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九十章 当断则断(下)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提督大人高看了自己的位置,却小看了我的眼界,我对你还真是没多少诬陷的兴趣,我今天前来,无非是想解释清楚,东梁郡抗击雍军之事和你们无关,提督大人要杀李将军,说什么他违抗军令擅自出战,罪大恶极,我实在是不明白,李将军纵然抗命也担不起罪大恶极这四个字,就算他应该治罪,也罪不至死,提督大人这样做岂不是仇者快亲者痛,让诸位将军何其寒心?”

    他的目光在现场环视了一下,看到众将一个个眼中充满同情和不解,知道自己的这番话说到了他们的心坎里,胡小天道:“我刚巧也带来了一位俘虏,大家有没有兴趣听他说些什么?”

    停顿了一下,方才扬声道:“将唐伯熙给我带进来!”

    熊天霸闻声将唐伯熙推了进来,唐伯熙再也不复昔日的威风模样,头发蓬乱狼狈不堪,目光涣散,来到现场被熊天霸一脚狠狠踹在膝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赵登云和唐伯熙也算得上是多年宿敌,看到南阳水寨的统帅唐伯熙如此狼狈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心中也不不由得有些快意,只是想起唐伯熙却是被胡小天抓获,此子当真了不得,竟然以区区三千人击败了唐伯熙的三万大军,只可惜这份荣耀和自己毫无关系。

    胡小天向唐伯熙道:“唐大将军,当着大家的面,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唐伯熙道:“我说……我说……”呆滞的目光望着赵登云。

    胡小天道:“你为何会突然出兵攻打东梁郡?“

    唐伯熙道:“是因为我要想攻下东梁郡,将东梁郡献给新君做贺礼。”

    胡小天道:“区区一个东梁郡好像不够分量吧。”

    唐伯熙道:“还有武兴郡,赵登云答应我攻下东梁郡之后。他就率部向我大雍俯首称臣。”

    赵登云听到这里目瞪口呆,怒道:“唐伯熙,你放屁!”唐伯熙的这番话让他忍不住爆粗。

    众将听到这里全都是内心一怔。

    唐伯熙道:“你说过,你和胡小天素有积怨,你让我拿下东梁郡。杀掉胡小天为你复仇,你还说武兴郡已经山穷水尽,眼看连士兵都要断粮了,你说要归顺大雍,为了表达诚意你还将庸江南岸的布防图送给了我……”

    赵登云听到这里,气得拔剑而起。怒吼道:“匹夫竟敢诬陷于我,我杀了你这颠倒黑白的老匹夫!”他正准备冲向唐伯熙的时候,维萨抢在唐伯熙身前将他挡住,赵登云的目光投向维萨,看到她冰蓝色的美眸。顿时感觉脑海中一片空白,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回荡:“你明明做过了,为何不敢承认?”

    赵武晟趁着赵登云发愣的时候冲上前去,将他的手臂握住,大声道:“提督大人,您冷静一些,千万不可冲动啊!”

    赵登云道:“那又怎样?我就算做过又能怎样?将士们连饭都快要吃不上了,这样下去不战即溃。还有什么资本去打仗,大康完了,若想活命唯有投靠大雍。识时务者为俊杰……”

    众将想不到赵登云突然说出这种话,当面承认他和唐伯熙勾结,一个个目瞪口呆。

    胡小天冷笑道:“赵登云,你果然早有反心,难怪你眼睁睁看着我东梁郡陷入战火之中而不顾,原来你和大雍方面早有勾结。”

    赵登云用力咬住嘴唇。似乎在竭力挣扎着,维萨的摄魂术虽然有所提升。可是赵登云也是意志力极其强大之人,刚才因为一时不察中了维萨的圈套。现在又凭借着强大的自制力竭力找回自己的意识。

    胡小天看到赵登云的表情暗叫不妙,赵登云霍然睁开双目,怒道:“卑鄙小人居然设计害我!”他摔开赵武晟的手臂,挥动佩剑向维萨刺去,胡小天一把将维萨拉开,然后就势将唐伯熙推了出去。

    唐伯熙双手被缚,兼之他的意识本来就处于浑浑噩噩的情况之下,被胡小天这一推,径直冲了出去。

    赵登云本来想杀得是维萨,可唐伯熙却突然冲了上来,他手中长剑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竟然一下戳入了唐伯熙的胸膛,这一剑透胸而出,唐伯熙双目圆瞪,脸上充满了不甘和痛苦,死前的一刻,他方才看清了杀死自己的是谁,咬牙切齿道:“赵登云你这匹夫……竟敢杀我……”

    这下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是赵登云把唐伯熙给杀了,全都选择性地忽略了胡小天推唐伯熙的那一下。

    胡小天指着赵登云故作惊骇道:“哦!你果然做贼心虚,竟然杀人灭口!”明明是他亲手把唐伯熙推到了赵登云的剑锋之上,现在全都推了个干干净净。

    赵登云将长剑从唐伯熙的胸膛内拔了出来,他愣了一下方才从震骇中清醒过来,大吼道:“来人!来人!把胡小天这奸贼给我抓起来!”

    众将面面相觑,此时又几人走了上去。

    胡小天向熊天霸递了个眼色,当断则断,眼前唯有控制住赵登云方才能够控制住局面,不然一旦外面将士拥入,情况不堪设想。

    就在此时,一柄利剑从后方刺入赵登云的胸膛,赵登云身躯一阵,低头望去,正看到一截带血的剑尖从自己的前胸透出。却是赵武晟从他的背后出剑,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赵武晟充满悲愤地大吼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你虽然是我叔父,可是你背叛大康,勾结外敌,残害同胞,我岂能容你,今日我要大义灭亲,为国除害,为我们赵家清理门户!”

    现场的变化实在太快,众将看得目瞪口呆,本来众人就已经被这突然变化的事态搞得目不暇接,却想不到身为赵登云亲侄子的赵武晟竟然在关键时刻暗算了赵登云,赵登云对背后的这一剑毫无防备,他想要转过身去,双目中充满了惊恐和不甘,身体缓缓向地面倒去。

    众将之中两人从中冲了上去,一人道:“赵武晟你竟然谋反……”

    那两人方才冲出人群,赵武晟使了个眼色,在他们身后几名将领同时抽出佩刀,乱刀齐下将两人砍死当场。

    胡小天大声喝道:“赵登云勾结敌方,出卖大康利益,陷害同僚,荼毒百姓,人人得而诛之!”

    此时外面传来喧闹之声,却是外面驻守的士兵听到里面的惨叫一个个蜂拥而至。

    胡小天使了个眼色,熊天霸大踏步走了出去,一把将门外重达千斤的铜狮子举了起来,宛如魔神降世般威风凛凛立在演武堂之外的台阶之上,高喝道:“都给我站在那里,谁敢上前一步,老子砸烂他的脑袋!”他这一声暴吼犹如晴空霹雳,震得那帮士兵耳膜嗡嗡作响,一个个面面相觑,被熊天霸的威势吓住,竟然无人敢上前一步。

    演武堂内,李永福也挣脱开两名武士的控制,大声道:“兄弟们,你们全都听得清清楚楚,赵登云勾结唐伯熙,意图出卖武兴郡,投靠大雍,其心可诛,这老贼死有余辜!”

    赵武晟将染血的佩剑从赵登云的后心猛地抽了出来,他将佩剑一横,双手托起,来到胡小天面前,垂首黯然道:“胡大人,是属下一时冲动杀了赵登云,请胡大人治罪!”

    胡小天接过那柄染血的佩剑,向赵武晟点了点头,然后环视众将,众将之中已经有人明白了过来,今天这场局面应该是蓄谋已久,抛开赵登云是否和唐伯熙有所勾结不谈,赵武晟根本不给赵登云解释的机会,单凭着唐伯熙刚才的口供就背后一剑穿心,将赵登云刺杀,现在将佩剑交给胡小天,显然在告诉所有人,他从今以后听从胡小天的号令。其实众将之中多半对赵登云都有不满,尤其是赵登云拒绝援助东梁郡之后,不少人已经开始怀疑赵登云是否在公报私仇,毕竟胡小天当年劫持赵登云以他为人质逃离武兴郡的事情广为人知。

    赵登云一直引以为奇耻大辱,这次唐伯熙率军攻打东梁郡,赵登禹拒绝出兵,在很多人看来原因就是如此,不过很少有人怀疑赵登云在暗中和大雍勾结,现在唐伯熙死了,赵登云也死了,可谓是死无对证,赵登云谋反之名只怕要坐实了。

    胡小天原本准备亲自动手,制住赵登云,他之所以敢前来武兴郡,是因为他从李永福那里得知,庸江水师内部多半将领都对赵登云拒不发兵之事颇为不解,而且赵登云在内政管理方面存在着很大的欠缺,因为粮草告急甚至开始克扣将士军饷,自然搞得天怒人怨。胡小天抵达武兴郡之后,并没有急于向李永福透露自己的真正目的,甚至在见到赵武晟之后,也只是旁敲侧击,试探他的意图,而赵武晟也没有给他明确的答复,刚才赵武晟却用行动给予了他坚定的支持,应该说赵武晟出手杀死赵登云,要比自己出手更有说服力。(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