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八十七章 雾锁庸江(下)
    西北风变得越发猛烈,火借风势变得越发强烈,不过大风却加速了烟雾消散的速度,已经有七艘战舰强行抵达了鸭子口,近五千名大雍士兵成功登陆,岸上隐藏的地洞和竹剑等埋伏让他们不少人在登岸开始就受伤,对方射来的冷箭又杀死了近千人。

    游击将军唐方骑在一匹乌骓马上,手中方天画戟在空中一挥,大吼道:“不用惊慌,兄弟们,弓箭手准备!”混乱的现场逐渐冷静了下来,他们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在唐方的指挥下重新组织阵型,五百名弓箭手开始向对方隐藏的地方发起攻击。

    熊天霸等人埋伏在高地,此时梁英豪率领五百名兄弟在点燃芦苇荡之后前来和熊天霸会合,熊天霸呵呵笑道:“梁大哥来了!”

    梁英豪白了他一眼道:“叫叔!”

    熊天霸道:“打得过我就叫你叔,你在这里守着,我去杀了那带头的将军。”

    梁英豪一把将他拖住,低声道:“军师让等着让咱们坚守阵地。”

    熊天霸道:“等不及了,擒贼先擒王,不杀了那混账,上岸得只会越来越多。”他已经挣脱开梁英豪的手臂,翻身上马,双手扬起大锤,大吼一声道:“呔!儿郎们,给本将军掩护,我去拿那厮的人头去也。”说话之间双腿一催马镫,胯下大黑马咴律律一声长嘶,拖着熊天霸,犹如一道黑色旋风般向敌人冲去。

    梁英豪再想阻止已经不及,他转身道:“傅通,你领三百人从地洞暗渠进入江中,抢了他们的战舰!”

    “是!”

    眼看己方的弓箭手渐渐控制住了局面。唐方和另外一名将领吕大成两人都是心中一松,唐方正准备指挥手下向前推进占领高地,只要占领了高地,就能成功控制鸭子口的形势,后续的战船也可以顺利从这里登陆。

    突然队伍内传来了惊呼之声。两人循声望去,却见一道黑色旋风从高地之上高速冲下,却是一名又黑又丑的将领挥舞一对大铁锤单枪匹马杀入他们的阵营,正是骁勇无比的熊天霸,他根本无惧四处翻飞的羽箭,手中一对大锤来回飞舞。因为身上穿了胡小天送给他的磷火甲,只需用大锤护住面门和前胸,开始的时候弓箭手想将他射翻在阵前,却想不到连续施射尽数落空,这才想起射人先射马。向他胯下黑马射去,那匹黑马身中数箭,所幸没有伤及要害。

    说时迟那时快,熊天霸已经冲入阵营之中,手中大锤左右狂轰,如入无人之境,那些士兵沾上死,遇上亡。

    吕大成大吼一声。纵马从队伍中杀了出去,挥舞手中雁翎刀向熊天霸颈部砍去,熊天霸身体向后一仰。后背几乎平贴在马背之上,雁翎刀掠过之后,迅速坐直了身体,一锤砸在吕大成的胸口,这一锤将吕大成砸得胸骨尽碎,身体从马背上轻飘飘飞了出去。在空中就已经口吐鲜血而亡,落入人群之中已经断气。

    唐方看到吕大成在对方的手上连一招都没走过去。暗自吸了一口冷气,此时熊天霸已经向他冲了上来。刚才唐方指挥作战的时候,熊天霸就认准了他,这次杀出目的就是要将这个带头的家伙干掉,熊天霸虽然鲁莽,但是也懂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唐方无奈挺起手中方天画戟向熊天霸,冲了上去,他胯下骏马颇为神骏,人马合一宛如一道黑色飙风闪电般冲向熊天霸,手中方天画戟锋芒森寒,在他的前方形成一道笔直的电光。

    熊天霸双腿一夹,坐骑向唐方迎去,他并不急于发动攻势,在两人即将接近之时,左臂张开,双马一错蹬,唐方原本刺向他心口的这一击,被他躲了过去,方天画戟从熊天霸左侧腋下刺空而出,熊天霸左臂一夹,右手锤扬起,瞄准了唐方的面门就是一下,蓬!唐方的脑袋被这一锤轰得爆炸开来,脑浆和血雾四处飞溅。

    周围士兵完全被熊天霸给吓傻了,这厮什么人,两位主将都没能在他的手下走上一个回合,熊天霸哈哈大笑,此时周围的那群庸兵一拥而上,长矛想要刺杀他的坐骑,被熊天霸挥锤击飞。

    身后杀声阵阵,却是梁英豪率领一千名士兵从高地杀下来增援,一方士气如虹,一方损兵折将,顿时阵营大乱,熊天霸趁机杀入对方弓兵阵营之中,他越战越勇,浑身浴血宛如天神下凡,所到之处无不披靡。

    那些雍军刚刚上岸就被他们的阻击吓得望风而逃,有人沿着江岸向西逃窜,有人想重新逃回大船,而傅通率领的三百名弟兄已经从事先挖好的地洞暗渠中潜行到庸江岸边,他们分别占领了两艘战船,从船上居高临下射杀下方折返的雍军。

    这帮雍军已经彻底乱了阵脚,虽然他们还有三四千人,可是面对熊天霸和梁英豪为首的一千五百人竟然毫无还手之力,两员主将被杀之后,更是群龙无首,一个个各自为战,根本无心恋战。

    三艘破甲船被铁链和磁石困住,原本应当充当排头兵为船队开辟道路的破甲船,如今反倒成为了船队前行的阻碍,前有破甲船和浮桥阻挡,后方却有源源不断的燃烧浮排顺流而下,整个船队都被包围在一片火海之中,天空中不停有巨石坠落,五十艘战船几乎全都着火,不到半个时辰,已经有十七艘战船因为失火或被巨石击穿底舱而沉入江心。

    唐伯熙望着四周到处都冒着黑烟燃烧着火焰的战船,感觉头脑一阵隐隐作痛,他不断提醒自己不要轻敌,可是最终仍然犯了大忌,他根本没想到会遭遇如此强劲的反抗和阻击。

    蓬!的一声巨响将他拉回到现实中来,却是一块巨石击中了左侧战舰的甲板,从高空坠落的巨石破坏力惊人,竟然直接贯通了船体,江水从大洞中狂涌而出,士兵们一个个慌忙从甲板跳入庸江之中,此时已经有不少人被冻死在冰冷的江水中,还有士兵刚刚跳入水中酒杯燃烧的浮排撞上,现场惨不忍睹。

    唐伯熙狂吼道:“给我撞开!”他挥动令旗,鸭子口强行登陆受阻,后方的浮排又源源不断顺水漂来,前方的通路被三只破甲船所阻,而他们困在这个地方已经完全暴露在对方投石攻击的范围内。想要扭转战局就首先要摆脱目前的困境,以战船撞击浮桥,对战船来说无疑是一种自毁的行为,但是他们必须付出代价才能从这里冲出去。

    唐伯熙下令之后,三艘战舰齐头并进,全速冲撞在破甲船旁边的浮桥之上,其中一艘战舰正中铁锚,前方船体破出一个大洞,江水迅速涌入,眼看船头向江心沉了下去,唐伯熙随即下令,又是一艘战舰撞击在这艘将沉战舰的尾部,接连不断的冲击终于成功将浮桥撞断,三道浮桥全部被攻破,而唐伯熙一方也付出了两艘战舰的代价。

    三艘破甲船仍然被铁链和磁石吸附动弹不得,唐伯熙指挥幸存的二十一艘战舰,依次通过重新贯通的水道,向下沙港挺进。

    唐伯熙望着远方的东梁郡咬牙切齿,目眦欲裂,他心中暗暗道,今日我只要攻占东梁郡,必然要将你们这些康军杀光,一个不留。

    胡小天站在箭塔之上,望着逐渐逼近的大雍水师,他抬起右手做了一个向下挥舞的动作,五百名士兵同时动作起来,将早已堆积在岸上的木桶打开之后,将其中的桐油倒入江中,江面之上很快就染满了油面。

    胡小天心中暗叹,这下造成的生态破坏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复,只是生死关头来不得半点犹豫,只能采用这些极端的手法了。

    投石机和攻城弩调整方向之后,重新向江中的船队发起攻击,雍军对这种威力巨大的武器根本没有任何应对的办法,从浮桥到下沙港短短的距离又有五艘船被击沉,唐伯熙听到战情禀报之后脸色变得铁青,他一共带来了五十艘船三万精锐水师,还没有登临下沙港,如今就已经损失大半,剩下的战舰只有十六艘,将士不足一万人了,这在唐伯熙带兵征战的历史上还从未发生过,今天纵然能够侥幸取胜,这一仗付出的代价也前所未有,必将成为他有生以来最大的耻辱。

    油面已经占据了小半江面,胡小天看到那十六艘正在靠近的战船,唇角露出淡淡的笑意,余天星乃是不可多得的谋士,此次的计划多半都是他所设计,朱观棋更是经天纬地的奇才,如果不是他事先就考虑到余天星计划中的瑕疵,并提出了建议,今天的这场战斗很难说结果如何?胡小天从身边士兵手中接过长弓,搭上火箭,那士兵用火炬将火箭点燃。

    弓如圆月,胡小天的箭法虽然不成,可是射击的目标却是那江面上的油污带,这么大的目标,他就算闭上眼睛也能达到百发百中。(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