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九十章与君诀(下)
    胡小天望着姬飞花在夜风中孤独的背影,在他心目中向来强大完美的姬飞花还是第一次在他的面前表现出这样的无助和悲哀,他不由得生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自己何尝不是被胡不为利用,若非母亲的死去,自己只怕至今还未真正醒悟。…小,..o

    胡小天道:“姬大哥,以后打算怎么办?”

    姬飞花拿起酒壶仰首喝了几大口,然后头也不回地将酒壶抛向胡小天。

    胡小天接住,酒壶中已经没有多少,他将剩下的酒喝完。

    姬飞花道:“徐家的势力遍及天下,徐老太太在金陵城养尊处优,金陵徐府不但富甲天下,而且是天下间机关最为复杂的所在,徐老太太已经多年没有公开露面,她是死是活无人知晓,她是否人在金陵也无人知道。”

    胡小天道:“你想要对付徐家吗?”

    姬飞花摇了摇头道:“我已经失败,败军之将,不可言勇,在多数人的眼中,我早已死去,凭我现在的实力又岂能撼动根深叶茂的徐家。”

    胡小天道:“我看你的功力好像已经恢复了。”

    姬飞花转过头来,不知为何他笑了起来,这一笑羞花闭月,让空中的星辰都为之黯然失色。胡小天不由得看的呆了,这厮向来以直男自居,却想不到居然会被一个男子的美色所迷,确切地说应该是太监,姬飞花是太监,即便是太监他也是最美的太监。

    姬飞花从胡小天突然变得灼热的眼神中觉察到了什么。淡然道:“我的武功没那么容易恢复,逃命的功夫或许恢复了一些。”

    听说他的内力仍然没有恢复,胡小天心中居然有些担心。姬飞花惹下那么多的仇家,以他现在的状态若是遭遇强敌岂不是麻烦。心中忽然鼓起前所未有的勇气:“姬大哥,不如你留在东梁郡,只要有我在,没有敢动你。”

    姬飞花呵呵笑了起来:“什么时候我姬飞花需要别人保护了?”

    胡小天有些尴尬道:“姬大哥,我……我没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姬飞花微笑道:“小胡子,不过你今晚的话我记住了,若是有一天我当真有难。你会不会前来救我?”

    胡小天用力diǎn了diǎn头道:“会!”

    姬飞花道:“你若是能够在庸江站稳脚跟,将来的天下未尝不会有你的一席之地。”

    胡小天笑道:“姬大哥认为我配一席之地吗?”

    姬飞花忍不住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道:“我虽然知道你有些能力,可是你总是能让我感到意外。”他从袖口中取出一本账簿扔给了胡小天。

    胡小天慌忙接住。好奇道:“什么?”

    姬飞花道:“这里面记录着朝廷的一些事情。还有我昔日秘密培植的手下,其中有些人已经遭遇了不测。”说到这里他神情黯然,自从他失势之后,洪北漠就命令天机局在大康境内进行大范围的搜查剿杀,姬飞花苦心经营的组织也遭受重创,但是其中也有不少人逃过一劫,姬飞花道:“这些人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你若是能够加以利用。以后必然可以为你成就大业奠定基础。至于上面记载的官员,其中有不少他们的把柄。以你的聪明才智,应该明白怎样使用。”

    胡小天心中暗自感动,姬飞花送给自己的可是一份无法估量的大礼。他低声道:“姬大哥,这礼物太重,小天不敢收!”

    姬飞花道:“让你收下你就收下,哪有那么多的废话!”

    胡小天道:“姬大哥,不如你留下来当家作主,小弟必尽力辅佐大哥成就大事。”

    姬飞花瞪了胡小天一眼:“说什么混账话?施舍我还是可怜我?”

    面对大雍三万大军依然淡定自若的胡小天,在姬飞花的面前却有些乱了方寸,尴尬道:“我没那个意思!”

    姬飞花却又笑了起来,这一笑冰雪消融,胡小天都有些不敢看他了,害怕自己被他的笑容迷醉,搞不好性取向都会发生变化。

    姬飞花道:“知道你舍不得。”

    “我……”

    “我也不会要,小胡子,无论你信或不信,我从来都没有争霸天下之心。”姬飞花的目光追逐着天空中的星辰:“我活在世上的唯一动力就是复仇,当我最接近成功的时候,却功亏一篑,现在我甚至连自己的真正仇人是谁都不知道。”

    胡小天暗忖,姬飞花并没有说实话,他应该知道仇人是谁,徐老太太无疑是楚家悲剧的一手制造者,如果说龙宣恩亲手杀掉了楚扶风、楚源海父子,那么徐老太太才是这场悲剧的策划者。

    姬飞花道:“一个太监永远都不可以服众!小胡子,你和我不同,你是个假太监!真男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姬飞花的唇角露出浅浅的笑意。

    胡小天道:“姬大哥何时知道我真正的身份呢?”

    姬飞花并没有回答他这个无聊的问题,轻声道:“珍惜你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一切,赵武晟此人可堪大用,他的父母死于赵登云之手,一直以来他都是我潜伏在庸江水师的一张王牌,不到必要的时候,我没想过让他暴露。”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总觉得赵武晟最后关头的站队姬飞花应该起到了作用,他本想问个明白,可是想起姬飞花的脾气,他若是不想说,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问出来,也许只能等到以后从赵武晟那里得到解答了。

    姬飞花道:“听说你和七七已经订了婚?”

    胡小天道:“乃是皇上的一计。”

    姬飞花道:“七七那丫头野心勃勃,这匹野马你若是驾驭好了,可以陪着你驰骋千里,若是你无法驯服她,只会被她摔得遍体鳞伤。”

    胡小天微笑道:“对女人我还有些办法。”

    姬飞花瞪了他一眼道:“大言不惭!女人没那么好对付,你在女人手上也栽了不少跟头吧?”

    胡小天道:“那是我让着她们!”这句话简直就是厚颜无耻了。

    下方灯火闪烁,却是士兵开始巡夜,对侧瞭望台之上负责值夜之人似乎发现了什么,大声道:“什么人?”

    姬飞花脚步一动,来到胡小天的近前,两人立足的地方极其狭窄,胡小天担心他摔下去,伸手自然而然地将他搂住,却发现姬飞花的腰肢纤细盈盈一握。

    瞭望台上的那人扬起火把照了照,并没有发现异常,喃喃道:“真是见鬼了!”

    胡小天和姬飞花近在咫尺,声息相闻,胡小天望着姬飞花那张美得毫无瑕疵的面孔,心中忽然萌生出一个想法,如果姬飞花是个女人那该有多好。

    姬飞花道:“我走了!”他想要从胡小天的怀中离开,胡小天却没有放手的意思,一手搂住他的身体,一手将大氅解了下来,为姬飞花披在肩头,低声道:“你穿得太单薄了。”

    姬飞花听到他的这句话竟然感到心头一酸,有生以来还从未有人表露过对自己的关心。他是个强者,一直以来都是在人前高高在上的强者。有谁会去关心他,有谁会认为他也需要关心?姬飞花知道自己是时候离开,每次当他意识到自己要忍不住流露出软弱,他就必须要离开,而他的软弱却只会在一个人的面前流露,这个人就是胡小天。

    “我走了!”姬飞花没有拒绝胡小天的好意,披上大氅离开了他的怀抱。

    胡小天道:“去哪里?”

    姬飞花道:“去查清当年的一些事!不必找我,船队抵达下沙港之后,我就会离开。”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忽然说了一句让他自己都感到难为情的话:“我会想你!”

    姬飞花凌空飞起,沿着风帆无声无息滑落下去。

    胡小天并没有追逐他的脚步,手中握紧了姬飞花送给他的那本账簿,这本账簿对姬飞花来说应该是极其重要的,当初他掌控朝堂,震慑群臣靠得就是其中的**和把柄,现如今他将这本账簿送给了自己,证明姬飞花已经放弃了东山再起的打算,难道他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复仇,而无争霸天下之心?他既然识破了徐老太太的真正用心,就应该知道造成楚家悲剧的真正元凶是谁,以姬飞花的性情他绝不会放过金陵徐家。

    在胡小天的印象中,姬飞花一直都是一个杀伐果断的人物,他之所以隐匿身份,也许正如他自己所言,他的武功应该没有恢复,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又岂能冒险复仇。

    清晨的下沙港笼罩在一层淡淡的晨曦下,空气中的硝烟味道仍然未被江风吹尽,破损尚未沉没的战船已经被拖到了下沙港,港口上聚满了整理战利品的士兵,循着庸江向下游方向看去,在距离下沙港大约两里左右的大片空地上摆满了从江中捞取的尸体,密密麻麻,数以千计。

    胡小天缓步走下战舰,望着已经先行下船的那群士兵,试图从中找到那个熟悉的背影,人群涌动之中早已分不清那人身在何处,胡小天在心底暗自叹了口气,今日与君诀,他日再见不知何时?

    两章送上,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