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八十三章 真正意图(上)
    余天星听到笑声之后转过身来,看到胡小天两人他也笑了起来:“胡大人看我挨打都不仗义相救,实在不厚道啊!”

    胡小天哈哈笑道:“老子教训儿子天经地义,更何况清官难断家务事,你们余家的事情,我怎么好插手?”

    余天星道:“被老爹揍了一顿倒也舒坦,感觉身上的惫懒之气一扫而光,整个人都精神许多了呢。”

    胡小天微笑道:“余公子刚刚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

    余天星道:“没什么意思,寄人篱下,随便发几句牢骚罢了,胡大人乃是我等的救命恩人,恩同再造,天星心中也很是感激呢。”

    朱观棋道:“听起来阴阳怪气毫无诚意。”

    余天星双目一翻,傲然望着朱观棋道:“你又是谁?军师还是谋士?”

    朱观棋微笑道:“在下朱观棋,乃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刚刚听到余公子说要打仗了,不知哪里要打仗?”

    余天星笑道:“你足智多谋又何须问我?”

    胡小天道:“余公子不妨说来听听。”

    余天星道:“两位大人今次前来可不是为了听我说话,你们是怀疑大雍商队遇袭之事乃是我们难民所为吧?”

    胡小天道:“没证据的事情岂能乱说。”

    余天星笑道:“胡大人是聪明人,换成别人只怕早已率领大军过来将这难民营搜一个底儿朝天了。”

    胡小天道:“余公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好的建议?”

    余天星道:“胡大人还是早作准备吧,无论这件事是谁做的,大雍方面最终问责都会到东梁郡的头上,就算胡大人能够及时找出真凶送到他们的手中。他们也未必答应事情就此罢休。”

    朱观棋微笑道:“在余公子看来这场仗无可避免了?”

    余天星道:“无论你们信或不信,这次大雍商队遇袭都和难民无关,如果我们被逼到了绝路上,就算干出任何可怕的事情都不稀奇,可是胡大人赐给我等衣食。能让大家苟延残喘,渡过严冬,我们好不容易才有了容身之所,诚惶诚恐,感恩戴德,谁又会愚蠢到抢劫商队的地步?大人有没有想过。大雍不肯让难民越境,回到大康难民更是死路一条,眼前我等只有呆在东梁郡,就算抢来真金白银又拿到哪里去换粮食?”

    胡小天笑道:“我从头到尾也没说怀疑过你们。”

    余天星道:“大人嘴上说不怀疑,可心中仍然是怀疑的。”

    胡小天哈哈笑道:“你不是我。怎知道我怎么想?”

    余天星道:“大雍商团死了十二个人,这不是小事,足以成为他们兵临城下的借口,大人还需早作准备。”

    朱观棋道:“余公子有没有化解危机的办法呢?”他说得正是胡小天想问的话。

    余天星道:“别人过来攻打你,退让是不可能的,唯有迎战,可现在这种状况,天时、地利、人和胡大人好像没占到一样。看来胜算渺茫。”

    胡小天道:“愿闻其详!”

    余天星道:“大康朝廷腐朽不堪,皇上穷奢极欲,昏庸无道。横征暴敛,害得四海荒芜,民不聊生,天时早已不在大康一方。东梁郡三面和大雍接壤,南部乃是庸江,地理所限无险可守。是为失去地利。至于人和,胡大人初到东梁郡。因为接受难民之事得罪了当地士绅,东梁郡原住百姓对大人的行为也颇多不解。至于难民,虽然留在了东梁郡,可是却并未获得和东梁郡原住百姓一样的对待,寄人篱下,对此地并无归属感。大人手中的三千兵马,恰恰是从难民之中抽调出来,试问谁肯为他人的家园奋不顾身浴血奋战?所以我才说大人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占,这场仗不好打。”

    胡小天微笑道:“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是输定了?”

    余天星道:“基本上是输定了。”

    朱观棋笑道:“余公子并未断定,看来这世上并无绝对之事。”

    余天星道:“世事无绝对,历史之上从不乏险中求胜,以少胜多的战例,大人虽然不占天时地利,可大雍方面若是前来征讨,同样不占天时地利人和。大雍皇上新丧,朝廷内部正在动荡之时,内部尚未平定,自然没有做好挥兵南下的准备,现在东梁郡在大人的手中,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要是敢来,大人肯定要让他们褪一层皮,更何况现在虽然民心不齐,可是一旦外敌来犯,必然激起东梁郡同仇敌忾之心,到时候人和反倒站在了大人的一边。”

    朱观棋道:“依你来看,大雍会不会发兵东梁郡?倘若发兵会是何方派兵?”

    余天星道:“大雍应该会先派出使臣游说大人将东梁郡献给大雍,这座城池原本就是大雍的,大人若是答应,或可免去一场战祸,可大人若是不从,大雍方面必然会兵临城下。南阳水寨拥有五万大雍水师精兵,且处于庸江上游,只要唐伯熙一声令下,战船就会顺流而下,一夜之间即可抵达东梁郡。”

    胡小天缓缓点了点头,他并没有继续问下去,因为此时熊天霸找了过来,最新接到消息,大雍方面已经派使臣过来了。

    一切果然让余天星所中,先礼后兵,大雍方面首先派来了使臣,对于大雍方面这么快就做出了反应胡小天并没有感到奇怪,通过今天的调查,整个事件的轮廓已经变得逐渐清晰起来,诚如余天星所言,难民应该不会做出这种冒险打劫的行为,此事很可能是大雍方面一手策划,昔日大雍皇帝薛胜康将东梁郡送给了大康,根据最新传来的消息,大雍大皇子薛道洪已经登上帝位,也许他对父亲当初送出东梁郡的举动不满,上位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收回东梁郡,也以此来向国人证实自身的能力。

    胡小天在议事厅接见了大雍使臣刘允才,刘允才并非奉大雍新君薛道洪的命令前来,而是代表南阳水寨水师统领唐伯熙前来交涉。虽然在身份地位上远远无法和胡小天相提并论,可是今时今日大康和大雍早已不是一个级数的对手,大康衰微,大雍却蒸蒸日上,已经成为事实上的中原霸主,像刘允才这种低级别的水军将领在面对大康官员时也变得底气十足。

    胡小天和刘允才并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此前护送龙曦月前往雍都,在庸江遭遇沉船之后,就曾经被大雍水军救起,并在南阳水寨逗留了几日,当时就是刘允才负责接待协调。

    刘允才见到胡小天之后表现得并不客气,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胡大人,我大雍商队一行三十七人途经东梁郡遭遇抢劫残杀,不但货品被抢,而且有十二人被杀,一人不知所踪,侥幸逃生逃生的二十四人有多半受伤,抵达南阳水寨之后,又有五人先后伤重不治,今日我代唐将军而来,就是要胡大人给个公道!”他的面孔不苟言笑,气势汹汹望着胡小天。

    胡小天淡然道:“刘将军远道而来,风尘仆仆,还是先坐下来喝口茶再说,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们务必要寻求一条解决之道,你说对不对?”

    刘允才听到胡小天语气缓和,以为胡小天心虚,在这件事上毕竟他们一方占尽了道理,刘允才道:“我没工夫喝茶,十七条人命,胡大人准备如何处置这件事,如何给我们大雍一个交代?”

    胡小天身后熊天霸锵!的一声将佩剑抽了出来,怒喝道:“大胆狂徒,竟敢这样跟我三叔说话,信不信我剁了你?”

    刘允才怒视熊天霸道:“你敢!”

    熊天霸大吼道:“有何不敢?我这就砍了你的脑袋!”他挥剑作势向前。

    胡小天沉声道:“熊孩子,冷静!”

    熊天霸果然停下脚步,其实这都是胡小天事先交代好的,必要时候让熊天霸冲出来煞一煞对方的威风。

    刘允才虽然嘴上强硬,可是看到熊天霸如此凶悍,不由得也有些胆寒,他想在气势上压倒对方,可是对方好像并不买账,虽然己方实力远胜胡小天一方,但是自己毕竟是个使臣,若是当真激怒了对方,肯定讨不到好处,他向胡小天抱了抱拳道:“都说大康是礼仪之邦,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胡小天道:“刘将军跟我们都是老朋友了,不得无礼,两国交战还不斩使臣呢,更何况咱们和大雍又是礼仪之邦,真要是伤害了刘将军,岂不是要被天下人笑话?”

    刘允才听出他话里有话,终于压住心头的火气,在椅子上坐下。

    胡小天不紧不慢道:“不知你们想让我怎样交代?”

    刘允才这才将事先准备好的书信呈上,这封信是唐伯熙写给胡小天的。

    胡小天展开一看,唇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唐伯熙果然目中无人,在信中遣词用句咄咄逼人,恐吓胡小天要乖乖打开城门,将东梁郡双手奉上,从此向大雍称臣,胡小天看完这封信,然后当着刘允才的面,轻轻撕了个粉碎,随手扔在了地上。

    刘允才看到他如此举动已经知道了答案,他冷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等到大军压境,胡大人悔之晚矣。”(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