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八十二章 疑窦顿生(上)
    胡小天对这个李明成并没有多少好感,原本李明成在东梁郡就是个聋子的耳朵摆设,现在胡小天来了,朝廷也没有对李明成做出其他的安排,所以李明成仍然留在东梁郡,只是现在连摆设都算不上了。

    其实李明成倒是个老实人,只是懦弱无用,胡小天来了一个月发现这厮根本没有任何的主见,也难怪他被东梁郡的一帮商人要挟。

    胡小天道:“你不用惊慌,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李明成道:“有商队在城西被抢了,应该那些难民做的,商队方面死了十二人。”

    胡小天闻言一怔:“何方商队?”

    “大雍……大……大雍……”李明成已经结巴了起来。

    胡小天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大雍商队经过自己的地盘被抢被杀,此事若是处理不当很可能成为战争的导火索,以如今东梁郡的状况,连自保都困难,刚刚组建的军队没有任何战斗力,更何况这件事道理根本就不在自己这边。

    胡小天道:“有没有幸存者?”

    李明成点了点头道:“有……有一名伤者,其他人……已经逃走了,据称是去搬救兵了。”他叫苦不迭道:“胡大人,麻烦大了,若是大雍方面收到消息,必然会大兵压境,前来讨还公道,你说该如何是好?”

    胡小天道:“先把那名伤者送去疗伤,清点他们的货物,难民营方面,我亲自去处理。”

    “是……是……”李明成忐忑不安地走了。

    等李明成走后。胡小天向梁大壮道:“你去把熊天霸找来,让他带五百名兄弟过来。”

    “是!”梁大壮答应之后,又提醒胡小天道:“少爷,您还没吃面呢。”

    胡小天摆了摆手,示意他尽快去安排。转过身去,却看到朱观棋就站在身后不远处,洪凌雪刚刚已经醒了,朱观棋看到妻子无恙,这才想起过来向胡小天道谢,却不想遇到了刚才的事情。

    胡小天向朱观棋微笑道:“观棋兄都听到了?”

    朱观棋歉然道:“胡大人勿怪。我只是专程前来向大人道谢,却不想听到了刚才的事情。”

    胡小天道:“观棋兄不必如此客气,我现在就要走,咱们改天再聊。”

    朱观棋道:“胡大人打算要去难民营擒拿真凶吗?”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必须要将这件事先搞清楚,如今的东梁郡还没有跟人家硬碰硬的资格。”

    朱观棋道:“难民营现在大概住了近三万人。胡大人想要从中找出凶手只怕大海捞针吧?”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朱观棋说得不错,他想了想道:“找到凶手虽然很难,可是找到那些失落的商品应该并不困难。”

    朱观棋道:“大人手下的这些士兵都是从难民中选拔而出,若是当真发现了凶手就是他们的父母兄弟,你以为他们会大义灭亲吗?”

    胡小天闻言一怔,自己怎么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犯起了糊涂。

    朱观棋道:“这件事的确非常棘手,窃以为大人不应兴师动众。还是私下调查最好,即便是此事当真是那些难民所为,如果处理不当。必然会引起一场动乱,至于大雍方面,就算是交出凶手,只怕也没那么容易解决问题。”

    胡小天虚心求教道:“朱先生认为如何将此事化解呢?”

    朱观棋道:“大人应当做好准备了,这里距离大雍南阳水寨并不算远,那些大雍商人最可能就是逃往南阳水寨求助。南阳水寨,坐拥五万水师。据称有两百艘战船,别的不说。到时候他们顺流而下,直奔下沙港,仅凭着咱们东梁郡的军力是根本防不住的。”

    胡小天曾经到过南阳水寨,还和那里的统领唐伯熙打过交道,对唐伯熙其人还是有着一定的了解的,如果单对单的比拼,胡小天绝不会害怕任何一个,可是现在他并非孤家寡人,他的决策关系到东梁郡近十万人的生死存亡。

    朱观棋道:“大人不用担心,我所说的只是可能发生的最坏一幕,也许事情不会演变到如此恶劣的地步,只是想提醒大人早作准备,至于大雍客商被杀的事情虽然发生在难民营附近,可是并无确切的证据表明就一定是那些难民做的,大人如果马上派兵调查,势必会引起难民恐慌,甚至对大人产生仇视之心,外敌未至,内部就已经产生了矛盾,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胡小天越想越有道理,朱观棋说得不错,不能只听李明成的一面之词,现在谁也不能断定就是难民抢劫杀人,如果自己从一开始就将疑点锁定在他们身上,必然激起难民的反抗之心,话说回来,就算是难民策划了这件事,现在找出凶手也于事无补,不是简单将凶手交出去就能了结的。

    胡小天向朱观棋抱拳作揖道:“多谢观棋兄提醒。”

    朱观棋道:“大人不用跟我客气,观棋也是东梁郡的一员,当然不想看到战祸来临。”

    此时门外传来战马嘶鸣之声,却是熊天霸集结了五百兵马前来听候调遣,胡小天举步来到门外,梁大壮将他的小灰牵了过来,胡小天翻身上马,那些士兵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面带惊惶之色,唯有熊天霸在队伍前方,显得异常兴奋,他高声道:“三叔!是要打仗吗?”分明有些迫不及待了。

    胡小天看到他身后士兵的表情,心中暗叹,就这种精神面貌还想打仗?只怕一开战就全都成了逃兵,这也难怪,这群人本来就是逃荒过来的难民,之所以选择入伍还不是因为想讨口饭吃。有一点办法也不想去卖命送死。

    胡小天挥了挥手道:“留二十个人在这里,其余人回营去吧!”

    “啥?”熊天霸瞪大了双眼,心说三叔啊三叔,你确信不是逗我玩的?可熊天霸在胡小天面前极为听话,胡小天怎么说他就怎么做,留下十名亲信,让其他人先返回军营。纵马来到胡小天身边,低声道:“三叔啊,不是去打仗啊?”

    胡小天瞪了他一眼:“打你个头!”他指了指西门的方向:“咱们出去走走!”

    几人准备离去之时,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道:“胡大人,我陪您过去看看!”

    胡小天转过身去,却是朱观棋从里面走了出来,胡小天展露笑颜道:“先生愿意同往,胡某求之不得!”当下让人找来了一匹马供朱观棋驱策,一行十多人出了西城门径直向难民营的方向奔去。

    商队被伏击的地方距离难民营只有三里多路,现场已经被率先抵达的士兵封锁了起来,十二具尸体全都并排躺在路边,用白布临时遮住了面部,城内义庄也派来了车辆,只等官府方面发话,就将这些尸体运回城内装殓。

    李明成带着几名刚刚招募来的衙役正在那里帮忙验尸,仵作也是临时由义庄的老板充当。现场周围散乱了不少的货品,胡小天来到现场,随便揭开了一具尸体上方的白布,看到那尸体的脖子被一刀割开,从伤口的形状来看应该是一刀毙命,出刀不但准确而且果断。

    李明成在一旁道:“大人,基本上都是一刀毙命,打劫者应该是高手啊!”

    胡小天点了点头,举目向一旁望去,却见朱观棋下马之后来到那些散乱的货品旁,仔细检查了一下,遗留在现场的货品有不少的大米。

    李明成道:“商队运了不少的粮食和谷物,准备过境东梁郡前往大雍,一定是那些难民得到了消息,组织人手在这里抢了他们的货品。”

    朱观棋从地上捡起大米在手中搓了搓,然后塞了几粒在口中咬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胡小天来到朱观棋身边,低声道:“观棋兄怎么看?”

    朱观棋道:“领队商人还在吗?”

    李明成道:“领队商人已经逃了,不过我听幸存者说,他们是从下沙港接了一批粮食,准备运往雍都的,不知怎么泄露了消息,所以在此地被人抢劫。”

    朱观棋道:“一共多少辆车?”

    “七辆马车。”

    “为何不取道南阳选择从运河北上,走船运好像成本更低,而且途中更为安全。却偏偏要选择从东梁郡走陆路前往?难道他们不知东梁郡境内已经有了三万难民吗?”

    “呃……这……”李明成这会儿也觉得有些奇怪了。

    朱观棋道:“瓷器对难民来说并没有任何用处,至于粮食,大雍并不缺粮,这几年全都是丰年,运粮食去大雍还不如就地卖给东梁郡的商人,请问商者谁肯做这种赔本的买卖?”

    李明成的脸耷拉了下去,这么浅显的道理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

    胡小天唇角露出微笑,虽然只是小事,却已经看出朱观棋绝对是智慧超群观察入微之人,胡小天并没有发表意见。

    李明成虽然心中承认朱观棋说得有道理,可是在胡小天面前觉得失了面子,冷冷道:“你又是什么人?这里哪轮得到你说话?”

    胡小天道:“朱先生是我的好朋友,李大人不可失了礼数。”

    李明成臊得一张老脸通红,胡小天显然没打算给自己面子,这个朱观棋在他心中的地位要比自己高很多,也罢,自己还是少说话,省得自取其辱。

    再求几张推荐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