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七十四章 互利互惠(上)
    从养心殿里出来,胡小天在外面遇到了小太监尹筝,因为胡小天满脸髭须的缘故,尹筝没能第一眼将他认出来,直到胡小天向他招了招手,尹筝方才认出是他,慌忙眉开眼笑地跑了过来:“我当是谁原来是胡大哥呢!”他嘴里叫得非常亲热。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最近过得怎样?”

    尹筝叹了口气道:“还能怎样,在宫里面始终都是一个端茶送水的奴才,无时无刻不得看着主子的脸色,哪比得上胡大哥逍遥自在。”说到这里忽然留意到胡小天的这身打扮,方才想起对方仍然在服丧期间,有些尴尬笑道:“胡夫人的事情我本想过去,可我这身份毕竟是不够资格的,想了想还是没去给您添乱,我和宫里面相熟的伙伴也是托了王公公送了花圈的。”

    母亲去世之后,宫里的确有不少太监人虽然没到但是礼到了,胡小天自然不会将所有的名字一一记下,他低声道:“心领了,你在宫里讨生活也不容易。”

    尹筝知道胡小天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眼睛向周围瞥了瞥,看到没有人留意这边,方才低声道:“皇上最近身日颇为强健,精力旺盛,昨晚还连御两女来着。”

    胡小天一听真是有些好奇了,龙宣恩这老家伙对外可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想不到还真是老而弥坚,这么大的年龄居然还可以一夜连御两女,这身体比起年轻人也不遑多让,本以为这老东西风烛残年,命不久矣。若是尹筝说得都是实情,看来他还不知活到什么时候。胡小天看似漫不经心道:“你在说笑话吧,他都多大年纪了。”

    尹筝以为胡小天不相信自己,有些着急道:“天地良心,我对胡大哥可不敢有半句谎言。不但是昨晚,最近一段时间,他临幸诸妃的次数明显要比过去增多,听说洪北漠正在为他炼制长生不老的丹药,难道皇上当真开始返老还童了?”

    胡小天道:“你帮我盯紧他的一举一动,有什么消息。你直接去告诉司苑局的史学东,他自有办法将消息送到我那里。”

    尹筝笑道:“还是算了,有什么事情我还是直接找你说,其他人我可信不过。”

    胡小天道:“我就要前往北疆东梁郡了,以后不会常常回来。”

    尹筝愕然道:“东梁郡。那不是大雍的地盘上,为何要去?到了那里岂不是等于羊入虎口?”

    胡小天微笑道:“你这么看扁我?或许是虎如羊群呢?”他拍了拍尹筝的肩膀,起身离去,走了几步又挥了挥手道:“我跟你说过的话不要忘记了。”

    史学东在司苑局正在懒洋洋晒着太阳,突然感觉有些异样,睁开双目,正看到一个浓眉大眼满脸髭须的汉子俯身望着自己,把史学东吓了一跳。从躺椅上翻身下来就想跑,这厮的危机意识也的确有些过强,走了两步方才回过神来。转身望去,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兄弟……原来是你啊!”

    胡小天笑眯眯道:“不是我还能有谁?”

    史学东道:“这胡子真是让人羡慕,威风凛凛,刚猛非常,再配上兄弟的健美身材,啧啧啧。简直就是天神下凡!”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你少拍马屁,我自己什么模样自己知道。”他毫不客气地在躺椅上躺下了。

    史学东让人搬了个马扎。在胡小天身边坐下,笑道:“最近我跟人学了几手推拿按摩的功夫。兄弟要不要试试?”

    胡小天道:“好啊!”

    史学东给胡小天捶起腿来,他的手法并不熟练,甚至可以称得上拙劣,胡小天开始是闭着眼睛,后来却睁开,看着高远的天空,盯着天空中飘荡的几朵浮云,轻声道:“大哥,你当是和我结拜并非是出自真心吧?”

    史学东笑了起来:“当时心中只是恨你,送给你那幅图和三鞭丸也存着想整蛊你的念头。”时过境迁,现在倒是不避讳说起这些事情了。他叹了口气道:“可能是报应吧,如今我却变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太监,这辈子都休想再碰女人。”

    胡小天却知道史学东是一个隐睾患者,至今体内还保留着一颗睾丸,分泌的雄性激素还在不时折磨着他。胡小天道:“大哥,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什么麻烦,你会不会不管我?”

    史学东摇了摇头道:“你不会有什么麻烦,我虽然没什么本事,可是我看人的眼光还算准确,你注定会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不管你做什么事,我都会帮你,虽然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大忙。”

    胡小天坐起身来,静静望着史学东,父亲、周默等人的先后背弃让他产生了严重的信任危机,史学东和他结拜当初就是虚情假意,不过两人在共同入宫的日子里,也算得上是同甘共苦,胡小天这次离开康都,必须要在皇宫内布下自己信任的关系网,史学东和尹筝都是这张网的关键所在。

    胡小天道:“史伯伯近况怎样?”

    史学东叹了口气道:“皇上看样子是不想启用我爹了,到现在也没有给他一官半职,好像已经将他忘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心中明白史不吹这帮老臣子很难得到皇上的重用,在发生父亲一去不返的事情之后,老皇上变得越发多疑。胡小天这才将自己即将前往东梁郡的消息告诉了史学东,史学东听说之后真是羡慕不已,后来方才明白,这是皇上的一计,故意将胡小天从永阳公主身边踢走,要孤立永阳公主,以防她势力坐大。

    胡小天道:“大康气数已尽,亡国也是早晚的事情,这次前往东梁郡对我来说倒是一个机会,我会尽力在东梁郡站稳脚跟,日后社稷崩塌之时,你我兄弟也有容身之地。”

    史学东道:“我爹也说大康完了,现在兄弟也这样说,应该不会有错。兄弟只管安心离去,这边的事情,我会帮你盯着。”

    两人聊天的时候去,藏书阁的元福到了,他却是专程来找胡小天的,乃是李云聪请胡小天过去喝酒。

    胡小天原本想留在、司苑局陪史学东喝上几杯,可李云聪既然让人找他,想必一定有要事,胡小天让史学东去酒窖里找了两坛好酒,交给元福拿着,跟他一起来到了藏书阁。

    李云聪在自己的房间内坐着,小桌上已经摆了几样小菜,看来他早已有了准备。

    胡小天将两坛酒放下,笑道:“李公公的消息真是灵通啊,我刚刚来到皇宫,您这边就收到了消息。”

    李云聪桀桀笑道:“皇宫本来就没有多大,驸马爷这样的身份走到哪里都会引起轰动的。”说话的时候一只独眼灼灼生光。

    胡小天看到他精芒外露,气息悠长沉稳,就知道李云聪此前所受的内伤已经基本痊愈,他笑了笑道:“还没成婚呢,我算什么驸马爷?”

    李云聪道:“皇上定下来的事情岂会有错?”

    胡小天道:“皇上也干过不少出尔反尔的事情。”

    李云聪捻起兰花指,食指和小指指向胡小天道:“这种话也就是在杂家的面前说说,若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只怕要治你一个藐视朝廷的罪名,搞不好就是抄家灭族。”

    胡小天道:“我现在是孤家寡人,也没什么好怕。”

    李云聪叹了口气道:“说起来真是让人感伤呢,胡大人果然是铁石心肠,抛妻弃子,带着大康船队水师,一去不还。这样的魄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胡小天冷冷望着李云聪道:“李公公请我过来,就是听你说这些的吗?”

    李云聪笑道:“驸马爷果然和过去不同,脾气大了不少。”

    胡小天道:“无牵无挂,自然无畏。”

    李云聪道:“可惜你已经陷入困局,你爹做了这种事情,皇上对你已经丧失了信任,今次让你前往东梁郡,一来是要提防永阳公主势力做大,二来就是要将你边缘化,以后若是想害你,随便给你安个谋反的罪名,就可以让你走上不归路。”

    胡小天道:“大不了是一死,我现在已经没什么好怕。”

    李云聪道:“好死不如赖活着,皇上有皇上的打算,杂家跟了皇上这么多年,他心中想什么?他想要做什么,杂家还算清楚,他才不会在乎任何人的死活,就算是永阳公主也是一样,更不用说你这个未来的驸马了。”

    胡小天道:“那你说来听听,皇上想要得究竟是什么?”

    李云聪一掌拍开酒坛的泥封,刹那间酒香四溢,他端起酒坛斟满桌上的两只酒碗,端起其中一只道:“边喝边说!”

    两人同干了这碗酒。

    李云聪道:“他活了这么久,什么权力富贵没有享受过?他想要得只是长生不老罢了!唯有长生不老,他才可能永远坐在皇位上。”

    胡小天不屑笑道:“你当真相信这世上会有长生不老的事情?”

    这两天更新不尽如人意,已经是月末最后一天了,大家还有月票的请投给医统吧,写作是个长时间的过程,状态有所起伏也是正常,还请理解!(未完待续)
29salon