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九十二章大胆布局(下)
    刘允才心中暗自冷笑,到现在还说不愿伤了和气,是不是已经太晚,可是从胡小天的话音中他听出了可能回旋的余地,难道胡小天有释放他们回去的念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先留住自己的这条性命再说。刘允才道:“你想怎样?”

    胡小天道:“我已让人备好轻舟一艘,送刘将军回去。”

    刘允才道:“其他人怎么办?”

    胡小天道:“我要两百万斤粮食,将军回去帮我传个话,每人两百斤粮食,你们每送来两百斤粮食,我就放回去一名俘虏,什么时候将粮食全都送齐,我什么时候将你们的人全都放回去,绝无讨价还价的余地。”

    刘允才抿了抿嘴唇道:“这件事我可做不了主!”虽然两百万斤粮食听起来吓人,可真正平均到一个人身上并不贵,两百斤粮食换一条人命,这交易还很划算呢。

    胡小天道:“所以才让你回去商量,刘将军至少要值一万斤粮食,权当是我送你一个人情。”

    刘允才暗骂,我才值一万斤粮食,你太看不起人了,可能够脱身就好,何必跟对方争执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

    胡小天以三千士兵战胜唐伯熙三万水军之事几乎在一夜之间传遍天下,康都城内百姓对这种消息麻木不仁,他们心中关心的只是能否吃饱穿暖,能否有命熬过这个凄苦的严冬。

    七七和老皇帝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了,自从上次龙宣恩拒绝发兵增援,七七就再没有见过他,当胡小天战胜的消息传来,七七一个人将自己关在房间内大哭了一场,多日以来压抑的情绪终于得以释放,这是一个让她期待的结局,同时又是她所不敢想像的,胡小天果然习惯于创造奇迹,竟然在这种劣势下扳回了一局。

    外面传来权德安的声音:“公主殿下!”

    七七擦干眼泪。整理了一下情绪,又对着铜镜看了看,确信毫无异状,这才拉开了房门。

    权德安恭敬道:“陛下请公主殿下去勤政殿。说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七七冷笑了一声道:“一定关于北疆的局势,帮我回了他,就说我身体不适,今儿没工夫见他!”

    权德安道:“东梁郡毕竟是殿下的封邑,胡小天在那里的所作所为公主都要负责的。”

    七七道:“权公公是建议我去一趟喽?”

    权德安道:“您若是不去又怎么知道皇上的反应?”

    七七打了个哈欠道:“那就帮我回个话。说我正在沐浴,待会儿就过去!让皇上多些耐心。”

    “是!”

    龙宣恩足足等了两个时辰,七七方才姗姗来迟,小妮子穿了一身的红色宫服,显得格外喜庆,脸上还特地涂抹了腮红,双眸透着喜气。

    一段时间未见,七七忽然发现龙宣恩的身上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原本苍白的头发如今居然转成了花白,鬓角的地方明显开始变成了黑色。不知是不是心宽体胖的缘故,他比此前见到的时候胖了一些,脸上的皱纹也少了许多,给人的感觉似乎年轻了不少。

    龙宣恩冷冷道:“朕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七七笑道:“陛下召见,七七岂敢不来,只是不知陛下这么急召见七七为了什么事情?”

    龙宣恩望着七七道:“你心中难道不明白?”

    七七一双清澈明眸转了转道:“皇上都不说,七七又怎能明白?”

    龙宣恩叹了口气道:“你我之间何时变得如此陌生了?在朕心中最亲的那个人始终是你啊!”

    七七道:“君臣有别,七七对陛下只有敬意,不敢有其他的想法。”

    龙宣恩道:“胡小天守住了东梁郡,非但击败了南阳水寨的三万雍军水师。还俘虏了对方的主帅唐伯熙。”

    七七道:“好消息啊,可皇上看起来好像并不开心呢?”

    龙宣恩脸色阴郁道:“武兴郡庸江水师提督赵登云死了!”说完之后他又补充道:“就在胡小天抵达武兴郡之后。”

    七七道:“这事儿我倒是听说了,据说赵登云勾结大雍,意图出卖武兴郡。卖国求荣。”

    “可有证据?”

    七七道:“此前胡小天就向我禀报过这件事,是我让他抵达东梁郡之后要调查清楚,如果证据查实,可先斩后奏。”

    龙宣恩怒吼道:“谁给你这样的权力?谁给你这样的权力!”他从龙椅上霍然站立起来,双目圆睁几乎要喷出火来。

    七七并没有被他的雷霆震怒吓住,淡淡望着龙宣恩道:“赵登云执掌庸江水师。负责驻守大康北方门户,一旦投敌卖国既成事实,那么大康等于敞开了门户,用不了多久大雍的军队就可以长驱直入,我是为了陛下的江山着想。”

    龙宣恩道:“你还真是煞费苦心。”

    七七道:“陛下对七七委以重任,七七如果不尽职尽责怎能对得起陛下的信任。”

    龙宣恩道:“知不知道朕为什么不开心?”

    七七摇了摇头,她心中其实早已明白。

    龙宣恩道:“东梁郡本来就是大雍强塞给我们的,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要他何用?大雍想要回去跟他们就是,关键是守住庸江防线。胡小天这次重创雍军,表面上看取得了一场大捷,可事实上却挑起了两国之间的战火,你以为大雍方面就会心甘情愿地咽下这口气?因为一座城池而引起两国全面开战,简直是罪不可恕!”

    七七淡然道:“我现在才明白,原来皇上给我的封邑只是一座鸡肋之城,皇上既然早已不信任七七,又何必让我代管朝政?当初也将七七流放到东梁郡就是。”

    龙宣恩道:“朕对你如何你难道不知道吗?朕虽然将东梁郡赐给你,可是朕并未让你离开京城,他们胡氏一门全都狼子野心,朕承认,让胡小天前往东梁郡是想让他自生自灭,朕不能将你嫁给这样一个人,可是朕又不忍心让你伤心,所以才退而求其次,放他离开京城,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上,你以为他会有命离开?”

    七七道:“陛下的心思我猜不透,也不敢妄自猜测,胡小天是忠是奸,于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了,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我现在说什么话,他也未必肯听,也许皇上的话他还听得进去。”她委婉地反将了老皇帝一军,人是你放走的,现在后悔已经晚了,胡小天既然有胆子干掉赵登云就意味着他不会在乎你老皇帝的态度,山高皇帝远,只是怕你现在是鞭长莫及了。

    龙宣恩冷笑道:“你以为朕治不了他?”

    七七道:“其实陛下又何必亲自出手,大雍方面比你更加恨他。”

    龙宣恩怒道:“你!”

    七七道:“如果我是陛下,绝不会在这种时候降罪于他,现在降罪等于一手将他推向对方的阵营,刚刚杀了一个里通外国的赵登云,难道陛下还想让胡小天向雍人让出庸江天险?孰轻孰重,陛下应该比我看得更加清楚。”

    龙宣恩哑然无语。

    七七不想跟他继续攀谈下去,恭敬道:“不早了,七七告退,不耽搁皇上休息了。”说完她行礼后退出了勤政殿,根本不看龙宣恩的脸色。

    龙宣恩气得抽出腰间佩剑,狠狠砍在一旁的香炉之上,将香炉砍成两半,香灰洒了一地。

    一帮宫女太监吓得慌忙跪在地上:“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此时老太监王千从外面匆匆走了进来,看到眼前一幕也是一怔,躬身道:“陛下!周大人和文太师都到了。”

    龙宣恩深深吸了口气,将手中剑递给了一旁的小太监,眯起双目道:“让他们进来!”

    周睿渊和文承焕两人也已经得知了东梁郡的消息,虽然两人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心情各不相同,但无疑两人都感到震惊,过去虽然知道胡小天有些本事,却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厉害。

    龙宣恩这会儿已经消了气,接过王千递来的香茗饮了一口道:“东梁郡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吧?”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道:“知道了!”

    龙宣恩道:“都有什么看法,说来听听。”

    文承焕率先向前一步道:“陛下,事情已经过去了多日,胡小天迎战本来无可厚非,但是他在战胜唐伯熙军队之后,即刻前往武兴郡,以莫须有罪名杀害了庸江水师提督赵登云,并伙同一帮叛将控制了庸江水师,狼子野心昭然若示。臣接到武兴郡方面的密保,可以证明赵登云的清白,赵大人忠心耿耿,绝无和大雍勾结之事。”

    龙宣恩点了点头道:“让庸江水师静观其变,不派援军也是朕的意思,赵登云对朕一向忠心耿耿,朕当然知道。”

    文承焕道:“陛下,那胡小天胆大妄为,置陛下的天威于不顾,他占据武兴郡控制庸江水师,无非是想获得更大的筹码,让皇上对他有所顾忌啊!此等贼子气焰嚣张,陛下绝不可容忍,否则何以让朝中群臣心服?”

    龙宣恩嗯了一声,然后目光落在始终沉默的周睿渊脸上:“周爱卿,你怎么看?”

    周睿渊道:“臣赞同文太师的意见,可不赞同文太师的提议。”(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