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当断则断(上)
    胡小天的困境在于他的背后没有援军,虽然东梁郡是大康的一部分,可是朝廷却根本不重视这块土地,老皇帝更是想借故将他除去,恨不能杀之而后快。

    胡小天对老皇帝的心思揣摩得很透,这一仗无论胜败,都会将自己推到一个无路可退的境地,逃是死罪,战胜大雍,又会给自己扣上挑起战争的帽子,想要老皇帝服软,就必须迅速在庸江站稳脚跟,唯有掌控武兴郡,控制住大康驻扎在这里的三万水师,方才能够让龙宣恩对自己生出顾忌,才能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朱观棋送给他的四个字就是让胡小天坚定信心,一举拿下武兴郡。李天福率众在最后关头的增援,让朱观棋看到了人心,也让他对胡小天的号召力产生了前所未有的信心。

    维萨望着江面上仍在燃烧的战船,从眼前的情景已经可以猜测到刚才战事之激烈,她小声道:“主人想让我做什么?”

    胡小天附在维萨的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维萨点了点头。

    李永福表面虽然开心,可是他的内心深处是极其沉重的,跟随赵登云身边多年,他知道赵登云的脾气,正是因为对赵登云的了解,才让他对这位统领越来越不满,赵登云过于自私,战术上采取守势,而且对待手下将士过于苛刻,现在庸江水师甚至连军粮都要断供了,赵登云面对目前的窘境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去解决。

    这次李永福率领麾下将士前往东梁郡救援,等于公然违抗了赵登云的命令,他们的战船刚刚抵达武兴郡,李永福马上就被抓起。负责前来查办李永福的正是赵武晟。

    李永福对此早有准备,勒令手下不得做任何反抗,束手被擒,赵武晟让人将李永福抓起,只是他并没有想到胡小天会亲自过来。

    胡小天不但前来。还带来了一名重要的战俘唐伯熙。

    赵武晟来到胡小天面前,向他拱手行礼道:“胡大人,您来得好像不是时候。”

    胡小天微笑道:“赵将军好,我有要事前来和提督大人商讨。”

    赵武晟脸色凝重,向周围看了看,确信无人在左右方才低声道:“大人何苦只身犯险。难道大人不怕朝廷责怪大人挑起了两国战火。”

    胡小天道:“赵将军心中什么都明白,我本以为和赵将军可以无话不谈。”他对赵武晟拥有着很大的信心,此次前来赵武晟也是他争取的主要将领之一,赵武晟不但有胆有识,而且他在庸江水师中的影响力仅次于赵登云。如果能够获取他的支持,那么这次自己前来的计划必然事半功倍。

    赵武晟压低声音道:“胡大人还是请回吧,一旦入城后悔就晚了。”他给胡小天的提示只能如此明显了,虽然赵登云没有明确的表示,可是从赵登云下令李永福一到就将他抓捕来看,赵登云一定不会善待胡小天,朝廷方面也不会放过公然挑起两国战事的胡小天。

    胡小天不慌不忙道:“多谢赵将军关心,有什么话。我还是见到提督大人再说。”

    赵武晟看到他如此坚持,唯有叹了口气道:“胡大人还需谨慎从事。”

    胡小天道:“有件事我始终没有问过赵将军,当初我送安平公主渡江之时。赵将军因何没有登船?”

    赵武晟道:“因为收到军情通报,所以才不得不赶回武兴郡。”

    胡小天笑了起来:“你我之间还是有着很多的共同秘密的。”

    赵武晟心中一凛,胡小天说这句话的意思难道是威胁自己?他们之间的确有着共同的秘密,当初他们都是为姬飞花做事,可是自从姬飞花蒙难之后,这些事已经被他们埋在心头深处。胡小天提起这些事又有什么意义?当初胡小天在武兴郡遭遇困境,还是自己助他离开。难道胡小天会恩将仇报?

    胡小天道:“赵将军不必多想,只是我对你和赵提督的关系有些好奇。当初庸江沉船之事若是追究责任,赵提督肯定会首当其冲,后来你又助我离开武兴郡,两次都将赵提督推入危险之中,看来赵将军并不在意这位叔叔的性命呢。”

    赵武晟面色一凛:“我的家事并不需要向胡大人解释。”

    胡小天道:“国家存亡之际,家事和国事哪个更重要?其实我刚刚所说得正是我期望发生的。”

    赵武晟心中暗忖,他应该是看透了我和叔叔之间的关系不睦,所以才故意用这番话来试探我,胡小天今天前来绝不是为了跟赵登云谈判那么简单,不过他大败雍军之后,势必会招来更为猛烈的报复,也许他的确到了无路可退的地步。

    赵登云根本没有想到胡小天居然带着三千名乌合之众打败了唐伯熙的三万精锐水师,让他恼火的是李永福竟然不顾他的警告,率领麾下十艘战舰前往下沙港支援,李永福跟随在他身边多年,作战勇猛,也立下无数战功,只可惜他却看不清形势,朝廷根本不想打仗,区区一个东梁郡根本没被皇上放在心上,他是要利用这次的机会铲除胡小天这个眼中钉肉中刺,而刚巧赵登云和皇上的目标一致,他和胡小天素有旧怨,本以为这次可以将胡小天铲除,却想不到形势在最后关头竟然出现了惊人逆转。

    提督府内戒备森严,赵登云听闻不但李永福回来了,而且胡小天也跟着过来了,还带来了他们抓获的战俘唐伯熙,赵登云心中暗忖,胡小天啊胡小天,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你打赢了雍军不好好呆在东梁郡,居然跑到武兴郡来了,难道以为我当真不敢动你不成?

    赵登云端坐长案之后,沉声道:“来人!请他们进来!”

    赵武晟押着李永福在前,走在后面的是胡小天和维萨。

    其实胡小天击败大雍水师的消息刚刚传来的时候,武兴郡的这些大康将领着实兴奋了一阵子,可随机他们就意识到,东梁郡的这场胜利或许会成为两国全面战争的导火索,大雍必然不肯善罢甘休,也许用不了太久时间,大雍的兵马就会一举越过庸江,拿下东梁郡之后,首当其冲就是武兴郡,胡小天无疑将战火带给了他们。

    赵登云仿佛没看到胡小天一样,怒视李永福道:“混账!谁让你擅自出兵?你在我麾下多年,难道不清楚违抗军令擅自出战的后果?你可知罪?”

    李永福道:“提督大人,永福知罪,但不服!”

    “大胆狂徒,你为何不服?”

    李永福道:“身为大康将领保护大康土地,抗击外敌有何过错?提督大人治我抗命不尊之罪,我认!可是永福认为自己出兵救援并无错处!”

    赵登云怒道:“你擅自出兵,挑起两国战火,知不知道你的行为给大康带来了什么?若是因此而引起两国交战,不知要害死多少无辜性命,不知要让多少城镇血流成河,要让多少百姓流离失所。你不但有罪,而且罪大恶极!来人!给我拖下去斩了!”

    众人听说他要杀李永福,一个个慌忙上前求情,赵武晟道:“提督大人,李永福在军中多年,战功无数,还请大人念他是初犯,饶他一次。”李永福在大康水师之中威望很高,因为他平时注重情义善待下属,自然结下不少的善缘,所以众将纷纷为他说情。

    赵登云看到众人都在说情,胡小天却如同一个没事人一样站在后面冷眼旁观,心中怒火更炽,怒吼道:“都给我退回去,谁再敢说情,军棍伺候!”

    众人瞬间静了下去,两名凶神恶煞般的武士过来抓住李永福推向门外,此时胡小天鼓起掌来,众人被他的掌声吸引了过去,胡小天道:“提督大人好大的官威,端得是威武霸气,可惜这份霸气用在了自己人的身上,不知提督大人面对敌人的时候能否表现出同样的勇气呢?”

    赵登云冷冷望着胡小天道:“我当是谁?原来是未来的驸马爷啊!您不是在东梁郡指挥作战,什么风把您给吹到我武兴郡来了?”

    胡小天笑眯眯道:“今儿刮得是西北风,我循着歪风邪气就过来了,本来因为大败雍军之事正在高兴,准备来和李将军,来和诸位将军分享一下喜悦,开怀痛饮一番,却没有想到原来打了胜仗惹提督大人不高兴了。”

    赵登云冷笑道:“胡大人恐怕并不明白何谓匹夫之勇何谓大智大勇,若是因一城之得失而引起两国失和,引发两国战火,这个责任谁人来承担?”

    胡小天哈哈笑道:“提督大人好厉害的口才,别人打到家门口难道还要将自己的家园双手奉上?你身为大康庸江水师提督,说出这番话难道不觉得羞愧?皇上对你委以重任,让你镇守大康北疆门户,为的是让你保住一方安宁,确保国土不失,维护国之尊严,可是大敌来临,你非但闭门不出,冷眼旁观,眼看着同胞百姓陷入水火而置若罔闻,现在居然还要治李将军的罪,要杀有功之人,请问提督大人到底是站在哪一方?你是大康的臣子还是大雍的臣子?”

    赵登云拍案怒起道:“混账!胡小天,你信口雌黄!想诬我清白!”

    两更送上求月票,这个月虽然在调整期,可也在默默努力,还望大家多多支持!(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