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实地考察
    余天星双手抱拳深深一揖道:“承蒙大人厚爱,天星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以报大人知遇之恩。”

    胡小天道:“明日我就对所有人宣布这个消息。”

    余天星却道:“大人不用急着宣布,天星虽然出谋划策,可是寸功未立,难以服众,若是此次能够成功退去雍军,大人再颁布任命也无妨。当务之急,乃是征集渔船渔夫铁匠,根据我的推算,咱们很可能只剩下九天的时间,在九天之内想要建起三座浮桥,时间也是相当紧迫,必须要集合所有工匠日夜不停地赶工。至于隐蔽在上游进行伏击之人,必须要筛选亲信,决不可在事先将消息泄露出去,一旦雍军有了准备,咱们的计划必然全盘落空。”

    夜色深沉,胡小天回到自己居住的院落,看到房间内亮着灯,从门缝中望去,却见维萨伏在桌前已经睡着了,胡小天悄悄走了进去,脱下大氅为维萨披在肩头。

    维萨却因为他这轻微的动作而惊醒,睁开美眸,慌忙站起身来,垂首歉然道:“维萨不知主人回来,居然睡着了。”

    胡小天微笑道:“这两日你也辛苦得很。”

    维萨摇了摇头道:“比不上主人辛苦,我去给主人打热水过来。”

    胡小天阻止她道:“不用,你回去休息吧,我自己来。”

    维萨咬了咬樱唇,先去给胡小天泡了杯茶送到面前,胡小天喝了口茶,看到维萨仍然未走,满脸关切地望着自己。不由得笑道:“你还有事吗?”

    维萨道:“主人最近瘦了,好像有很多心事呢,不如说出来,维萨或许可以为你分担一下。”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事情,你放心吧。”

    维萨点了点头。这才离开了房间。

    胡小天关上房门,想起七七送给自己的那本兵圣阵图,找出来在灯下翻阅,虽然知道这本兵圣阵图颇为玄妙,可是他在军事上并不在行,看不出这本书对自己目前到底有什么帮助。无论任何时代,人才都是最为可贵的,朱观棋的睿智深沉,余天星的恃才傲物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而朱观棋淡泊名利。又明确表示不愿为大康效力,余天星今晚的计划虽然让自己感到惊艳,但是真正实施起来也并非那么容易。胡小天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倘若在过去,他自然不会有那么多的顾忌,无论对手如何强大,放手一搏纵然未必能够取胜,可是他相信自己还有自保的能力。但是现在他身为东梁郡的城主还要保护城内的十多万条性命。

    让胡小天感到为难的是,这东梁郡的百姓和自己并不齐心,大雍军队打来的时候。有不少人甚至求之不得,打这场仗的主力只能靠那些难民了。可以说胡小天内心压力空前。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半夜时分又披上衣服来到院落之中,抬头仰望夜空,明月半弯宛如薄冰般静静挂在黑天鹅绒般的天空中,再过九日就是望日。如果余天星推测得不错,那么月圆之夜就是大雍水师大举攻城之时。三千对三万甚至更多。虽然理论上可行,但是真正打起来却未必容易。恍惚中。月光中出现了龙曦月的倩影,想起她珠泪涟涟的模样,胡小天的内心忽然感到一阵悸动,一种难言的酸楚和内疚充斥着他的心胸。他甚至不敢去想龙曦月现在的下落,自己一直以为她背弃了自己,却没有料到真相却是她被自己的结拜兄长周默所害。

    不知伊人现在是否无恙?胡小天紧紧闭上了双目,强迫自己不去想,夜风清冷吹面微凉,胡小天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脸上竟然流出了泪水,慌忙抬起手背擦去泪痕。他听到远处轻柔的呼吸声,马上判断出维萨正在远处悄悄观望着自己,轻声道:“你为何还不去睡?”

    维萨知道胡小天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踪影,怯生生从廊柱后走了出来,小声道:“主人!”

    胡小天缓缓转过身去,望着月光下的维萨,轻声道:“去睡吧!”

    维萨道:“维萨愿意为主人做任何事。”

    胡小天微笑道:“我明白你的心意,你放心,需要你的时候,我一定会告诉你。”

    清晨终于到来,黎明的时候一场冬雨不期而至,因为天气寒冷,雨落在地上很快就凝结成冰,气温骤然下降了许多。熊天霸一大早就过来禀报,却是有一条渔船从对岸过来,前来得是一帮乞丐,因为胡小天有令在先,东梁郡暂时不再接纳难民,可是对方口口声声要见胡小天,还说是他的老朋友,于是熊天霸才过来报讯。

    胡小天听说有乞丐找自己,思来想去自己有关系的乞丐也就是外公虚凌空了,莫非是他老人家来了?马上随同熊天霸一起过去。

    来到下沙港,看到码头上停着一艘破破烂烂的渔船,约有五十名乞丐站在渔船上,码头上的驻军严阵以待,并没有允许他们靠岸。

    胡小天纵马来到近前,举目望去,那船头之上站着的一名乞丐却是朱八,当初在康都之时朱八曾经率领乞丐围攻过自己和七七,他们因此而结识,后来在胡小天护送龙曦月前往大雍的时候,朱八还专门送上了一张绿林势力分布图给自己。

    胡小天坐在马上哈哈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朱兄来了!”心中暗忖,朱八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前来,上次他送绿林势力分布图给自己应该是受了外公的委托,这次十有八九也是如此。想到外公虚凌空,胡小天心中又不由得暗自苦笑,真不知应当叫他什么了。

    朱八笑道:“胡大人,您好大的排场,我等风尘仆仆地过来找你,到了这里却连船都无法靠岸。这可不是待客之道。”

    胡小天赶紧下令让那帮士兵散去,朱八带着几十名衣衫褴褛的乞丐这才上岸。朱八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焦黄的牙齿:“胡大人,我的这帮兄弟还没吃饭呢。”

    胡小天马上让熊天霸区安排军营生火造饭,招待这几十名乞丐。

    等到那帮乞丐跟着去吃饭的时候。胡小天向朱八道:“朱兄今次来到东梁郡有何指教?”

    朱八道:“听说你遇到了麻烦,大雍水师不日就要前来攻城,所以我带着一些兄弟过来帮忙。”

    胡小天道:“朱兄的消息还真是灵通。”他压低声音道:“谁让朱兄过来的?”

    朱八嘿嘿一笑道:“总之我答应了人家不说,反正你也猜得到。”

    胡小天断定必然是虚凌空无疑,心中对这位老人多了几分敬意,在虚凌空心中仍然是关心自己的。他在丐帮肯定拥有着相当尊崇的地位,不然不会说动朱八过来帮忙,只是单单是朱八这几十人恐怕也无济于事,胡小天道:“朱兄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大雍水师人多势众。兵力数十倍于我们,你们还是不必趟这趟浑水了。”

    朱八道:“嫌弃我们人少是不是?”他向胡小天凑近了一些,附在他耳边低声道:“多了没有,两千人会陆续到来,我们的这帮兄弟可全都是以一当十,胆色过人的好汉。”

    胡小天听说他居然能调来两千人,心中大喜过望。

    朱八嘿嘿笑道:“让我说中了,反正你别想让我们走。我是来偿还人情的,跟你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胡小天道:“朱兄快去吃饭吧,待会儿回到城内。咱们再好好聊叙。”

    朱八向他抱了抱拳,大摇大摆地走了。

    朱八刚刚离去不久,前去武兴郡求援的梁英豪就返回了下沙港,听说胡小天就在下沙港,马上第一时间过来相见。

    胡小天看到梁英豪沮丧的脸色就猜到他此行并不理想,没有马上询问此趟求援的结果。而是关切道:“还没吃饭吧?先吃饭再说。”

    梁英豪摇了摇头,双手抱拳向胡小天深深一躬道:“府主。属下有负重托,还请您治罪。”

    胡小天握住他的手臂道:“英豪。你不必这样说,武兴郡那边如何回应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梁英豪道:“府主,我这次去武兴郡见到了水师提督赵登云。”

    “他怎么说?”

    梁英豪义愤填膺道:“那赵登云简直混账,我将南阳水寨唐伯熙逼迫我们交出东梁郡的事情说了,赵登云听完非但没有同意派军增援,还说东梁郡乃是鸡肋之地,当初就是大雍的地方,如今人家要拿回去也是理所应当。”

    胡小天怒道:“他当真这么说?”

    梁英豪点了点头道:“千真万确,他还说陛下当初就已经提及过东梁郡的事情,一直没有在东梁郡驻军的原因就是害怕大雍反悔,现在国家正处于非常时期,没必要因为一座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城池和大雍开战。”

    赵登云有这样的反应,胡小天并不意外,他举目向对岸看了看,因为空中细雨翻飞的缘故,江面的可见度很差,江面上始终聚拢着一团白雾,以胡小天的目力也看不到对面的情景。他低声道:“有没有见到赵武晟?”

    梁英豪道:“见到了,我也将咱们这边面临的情况向他说了,只是他也没什么反应。”

    胡小天点了点头,看来赵武晟也不想趟这趟浑水,他拍了拍梁英豪的肩膀道:“辛苦了,先去吃点饭好好休息一下。”

    赵登云既然明确拒绝了己方求援的要求,那么一切只能依靠自己了,至少情况比起刚开始的时候已经好转了许多,这几日丐帮的两千人马就会陆续到达,加上自己已有的三千,总人数已经达到了五千,虽然队伍良莠不齐,可毕竟在人数上的劣势有所好转。

    远处有一名骑士向这边而来,却是余天星到了,他今天一早过来是想实地考察一下沿江的状况,没想到胡小天比他来得还要早。

    胡小天听说余天星要在沿江看看,马上决定陪同他一起前往,两人沿着庸江岸边向上游的方向并辔而行。余天星在附近江面最为狭窄的地方停下,指了指前方江面道:“大人,这里叫小蛮腰,乃是附近水域最狭窄的地方,说是狭窄也只是相对而言。南北两岸相距大概在五十丈左右,我们可以在这里搭起一座浮桥,船和船之间利用铁链相连,铁链下方坠以铁锚,形成铁索横江之势。”

    胡小天道:“你是要在这里布下三座浮桥吗?”

    余天星道:“浮桥之间必须分隔开一定的距离,每隔五十丈设立一座浮桥。等到敌方战船驶入预定范围,我们派人从后方包抄,以轻舟推动浮排,浮排前部削尖,浮排表面涂满桐油。点燃之后,顺流而下,火借风势冲击对方船队。”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武兴郡方面已经明确拒绝了我求援的要求,咱们唯有依靠自己了。”

    余天星道:“人数上虽然不足,可是我们可以动员难民来捆扎浮排。”

    胡小天道:“也不全都是坏消息,这两天我们会有两千援军过来相助,也就是说咱们的兵力勉强可有五千人。”

    余天星道:“五千人足矣!三千人留在这里负责守城,两千人负责从敌人后方包抄。一旦上游火起,敌人必加速靠岸,他们会全速撞击浮桥。试图重开一条缺口,速度越快他们的损失也就越大,有幸通过第一道浮桥拦截的,未必可以成功通过第二第三道,那种状况下,他们唯有强行登岸。我们在他们预定登岸的地方设下埋伏,给予他们第二次伏击。经过这两次伏击。他们的人数应该会损失大半,剩下的兵力。咱们应该足可与之一战。”

    胡小天道:“短时间内恐怕无法完成三道浮桥。”搭建浮桥的渔船好找,可是串联渔船的铁链在九天内未必可以打造完成,胡小天已经下令让全城铁匠集结起来去做这件事。

    余天星道:“大人不必担心,每艘渔船都有铁链铁锚,我们可以直接将铁锚铁链截来使用,铁匠需要做的只是将这些铁链熔化相连,至于那些铁锚可以直接和铁链相连,这样的话自然事半功倍。只是既便如此,单靠城内的铁匠也非常紧迫,需要调动军营的士兵帮忙了。”

    胡小天道:“这有何难,我回头就下令,让他们全都听从你的调遣。”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决定采纳余天星的意见,胡小天就要给予他充分的信任。

    余天星闻言不由得面露激动之色,士为知己者死,他虽然满腹经纶,才华横溢,怎奈一直以来都无人赏识,空有一番报复,却报国无门,想不到居然在东梁郡遇到了胡小天,并得到了他的赏识,余天星为胡小天出谋献策之后,本没有寄予太大的希望,却想不到胡小天竟然全都采纳,还对他给予这样的信任,余天星充满感动道:“天星必竭尽所能为大人打赢这场仗。”

    胡小天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是为我打赢这场仗,而是为了东梁郡的百姓,守住东梁郡等于守住了咱们的家园,如果丢了这里,就算咱们能够保住性命,只怕也无处容身了。”他的内心中涌起万丈豪情,大康不肯给他任何的支持,唐伯熙想借此机会夺下东梁郡送给新君当贺礼,越是如此,我便越不让你们如意,打就打,想要凝聚民心,想要雄霸一方,必须要依靠战争来树立威严,如果这次能够以少胜多,击败大雍水师来犯,或许天下的格局会从此改变。

    南阳水寨大营内,唐伯熙静静观看着桌面上的地图,东梁郡这座城池对大雍而言没有任何的秘密,唐伯熙本以为派出使臣之后就足可以让胡小天屈服,不费一兵一卒即刻拿下东梁郡,却想不到胡小天居然如此不识时务。

    此时刘允才求见,进入营帐之后,刘允才满面喜色道:“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唐伯熙皱了皱眉头道:“何喜之有?”

    “刚刚收到武兴郡那边的消息,赵登云已经拒绝了胡小天求援的要求。”

    唐伯熙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淡然道:“赵登云那个人极度自私,他现在军粮严重不足,真可谓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还有精力顾得上东梁郡的事情。”

    刘允才道:“那胡小天实在是不识抬举,我好言好语地劝他投降,他竟然一口拒绝了我,区区三千难民组织的乌合之众,难道也妄想跟我大军对抗,简直是不知死活,愚蠢透顶。”

    唐伯熙道:“胡小天并不是一个愚蠢的人,他看来是想利用这三千人坚守东梁郡了。”在他看来胡小天唯有固守城门不出,方才能够抵挡一时。

    刘允才道:“东梁郡根本就无险可守,城墙也算不上高阔,将军若是信得过我,给末将一万兵马,十艘战船,末将不出一日就能将东梁郡攻下来双手呈上。”

    唐伯熙呵呵冷笑道:“你那么本事?我怎么不知道?”

    刘允才被他这句话说得满脸通红,心中却认为如果唐伯熙真答应了自己的请求,拿下东梁郡绝无问题。

    唐伯熙道:“两军交战,最忌轻敌,虽然他只有三千人,可是背水一战,必然会激发出所有的潜力和勇气,他一定以为你回来之后,我听说他不肯开门投降必然雷霆震怒,马上就要挥兵东进。”他缓缓摇了摇头道:“我从不打无把握之仗,赵登云既然不愿意增援,那么他就已经没了后路,再过几日就是十五,每年这个时候西风最劲,我们的战船随着西风顺流而下,一夜之间就可抵达东梁郡,等他们发觉,我们已经兵临城下了。”

    刘允才道:“将军果然运筹帷幄,深谋远虑。”

    唐伯熙道:“你去准备,一定要让咱们的将士保持在最佳的战斗状态,到时候,留下两万士兵守营,其余三万人随同我一起攻克东梁郡!”

    武兴郡白虎堂内,气氛也是极其压抑,大康水师提督赵登云脸色阴沉,冷冷望着侄儿赵武晟道:“你说什么?”

    赵武晟道:“叔父大人,若是咱们坐视不理,只怕在朝廷那边交代不过去。”

    赵登云呵呵冷笑道:“你是建议我出兵喽?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们还剩下多少军粮?你去军港看看,咱们的士兵一个个面黄肌瘦,弱不禁风,凭着他们还怎么打仗?东梁郡原本就是大雍的地盘,自从回归大康之后,咱们一直都未曾驻军,那也是皇上的意思。三面和大雍接壤,背后就是庸江,稍有常识的人都明白,若是我们在东梁郡进驻军队,一旦发生战事,那是有多少死多少。皇上早就看透了其中的奥妙,我此前去京城朝拜之时,皇上曾经亲口告诉过我,若是大雍发兵东梁郡,干脆就听之任之。”

    赵武晟道:“叔父,东梁郡毕竟是咱们大康的土地,里面住着十多万百姓,难道咱们放任他们不管?”

    赵登云道:“你当他们是大康的百姓,可在他们心中却不那么想,他们巴不得返回大雍。”

    赵武晟道:“难道咱们就眼睁睁看着大雍军队长驱直入,攻占东梁郡而无动于衷?”

    赵登云叹了口气道:“我们现在自身难保,还哪有时间兼顾他们的事情?更何况咱们若是前去营救很可能引发两国之间全面开战,到时候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赵武晟心中黯然,看来不但是赵登云放弃了东梁郡,连大康朝廷也放弃了东梁郡,昔日雄霸中原的大康帝国如今竟然沦落到这样的地步,眼睁睁看着别人占领自己的土地,屠杀自己的人民却不敢有丝毫反抗,这对一位大康军人来说是怎样的悲哀?

    赵登云道:“你派人严密监视东梁郡方面的动向,如有任何异动,马上向我禀报。”

    “是!”

    虽然一更,但是份量不少,六千字送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