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3四百九十二章大胆布局(上)
    在未来局势的发展上余天星和诸葛观棋想到了一处,他同样看出胡小天只剩下两条路可走,不过余天星并没有像诸葛观棋那般讳莫如深,既然下定决心辅佐胡小天,他自然要将心中的想法坦诚相告。○

    胡小天道:“天星,如果你是我,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余天星道:“退守武兴郡无疑是稳妥之策,可放弃东梁郡,非但将我等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拱手相送,而且会让将士好不容易才产生的信心受挫。”

    胡小天目光一亮,余天星所说的也是他的顾虑所在:“所以你建议战!”

    余天星缓步来到那幅地图前:“东梁郡有三千士兵,丐帮两千人,武兴郡三万庸江水师,这些都是大人的可用之兵。武兴郡地势得天独厚,不容有失,若是东梁郡战败,主公还可退守武兴郡,想要保住武兴郡,至少要留下两万兵马。”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就是说咱们可以调动的兵马还有一万五千人。”

    余天星道:“东梁郡人心浮动,其中不乏想要伺机作乱的贼子,想要保证东梁城内稳定,至少还需两千人。”

    胡小天道:“你这么一说,我手中就没有多少可用的兵将了。”

    余天星道:“主公此前都敢用五千人对唐伯熙的三万人,现在手中有了一万三千人还怕秦阳明的五万人不成?”

    胡小天微笑道:“别卖关子,把想法说出来。”

    余天星道:“东梁郡因为位置的缘故易攻难守,想要让东梁郡固若金汤,就必须在东西北三方形成一条坚固防线。他指向地图道:“以主公目前手上的兵力,应该无法兼顾这么长的防线,所以唯有守城。可是守城乃是下策,想要变被动为主动,就要抢占先机。邵远虽有五万驻军,可是地理位置上却非最为重要的一个,东洛仓才是,邵远五万驻军。有两万都在东洛仓,东洛仓乃是大雍七大粮仓之一,负责大雍南线军队的补给,若是可以抢占东洛仓等于扼住大雍东南部的咽喉,还可与东梁郡、武兴郡一起形成彼此呼应的三diǎn。”

    胡小天望着地图,东洛仓是邵远的一部分,位于邵远之东,东海之西,东梁郡之西北。和邵远、东梁郡两城接壤,东洛仓虽然位于平原,可是因为战略地位相当重要,所以大雍在防御方面不遗余力,城墙高阔,箭塔林立,比起邵远、东梁郡这些周边大城防御力都要强大不少,更何况还有两万驻军。胡小天摇了摇头。不无担心道:“两万人守城,城墙坚固。箭塔高耸林立,只怕咱们就算倾两城之力都难以将之攻下。我看攻下东洛仓要比攻克邵远还要难。”

    余天星道:“大人,我研究过邵远守将秦阳明行军布阵的风格,此人做事谨慎,在战斗中表现得极其谨慎,往往都是以兵力上的优势来取得战斗的胜利。避免自身的最大伤亡,根据秦阳明向来的习惯,我看这次他很可能会布下三路出兵。”

    胡小天道:“哪三路?”

    余天星道:“水路自然是南阳水寨,南阳水寨统领唐伯熙已死,南阳水寨上上下下必悲痛不已。他们急需一场胜利来一雪前耻,如果他们答应了主公用粮食换俘虏的要求,也是权宜之计,我看,他们很可能在俘虏脱离危险之后,马上卷土重来。”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他也有着同样的想法。

    余天星道:“唐伯熙败在太轻敌,没有联合秦阳明水陆夹攻,而唐伯熙这次败得太快,秦阳明甚至没有来得及出兵,证明秦阳明和唐伯熙之间还是有矛盾的,他这次虽然保存了实力,难免不会在大雍朝廷那边遭到斥责,所以秦阳明这次必然会和南阳水寨联手。我估计,在俘虏脱离危险之后,秦阳明必然大军压境,从邵远进攻东梁郡有两条主线,秦阳明统领一条,而另外一条极有可能会从东洛仓出兵,以秦阳明用兵的习惯,他想要取得压倒性的胜利,邵远很可能只会留下五千人防守,出兵两万五千人,而东洛仓从东北和他呼应,秦阳明会从东洛仓调动一万五千人作用,以东洛仓的城防,五千人守卫足矣。这样雍军就形成了西北,正北,东北三线进攻的阵型。”余天星的手指在地图上划出三道轨迹。

    胡小天道:“我如果坚持不放弃东梁郡,那么就会形成被三线围堵的局面。”

    余天星diǎn了diǎn头道:“所以主公只剩下出奇兵这一个办法。”

    胡小天道:“武兴郡的庸江水师不能调动太多,只要保证两万人的防御力,不然一旦被他们发现武兴郡空虚,只怕连我的这条后路都给我断了。”

    余天星道:“主公原本就没有后路。”

    胡小天听到他这意味深长的一句话不由得怔了一下,旋即又笑了起来:“不错,我原本就没有后路。”

    余天星道:“想要守住武兴郡需要两万人,想要东梁郡多撑一些时候,还需要八千人。所以主公手中可供调遣的人马不足八千,要用这八千人去攻占东洛仓,成功的机会只剩下一半。”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如果被你言中,秦阳明从东洛仓调兵夹攻我们,那么东洛仓的人马会离开不少,可是如果他只调走了一万人,那么我们的八千人岂不是要面对一万人守城的局面?”

    余天星道:“东洛仓还有一位号称大雍十大猛将之一的常凡奇,此人力可拔山,相当的厉害。”

    胡小天道:“这么说咱们成功的机会只剩下两成了。”

    余天星道:“若是抢占了东洛仓,抢走东洛仓的军粮,就算是固守东洛仓,东梁郡、武兴郡三年之内粮草无忧。”

    胡小天目光一亮:“看来这场仗必须要打!”

    余天星道:“拿下东洛仓会让他们真正肉疼的,就算他们从别处调粮,一时间也无法组织起对咱们的进攻。”

    胡小天道:“你打算如何攻城?”

    余天星道:“主公需要尽可能拖延交换俘虏的时间,调兵遣将需要在对方没有察觉的前提下进行,可预先布置人马在东洛仓附近,一旦秦阳明出兵,人马就迅速在东洛仓集结,东洛仓城墙虽厚,可是挡不住投石车的射杀。”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可以将十台投石车化整为零,运到东洛仓附近再行组装。”

    余天星道:“用不了十台,三台足矣,又不是真正要将东洛仓的城墙破坏,目的是让他们感到城墙危矣,在那种情况下,他们会冒险出城摧毁投石机。”

    胡小天道:“引蛇出洞?”

    余天星微笑道:“主公言中了。”

    胡小天让人将刘允才带到自己面前,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刘允才已经沦为阶下囚,进来之后,他本来还想表现出英勇不屈的模样,可惜被熊天霸一脚踹在膝弯,顿时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胡小天道:“天霸,不得无礼,快给刘将军松绑!”

    刘允才以为自己听错,眨了眨眼睛,看到熊天霸上前果然为他将绳索解开,刘允才心中暗忖,胡小天果然不是要杀自己的?他站起身道:“要杀便杀何必废话!”

    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示意一旁随从为刘允才搬了张凳子:“坐!”

    刘允才哼了一声,将头昂了起来。

    胡小天使了个眼色,熊天霸伸出大手老鹰抓小鸡一样揪住刘允才的脖子,凶神恶煞般吼道:“娘的,给你脸你还不要啊!蹬鼻子上脸是不是?三叔让你坐,您就得给我坐!”拖着刘允才将他摁在了板凳上,刘允才心中虽然抗拒,怎奈根本无法和对方抗衡,被熊天霸强压着坐下了。

    胡小天微笑道:“刘将军不必误会,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今次请你来是想送你回去。”

    刘允才将信将疑,用力一抖想要将熊天霸放在他肩头的两只黑爪子给抖开,却想不到熊天霸压得更加用力了,锁骨都被这厮压得吱吱嘎嘎,仿佛随时都会断去,痛得刘允才脸色苍白,心中暗想,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跟这个莽货作对怎会有好下场?有了这样的想法,于是不再反抗,低声道:“你设计害死唐将军,俘虏我大雍将士,破坏两国和平协定,掀起两国战事,不怕天下人耻笑吗?”

    胡小天哈哈大笑道:“刘将军颠倒黑白的本事倒是不小!”他起身向刘允才走了过去,随着双方距离的接近,刘允才的脸上流露出恐惧的表情,胡小天道:“破坏两国协定的是你们,想要攻下东梁郡的也是你们,唐伯熙之死罪有应得!别说死一个唐伯熙,就算我将你们全都杀了,天下人也不会说一个不字!”

    目光中陡然迸射的杀机让刘允才心惊胆颤,他颤声道:“你不怕我大雍大军到来将你杀的片甲不留……”

    胡小天微笑拍了拍刘允才的肩头道:“你们有一万一千三百条人命在我的手上,这两天也吃了我不少的粮食用了我不少的药品,杀了你们固然是一了百了的办法,可思来想去,我还是不愿伤了咱们双方的和气,所以最终决定给你们一条生路。”(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