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九十章与君诀(上)
    胡小天从腰间取出五彩蟠龙金牌,出示给众人,虽然这东西并没有多大的价值,可是象征性的意义却是超出一般的,关键时刻亮出来拥有着极强的说服力,众将之中不乏有见识之人,赵武晟率先跪了下去,李永福紧跟着,然后一帮将领都赶紧跟着跪了下去,齐声道:“吾皇万岁万万岁!”

    胡小天道:“这块五彩蟠龙金牌,乃是我离开京师之时皇上亲手所赐,你们应该知道这块金牌代表的意义,见到金牌有若见到吾皇亲临,意味着我有先斩后奏的权力!”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霸气十足,其实老皇帝何尝给过他这样的权力,反正谁也没有亲眼见证,本来大家对这块五彩蟠龙金牌都心存敬畏,胡小天再这样说,多半人都不会怀疑胡小天的话。

    胡小天做戏做足全套,又拿出一张圣旨,在众人眼前晃了晃:“赵登云勾结大雍出卖大康利益之事,皇上早有所闻,只是因为缺少证据所以一直都没有公开,但是天机局从未停下对他的暗中调查。皇上为何要派我前来武兴郡?就是要彻查赵登云投敌叛国之事,武兴郡乃是我大康北方门户,不容有失,若是失了武兴郡,敌国大军就可轻易渡过庸江天险,挥军长驱直入,庸江危矣,大康危矣,皇上为此深感不安,特地委托我前来彻查清楚,铲除隐患,赵将军、李将军两人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冒着被赵登云加害的风险调查证据,如今证据确凿,不容抵赖。”

    赵武晟和李永福对望了一眼,赵武晟心中明白,胡小天是把自己彻底拖下水的节奏,明白地告诉众将,他一直都是皇上派来的卧底,李永福心中却暗忖。武晟兄啊武晟兄,你藏得可够深的啊,难怪你让我替你去东梁郡见胡小天,搞了半天你们早就联络好了。看来你还是不信任我,为何不早点对我说明白。

    胡小天道:“这份秘旨我就不当众宣读了,如果哪位将军心有疑虑,可以找我单独验证。”他有个屁的圣旨,根本就是忽悠。可胡小天也算准了这帮将领的心思,没有人敢找自己验证,谁也不是傻子,就算看出毛病来了,这个时候出头还不是等着被灭口的下场。

    赵武晟道:“吾皇万岁万万岁!”他一叫所有人都跟着叫了起来。

    胡小天心中暗赞,赵武晟果然是聪明人,跟聪明人配合就是默契十足,根本不用花费太大的脑筋,胡小天道:“大家都起来吧!今天的事情赵将军立下头功,至于所发生的事情。我会写下详情,让人连夜送往京城,皇上得知我们顺利铲除奸贼之后必然会重重犒赏咱们!”

    赵武晟心中明白,只怕皇上得知了这件事会被气得七窍生烟,犒赏?他不兴兵讨伐就算烧高香了。

    众将起身之后,赵武晟下令让他们各自约束自己麾下的将士,将赵登云谋反,皇上下旨清剿之事广为传达出去。至于赵登云的心腹亲随,刚才有两人已经被杀,还有三名将领。被赵武晟特地留了下来,现在军心未稳,决不能轻易冒险,这些人统领的兵马暂时由李永福进行接管。

    赵武晟和李永福两人在军中拥有着极强的威信。若无两人的支持,胡小天今天就算能够控制住赵登云,也不会如此顺利地将场面镇住,赵武晟安排好一切之后,独自一人来到胡小天面前,深深一躬道:“胡大人。武晟不才,从今以后愿意在大人麾下出生入死,尽职尽责。”

    胡小天上前抓住他的手臂道:“武晟兄,在我心中始终都将你当成自己人,以后你我携手巩固庸江防线,保住这方百姓安居乐业。”他话中根本没有提大康的事情。

    赵武晟已经明白,胡小天这是要跟朝廷对着干了,早在胡小天前来上任之初,赵武晟就看出东梁郡绝非立足之地,他虽然知道胡小天有过人之能,却也没有料到,胡小天居然以区区三千兵马战胜了南阳水寨的三万精锐水师,还俘获了对方主帅唐伯熙,当然唐伯熙如今已经被赵登云误杀了。在胡小天战胜大雍水师之后,马不停蹄地来到武兴郡,他下船之时和赵武晟说得那番话已经表白了他的心迹,赵武晟那时起就明白胡小天准备对赵登云下手了,唯有铲除赵登云尽快掌控武兴郡,方能真正在北方站稳脚跟。

    赵武晟道:“朝廷那边胡大人准备怎么说?”胡小天虽然口口声声说奉旨锄奸,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赵武晟。

    胡小天微笑道:“武兴郡军饷发不出,军粮也快用光了,皇上能不能帮忙解决这件事?”

    赵武晟摇了摇头,此前赵登云已经因为这件事多次请求朝廷送粮,可是现在康都自顾不暇哪还顾得上他们。

    胡小天道:“皇上管不了的事情,我们做臣子的当然要代劳。”

    赵武晟道:“唐伯熙被杀之事很快就会传到大雍,只怕大雍集结大军卷土重来。”

    胡小天道:“有些事不是你想躲就躲得开的,如果注定要用战争解决,那么咱们需要做的就是准备迎战!”

    赵武晟内心剧震,望着眼前的胡小天,从他的脸上看到强大的信心和一往无前的勇气,赵武晟虽然不知胡小天的这份信心来自何方,可是他却相信胡小天拥有这样的能力。

    胡小天道:“东梁郡的粮草可支持三个月,我回头会下令他们分一半的粮草给武兴郡,解决将士们的燃眉之急。”

    赵武晟闻言心中大喜,如果能够解决将士们的吃饭过冬问题,无疑为胡小天收服人心创造了最大的便利条件,可是东梁郡的存粮也不多,冬天方才刚刚开始,如果没有分给武兴郡粮草,东梁郡无疑可以顺利度过这个严冬,可是如今粮草减半,虽然解决了燃眉之急,可是很快他们都将面临粮草短缺的问题,赵武晟提出了心中的顾虑。

    胡小天微笑道:“好日子先过,只要东梁郡有口饭吃,就不能让武兴郡的将士们饿着,从今日起武兴郡和东梁郡同气连枝,唇齿相依,武晟兄难道还不明白,世道艰难,想要活下去唯有依靠咱们自己。”

    赵武晟点了点头,他对胡小天的意图已经完全明白了,身处庸江防线,比任何人都要明白如今大康面临的严峻状况,如果不是大雍皇帝薛胜康突然驾崩,恐怕如今大雍的兵马已经全线压境了。

    胡小天道:“武兴郡还有多少将士?”

    赵武晟道:“如今还有三万六千名将士,因为最近缺衣少粮,将士的战斗力难免会受到影响,大小战船三百二十七艘,不少因为维护不当而无法入水,目前能够正常投入战斗的还有一百二十艘。”

    胡小天道:“武晟兄,是否做好投入战斗的准备了?”

    赵武晟道:“男儿立世当顶天立地,胡大人今日之战已经让我等热血澎湃,心悦诚服,能够和胡大人并肩战斗实乃末将之荣幸。”

    胡小天道:“我不能在这里久待,东梁郡那边局势未稳,一万多名战俘等待处理,善后的事情还有许多。”

    赵武晟道:“大人,我已经让人将赵登云的家人控制住。”

    胡小天看了赵武晟一眼,他应该是故意提起这件事,按照通常的做法是要斩草除根不留后患了,胡小天隐隐觉得赵武晟和赵登云之间必有仇隙,否则他也不会屡次站在自己这一边,帮忙对付赵登云,胡小天意味深长道:“你们赵家的事情无需我来插手,我相信武晟兄可以处理好这件事。”

    赵武晟抿了抿嘴唇,低声道:“胡大人,武晟一直都有事瞒着大人,其实武晟的父母双亲是被赵登云所害。”

    胡小天拍了拍他的肩膀:“过去的事情无需再提,若非武晟兄鼎力相助,我不会有现在的局面,从今以后,你我携手从庸江打出一番天地如何?”

    赵武晟心情激越:“胡大人,武晟誓死追随大人!”

    胡小天道:“赵登云的心腹手下,你可以留下几个,让他们前往京城通报。”

    赵武晟心中一怔,不知胡小天为何这样做,对待赵登云的心腹居然动了恻隐之心,放他们去康都岂不是纵虎归山,这帮人肯定会在皇上面前告他们的黑状。

    胡小天从赵武晟的表情已经知道他对自己的做法并不理解,微笑道:“皇上智慧超群,他一定懂得审时度势,若是接受了现实,必然会斩杀赵登云的余党。”

    赵武晟这才明白,胡小天做出这样的决定真正的用意是在试探老皇帝的态度,如果龙宣恩因此而降罪胡小天,就会留下那些将领的性命,如果龙宣恩接受现实,唯有咽下这颗苦果,承认赵登云谋反,将这几名前往京城告状的将领问斩。

    胡小天算准了以大康目前的状况,老皇帝龙宣恩不敢跟他翻脸,在他掌控武兴郡庸江水师之后,已经有所依仗,龙宣恩十有**会投鼠忌器,只能接受眼前的现实。

    两章送上,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