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九十三章顺水推舟(上)
    文承焕向周睿渊看了一眼,心中明白他又要耍花样,文承焕道:“愿听周大人高见!”

    周睿渊道:“胡小天的确气焰嚣张,在查无实据的前提下居然敢于斩杀庸江水师提督,此子阴险奸诈,居然用三千人击败了唐伯熙的三万精锐水师,又能只身深入武兴郡,斩杀赵登云还全身而退,臣实在是想不通,难道赵登云在庸江水师之中没有一个追随者?他手下的三万多将士竟然眼睁睁看着主帅被杀而无动于衷?”

    文承焕道:“都是因为胡小天用粮草军饷来引诱那些士兵,而且他谋害赵登云应该计划已久,庸江水师之中不乏他的内应,据说亲自下手之人就是赵登云的亲侄子赵武晟。”

    周睿渊故意吸了一口冷气道:“那就麻烦了,岂不是说胡小天已经控制了武兴郡?武兴郡乃是大康北方门户,若是落入贼人之手岂不是大大的麻烦,陛下一定要马上发兵收回武兴郡。”

    龙宣恩听出周睿渊说的是反话,发兵征讨?岂不是逼着胡小天谋反?如果胡小天已经控制了武兴郡那么他等于拥有了三万多庸江精锐水师,想要征讨只怕也要付出重大牺牲。龙宣恩道:“胡小天又没谋反,情况也没有完全查明,岂可鲁莽行事。”

    周睿渊躬身行礼道:“陛下圣明,就算胡小天狼子野心,可现在这种形势下,臣建议还是安抚为上,今时不同往日,昔日他只有一座东梁郡,只需封锁庸江,就能断了他的生路,可现在武兴郡如果真的在他的控制之中,他就有了和雍人谈判的条件,如果他向大雍送出两座城池,大雍未尝不会赦免他的罪过。”

    龙宣恩虽然知道周睿渊是在向着胡小天说话,可这番话说得的确很有道理。

    文承焕冷笑道:“依周大人的意思。胡小天杀了赵登云不但没罪而且还有功了?”

    周睿渊道:“陛下,臣从来都没有说过胡小天是个忠臣,此子野心勃勃,从他现在的作为可以看出他急于在庸江扎稳脚跟。拿下武兴郡控制庸江水师的目的就是想和陛下讨价还价,但是现在这种状况下,陛下若是不采取隐忍的态度,只会将胡小天推向大雍一方,最终损害得是大康的利益啊!”

    龙宣恩低声道:“说说你的建议吧。”

    周睿渊道:“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不若做个顺水人情,赵登云已经死了,就算给他洗冤昭雪,他也不能复生,赵大人生前忠心耿耿,死后必然也不会介意为朝廷出力,只要皇上明白他的忠义就好,就表面坐实赵登云里通外国之名,给予胡小天重赏,反正武兴郡已经在他的实际控制之中。索性将赵登云的位置封给他。”

    文承焕一旁呵呵笑道:“周大人真是为胡小天考虑得周到啊!犯下如此弥天大祸,居然还要加官进爵,赵登云碧血丹心,为国捐躯,最后还要落得卖国之名,周大人啊周大人,你这么做可曾想过公正二字,可曾想过天理循环?”

    周睿渊平静道:“公道自在人心,国家危亡之际,何者为大?若是牺牲一人之清誉可换得大康之平安康盛。我周睿渊义无反顾,死不足惜!文太师,换成是你,难道你会将自身名誉看得比国家更为重要吗?”

    文承焕唇角的肌肉抽动了一下。心中把周睿渊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一遍,周睿渊啊周睿渊,你这招好毒。他向龙宣恩躬身行礼道:“陛下,臣坚决认为决不可纵容胡小天这种奸佞小人,如果让他得势,只会趁机做大。一旦羽翼丰满,再想治他只怕就难了。”

    周睿渊道:“文太师一心想要治罪我也不反对,那就派人将他杀了,他死了大雍就不会再追究战败之事?庸江的危机就解除了?还是另选贤能前往庸江应对他所造成的危机?反正我是没这个本事,文太师现在去或许赶得及!”

    “你……”文承焕被周睿渊气得七窍生烟,可偏偏又无法反驳。

    龙宣恩皱了皱眉头道:“你们都少说两句,让你们给朕出出主意,可你们却是来给朕添乱的,都下去吧!”

    两人躬身告退,离开宫门外,文承焕气得再不讲究什么风度仪态,拂袖而去。

    周睿渊笑眯眯望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忽然看到远处一个身影正在快步走来,正是天机局的洪北漠,两人目光交汇,彼此微笑颔首示意,却并未交谈,洪北漠匆匆进入了勤政殿。

    龙宣恩见到洪北漠之后也没多少好脸色,冷冷道:“怎么来的这么晚?”

    洪北漠道:“启禀陛下,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所以才来迟了,还请陛下恕罪。”

    龙宣恩道:“你见到他们两个了?”按照洪北漠抵达的时间来推算,他刚刚应该和周睿渊、文承焕两人打了照面。

    洪北漠道:“见到了,没顾得上说话。”

    龙宣恩道:“他们两个,一个要杀胡小天,一个要赏胡小天,朕都有些无所适从了。”

    洪北漠道:“陛下心中应该早就有了主意,他们的意见对陛下来说也不重要。”

    龙宣恩摆了摆手,王千等人全都退了出去。

    龙宣恩道:“朕真是有些后悔了,不该把胡小天放出去。”

    洪北漠道:“臣倒认为,陛下将他放出去实则是走了一步妙棋。”

    龙宣恩道:“此话怎讲?”

    洪北漠微笑道:“对陛下来说最重要的是时间,庸江防线乃是大康的天险所在,无论赵登云是忠是奸,都改变不了他是一个庸才的事实,让这样一个庸才去镇守庸江,只怕根本无力抵挡大雍水师的攻击。”

    龙宣恩道:“薛胜康都已经死了,暂时不用担心吧。”

    洪北漠摇了摇头道:“正是因为薛胜康死了,大雍新君即位,他才会急于树立起自己在臣民心中的威信,对一个君主来说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征服,通过征服他国的土地来征服己方臣民的内心。唐伯熙之所以急于攻下东梁郡,无非是想将此城作为礼物敬献给薛道洪,从而获得信任,只可惜他遇到了胡小天。”

    龙宣恩道:“胡小天这一仗可能会挑起两国全面战争。”

    洪北漠道:“这场仗注定要打,根据臣所得到的情报,大雍已经在开始准备,二月初春就发兵南下。”

    龙宣恩道:“胡小天或许会把这场仗提前。”

    洪北漠道:“他既然有本事用三千人击败大雍的三万水师,接下来未必不能挡住大雍军队的进击,陛下可能还不知道,外界传言三千人,可在事实上共有五千人参加了战斗,有两千人来自丐帮。”

    龙宣恩眉峰一动:“丐帮!”

    洪北漠压低声音道:“虚凌空一直都藏身在丐帮之中,我看这件事应该跟他有关。”

    龙宣恩道:“看来朕只好顺水推舟了。”

    洪北漠道:“对陛下而言真正重要的只是时间,最多一年,臣便可大功告成,到时候这天下还不是在陛下的掌握之中!”

    龙宣恩抚须道:“你最好不要让朕失望!”

    大雍新任天子薛道洪这两天的日子并不好过,听闻南阳水寨三万水军被胡小天的三千兵马打了个落花流水,不但主将唐伯熙被杀,而且有一万多名水师将士被俘,惊得薛道洪差点没把下巴掉下来,这消息实在过于让人震惊,唐伯熙是大雍名将,这本该是毫无悬念的一仗,却想不到压倒性的优势却无法变为最终胜势。

    兵部尚书黄北山恭敬站在薛道洪的身边,从薛道洪紧皱的眉头,他就知道这位新君的心情不好,刚刚登基就遭遇如此重挫,对意气风发的薛道洪来说是一次沉重的打击,假如他在这件事上处理不当,势必会影响到他在臣子心中的地位。

    虽然薛道洪成功登上帝位,可并不代表着他能够服众,朝廷之中还是有不少其他的声音,七皇子薛道铭背后有淑妃董淑妃支持,董氏家族在大康的朝堂内拥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太师项立忍也是薛道铭的坚定支持者之一。薛道洪登基之后,本该着手清除这些异己,可是还没等他来得及动作,南部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过去这种事情,薛道洪首先想到的人会是李沉舟,他和李沉舟不但是君臣更是儿时的玩伴,至交好友,可惜李沉舟奉了他的命令前往北疆劳军,真正的用意是去安抚尉迟冲这位老帅,薛道洪知道父皇在临终前曾经对尉迟冲百般猜忌,所以才有了尉迟冲前往北疆戍边,自己刚刚登基,想要站稳脚跟,就必须要获得这位军中重臣的支持,李沉舟显然是完成这个任务的不二人选。

    黄北山道:“陛下,臣刚刚收到南阳水寨那边的消息,胡小天提出释放俘虏的条件,一共是一万一千三百名俘虏,他要价每人两百斤粮食,共计两百万斤。”

    薛道洪冷笑道:“他是打家劫舍的强盗吗?竟然用这种卑鄙手段!”

    黄北山道:“陛下,那一万多名水军将士都是南阳水寨的精锐将士……”(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