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九十四章运筹(下)
    胡小天道:“你放心吧,就算到了武兴郡也有你的一席之地。”胡中阳乃是有功之人,胡小天当然要给他派送一颗定心丸。

    胡中阳道:“多谢城主!”

    胡小天道:“你到底怎么起家的?”

    胡中阳禁不住笑了起来,然后压低声音向胡小天道:“实不相瞒,这双手就是我的本钱,伸手是本,缩手是利。”

    胡小天有些明白了,这胡中阳十有**是个打家劫舍的强盗,怪不得积累了这么多的财富,他正想说话目光却定格在远方,迎面有两名骑士风尘仆仆向这边而来,那两人也在同时看到了胡小天,两人脸上的表情显得异常激动,同时翻鞍下马,双双跪倒在地面之上,同声道:“公子,我们总算找到你了!”这两人竟然是展鹏和高远。

    胡小天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他第一时间翻身下马,来到两人面前,展开臂膀将两人拥入怀中。展鹏和胡小天的眼圈都有些发红,高远更是激动的泪流满面。

    展鹏道:“公子,对不起……”

    胡小天拍了拍他们两人的肩膀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几人回到府邸之中,展鹏和高远这才诉说离去之后发生的事情,他们跟随胡不为登船之后,前往罗宋开辟海上粮运通道,在南津岛补给之后,船队就改变了航向,展鹏、高远和慕容飞烟等人原本以为是为了躲避风浪,可是随后他们的饮食之中就被人下了麻药,被囚禁于底舱,方才知道途中发生了变故,等他们重见天日之时,发现船队抵达了天香国,掌控船队的是萧天穆。

    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担心胡不为的下落,后来方才意识到萧天穆和胡不为串谋设计了这个圈套,几人被关押在天香国的地牢之中,本以为必死无疑。可是在两个月前,突然将他们释放。

    胡小天心中暗忖,按照时间推算,或许周默也抵达天香国了。难道释放展鹏和高远是他所为?

    果然不出胡小天所料,展鹏道:“我们见到了周默,方才知道,他和萧天穆一直都是为胡大人效力。”虽然知道胡不为背叛了胡小天,展鹏也不好表达过多的愤怒。仍然以胡大人相称。

    胡小天道:“周默怎么说?”

    展鹏道:“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带我们去见了胡大人。”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他还好吧?”想起胡不为对自己和母亲所做的一切,胡小天怒火焚胸,如此绝情怎么配为人父!

    展鹏道:“他放我们离开,并将公子的消息告诉我们,让我们来投奔公子,还让我们给公子带一句话。”

    “什么话?”

    展鹏道:“他说……”

    “说什么?”

    展鹏咬了咬嘴唇道:“他说对不起你们母子!”

    胡小天的唇角泛起一丝冷笑,胡不为一手将自己和母亲推入绝境,现在竟然轻描淡写地说句对不起就完了?也许他心中还是存在着些许内疚的,可这并不意味着他对自己和母亲有感情。胡小天缓缓走到窗前,推开格窗,深深吸了口气道:“飞烟呢?”

    展鹏道:“我们离开之时,周大……”他和周默过去相交莫逆,险些习惯性地将周大哥叫出来,可马上就意识到不妥,改口道:“周默说她和安平公主都没死,天香国太后龙宣娇是安平公主的姑母,对她非常疼爱,她们两个应该都被软禁了。但是绝没有危险。”

    高远道:“公子,我怎么都想不到周……周默他和萧天穆会做出这种事!”

    胡小天淡淡笑了笑,这段时间以来,他甚至不愿去想这两位结拜兄弟的事情。心中最大的牵挂就是龙曦月和慕容飞烟,如今知道两人平安的消息,心中安稳了许多,虽然劳燕分飞,可至少知道她们仍然活在这个世上。胡不为放了展鹏和高远,应该是周默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展鹏和高远在胡不为的计划中也没那么重要,慕容飞烟和龙曦月却不同,无论是萧天穆还是胡不为都清楚她们两人对自己的重要性。留下龙曦月或许和天香国太后龙宣娇有关,可是慕容飞烟被羁留于天香国却是胡不为的原因,或是想利用她对付自己,或是想利用她来要挟慕容展。

    胡小天望向窗外的天空,一只迷失队伍的孤雁正从高空中掠过,竭力飞向江南,它飞翔的速度很慢,不知能否支持它顺利目的地。胡小天轻声道:“回来就好!”像是对展鹏和高远所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展鹏道:“公子,你放心,我一定会将慕容姑娘解救回来。”他深受重托,却没有完成胡小天交给他的使命,自然觉得愧对胡小天。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他们之所以敢动我的人,就是以为我奈何不了他们,我要让他们认识到我们的实力,要让他们害怕,要让他们心存忌惮,不敢再伤害我的亲人,我的朋友!”

    离开东梁郡之日,胡小天特地前往诸葛观棋家中去了一趟,诸葛观棋正在从桂花树下刨开泥土,将那坛珍藏多年的美酒拿了出来。

    胡小天笑道:“观棋兄想喝酒也不叫我!”

    诸葛观棋微笑道:“这坛酒取出来就是为了给大人壮行!”

    胡小天道:“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来?”

    诸葛观棋道:“不知道,所以才提前准备着。”

    胡小天意味深长道:“这天下间还有能瞒过观棋兄的事情?”

    诸葛观棋笑道:“观棋也是凡人,若是什么都能看透,怎会如此清贫。”

    “有些人就甘于清贫,观棋兄的境界早已超然物外!”

    诸葛观棋哈哈笑了起来,将那坛酒从土坑里抱了出来,放在院内石桌之上,扬声道:“凌雪,拿碗来!”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不用,这坛酒还是等我回来庆功的时候再喝。”

    诸葛观棋点了点头:“也好!”

    胡小天道:“我这就走了,观棋兄还有什么建议吗?”

    诸葛观棋道:“再完美的计划也要看天意。”

    胡小天道:“依你之见,天意如何呢?”

    诸葛观棋抬起头来,湛蓝色的天空高远广阔,天空中一丝云都没有。

    胡小天学着他的样子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天气不错!”忽然想起自己送给七七的那枚碧玉貔貅,如果戴在身边也能预知风雨,天气太好倒也算不上好事。

    诸葛观棋道:“后天就是最后一批俘虏交换之日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很可能就是决战之时。”

    诸葛观棋微笑道:“不是可能,是注定,上天注定的事情很难改变。”

    胡小天道:“难道观棋兄没有听说过人定胜天的说法?”

    诸葛观棋道:“天地无限,生死有限,大人又何必一定要与天斗?与其斗天,不如让天时站在你的一边。”

    胡小天笑道:“与天斗其乐无穷!”

    诸葛观棋道:“其实每个人都是在跟自己斗,如果明天有雪,大人能让这场雪停歇吗?”

    胡小天微微一怔,目光变得明亮起来:“明天有雪?”再度抬起头望着天空,没有一丝云在,怎么看都不像有雪的样子,可是朱观棋在此前不是准确预测了望日西风会变成西北风吗?

    诸葛观棋道:“上天注定的事情,大人也无法改变。”他微笑道:“总觉得上天对大人真是不错,可大人却为何要斗天呢?”

    胡小天哈哈大笑,说了一句让诸葛观棋目瞪口呆的话:“我虐上天千百遍,上天待我如初恋!”

    诸葛观棋忽然明白了天命所致的真正意义,有些事和气运真的有关系。

    胡小天向诸葛观棋抱了抱拳道:“观棋兄等我回来,这坛酒留着庆功!”

    诸葛观棋道:“大人用八千人守城,有没有想过如果大雍三线同时进军攻城,东梁郡能守多久?”

    胡小天道:“六个时辰应该没有问题。”

    诸葛观棋摇了摇头道:“如果秦阳明全力进攻,我看东梁郡最多能守两个时辰。”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不过诸葛观棋是不是过于悲观了一些。

    诸葛观棋道:“东梁郡的北门和东门最为薄弱,虽然有护城河,但是大雍有桥车、云梯、还有攻城锤,最乐观的估计东梁郡能守两个时辰。”

    胡小天道:“人质交换之后,我就马上展开行动。”

    诸葛观棋道:“大人有这样的想法,对方一样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时间的把控才是关键,无论大人能否攻克东洛仓,在雍军发起进攻的同时,一定要放出偷袭东洛仓的消息。”

    胡小天眉头紧皱,若是战斗开始就放出偷袭东洛仓的消息,秦阳明必然会分出一部分兵马前往东洛仓紧急救援,从东梁郡到东洛仓紧急行军的话不过两个时辰,那么赵武晟和熊天霸率领的五千军岂不是压力倍增。

    诸葛观棋道:“白腊口才是关键,必须要巧妙将消息泄露出去,要让秦阳明提起足够的重视,分出半数兵力,这样东梁郡才可以守得更久。”

    胡小天道:“如果他们调集大军,这五千人怎能挡得住他们的进攻?”

    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