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七十九章民心涣散(上)
    七七羞涩难耐,啐道:“你不是好人,简直是天下最坏最坏的大坏蛋。”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胸小怎么了?我喜欢!”

    胡小天笑道:“我也喜欢!”

    七七高声道:“停车!”御者听到了她的呼喊,停下了座驾。

    七七又有些不舍了,胡小天已经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七七掀开车帘望着他,美眸中闪烁着两点晶莹,她咬了咬樱唇道:“记得你说过的话。”

    胡小天向她勾了勾手指示意她靠近一些,附在七七的耳边以传音入密道:“下次回来的时候我敲锣打鼓去娶你!”

    七七的俏脸又红了,不过这次她并没有犹豫,用力点了点头,轻声道:“好!”

    胡小天辞别七七之后,前往凤仪山庄,和手下众人会合之后,又来到母亲坟前焚香烧纸,拜祭完毕,即刻动身向北方出发。他并不想在途中引起太多关注,以他今时今日的身份,过往州县,必然会受到当地官僚的款待,胡小天选择隐瞒身份,一行人尽量选择在城外留宿,经过城镇避免停留,已经进入了冬季,随着他们的北行,气温也变得越来越低,这一路之上,他们遭遇了无数流离失所的百姓,看到四野荒芜,村落废弃,整个大康都呈现出破败萧瑟的面貌。

    他们行进的速度很快,半个月左右已经抵达了武兴郡,从这里坐船渡过庸江就可以抵达北岸的东梁郡。

    胡小天上次来到武兴郡的时候,水师提督赵登云设计陷害于他,幸亏得赵武晟相助方才擒住赵登云。以赵登云为质方才顺利离开了武兴郡,从那时开始,胡小天就下定决心,终有一日要给赵登云一个狠狠的教训,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成为邻居。包括东梁郡在内的水军驻防都由赵登云统管,来到武兴郡总不能过其门而不入。

    武兴郡大门的守军越发显得无精打采了,天寒地冻,北风夹杂着庸江湿冷的水汽毫不留情地横扫着这座落寞的北方城池,湿冷的空气从他们冰冷的甲胄中钻进去,又从破旧的棉衣内渗入他们的肌肤。守卫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不停在地上跺脚,一个个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面黄肌瘦,很多人的耳朵上手上都生有冻疮,恶劣的环境。朝不保夕的生存条件,让这支大康曾经引以为豪的水师人数不断下降,从巅峰时的五万人,到现在只剩下三万两千人,有不少人甚至逃到了对面的大雍,大雍虽然不肯收留大康难民,对大康水师士兵却非常的宽容,只要年轻力壮的士兵逃过去。就会得到善待,至少可以保证吃饱穿暖。

    胡小天一行进入武兴郡,他直奔提督府而去。

    让胡小天失望的是。赵登云并不在武兴郡,他前往青龙湾操练水兵,预计七日之后方才能够回还。不过从另外一方面来看也是好事,避免了见面的尴尬,如今在武兴郡坐镇的是赵武晟,听闻胡小天前来。赵武晟慌忙迎了出来。

    赵武晟和胡小天彼此之间也算心有默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曾经同属姬飞花的阵营,将胡小天请入提督府的后院。赵武晟笑道:“此前就听说胡大人要来东梁郡,估摸着这两日你就该到了。”

    胡小天微笑道:“我今次前来是特地想跟提督大人打个招呼,顺便为上次冒犯之事向提督大人致以歉意。”

    提起上次绑架赵登云的事情,赵武晟和胡小天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赵武晟让人去准备酒宴,和胡小天两人单独来到讲武堂坐下,因为周围没有其他人在,说话自然也不用顾忌,赵武晟叹了口气道:“胡大人,你现在来得可不是时候,东梁郡那边的情况不妙啊。”

    胡小天正想从他这里得到一些东梁郡的情况,低声道:“小天刚刚从大康来到这里,对北方的情况并不熟悉,还望赵大哥指点。”

    赵武晟道:“东梁郡因何回归大康,你应当是最清楚的。大雍皇帝说是为了补偿安平公主在雍都遇害之事,所以才赔了一座城池给大康,虽然名义上这座城已经归了大康,可是咱们并未向东梁郡正式驻军,因为东梁郡位置特殊,乃是大康唯一一座位于庸江北岸的城池,大雍其实是等于塞给了大康一个烫手的山芋。我们如果不要实在太过可惜,可收下了,又不敢投入重兵,毕竟东梁郡在大雍的包围之中,派去多少士兵都等于送入别人的包围圈中,一旦两国交战,这些将士等于白白送死。”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皇上也不会平白无故塞给我一个大便宜。”

    赵武晟道:“更何况大康如今饥荒不断,有不少人冒险渡过庸江前往东梁郡,将原本富庶安定的东梁郡搞得乌烟瘴气混乱不堪,东梁郡原来的百姓怨声载道,最近已经有不少百姓向大雍方面请愿,要求回归大雍,如果不是大雍皇帝薛胜康偏偏在这个时候死了,恐怕回归之事也成为事实。”

    胡小天道:“非但如此吧,如果薛胜康不死,来年春天说不定就会越过庸江进军江南腹地。”

    赵武晟叹了口气道:“大康气数已尽,明眼人谁都能够看得出来,胡大人在这种时候前往东梁郡又有什么意义?”他对胡小天前往东梁郡的前景并不看好。

    胡小天道:“既来之则安之,赵大哥,我一个人或许无法让东梁郡的局势稳定下来,可是如果你我携手未必没有这种可能,只要武兴郡可以给我支持,两座城池守望相助,或许可在这非常时期趁机站稳脚跟。”

    赵武晟道:“胡大人应该清楚,这武兴郡还轮不到我来当家作主。”

    胡小天道:“赵提督是不是因为上次我劫持他的事情还在嫉恨我?”

    赵武晟淡然笑道:“他对你的仇怨只怕没那么容易化解。”

    胡小天从赵武晟的种种表现已经推断出他和赵登云之间虽然是叔侄,可是他们的关系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和睦,胡小天道:“既然赵大哥都看出大康气数已尽,社稷崩塌是早晚的事情,为何不早做决断?”

    赵武晟目光一亮,此时他忽然意识到胡小天这次必然是有备而来,可是他为何选择在夹缝中求生?以赵武晟对东梁郡的了解,那里绝不是成就大业的绝佳选择。赵武晟道:“胡大人若是有用得上赵某之处,在下必尽力而为。”

    胡小天当然能够听出赵武晟所说的都是客套话,赵武晟是个冷静而理智的人,想要他心甘情愿地为自己所用,必须要有充分折服他的理由。自己这次前来东梁郡,身边只有七八个人,几乎等同于光杆司令,很难让人对他产生信心,更不用说看好他未来的发展了。

    胡小天也不多说,微笑道:“多谢赵大哥如此仗义,劳烦赵大哥为我等准备一艘船只渡河。”

    赵武晟微笑道:“区区小事,我马上让人去安排。”

    胡小天并未在武兴郡留宿,用完午饭之后,就乘坐赵武晟为他安排的大船,从武兴郡逆流而上,抵达东梁郡下沙港的时候已经是翌日清晨,胡小天一行下船之后,就看到港口之上戒备森严,有近百名武士正在港口进行盘查,因为大康最近饥荒不断,许多难民试图通过东梁郡进入大雍境内谋生,这些武士却并没有大康军中编制,而是东梁郡的富商巨贾共同出资组织的民间护卫,自从东梁郡划归大康之后,大康也只是象征性地派来了一位太守和几名文职,根本没有驻军的打算。过去东梁郡的驻军全都撤回到大雍境内,仅凭着这几名文职官员显然无法管理好诺大的东梁郡。

    一座城池若是没有军队驻守,在治安上无法得到保障,虽然大雍一直信守承诺,并没有收回东梁郡的举动,但是东梁郡的内部却开始发生接连不断的混乱,有百姓悄悄越境逃往大雍的,还有大康那边的灾民渡过庸江前来东梁郡谋生的,原本一座秩序井然的城池,短时间内变得混乱不堪。太守李成明压根就是个聋子的耳朵,他本着得过且过的念头在这里蒙混度日。

    最后还是东梁郡的一些商人和头面人物看不过去城市的乱象,于是众人集资组建了这支护卫队,维持东梁郡的治安,一可以防止东梁郡的百姓越境潜入大雍,二可以避免从大康那边不断偷渡进入东梁郡的难民。护卫队开始只有五十人,可后来因为偷渡入境的情况越演越烈,随着城中难民的争夺,治安也变得越发恶劣,现在护卫队的总人数已经增加到了一千人,既便如此,仍然感到人手不足。

    胡小天等人上岸之后,马上被护卫队拦住盘查,熊天霸怪眼一翻,怒吼道:“娘的!瞎了你们的眼睛,这位是当朝驸马爷胡大人,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接管东梁郡的!”

    他的这一声如同炸雷般响彻在天空之中,一时间将下沙港无数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

    两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