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七十五章再探水底(上)
    李云聪嘿嘿笑道:“胡大人果然是聪明绝顶。”

    胡小天心中暗骂,都特妈说这么明显了,老子又不是痴呆儿怎么会听不出来?

    李云聪道:“杂家虽然医术不精,可是在脉象方面还是颇有自信的,长公主应该是怀孕不久,这种事杂家自然不能说,当时杂家就有些迷惑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胡小天暗叹,何必装呢,你直说是我老爹不就得了。

    李云聪道:“等到杂家返回大康,渐渐忘记了这件事,后来听说长公主为天香国添了一位小皇子,杂家得知了那小皇子的生辰八字,往前一推,方才发现那位小皇子原来是九个月就生下了,据说是早产。”

    胡小天感觉有些天雷滚滚,狗血一片,就算把上辈子都加在一起也没有遭遇过如此狗血的故事,几乎天下间最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让他一人给遇上了,这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绝对不幸,突然之间自己就被独生子女给除名了,搞了半天还有位同父异母的哥哥。

    李云聪道:“皇家的事情,杂家才懒得去问,要说那位长公主也是一位聪明绝顶的人物,杂家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如何将这件事隐瞒得天衣无缝,非但顺顺利利地生下了这个儿子,而且还让天香国太子对她宠爱有加,后来天香国太子自然而然继承了帝位,她理所当然就成了天香国的皇后。天香国皇帝在位六年暴病而死,天香国太子杨隆景时年七岁,年纪幼小自然难掌大权,当时一帮皇室宗亲都觊觎皇位,龙宣娇却硬生生力排众议,让她的儿子杨隆景登基做了皇上。她则垂帘听政,时至今日天香国的政权依然掌控在她的手中。”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天香国只是一个小国,当时肯定是慑于大康的实力,所以才如此善待他们母子。”

    李云聪笑道:“你错了,皇上才不管她的事情,龙宣娇能有今日全都凭借着她自己的本事。”

    胡小天现在总算有些明白了。老爹跟龙宣娇是老相好,他们两人还有一个健健康康的儿子,这么多年以来母亲一直都被蒙在鼓里,老爹从未想过要为他们做什么,他真正想要的是维护他的另外一个家庭,和李天衡准备举事,颠覆大康朝廷,也是为了他和龙宣娇的儿子开疆拓土。想到这里,胡小天心中一阵酸涩。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母亲不值。

    李云聪叹了口气道:“其实这世间不如意的事情十之**,你也不必太往心里去。”

    胡小天道:“你刚不是说我爹琴技高超,怎么我从未听过他抚琴?”

    李云聪道:“你爹那次送亲回来,就再也没听说他弹琴,抚琴只为知音人,或许他认为身边已经再无知音了,所以从此再不抚琴。”

    胡小天倒了一碗酒。仰首一饮而尽,哈哈大笑。站起身来,听李云聪讲完这番话之后,他的内心中却豁然开朗,既然老爹对自己,对这个家早已没有眷顾,自己又何必在乎他?你不是想跟龙宣娇带着你的宝贝儿子一家团圆。和和美美地过日子,我偏不让你如意,我就要让你知道,自己酿出的苦酒是什么滋味。男儿当自强,除了这具躯壳我和你胡不为原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

    凭借着手中的五彩蟠龙金牌。胡小天在皇宫中出入自如,离开藏书阁,却看到权德安就在路口等着自己,胡小天笑道:“权公公在等我?”

    权德安点了点头道:“公主殿下在紫兰宫等着你呢。”他的目光朝藏书阁的方向看了一眼,充满问询之色。

    胡小天道:“我来跟李公公道个别,他对我有恩。”

    权德安默默向前走去。

    胡小天发现权德安的腿脚变得越来越灵便了,如果不是曾经亲手为他切掉了一条右腿,几乎不能相信这是一个已经失去一条腿的人,胡小天忍不住道:“权公公的腿脚越来越利索了。”

    权德安道:“洪先生送给了我一条义肢,比起过去轻便了许多。”

    胡小天点了点头,抛开洪北漠的立场不言,此人的确是一个难得一见的人才,联想起洪北漠现在的一身本事全都是从楚扶风那里学来的,楚扶风活着的时候真可谓是学究天人,这样厉害的人物该不是也和自己一样穿过来的吧?

    胡小天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权德安道:“你还会不会回来?”

    胡小天笑道:“只要活着,总会回来。”

    权德安道:“公主很在乎你!”他平时的话就很少,点到即止,不过已经表明了想要表达的意思。

    胡小天心中暗忖,七七真正在乎的只有权力,这小妮子野心勃勃,一直都想成为大康女皇,这次老皇帝把自己从她的身边支走,目的就是要削弱她的势力,七七心中想必非常的失落。

    抵达紫兰宫,居然听到一阵清脆悦耳的琴声,琴声中听出了高山流水的味道,胡小天走入宫室一看,却是七七坐在那里抚琴,还别说,小妮子这琴弹得不错,胡小天也没有急于打扰,站在七七身后听她将一曲抚完,然后才鼓起掌来。

    七七没有转身已经知道是胡小天到了,轻声道:“是不是有种飞出牢笼的感觉?现在肯定是心花怒放吧?”

    胡小天微笑道:“我实在没有什么可高兴的事情,君让臣死臣不能不死,皇上的命令,我也不敢不从啊!”

    七七猛然转过身来,怒视胡小天道:“他让你吃屎你去不去吃?”

    胡小天叹了口气:“公主殿下,注意形象!”

    七七怒道:“我呸你的形象,我总算想明白了,你故意让我在他面前提出分封诸侯之计,实际上却是让他对我生出疑心。”

    胡小天道:“你想多了,女人有时候太聪明不好,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女孩子。”他的目光在七七平坦的胸部扫了一眼。

    七七凤目圆睁道:“别以为留了一把胡子就能在我面前装老前辈,来人!把他的胡子给我刮了!”

    马上从门外拥入几名宫女太监,一个个虎视眈眈地望着胡小天。

    胡小天真是哭笑不得:“不要吧,何必玩这种孩子的把戏?”

    七七道:“你若是不给我老老实实地服从命令,我就让人把你的头发眉毛全都刮干净,浑身上下,一根毛都不给你剩下。”

    胡小天吓得缩了缩脖子,够狠,居然浑身上下,他叹了口气道:“得!我答应你的要求就是,我自己来,不牢他们动手。”

    七七摆了摆手,一名小太监送上托盘,托盘里面居然摆着一柄剃刀,看来她是早有准备了。

    胡小天道:“总得给盆热水啊!”

    七七举着镜子,胡小天对着镜子很快就将脸上的胡须刮了个一干二净,摸了摸光滑的下巴,啧啧称赞道:“还别说,真是英俊不少。”

    “马不知脸长!”七七一旁道,不过看样子已经消了气。

    胡小天将面孔洗净,接过七七递来的面巾,能让当朝公主这么伺候,还真是有些受宠若惊了。

    七七道:“你去李云聪那里喝酒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这次去东梁郡,短则一年半载,长则三年五载,总得跟宫里的一些老相识道个别,我在皇宫混了这么久,多少还有几个朋友。”

    七七道:“你挖苦我没有朋友吗?”

    胡小天苦笑道:“公主殿下,心眼儿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

    七七道:“你今晚别回去了。”

    胡小天一听就觉得头皮有些发麻,看来皇室血脉都比较开放啊,七七这才多大啊,居然就主动提出让自己在这里过夜了,胡小天干咳了一声道:“不合适吧,咱俩虽然订下婚约,可是你毕竟还没过门……”

    七七瞪了他一眼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让你留下当然有事。”俏脸却红了起来,她现在已经是豆蔻之年,对男女之事已经开始懵懵懂懂,听胡小天这样说自然羞不自胜。

    胡小天道:“有什么事情?”

    七七道:“还记得上次咱们一起去缥缈山底的事情吗?”

    胡小天连连点头。

    七七道:“我想你再陪我去一趟。”

    胡小天道:“不是都搜查过了吗?”

    七七道:“你别管那么多,总之陪我再去一趟就是。”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既然公主有命,我唯有舍命陪君子了,不过你让我在紫兰宫过夜好像有所不妥,传出去会损害你的清誉呢。”

    七七道:“谁让你住在这里了,你滚去司苑局那边歇着,午夜时分,你到这枯井之中等我。

    胡小天道:“我去那边反倒容易引起怀疑,毕竟我都不在司苑局了,不如我就呆在紫兰宫吧。”

    七七嗔道:“你走,我才不要你呆在这里,你不在乎声誉,我还要在乎呢。”

    胡小天只是故意逗她,呵呵大笑道:“得,你让我走,那我走就是。”

    七七又叫住他道:“喂,你别忘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知道!”

    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