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慷慨激昂(下)
    胡小天这番话说得掷地有声慷慨激昂,不但李永福的热血为之沸腾,就算旁听的余天星和梁大壮也感觉到心曳神摇,李永福道:“大人,我等绝不当缩头乌龟,我回去之后联合众将再向提督大人请战!”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赵登云不会同意你们出战。”

    一旁余天星道:“李将军,提督大人是不是要求你们加强南岸的警戒?”

    李永福点了点。

    余天星道:“他虽然不同意你们出战,可是一旦有大雍士兵在南岸登陆你们就有了对付他们的理由。”

    李永福微微一怔,唐伯熙这次进攻得是东梁郡,怎么可能在南岸登陆?南岸有三万多大康水军驻防,唐伯熙应该不会想双面作战。

    余天星道:“我们击败雍军之后,必然有一部分雍军向南岸逃窜,李将军只需在对岸布下伏兵,一旦发现雍军撤退,就封锁沿岸。”

    李永福心中暗忖,这书生莫非是脑子糊涂了,面对十倍于他们的雍军竟然还妄想取胜,他仍然点了点头道:“若是战争打起,南岸防线必然成为我军重中之重,我们绝不会让雍军从南岸登陆。”

    胡小天道:“还有一件事,最近有难民陆续撤往南岸,希望李将军回去帮忙协调此事,能够说服赵大人同意难民入城。”

    李永福道:“好,此事我会尽力。”

    康都城内阴云密布,七七匆匆来到勤政殿,却被门外的王千拦住:“公主殿下,皇上正在和洪先生商谈大事。还请稍待。”

    七七怒道:“让开!什么事情能够比得上北疆战情更加重要?”她大步向前,王千不敢硬拦,只能无奈高声道:“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龙宣恩和洪北漠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洪北漠微笑道:“公主来了!”

    龙宣恩叹了口气道:“一定是为了东梁郡的事情。”

    洪北漠点了点头。此时七七已经来到他们的面前,顾不上向老皇帝行礼,急匆匆道:“陛下!大雍唐伯熙厉兵秣马准备进攻东梁郡,为何武兴郡方面没有出兵增援?”

    龙宣恩皱了皱眉头道:“你哪来的消息?我们和大雍乃是友邦,他们怎么可能发兵攻打东梁郡?”

    七七怒道:“我刚刚收到加急战报,南阳水寨统领唐伯熙集合麾下水师随时向东梁郡发动进攻。东梁郡告急,武兴郡水师提督赵登云面对求援竟然拒不发兵。”

    龙宣恩道:“真有此事?”

    七七道:“千真万确!”

    龙宣恩道:“你且退下,此事朕自由对策。”

    七七才不相信他会有对策,大声道:“恳请皇上即刻传令,让赵登云率领水师支援东梁郡。共同抗击大雍入侵。”

    龙宣恩冷笑道:“你是想向大雍开战吗?”

    七七道:“陛下,别人都已经杀到了家门口,难道我们不应该反抗吗?”

    龙宣恩道:“朕说过,此事朕自有对策,你就不必费心了。”

    七七道:“可是……”

    龙宣恩面色一凛:“没什么可是,以后没有朕的允许,你不得擅自闯来这里,否则朕必治你不敬之罪。”

    七七咬了咬樱唇。气得跺了跺脚,她知道再说下去也是无用,转身愤然走了。

    龙宣恩望着七七离去的背影。不由得摇了摇头道:“这妮子当真是被我宠坏了。”

    洪北漠道:“攻打东梁郡是唐伯熙自己的主意,他要拿下东梁郡送给新君薛道洪做登基贺礼。”

    龙宣恩道:“东梁郡本来就是他们硬塞给朕的,拿走就拿走喽!”

    洪北漠唇角露出一丝奸笑:“臣现在才明白皇上为何要将胡小天派去东梁郡,皇上的智慧臣不能及也。”

    龙宣恩的脸上浮现出得意之色,他呵呵笑道:“七七应该是喜欢上了那小子,胡小天若是弃城而逃。朕要治他临阵脱逃之罪,他若是坚守城池。必然是个城破人亡的下场。”

    洪北漠道:“听说胡小天已经破釜沉舟准备和唐伯熙的水师来一场硬碰硬的战斗。”

    龙宣恩不屑道:“螳臂当车,他始终都是不知死活。”

    洪北漠道:“他的运气一直都不错。或许这场仗未必输呢。”

    龙宣恩哈哈大笑起来:“怎么可能?东梁郡连一支像样的队伍都没有,就凭着他和那些百姓能够打赢训练有素的大雍水师?”他摇了摇头道:“没可能,没有任何可能!”

    七七走出宫门,迎面遇上了前来面圣的丞相周睿渊,周睿渊慌忙向她行礼道:“微臣参见公主千岁千千岁!”他第一眼就留意到七七的眼圈有些发红,暗自猜测这位公主应该刚刚在皇上那里受了委屈。

    七七道:“周丞相,你来的正好,你去帮我劝劝皇上,让他即刻下令庸江水师出兵帮助胡小天守城。”

    周睿渊眉头紧锁,叹了口气道:“殿下,难道您到现在都不明白皇上派胡大人前往东梁郡的真意吗?”

    七七咬牙切齿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只是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狠心。”

    周睿渊向周围看了看,压低声音道:“公主殿下,这里并非谈话之地,咱们换个地方说。”

    两人一起来到了紫兰宫,七七心系胡小天的安危,焦急万分道:“周大人,这次你一定要帮我,大雍唐伯熙要拿下东梁郡,胡小天手下缺兵少将,如何与大雍水师抗衡?”

    周睿渊道:“这场仗却不能不打啊,胡大人若是不打,弃城而逃,那么皇上必然会降罪于他,临阵脱逃,放弃国土,无论哪一条都是死罪。”

    七七道:“可他若是留在那里守城,也是死路一条啊!怎么打?难道一个人去跟大雍几万水师去拼?”

    周睿渊道:“所以胡大人只有一条活路。”

    七七叹了口气道:“我宁愿他降了,至少还能保住性命。”

    周睿渊道:“胡大人一向运气好的很,或许这次一样可以逢凶化吉。”

    七七道:“一个人不可能每次都走运。”

    周睿渊道:“老臣觉得,胡大人绝非逞匹夫之勇之人,他既然决定守城,或许就有应对雍军的办法,公主现在身在康都,又无法调动大康军队,就算着急也是无用。”

    七七道:“他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绝不会饶了赵登云。”

    圆月当空,月光照亮了庸江两岸,西风呼啸,大雍南阳水寨,五十艘战船排成整齐的阵列,扬起风帆,顺流而下,战船之上旌旗招展,甲板之上站着盔甲鲜明的将士,唐伯熙亲自统领三万大军,他要以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作为对新君的献礼。

    唐伯熙站在指挥战船的船头,青黑色的镔铁甲在月色下透出深沉的反光,西风卷起他的红色披风,宛如火一样包裹着他魁梧的身躯,唐伯熙的面孔微微扬起,望着空中的那轮明月,右手抬起,身上的甲叶发出沙沙作响,骨骼粗大的手指轻轻抚弄了一下颌下黑漆漆的虬须,内心中充满着昂扬的斗志,他用力挥了挥手道:“出发!”

    刘允才来到唐伯熙身边,抱拳道:“将军,刚刚收到最新战报,胡小天在下沙港以西布下三道浮桥,用来难民撤离,浮桥用渔船连接而成,看来他们是想撤走了。”

    唐伯熙冷笑道:“现在撤走是不是已经太晚?”

    刘允才道:“那三道浮桥乃是用铁链串起,他们应该是利用这种方法阻拦我军推进。”

    唐伯熙不屑道:“螳臂也敢挡车?”他的目光投向船队最前方齐头并进的三艘破甲船,这三艘破甲船是南阳水寨攻无不克的武器,船头五丈长度的巨刃可以轻易破开敌方的船体,唐伯熙在南阳水寨练兵多年,今次携三万水师攻打东梁郡实在有些牛刀杀鸡的感觉。可纵然胜券在握,一样不能轻敌,唐伯熙暗自提醒自己,轻敌乃交战之大忌,此战必须要胜得漂漂亮亮。

    旌旗猎猎作响,唐伯熙抬头望去,发现风向忽然改变,原本是西风却突然转成了西北。

    刘允才低声道:“风向变了?”

    唐伯熙点了点头,计划再为周密,在实际作战中仍然会遇到种种不可预知的因素,比如眼前的风向改变,这会影响到他们船队行进的速度,想要在黎明之前抵达东梁郡的愿望或许会落空了。不过在压倒性的绝对优势面前,这些小小的状况根本影响不到什么。

    刘允才道:“将军还是去休息吧,等到了东梁郡属下会叫醒您。”

    这个夜晚对胡小天一方来说却是一个不眠之夜,前方探报已经证实唐伯熙率领五十艘战船,三万多名精锐水军将士从南阳水寨气势汹汹而来,按照他们的进程最迟明天上午就可抵达东梁郡。

    余天星陪同胡小天站在高岗之上,他们的身边已经布置了两台投石机,共计十台投石机分别被布置在庸江沿岸的高地,操作投石机的匠人全都是胡中阳委派,这位东梁郡的富商在这次的守城战中给予胡小天不遗余力的帮助。

    此时熊天霸纵马来到两人身边,翻身下马道:“三叔,全都准备好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和余天星一起来到下方的点将台,胡小天请余天星去点将台坐了。

    众人望着这位年轻的书生,从他所在的位置就已经明白,胡小天已经奉他为军师了,这场大战由他全权指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