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八十五章我买(上)
    赵武晟离开白虎堂,在外面等待的一帮将领聚拢过来,关切道:“赵将军,怎样?提督大人怎么说?”

    赵武晟摇了摇头,众人从他的表情已经猜到结果,一个个喟然长叹,他们从军之初就立下志愿,要保家卫国,要马革裹尸,可如今大雍军队即将入侵己方国土,他们却要作壁上观。◎小,..o

    一名将领愤然道:“我们去找提督大人,总不能将东梁郡双手奉送给雍人。”

    有一名年长的将领叹了口气道:“算了,这东梁郡原本就是大雍送给咱们的。”

    那将领怒道:“你可如此说话?东梁郡自古以来就是大康的领土,是大雍强行从咱们手中抢了过去。”

    又有一人道:“大雍抢走的地方又不止东梁郡一座城,整个大雍的土地过去几乎都属于大康,那又如何?现在大康不一样被赶到了庸江以南?”

    众人都不再说话。

    赵武晟道:“算了,提督大人也有他的难处,他心情不好,这种时候大家还是别去自寻晦气了。”一句话打消了众将前往白虎堂的念头。

    众人散去之后,赵武晟叫住其中一人:“永福!咱们去喝两杯。”正是刚才情绪最为激动的那员武将,他也是赵武晟的刎颈之交。

    李永福跟赵武晟一起出了提督府,两人来到街角的一座酒楼坐下,大康四处饥荒,酒楼的生意也萧条得很,二楼之上空空荡荡,只有他们这桌客人。两人叫了两样小菜,要了坛酒,对饮起来,可能是因为太熟悉的缘故。又或是他们的心情都不好,彼此都没有说话,只是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着,眼看那一坛酒就已经下肚,李永福忽然扬起手来,照着桌面就是重重一拍。震得杯儿碟儿都跳了起来,他咬牙切齿道:“娘的!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被人欺负到了门口居然连吭都不敢吭一声,今天是东梁郡,明天或许就是咱们了!”

    赵武晟没说话,默默给他斟满了面前的酒碗,李永福道:“提督大人是你的叔叔,有些话我本不该说,可是他这样只求自保。不顾同胞的做法实在是让人心冷。”

    赵武晟叹了口气道:“在多数人的心中东梁郡只是大雍硬塞过来的一片土地,没有任何的战略价值,形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为了一个东梁郡就摆开架势和大雍开战,并不明智,更何况以咱们今时今日的状况,并不是人家的对手。”

    李永福道:“武晟兄。咱们也是七尺男儿,咱们也是热血儿郎。眼睁睁看着国人陷入水火之中,我们却无动于衷,还有何颜面自称大康之将领?还有何颜面去面对皇上?”

    赵武晟道:“皇上或许早已不在乎咱们是否忠诚,更不会在乎百姓的疾苦。”他向外望去,满目萧条。

    李永福黯然道:“难道咱们大康就怎么完了?先是东梁郡,下一个或许就会轮到咱们。民心散了,军心也散了。”

    赵武晟道:“永福,你可愿替我前往东梁郡一趟?”

    李永福目光一亮,他diǎn了diǎn头道:“你我乃生死之交,别说是去东梁郡。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李永福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赵武晟道:“我的一举一动都在叔父大人的监察之内,而且你负责舰船调度,相对来说更方便一些。”

    李永福道:“你想让我找他谈什么?”

    赵武晟道:“首先要搞清楚胡大人的意图,他究竟是想战还是想弃城而逃?只有搞清楚他的真正意图,我们才好决定下一步应当怎么做。”

    整个东梁郡陷入空前的繁忙之中,胡小天集合城内的铁匠,并征集所有的铁匠铺,正如预料中一样,在命令颁布之后马上遭到了城内铁匠的反对,非常时期胡小天唯有采用非常之办法,他下令将城内铁匠的家人控制起来,以此来控制这帮铁匠听话,非常时期必须采用非常之手段。在守城方面难民比东梁郡的百姓表现出更大的积极性,有了余天星的帮助,身为老爹的余冬青在动员难民方面不余遗力,在全力架设起第一座浮桥之后,东梁郡的难民开始向江南撤退。

    虽然战争的阴云越来越重,但是东梁郡的原住民却少有愿意离开逃避这场战祸的,一是源于他们故土难离之情,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多数人心底期待大雍收复东梁郡,重新回归大雍的版图。

    昝不留的到来多少让胡小天有些意外,他本以为昝不留已经离开了东梁郡,却想不到他一直都没有离去,这次和昝不留一起过来的还有商人胡中阳。

    胡小天和胡中阳虽然都姓胡,可是两人之间却没有本家的亲切,胡小天上任伊始就解散了以胡中阳为首组建的护卫队,给了这帮东梁郡的商人一个下马威,又不顾这些商人的反对,收留了三万名难民。

    胡小天见到两人同来,马上明白昝不留所说的在东梁郡的朋友就是胡中阳。

    寒暄之后胡小天请两人入座,昝不留笑道:“胡大人,刚才我们去下沙港看到庸江之上已经搭起浮桥,难民也开始向南岸转移了。”

    胡小天道:“南阳水寨唐伯熙已经向我方下了最后通牒,大军不日即将兵临城下,为了避免伤亡,我才动员那些难民撤离。”他向一旁眉头紧锁的胡中阳道:“其实我同样动员了城内百姓,可惜他们大都对撤离之事表现得极其抗拒,不愿离开东梁郡。”

    胡中阳道:“如果有一线机会,谁会愿意离开自己的故乡,想走,当初大雍将东梁郡送给大康的时候就走了,何须等到现在?”

    胡小天向昝不留道:“我以为昝兄早已离去,却没有想到你仍然留在城内,这些天我忙于疏散百姓撤离,没有顾得上招呼昝兄,怠慢之处还望见谅。”

    昝不留道:“我今次前来就是向胡大人告辞的,其实我和唐伯熙还算是老相识,准备前往南阳水寨一趟劝说他打消进攻东梁郡的念头。”

    胡小天道:“昝兄的心意我领了,只是唐伯熙这次来势汹汹,分明是要将东梁郡拿下送给大雍新君当贺礼,只怕谁的话也听不进去。”

    昝不留道:“胡大人可知道唐伯熙麾下拥有五万精锐水师?”

    胡小天叹了口气,故意拿捏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昝不留虽然多次向自己示好,可是此人毕竟是大雍商人,很难说他的立场是什么?自己的真实意图不能告诉他知道。

    昝不留道:“昝某说句不中听的话,胡大人为何要执迷不悟,双方实力实在太过悬殊,胡大人难道真要和他硬拼吗?”

    胡小天道:“他虽然拥有五万精兵,可是想要攻破我东梁郡的城墙也没那么容易。”他故意透露出这个信息,让昝不留以为自己要固守城内不出。

    昝不留也没有继续劝他,diǎn了diǎn头道:“我这就去南阳水寨,希望唐伯熙能够给我几分颜面,或许能够让百姓免除这场战祸。”

    胡小天道:“昝兄不必做这种徒劳无功之事。”

    昝不留向他拱了拱手,起身告辞。

    胡小天送出门外,昝不留走了,胡中阳却没有离去。他向胡小天道:“胡大人,您当真决定守城吗?”

    胡小天道:“总不能将东梁郡白白送给唐伯熙。”

    胡中阳道:“大人既然决心守城,中阳有些东西想要送给大人,或许对大人有些帮助。”

    胡小天心中一怔,胡中阳前来居然是要送给自己东西,帮助自己守城,他笑道:“什么东西?”

    胡中阳看了看周围,胡小天知道他的心意,将他请回自己的房间内,胡中阳这才从怀中拿出一张图册递给了胡小天,胡小天展开图册,翻开第一页就看到了一台投石机。不由得心中一震,其实胡小天这两天就在琢磨投石机,根据印象已经画出了草图,正准备让工匠去做,可惜他过去的专业并不是机械工程,在这方面并不是特别的擅长,估计建成难度不大,可是威力方面却很难保证。

    胡小天道:“投石机?”

    胡中阳道:“这和普通的投石机不同,这本图册也是我远渡重洋经商之时高价购得。”

    胡小天向后翻去,单单是投石机就有好几种,还有攻城弩,云梯,攻城锤各种大型战争器械,胡小天难掩心中的激动,这本图册绝对是价值连城啊,胡中阳竟然在这种时候拿出来,可见此人内心中巴果然是向着大康的。

    胡小天道:“中阳兄,你这本图谱实在是太珍贵了,我马上就让工匠去打造。”想想如果能够抓紧时间赶工制作出几台投石机,就可以远距离攻击大雍的战船,己方岂不是更多了几分的胜算,想想都激动。

    胡中阳道:“大人不用找工匠赶工,其实我此前已经让人做了一些。”

    胡小天愣了,乖乖哩格隆,这位本家还真是厉害,敢情给我看得不仅仅是图谱,人家有现货啊。商人!果然是商人!奇货可居,想要趁火打劫?趁着这时候卖个好价钱,姥姥的,买!这种杀伤力奇大的武器,多少钱我都买,胡小天道:“中阳兄有多少?”

    胡中阳道:“投石机十台,攻城弩六台!”

    胡小天激动的声音都抖了起来:“多少钱,中阳兄只管开价!”(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