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八十八章庸江大捷(上)
    东梁郡数以千计的青壮男子挥舞棍棒刀叉,他们正在逼近南门,唐铁汉和唐轻璇兄妹二人站在城楼之上率领一千名士兵严阵以待,这些东梁郡的民众却是要强行打开南门迎接大雍军队的到来,他们并不清楚外面的战况,在他们看来东梁郡根本守不住,大雍的军队今天就可以收复这里,面对这群情汹涌越聚越多的百姓,唐家兄妹不由得有些慌张了,唐轻璇低声道:“大哥!怎么办?”

    唐铁汉额头上都是冷汗:“还能怎么办?胡大人说了,只要他们敢反,格杀勿论!”他吩咐下去:“兄弟们,弓箭准备,谁敢再向前一步,射杀当场。”

    唐轻璇咬了咬樱唇,小声道:“可是若是杀了他们,岂不是会激起公愤?”

    唐铁汉道:“妇人之仁,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

    现场百姓越聚越多,局面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此时人群中一人道:“乡亲们,咱们原本就是大雍子民,为何要为大康昏君卖命?现在朝廷派军队来解救我们,让我等重归大雍旗下,咱们现在就冲出城去迎接咱们的军队。”

    此人一呼百应,众人再度向前,唐铁汉怒吼道:“我看谁再敢向前?”

    此时一员士兵挤到唐铁汉身边,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唐铁汉哈哈大笑道:“谁要迎接大雍军队的?他们已经败了,连唐伯熙都已经被杀了!”唐铁汉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人群中有人叫道:“别听他妖言惑众,大雍水师何其厉害怎么可能败给他们这群乌合之众。”听到这句话人群再度沸腾起来,眼看一场民乱就要发生,城楼之上却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笛声。

    众人都是一惊,这种时候怎么还有人会有闲情逸致来这里吹笛子,举目望去,却见一位衣袂飘飘的异族美女吹响玉笛,笛声轻柔。宛如春雨一般润物无声,悄然渗入每个人的心田,人们的情绪原本都已激动非常,正处于爆发的边缘。可是听到笛声之后,在场人多半都感觉心中的愤怒舒缓了许多,一个个似乎忘了自己想要做什么。

    诸葛观棋将一支刚刚折下的梅花插入白璧无瑕的花瓶之中,洪凌雪充满柔情地望着丈夫,柔声道:“我还以为这个时候你会在他的身边。”

    诸葛观棋淡淡笑了起来:“我在于不在都不重要。无论谁统领东梁郡,我们还是一样生活下去。”

    洪凌雪道:“你从未像今天这样紧张过。”

    诸葛观棋呵呵笑了起来,握住妻子柔嫩的纤手:“我紧张吗?”

    洪凌雪点了点头道:“东梁郡这一战关乎到胡小天未来能否在这里站稳脚跟,而你不但将他当成了恩公,也将他视为明主,在他的身边你可以施展自己的抱负。”

    诸葛观棋的目光落在那枝梅花上,轻声道:“我不喜欢战争,可是没有战争哪会有和平?”

    洪凌雪道:“你对他还不够信任,无法确定他是否有力挽狂澜的能力。”

    诸葛观棋道:“不是我对他没信心,是我对自己没信心。”

    洪凌雪伸出手去抚摸着丈夫的面庞。柔声道:“天下间没有任何事可以难得住你。”在她心中没有任何人比得上丈夫的智慧。

    诸葛观棋道:“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我甚至没有说服自己走出这个院子。”

    桐油在水面上很快燃尽,虽然起到了阻挡对方战舰的作用,可只是延缓了对方登岸的时间,无法对对方的战舰造成重创。七艘战舰已经冲破尚未熄灭的燃烧带,强行靠岸。

    此时朱八引领一千名乞丐在完成任务之后迅速赶来下沙港增援,加上胡小天统领的五百人,下沙港的防守人数达到了一千五百人,南岸十艘战舰已经渡过庸江中心,全速向下沙港而来。

    指挥大康战船前来援助的正是李永福。虽然胡小天此前已经跟他强调过,让他严守南岸防线,不必派船增援,可是李永福在看到对面战况之时已经无法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同样都是大康士卒,胡小天率领区区三千将士就敢硬撼大雍三万水师,眼看对方战舰已经强行突破封锁抵达下沙港,李永福再也无法坐视不理,他下令麾下将士集合十艘战舰前往下沙港增援。

    胡小天和朱八会合到了一处,朱八一共带来了两千人。还有一千人正乘着渔船轻舟在庸江之上追杀那些落水的大雍将士。这些乞丐组织严密,进退有度,在朱八的指挥下表现出强大的杀伤力。

    胡小天向朱八道:“你来指挥,我去抓唐伯熙!”

    朱八道:“公子小心!”

    却见胡小天已经重新攀援到箭塔之上,从高处俯冲而出,宛如一头大鸟一般掠过众人头顶,向码头的方向飞去,胡小天施展驭翔术一次就能在虚空中掠过二十余丈的距离。

    雍军阵营之中有人留意到空中的状况,数十名弓手齐齐向空中施射,胡小天挥动手中藏锋,将射向自己的羽箭绞碎,随即在空中虚劈一剑,凛冽的剑气外放而出,直奔那群弓手而去,七名弓手同时中招,被无形剑气从中切断胸腹,一时间鲜血四溅,场面惨不忍睹,胡小天中途在码头船只的桅杆上足尖一点,身躯再度飞出,直奔唐伯熙所在的指挥船。

    战船之上,众人看到空中飞来一人,慌忙护住唐伯熙,刘允才大叫道:“弓箭手准备!”

    弓箭手刚刚弯弓搭箭,胡小天就是一剑居高临下劈落下去,今天他的内息格外给力,居然达到了收放自如,今天的剑气外放成功率高达百分之百。

    无形剑气纵向劈落在人群之中,血浆残肢四处纷飞,惨叫声不绝于耳。

    唐伯熙被激飞的鲜血溅了一脸,他这才认出这从空中俯冲而来的竟然是胡小天,胡小天的武功竟然如此强悍,几十名士兵举矛向胡小天刺去,胡小天足尖在长矛上一点,越过士兵头顶直奔唐伯熙而去,一剑向唐伯熙劈去。

    唐伯熙已经见识到他剑气的厉害,不敢硬撼其锋,抓住身边的一名副将向前推去,那名副将被剑气砍了个正着,脑袋凌空飞起,鲜血从断裂的腔子里喷射而出,阳光之下宛如一道瑰丽的红色喷泉。

    唐伯熙大吼道:“顶住!快快顶住!”趁着胡小天被士兵所阻,他在几名亲信护卫的保护下匆匆下了战舰。

    胡小天又岂能放任他逃走连续几剑劈开一条血路,紧随唐伯熙而来。

    此时李永福率领十艘战舰也已经赶到下沙港,七千名大康水军从后方展开包夹,和大雍水军激战在了一起。

    唐伯熙逃得匆忙,头盔不知何时也失落了,双脚落入泥地之中,刘允才率领一支百人的队伍来到他的面前,扶着唐伯熙上马,刘允才道:“大人,大康水军到了,大势已去,咱们只能向下游走,离开下沙港再说。”

    唐伯熙举目望去,却见火光处处,黑烟阵阵,到处都是喊杀之声,一时间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少人进行埋伏,此时他方才意识到大势已去,点了点头道:“就依你所言……”身后传来阵阵惨叫,却是胡小天杀出一条血路追赶而至。

    唐伯熙已经被胡小天的凶悍吓破了胆子,纵马扬鞭,率领着这支不足百人的队伍沿着庸江北岸拼命向下游逃去。

    主将只顾着自己逃离,现场的大雍水军已经无人指挥,陷入一场乱战之中,他们本来抱着必胜之心前来,却没想到在东梁郡遭遇如此强劲的反击,听闻大康水师从对岸赶来增援,大雍将士已经无心恋战,不少人已经主动弃械投降。

    唐伯熙纵马狂奔,总算逃出了下沙港的范围,转身望去,却见身后只剩下十几名骑兵跟着自己,再看下沙港的方向,只见下沙港硝烟弥漫,自己带来强行登陆的十多艘战船如今又折去了大半,原本用来指挥的主舰已经被火点燃。唐伯熙内心中懊丧到了极点,他有生以来从未经历过如此惨败,三万精锐水师,五十艘战舰,其中还包括三艘无坚不摧的破甲船,竟然被胡小天率领三千名乌合之众打得溃不成军,此战结束之后,传出去自己还有何颜面去面对朝廷,有何颜面立足于这世上。

    唐伯熙越想越是心伤,他猛然从腰间抽出佩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干脆自戕死在这里算了,也好过回去面对千夫所指。

    一旁刘允才始终都在留意唐伯熙的动向,看到他想要自杀,慌忙伸手抓住他的手臂,大声道:“将军不可!”

    唐伯熙怒道:“混账,放开我!”

    刘允才正想劝他之际,却看到前方一支队伍迎面而来,为首一人黑盔黑甲,手握两柄大锤,正是在鸭子口成功阻击登陆雍军的熊天霸,熊天霸和梁英豪联手将鸭子口登陆的雍军击退,又接到余天星的命令,熊天霸率领一百名骑兵急速来到下沙港下游堵截,避免敌军主将逃离,看到唐伯熙果然匆匆逃来,熊天霸又惊又喜,对余天星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位穷书生还真是有些本事,料事如神,算准了唐伯熙会从这里经过。

    两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