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九十章 与君诀(中)
    赵武晟暗暗佩服,论到做事之果断,手段之高深,胡小天无疑比自己更胜一筹。

    胡小天道:“武兴郡的事情劳烦武晟兄和永福兄多多费心,我即刻返回东梁郡,劳烦武晟兄调拨三十艘战船,五千名将士前往下沙港,我会让人尽快将物资补给运送到这里,也好让将士们渡过严冬。”

    赵武晟恭敬道:“大人宅心仁厚,爱军如子,得遇大人实乃我等之幸。”

    胡小天微笑道:“我走了,唐伯熙的尸体我还是带回去。”

    胡小天在武兴郡逗留了只不过短短三个时辰,这三个时辰却起到了扭转乾坤的关键作用,离开武兴郡的时候,三十艘战舰随同胡小天一起前往下沙港,胡小天回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为武兴郡补给,可以预见,从东梁郡分一半粮草给武兴郡必然遭到当地百姓的反对,胡小天明知这件事会伤害到东梁郡百姓的感情,却不得不这样做,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收服武兴郡的军心,就必须要让他们衣食无忧,就必须要让他们看到希望。东梁郡的民心原本不在自己这边,短期内不可能让他们真心真意地支持自己,怀柔是不可能的,唯有用武力进行慑服。

    医学上讲究对症下药,不同的病人要开不同的药方,治国也是如此,隔江相望的两座城池,想要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就必须采用不同的手段,对武兴郡可以怀柔感化,对东梁郡却要让百姓从心底害怕,要用武力去震慑他们。

    夜色深沉。因为是逆风而行,抵达东梁郡估计要到明日清晨了。

    胡小天独自一人站在船头,望着视野中渐渐缩小的武兴郡,一时的胜利并不代表什么,庸江一战。不但引发了大雍的仇恨,同样触怒了大康朝廷,接下来的日子他将面临双方给他的巨大压力,如何化解危机才是他面临的首要问题。

    维萨拿着大氅来到他的身边,柔声道:“主人,船头风大。为何不回舱内休息?”

    胡小天笑了起来,转身让维萨将大氅为他披上,又转过身来,维萨伸出手为他将系带扎好,望着维萨冰蓝色的美眸。胡小天由衷道:“谢谢!”

    维萨有些错愕地抬起头来,望着胡小天温暖的眼睛,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维萨为主人做任何事都是应该的。”

    胡小天伸出手去,轻轻抚摸了一下她被寒风吹凉的俏脸,维萨的俏脸红得越发厉害了。

    胡小天道:“回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走走!”

    维萨顺从地点了点头,冰雪聪明的她意识到胡小天并没有因为这场胜利而减轻压力,他虽然笑得依然阳光灿烂。可是他的内心此时应该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维萨离去之后,胡小天的目光重新投向黑漆漆的江水,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今的状况下唯有奋勇向前,再无回头的可能,抬起头来,却发现身后的风帆之上多了一个人的身影,那人坐在横杆之上。靠着桅杆,抬头仰望着夜空。胡小天清楚地记得。刚才那个位置并无人在,以他今时今日的武功。竟然有人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来到了他的附近,胡小天不禁心生警觉,不知对方是敌是友,如果是敌人,只怕武功绝非泛泛。

    那人此时缓缓转过头来,借着朦胧的月光依稀看清他的面容,却见他长眉如剑,双眸犹如星辰一般明亮,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胡小天看清他的模样,整个人不由得呆在那里,他万万没有想到,姬飞花竟然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自从天龙寺往生井崩塌之后,他就失去了姬飞花的下落,虽然他知道以姬飞花之能绝不会葬身在往生井内,可是仍然不免为姬飞花的安危感到担心,如今终于看到姬飞花平安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胡小天悬在心底的石头总算落地,他腾空而起,当他就要接近姬飞花的时候,姬飞花却起身扶摇而上。

    胡小天足尖在姬飞花刚刚落座的地方轻轻一点,再度飞升,两人先后来到距离桅杆顶部还有一丈的地方,姬飞花双手负在身后,傲立于横杆之上,胡小天来到他身后一丈处,后背靠在桅杆之上,小心保持着平衡。

    姬飞花衣袂飘飘,如履平地,背身朝着胡小天道:“不坏,不坏,看来不悟将压箱底的功夫都交给了你。”

    胡小天微笑道:“恭喜大人恢复神功,看来武功更胜往昔!”

    姬飞花摇了摇头,他轻巧地在横杆上转过身来,打量着胡小天:“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真是让我感到惊奇,我当年栽培你果然没错。”

    胡小天笑道:“大人对我栽培之恩,小天没齿难忘。”

    姬飞花道:“我不是什么大人,你也不是我的属下,你若是仍然记得咱们昔日的旧情……”说到这里他突然停顿了一下,唇角露出一丝晦涩的笑意:“你叫我一声大哥就是。”其实他们在天龙寺相逢之时,姬飞花就让胡小天改口,可是胡小天仍然习惯于称呼他为大人。

    胡小天道:“姬大哥!”他忽然想起赵武晟今日突然刺杀赵登云之事,赵武晟昔日也属于姬飞花的阵营,姬飞花在此地的出现应该不是偶然,难道赵武晟之所以坚定信心投入自己的阵营是因为姬飞花在背后起到了作用?

    姬飞花道:“咱们好像很久没有一起喝酒了。”

    胡小天微笑道:“姬大哥不如随我一起前往东梁郡,以后咱们兄弟齐心,经营好这方土地,那样咱们就可以每天都在一起喝酒了。”

    姬飞花呵呵笑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以后的事情谁会知道?”他从腰间解下酒壶,拔开壶塞仰首喝了几口,然后将酒壶扔给了胡小天。

    胡小天接过酒壶大口大口饮下,赞道:“痛快!”感觉腹中一股热力瞬间弥散到四肢骨骸,暖融融的,舒服之极,无比受用。

    姬飞花道:“三千人击败大雍三万精锐水师,经此一战,你已经天下扬名!”

    胡小天道:“人怕出名猪怕壮,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低调做人,与世无争。”

    姬飞花的唇角露出一丝莫测高深的笑意:“有些人注定是无法平淡生活的。”

    胡小天故意道:“姬大哥就是这种人。”说完之后,他又补充道:“我也是一样,应该和姬大哥是一种人。”

    姬飞花道:“那两千乞丐是你外公派来的?”

    胡小天点了点头,姬飞花早就知道他和虚凌空之间的关系,在他面前并没有隐瞒的必要。

    姬飞花道:“他待你还算不错。”从胡小天手中接过酒壶,低声道:“胡夫人的事情我知道了,悲剧既然已经发生,还望你节哀顺变。”

    胡小天道:“你知不知道我娘因何而死?”

    姬飞花道:“令尊人在天香国,他所带走的五十艘战舰在大康水师之中装备最为精良,那一万名水军将士也是精挑细选以一当十的猛士,可以说大康水师精锐被令尊几乎一网打尽。”

    “你早就知道我爹和天香国的关系?”

    姬飞花道:“有所耳闻,却不知令尊心机如此之深。”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他和龙宣娇的关系你也知道?”

    姬飞花点了点头道:“能让一个人抛妻弃子叛离大康的女人肯定很不简单。”

    胡小天心中暗叹,这其中的曲折纵然你姬飞花多智近妖,也是猜不透的,家丑不可外扬,胡小天当然不会将自家的丑事告诉姬飞花,他低声道:“你当年让吴忍兴送我娘返回金陵,又捎了一封信给徐老太太,信中究竟写了什么?”

    姬飞花摇了摇头,转过身去,重新将背影留给胡小天:“听说胡夫人去世之后,金陵徐氏无人前来祭奠。”

    胡小天道:“我和金陵徐氏再无任何瓜葛,他日我若是有机会见到徐家人,倒是会向他们为我娘讨个公道。”

    姬飞花道:“你恨徐家?”

    胡小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意味深长道:“你是楚家的后人,徐老太太对你有恩?”

    姬飞花叹了口气:“我自以为机关算尽,可惜到头来却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现在方才发现真正高人乃是你的外婆,当年若不是她,楚源海也不会得悉自己的身世,我也一样。”他虽然没有直接承认,却等于默认了自己是楚家后人的事实。

    胡小天心中暗叹,究竟是怎样的仇恨才让徐老太太如此憎恨楚家,楚扶风死后,他的子孙仍然不得安宁,楚源海当年被虚凌空送给徐老太太抚养,本想隐瞒他的身世,让他无忧无虑地过上一辈子,可是徐老太太却处心积虑地将楚源海的身世泄露给他,以至于楚源海淘空大康经济,图谋复仇,终于还是被龙宣恩所害。

    姬飞花道:“楚家被灭门之时我只有八岁,若非徐老太太早就洞悉一切,提前做出安排,我也难逃一死,我一直以为她是我的恩人,如果不是她帮我,我永无复仇的机会,可现在我方才明白,自己只是被她利用的工具而已。”(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