了第一位,大人务必要把握时机。”

    与此同时,邵远城内一场军机会议正在召开,邵远主将秦阳明指着墙上的地图道:“后日午时就是最后一批俘虏交换之时,也是咱们攻打东梁郡之时。”

    秦阳明的手指从邵远向东梁郡画了一道轨迹:“我亲领两万五千军从北部进发,三个时辰之内,必达东梁郡,常凡奇!”

    东洛仓守将常凡奇出列,他身高过丈,赤发虬须,威风凛凛,霸气侧漏:“末将在!”

    秦阳明道:“你调拨一万五千人交给黄信诚统领,从东北和我们同时进发,包抄东梁郡攻打西门!”

    常凡奇道:“将军,末将愿亲自领军前往。”

    秦阳明摇了摇头道:“东洛仓乃是重中之重,不容有失,必须由你亲自坐镇。”

    常凡奇笑道:“将军。你以为他们敢来攻打东洛仓吗?就算他们敢来,没有十万兵马也休想攻破我东洛仓的城墙。”他对东洛仓的城防充满自信。

    秦阳明道:“胡小天此人极其狡诈,此前能以三千人战胜唐将军的三万精锐水师,足以证明他的能力,我们千万不能轻敌,决不可重蹈唐将军的覆辙。”

    一旁副将杨先道:“将军。南阳水寨那边也已经确定了时间,交换的那些俘虏在离开东梁郡之后会马上重新武装起来,集结他们从水路向东梁郡进发,封堵他们逃往武兴郡的后路。同时南阳水寨组织一万七千人从陆路向东梁郡逼近,到时候可与我们同时抵达东梁郡,进攻东梁郡东门。”南阳水师舍弃擅长的水路而选择陆路,其用意就是攻其不备出其不意。

    秦阳明diǎn了diǎn头道:“武兴郡那边有什么动作?”

    杨先道:“最近武兴郡调动了不少兵马前往东梁郡驻守,不过他们的主力仍在武兴郡,应该提防我们趁虚而入。”

    秦阳明道:“武兴郡坐拥庸江天险。易守难攻,咱们没必要冒这个险,此前一役已经损失了近两万精锐水军,足以给我们敲响警钟,绝不可贪功冒进,先拿下东梁郡,稳扎稳打才是常胜之道。”

    常凡奇心中暗忖,秦阳明这次足足调动了近七万人攻打东梁郡。东梁郡现在的守军加起来也不过一万余人,胜利应该没有任何悬念。他之所以不让自己前往,应该是不想自己分摊他的战功,也罢!也罢!常凡奇拥有这样的想法也十分正常,新君上位,几乎每个大雍将领都想有所表现,唐伯熙就是如此。想要拿下东梁郡向新君邀功,又怕别人分薄了他的功劳,所以没有向任何友军寻求陆路支援,乃至落到惨败的下场。常凡奇虽然官阶比秦阳明略低,他统帅的东洛仓守军却是相对独立的团体。此次攻打东梁郡,完全是应秦阳明的请求配合支援。

    秦阳明现在学了个乖,不但水陆并进,而且组织了七万人的大军,如此兴师动众的攻城,未免有些牛刀杀鸡。常凡奇对秦阳明是不服气的,虽然秦阳明战功不少,可是此人作战过于保守,没有绝对的优势,他是不会轻易出击的。常凡奇虽然隶属于秦阳明代为管辖,可是并不代表他认同秦阳明的实力。这次秦阳明调走了他的一万五千人,还拒绝让他亲自领兵,常凡奇不由得生出为他人做嫁衣裳的想法。什么重中之重,什么以防万一,借口,全都是借口。

    一场大雪如期而至,这让胡小天不得不佩服朱观棋看天象的本事,这厮简直就是当世诸葛亮,别说活在当下,就算活在现代社会在气象站也一定能够谋到一个高薪职位。

    因为这场可能存在的大雪,胡小天提前让人准备了白色的斗篷和衣物,随同胡小天参予这场夜袭东洛仓行动的众人对此甚为不解,现在方才知道他的远见卓识。原本想通过黑色夜行衣掩饰他们的行藏,降雪之后,天地无垠,白茫茫一片,如果穿着夜行衣反倒成为最醒目的部分,只怕还没有靠近东洛仓就已经被人当箭靶射死了。

    穿着白色的衣物行走在雪地之中,可最大程度地避免暴露行藏。

    刚刚回来的展鹏就加入了胡小天的这场夜袭行动,交换俘虏当日,他们在辰时就已经抵达了距离运河十里左右的山坳之中,一千名精锐武士分成十组分散潜伏,夜幕降临之时他们才可展开行动。

    梁英豪将一个卷了牛肉的薄饼送到胡小天面前,胡小天笑着接了过去,一口咬下去,硬邦邦的,口感实在不怎么样,为了避免暴露行藏,他们不能生火造饭,只能将就填饱肚子。

    梁英豪笑道:“主公将就些,等咱们攻下东洛仓,去东洛仓大吃一顿。”

    胡小天笑道:“咱们至少还有饱饭可吃,那些雍军俘虏连饱饭都吃不上呢。”

    一旁展鹏笑了起来,他想起胡小天安排给高远的事情,那些被俘虏的雍军每天只有一顿饭可吃,胡小天就是要最大程度地削弱他们的战斗力,临行之前给了他们一顿饱饭,当然这顿饭是加了泻药的,只怕这些俘虏上船之后就会腹泻不止。

    梁英豪也想到了这件事笑道:“那些运粮船恐怕要成运粪船了。”

    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抬起头看了看天空,雪已经下了一整夜,仍然没有停歇的迹象,难怪朱观棋会说天时站在自己的一边,余天星虽然才华过人,但是他没有朱观棋这种预知天象的本事,胡小天暗暗下定决心,无论付出多大的努力都要将朱观棋收为麾下,有了余天星,再有了朱观棋,左辅右弼,自己必然可以在庸江开拓出一番天地。

    这场突袭战对时间的要求极其苛刻,胡小天虽然反复强调,但是在缺乏钟碑类现代计时工具的条件下,他们只能依靠最原始的方法来估算时间,大雪为他们制造了隐藏行踪的便利,却也挡住了阳光,让他们对时间的估计变得更加艰难。

    这场雪让情况发生了太多的变化,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胡小天抓起一把雪团成一个雪球,然后凑在嘴边狠狠啃了一口。

    展鹏道:“公子,如果咱们拿下了东洛仓,他们的大军前来困住咱们怎么办?”

    胡小天微笑道:“东洛仓内有的是粮食,方圆八百里以内,东洛仓是供应粮草的中心,秦阳明的几万大军在冰天雪地中不知能撑上几天?”

    梁英豪道:“他若是丢了东洛仓,恐怕连脑袋都要保不住了。”

    胡小天道:“我不介意再送他一程。”

    秦阳明大军启动的时间比计划中提前了一个时辰,这场雪给行军制造了障碍,他必须要在预定时间内抵达东梁郡,合围东梁郡的计划不容有变,秦阳明并没有因为这场雪而感到心烦,下雪反倒是好事,可以最大限度地隐藏他们的行踪,瑞雪兆丰年,也许这场雪对即将到来的战斗而言也是一个好兆头。

    秦阳明并不担心他们的行踪被暴露,七万兵马分从四路直取东梁郡,对方对这样的行动不会毫无觉察。秦阳明甚至期待一场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胜利,希望胡小天知难而退,在得知己方大军到来的消息之后弃城而逃,退守武兴郡,这样自己可以最大程度地避免人员伤亡。

    距离东梁郡还有三十里,前方探马来报:“报!启禀秦大将军,东梁郡目前并无撤兵武兴郡的迹象。”

    秦阳明皱了皱眉头,这么近的距离对方不可能没有觉察,看来胡小天应该是决定死守东梁郡了,一场大战在所难免。秦阳明道:“南阳水师方面近况如何?”

    探马道:“启禀大将军,水师距离下沙港还有十里水路,目前武兴郡方面并未看到任何的反应。”

    秦阳明满面狐疑之色,他转向身边道:“翟远你怎么看?”

    帐下谋士翟远道:“将军,武兴郡方面应该是不敢冒险出兵。合围之势已经形成,东梁郡已成将军囊中之物。”

    秦阳明向那探子道:“再探!”他眯起双目望着天地间纷飞的飘雪,低声道:“我总觉得哪里不对,一切似乎进展得过于顺利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